校长,在过去是一个让人充满着敬畏感的称呼;而“大学校长”则是一所大学的精神代言人,他将会以常人所没有的胸襟、抱负、视野和作为,影响着中国社会的未来。然而在社会的发展、现实的流变中,“大学校长”这样的称呼似乎已经不再那么神圣,也不怎么多受公众待见了。在这个没有隐私的时代,最近,多位大学校长的言行都让公众不解,而媒介的放大也有了“妖魔化”之嫌。“大学校长”究竟是怎样的?他们是教育家、官员还是社会活动家?他们还是我们理想中的大学校长吗?>>>详细
大学校长几近被“妖魔化”
浙大校长开会玩牌被曝光 回应媒体力量三人成虎
   在两岸四地大学校长论坛上,浙江大学杨卫校长被微博爆料在会议期间一直在用笔记本电脑玩牌,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论坛的主题是“如何共同弘扬中华文化”。>>>详细
    几天后,杨校长在人人网上澄清 “真相是会议间歇,玩纸牌作为消遣,想不到被媒体黑了”;后再次澄清:“媒体的力量三人成虎,官方还用做过多解释吗?”>>>详细
北大校长写新歌给妈妈 "我不是演员,你可以不喜欢我"
   在同一个论坛上,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在接受香港城市大学前校长张信刚赠书之后,也回赠了一张CD给张校长,称“这是我为妈妈新写的一首歌,叫《妈妈的油茶果》”,该歌由宋祖英演唱。>>>详细
    这位性格校长还曾批评美国教育“一塌糊涂”、作“化学歌”惹社会争议,回乡为九十岁老母庆生时跪拜成媒体焦点,他说,“我有我的性格,不想改,我65岁了,有人想通过一些事来改变我,说实话,不可能。我不是演员,你可以不喜欢我,也不需要你喜欢!”>>>详细
为什么会被“妖魔化”
校长不仅在"象牙塔"里
   中国大学的校长有着特殊身份:一是北大浙大复旦都是副部级高校,校长是副部级官员,属于“政治家”;二是往往只要担任了大学校长,在中国又会给他一顶“教育家”的帽子;三是中国的大学校长都是学而优则仕,是“名副其实”的专家。另外,大学作为社会的风向标,作为社会精英和公众人物的大学校长,其一言一行的意义早已远远超越了大学象牙塔的范围,受社会关注也就十分正常了。>>>详细
角色错位:官僚还是校长
   谈到大学校长与官僚的区别,云南省保山市市长吴松有一段经典的描述,有记者问他:“你做过云南大学校长,那和做市长有什么差别吗?”吴松笑言当然有:“ 做校长,你说得再对,教授们也可能说你错了,因为真理是相对的;做市长,你说得再错,他们也肯定说你是对的,因为权力是绝对的。”而在中国很多大学,做校长跟当市长并没有区别,都是官僚,都带着同源同构的行政化思维。>>>详细
大学校长并不是“兼职”
   校长并不是一个兼职就可以完成的工作。由于校长工作本身就很繁忙,再花精力去进行科研和教学,结果是两者都没有做好,尤其是学术研究和教学,校长从事学术研究,申请课题,往往只能“挂名”,而带研究生,也很长时间难以和学生一起交流。近年来,高校就曾爆出校长所带研究生发表和导师共同署名的论文涉嫌抄袭的丑闻,在事发之后,校长解释自己并不知情,对学生疏于管理,就是由于校长“兼职”太多所致。>>>详细
    2011年科技部公布的“973计划”项目,由大学承担的占63项。其中,项目首席科学家为现任大学校长、副校长、校长助理等校级行政职务的共计16项。去年中科院、工程院新增院士公布,媒体统计发现,新增工程院院士中现任或曾任高校校长、副校长的共有16名,占29.6%。学者担任校长之后,继续从事学术研究和教学,带来了严重的行政化问题。校长从事学术研究和教育教学,更像是用行政权为自己谋求学术福利和教育福利。>>>详细
思变:一个良好的开端
发展与回归:教育家办学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明确提出,坚持和完善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完善大学校长选拔制度。
    温家宝总理曾明确提出教育行政化的倾向需要改变,多次强调应让教育家来办学。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也多次表态,要逐渐改变政府对学校的管理,厘清校长一职的影响力边界。而当今这些大学校长的承诺,标志着我们的大学管理制度改革,向前迈出了艰难的一步,也是重要的一步。>>>详细
用“整个的心”去做“整个的校长”
   前不久,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直言“大学过于功利,大学校长过于功利,对社会将是个祸害”,引得共鸣。>>>详细
    北京师范大学新任校长董奇在校干部教师大会上承诺,将把百分之百的精力用于学校管理,要用“整个的心”去做“整个的校长”。他做出“不申报新科研课题、不招新的研究生、不申报任何教学科研奖、个人不申报院士”的“四不”承诺,是继湖南大学校长赵跃宇去年上任后“两不”(在任期内不申报新科研课题、不新带研究生)承诺的进一步发展。若要为此举鼓掌叫好,可能还言之尚早,但至少我们可以持观望态度,毕竟这是我们的大学校长们思变的一个良好开端。>>>详细
剥离行政岗位的学术福利 实行校长职业化
   大学行政领导不再从事学术研究,就不再能吸引优秀人才?放在上个世纪80年代,此说尚可成立。那时,我国人才十分匮乏,因此,很多大学提倡“双肩挑”,鼓励学者一边进行学术研究、教学,一边担任行政工作。但是,现在的情形与20年前已经完全不同。只要把大学校长、副校长,各行政岗位,拿出来公开招募,就可检验,是否会有优秀人才来应聘。这种观念本身,就暗含一个判断,即大学行政岗位本身是不吸引人的,吸引人的是行政岗位可以带来的各种好处:教育利益和学术利益。这不正是现在所推进的教育去行政化和学术去行政化改革所必须治理的问题吗?可以说,只有剥离行政岗位的教育福利和学术福利,才能凸显这一岗位本身的价值,同时,也让教育和学术回归本位。>>>详细
   大学须具有独立之精神,学生才能具有独立之人格。在时局动荡的年代,蔡元培、梅贻琦这些大学校长们,曾经用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治学理念捍卫了大学精神,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热血青年。那么在和平年代,我们的大学独立发展具备良好的土壤,我们的大学校长们应结合当下,将这些伟大教育家的先进理念发扬、延续。
网友评论: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