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小学招生测试

一年一度的幼升小已经在各地陆续开始了,在上海,一些民办小学的考试题引起争议。在学生面谈过程中,家长被要求做问卷调查,问卷不仅考查家长们的学识,还要求填写爷爷奶奶的学历、工作单位等信息,俨然“查三代”的架势。

 资  讯 

教育资源不均衡 “优质民办”才受追捧

即时 | 2017-06-06 08:53

【公办小学仍坚守固有的壁垒,不仅短期内教学质量难有切实提高,就连敞开接受都做不到,这显然是有问题的。】

据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报道,又是一年“幼升小”关键时刻。今年一线城市的“幼升小”战况似乎有些变化,与往年相比,优质公办小学不再是唯一的选择,优质民办小学同样显得异常的“火爆”。

“幼升小”的火爆程度,一点不逊色于“小升初”。据媒体报道,一些大城市的优质民办小学,尤其是部分国际学校,在招生上已经到了挑剔的地步。不仅学生要参加入学考试,家长也要被考,甚至家长的学历等因素也成了入学的参考条件。尽管学费不菲,条件苛刻,家长仍对此趋之若鹜。

优质公办小学受追捧,一者,与家长“赢在起跑线”的想法有关。这些年来,社会公众对教育重视的一个重要表征,就是不断提前的“起跑线”,从小学到幼儿园,从幼儿园到胎教,家长在教育上的“军备竞赛”越来越靠前、越来越激烈。要想今后能够进入好的中学,一所优质的小学必不可少。

再者,现有优质公办小学受制于当下的“减负”要求,以及义务教育法的约束,不能公然违背教育要求,加重学生负担。而民办小学则更加“灵活”“自主”,不仅可以绕开诸多制度规定,以“素质教育”的名义大打擦边球,早早让学生开始“刷题”,以应付将来的“小升初”,还特别强调英语学习,以满足家长将来送孩子“出去”的愿望。这样,在家长与学校的合力、合谋之下,优质民办小学自然一骑绝尘。

当然,这其中也有很多无奈,属于家长不得已的选择。特别是在个别大城市,如果没有户口,孩子不可能进入优质公办小学;即便有户口,在当下“零择校”“家门口上学”的硬约束之下,也很难享受优质的公办小学。与其凑凑合合上一所一般的小学,不如索性花钱选一所好一点的民办小学。

说到底,无论主动还是被动,根本原因仍在于当下城市教育资源的严重不均衡。优质公办教育资源偏少,缺乏特色;优质公办小学乃至公办小学仍与户籍挂钩,难以惠及“漂一族”;公办小学与民办小学在教育管理上存在落差,等等。这些问题的存在,不仅难以让大多数人接受普遍、均衡的小学教育,很多人甚至连基本的公办小学也无缘入门。既然社会上存在巨大的供给缺口,优质民办小学自然就会填补这一缺口。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人口流动日渐常态化,而公办小学仍坚守固有的壁垒,不仅短期内教学质量难有切实提高,就连敞开接受都做不到,这显然是有问题的。而如果结合放开“二孩”的因素,未来几年,这一供需矛盾仍会存在,而且还可能会强化。

客观而言,家长和孩子能够多一个出口、多一种选择,并无不妥,但如果大量孩子都只能进入优质民办小学,从长远看,则必然会影响到公众对于义务教育的观感,也会加剧教育的“军备竞赛”,从而加剧教育不公、扭曲教育方向。

因此,有关方面应该高度重视这样的信号,除了约束优质民办小学的招生行为之外,还是要从增加供给入手,尽快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增加公办小学的数量,提高公办小学的质量,取消公办小学的门槛,让我们的孩子都能够接受优质、普惠的公办小学教育。这是百年大计,也是德政工程。

对“民办学校择校热”不能视而不见

即时 | 2017-05-31 09:14

眼下,又到了“幼升小”的关键时刻。据不少家长反映,今年一线城市的“幼升小”择校热有向民办小学倾斜的趋势,优质民办小学似乎成了“香饽饽”。曾经发生在公立小学身上的刷题、预录取、选生源等违规行为,也正在民办学校蔓延。舆论普遍质疑,该如何规范越来越火的民办学校?

从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来说,公办不择校、择校到民办是正确的战略。公办学校满足基本公共教育要求,实行就近免试入学,而民办学校满足差异化需求,允许学生跨区域择校。但在一些地区,优质资源在向民办小学、初中聚集,加之一些政府部门对民办学校的违规招生办学睁只眼闭只眼,导致当地治理择校热的努力被消解。要治理这一问题,必须切实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同时加强监管,确保所有学校依法依规招生、办学。

在上海、浙江杭州和广东广州等地,多年来一直存在民办学校“择校热”。究其原因,虽然公办学校已都实行就近免试入学,但在公办学校之间,以及公办校和优质民办校之间,还存在明显的办学质量差距。在公办领域,家长只能通过购买学区房择校,在学区房政策越来越严的情况下,择校就只能去民办,而如果民办小学、初中相对公办学校办学质量更高,家长对这些民办学校就竞相追逐。上海等地的情况正好如此,有的民办小学只招100多人,却有5000名学生报考。

在发达国家,义务教育阶段也实行公办不择校、择校到民办的战略,但不存在那么“火爆”的民办择校热,原因就在于,公办学校之间,以及公办学校与民办学校之间不存在很大的办学质量差距。家长选择民办学校,更看中的是其办学特色,也即择校主要满足差异化选择,但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总体来说,义务教育不均衡情况还比较严重,只有切实缩小办学质量差距,给学校办学自主权,才能有效减少家长择校的需求。

所谓民办学校“办学质量高”,其实也是家长所关注的升学角度下的“高”,即这些学校有更高的升学率。而获得这样的升学率,民办学校并非全靠优质师资的精心教学,还包括抢生源和应试训练等手段。在公办学校只能实行就近免试入学时,民办学校可以跨地区招生,在公办学校要执行减负规定时,民办学校却可以打各种擦边球,这相当于政府部门“扶持”出了升学率高的民办“优质”学校,自然牵动当地家长的神经。

有人建议民办学校也实行就近免试入学,或像公办学校一样实行电脑摇号,不能对学生进行测试。这其实很难行得通,因为民办学校有招生自主权,学校选择学生也是民办学校的权利。关键在于,政府部门要对民办学校违规招生、办学行为加以严格监管。近年来,各地政府教育部门都对规范民办学校招生提出了要求,包括不得提前招生、不得看奥赛成绩等,但面对一些明显的违规行为,一些地方教育部门却睁只眼,闭只眼,或者只抓一两个负面典型,这也是对违规招生、办学的纵容。

地方政府教育部门不能满足于公办学校就近免试入学,对民办学校择校热却视而不见,更不能被资本力量裹挟,纵容民办学校的违规办学及招生行为。缓解民办学校择校热,规范民办学校招生及办学,应成为下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依法治教的重点。

过分看重家长学历也有损教育公平

即时 | 2017-05-22 07:57

据媒体报道,近期,上海市民办阳浦小学和青浦世界外国语学校招生让家长做“问卷调查”,甚至调查爷爷奶奶职务、毕业院校等信息?此事引发关注后,问卷被取消。上海市教委在全市教育系统对两校通报批评,要求两校公开致歉,核减两校明年招生计划。

类似“考察”家长的做法并不鲜见。现实中,甚至有学校第二轮面试要看家长身材,肥胖家长的孩子不予录取,因为肥胖是“自我管理能力不强”的表现。今年3月,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一私立小学招生也要求“学生家长学历本科以上”,尽管当地教育部门迅速叫停了这一宣传行为,但由此也引发了公众的强烈质疑。

学校如此执着地调查学生家长的个人信息,甚至将调查范围延伸到孩子的爷爷奶奶,不知道究竟要干什么。此前也曾有学校开学后发放登记表,要求学生提交家长职业、职务等信息,但无论如何,这也是在学生入学之后的“摸底”,而上海和广州这些小学则在招生时公然根据学生家长的个人情况而为学生本人设置入学障碍。

受教育权是平等权利,每一个孩子都应该经由教育的渠道获得知识与技能,从而进入到社会的正常流动中去。这其中,教育权利平等是一个不需要任何附加条件的准则。个人的资质、禀赋、兴趣或有差异,但教育中的“有教无类”“无差别化”却是一个普遍性原则。近年来,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户籍在相当多的地方已经不再是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入学的羁绊。许多城市里的学校敞开了大门,而不再设置入学门槛。

上海市教委认为上述两校的行为,有违义务教育法和上海市招生政策中强调的促进教育公平和维护中小学生教育权益的基本原则。应该说,这样对问题定性,直指“考察家长”行为的本质就是在扭曲教育公平。这样的招生非但不是在消除差异,促进教育公平,提供均等化公共服务,而恰恰是在人为制造差异。

强调家长“素质”的做法,常常有各种各样的名义。比如,一般人都认为,无论是从宏观的教育理念看,还是从具体的课业辅导出发,低学历的家长往往很难比得上高学历的家长,家庭学习环境较差的学生,也需要老师和学校付出更多的努力。但是,弥补这其中的差距,却正是学校教育的责任与本分所在。客观地讲,家长当然应该重视孩子的学习,但却并不应该取代教师,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尽管殊途同归,但本质上仍是两回事。知识的传授、修习,还是应该主要通过学校教育来完成。

从根本上讲,教育本该最具包容性,也最能体现一个社会对未来的期许。从来只有挑剔的学生,而不应该有挑剔的教育。对于这种“挑剔”,我们必须有一个明确的态度。

民办学校不等于任性办学

即时 | 2017-05-09 09:53

近日,一些地方的民办小学招生场面引人关注。南京大多数民办小学选择5月6日这天集中面谈,现场之火爆堪比高考。上海两所民办小学直接让家长做起“问卷调查”,甚至调查爷爷奶奶职务、毕业院校。

民办小学招生测试越来越离谱,这是近年常有的反映。测试的目的是考查学生受教育潜质,本质上是对一个人的摸底,进行全面了解,但现在很多测试或是刻意求难,或者考查起学生家庭背景,已经偏离了航道。

刻意求难,看似考查学生思维能力,其实是变相淘汰。报名人数直线上升,民办小学不愁招生,转而对学生挑三拣四,非常强势。从学校自身发展看,招生有规模限制,必须有选择地录取,但目前的许多招生已成恶性竞争。学校考虑长远发展,生源上打好基础,可以理解,但不能这么急功近利。

学校查起了“三代”,“综合素质”变成了家庭背景。上海两所民办小学对家长做“问卷调查”,事后辩称“让家长在等候中娱乐一下”,毫无说服力,上海市教委近日也给予了通报批评。类似的情况其实并不少见,一些民办学校注重学生出身,看重家长的人脉、社会资源,招生变成撬动资源的杠杆,目的并不单纯。而当招生变成了身份竞争,比“金钱赛”更破坏教育公平。

民办小学水涨船高有特殊背景。修改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明令禁止义务教育有营利性质,随着营利资本从义务教育阶段逐步清退,民办中小学也告别了教育产业化。这种禁止,旗帜鲜明表达了义务教育是公益性质,社会资本办中小学,是投身教育公益事业,其宗旨与公立办学一样,同样是教书育人。这种条件下,使得民办中小学只能一门心思谋教育,但不排除确实有一些学校以教育面孔出现,为其他的营利项目搭台唱戏。

有一种观点认为教育资源紧张,这种招生境况在所难免。实际上,此前修法清退营利资本,在立法层面有过反复斟酌权衡。最终痛下决心清退,是因为教育很容易受到不同利益因素的侵蚀,即使有量的牺牲也要维护教育本质,确保“有教无类”的基本要求。招生沦为各种附加条件的竞争,是部分学校在办学过程中恣意玩起了自选动作,不仅偏离了修法的初衷,更可能搅动民办教育的大局,使规定规则变成办学单位的工作“参考”。

必须强调,教育作为公益事业,不能任由承办者自由发展。招生如今变成了恶性竞争,民办小学拥有了不属于自己的“选择权”。归结来看,问题走到这一步,往往要从监管上找原因,前述情况需要引起相关地方教育部门的重视。一方面制定明确的规则款项,划定学校从招生方式到教学模式等方面的范围和边界,另一方面对于犯规越矩的学校给予严肃处理,必要时候甚至取消其办学资质。

民办教育,身份上并不矮人一等,维护教育公平也不该落为人后,和公办教育其实有同等要求。招生不是讲买方或者卖方市场,首先还是多考虑学生自身,从教书育人的规律出发。

民办小学为何热衷于“考家长”

即时 | 2017-05-09 09:00

一年一度的幼升小已经在各地陆续开始了,在上海,一些民办小学的考试题却引起了争议。在学生面谈过程中,家长被要求做问卷调查,问卷不仅考查家长们的学识,还要求填写爷爷奶奶的学历、工作单位等信息,俨然“查三代”的架势。

目前,该争议以市教委的出面处理暂告一段落,相关学校已被责令整改。尽管涉事学校在道歉中声明,对家长的考核只是为娱乐,家长可以选择填或不填,但想必不会有家长付之一笑,因为招生之激烈如同零和博弈,不遵守规则就只能意味着损失。另一方面,如果竞争的内在成因不变,只会导致竞争形式的变化,即便教育部门明令禁止此类操作,学校同样可以用更柔和、更隐性的方式实现。因此,在当前的教育制度下,“考家长”的招生形式在短时间内将很难禁止得了,一些优质的民办学校将在很大程度上继续“恃名而骄”。

家长对优质民办小学的哄抢现象,归根结底是想赢在教育投资的起点上。想上好的大学,就需要上好的高中,而只有上好的初中,才更有可能上好的高中。倒推下来,起跑的关键节点就在于小学,国人津津乐道的“学区房”,基本上就是指小学。当然,小学有公立和私立之分,优质公立小学采用“划片入学”模式,这就成就了屡出天价的“学区房”;而民办小学则采用“择优录取”模式,一些优质民办小学虽然价格偏高,但比起户籍和产权的限制来,也算是在可承受范围内,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哄抢。只是僧多粥少,如何更大程度上择优,除了将学生作为考查的主体,这类招生模式很容易就想到了“家长面谈”。

因为民办学校不承担教育兜底责任,而是作为素质教育的探索形式存在的,考查家长的性格特点、教育理念,以更好形成学校和家庭的协同教育,有其合理的一面。但将“面谈”变为“面试”,以至于在父母甚至祖父母的学历、工作、职务上设卡,则有悖于教育公平理念。比如在同样优秀的两名孩子间作选择,但最后的决定性因素是父母学历上的差别时,这就很难对孩子作解释,为何出身能够决定出路。因此,一定要特别提防一些民办小学将面谈的内容扩大化,并要对其面谈范围作出基本限制。

作出条条框框的限制,未必就能限制住民办学校的冲动,通过旁敲侧击、隐形调查,民办学校还是可能倾向于“挑学生”,当学生们在考查结果上不相上下时,挑选行为就不可避免地上溯至“查三代”。这类现象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优质民办小学是稀缺的,特别是一些颇有名气的民办小学,动辄录取比例是10∶1以上,学校稳居强势地位,可看作经济学上的“卖方市场”。但搞教育不是搞市场,更不是做买卖,要特别注重兼顾公平。解决对策显然就是善用市场无形之手,持续降低民办教育门槛,矫正其供需失衡,同时要持续推动公办教育资源均衡化,发挥好它的兜底作用。

民办小学为何上演“幼儿版高考”?

即时 | 2017-05-09 07:55

刚刚过去的周末,上海两所民办小学招生时让家长做“问卷调查”,甚至调查爷爷奶奶的职务、毕业院校,成为网络热门话题。昨日,上海市教委要求在全市教育系统通报批评追责,并要求两校公开致歉,核减明年招生计划。

眼下许多民办小学招生的火爆程度超出想象。同样也是在上周末,南京大多数民办小学集中面谈,从报名情况可见其竞争的白热化程度,南外仙林分校报名考生超6000人,金中河西分校报名5000多人,致远外国语小学当天面谈的人数近4000人……录取人数可谓“十里挑一”,难怪被称为“幼儿版高考”,这对才6岁的孩子来说,不得不说是相当残酷的。

对于民办小学来说,报名的孩子这么多,如何筛选?如果说中考、高考还可以通过考试来进行,可是,6岁的孩子本质上并无太大差别。考家长、查三代,上海这两所学校想到的办法,从教育公平和保护学生的受教育权利来说,当然是昏招,但对于学校来说,却是简单高效的办法。很显然,教育程度高的父母和爷爷奶奶更能配合学校的教学。此前,广州一所民办小学招生时要求家长是本科学历,其实也是同样的考量,也因引起争议而取消。

为什么民办小学会这么火?当然不是所有的民办小学都这么吃香,这些在双向选择中占据了绝对优势和话事权的民办小学,无一不是教育质量高、有自身特色的名校。家长之所以宁愿花钱上学,一是因为冲着名校的办学条件而去,不少学校不仅硬件出色,教学理念也与国际接轨;二是自身学区内的公办学校不够好,如果能上好一点的民办小学,学费虽然贵一点,但比起学区房来说还是省很多。

说到底,民办小学的招生热,其实和北京150万元的奇葩“学区过道”,和各地课外辅导机构的火爆是同一原因,都是对“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现实注解,体现着家长们对优质教育资源不足的焦虑心情。

优质教育资源的不足与家长对优质教育资源孜孜不倦地追求,这对矛盾在短期内显然无法得到根本缓解。即便是明确了招生时不考家长、不查三代,也会冒出其他或明或暗、奇奇怪怪的招生怪象来。要扑灭这把“熊熊大火”,只能靠持续的投入来实现教育的供需平衡。

民校招生“考家长”也是在考政府

即时 | 2017-05-09 06:58

近日,上海民办阳浦小学和青浦世界外国语学校招生让家长做“问卷调查”,甚至调查爷爷奶奶职务、毕业院校,引发网友刷屏和激烈讨论。随后,上海市教委对相关学校进行通报批评,并责成其立即整改。

上海这两所民校考家长的考题,真的很“烧脑”,许多家长面对那些稀奇古怪的“神题”,绝对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连我看了也只能表示“抓瞎”。而“问卷调查”了解一下学生家庭的基本构成也没有啥。但是,学生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学历和毕业院校也要考察,这到底是在考察家长学识、家庭构成,还是考察学生的基因?要我看,这完全是在考察学生的基因,仍然是变相“拼爹”,甚至是在“拼爷爷奶奶”。

这样做其实不是完全科学的。虽然学生的学习成绩会受基因影响,但基因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未来,学生成绩好不好,还是主要看后天家庭和学校生活环境的影响和努力。这样做,也明显暴露出学校对自身的教学质量没有信心,只有靠选择所谓的高智商、高质量的生源来给自己保底。这样做,还是对相关政策的阳奉阴违——上海市教委明确要求,民办小学和初中在面谈环节中,严禁举行纸笔测试或学科考试,应当注重对学生好奇心、关注度等学习品质和社会适应性的考查。这两所民校此举,是绕开现有政策,将考学生改为“考家长”。

有人或许认为,民办学校是市场化办学,在招生过程中考家长,或者设立其他形式的招生门槛,以招收到自己满意的目标生源,无可厚非。事实上,这种说法有失偏颇。无论是公办学校还是民办学校,都应该有教无类,不能把学生划为三六九等,因为他们最基本的任务是把所谓的“差学生”教好,把好学生教优。这也是上海市教委等地方教育部门明确要求,民办小学和初中在面谈环节中,严禁举行纸笔测试或学科考试的根源。现在,上海市教委对相关学校已进行通报批评,并责成其立即整改,就是对民校招生考家长的及时否定。

问题的关键在于,教育部门对相关学校进行通报批评,并责成其立即整改,就能终止以考家长来“拼爹”“拼爷爷奶奶”之类的招生行为吗?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形势下,无论优质民办学校,还是优质公办学校,教育资源都是稀缺的,都在吸引家长不懈努力地择校,而优质民办学校也就有了强势的选择权,甚至是待价而沽。在不能举行纸笔测试或学科考试的情况下,他们不设置另外一些招生门槛,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僧多粥少。

所以有网友说,民校招生“考家长”其实也是在考政府,光核减两所民校明年的招生计划,要求各区各民办学校举一反三、吸取教训,进一步端正办学思想和招生理念,远远不够。进一步增加公办优质教育资源,进一步发展优质民办教育,进一步做大优质教育资源的蛋糕,同时抑制富有人群、高端人群、特权人群的子女享受特殊化教育的机会,让更多优质教育资源向普通老百姓共享,才是促进教育公平和维护中小学生教育权益的最大使命。

民办学校面试,何以离题万里

即时 | 2017-05-08 07:48

5月6日是杭州民办初中自主招生面谈(其实就是面试)的日子。这一天,对此前摇号未中的数千名六年级小学生来说,是决定能否进入心仪民办初中的最后机会。所以,多数家长也为之感到紧张。

这些年来,民办学校会出什么题,简直和高考作文题一样,成为家长们关心的热门话题。昨日,本报对一些热门民办学校的面谈过程进行报道,也介绍了一些面谈题目。

总体来讲,学校的出题都比较注重学生的综合素质。但也有学校的出题,不客气地说,非常奇葩。如杭州建兰中学问的是该校建校20年来搬迁过的3个校区的名称,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则在该校出版的一本书里。这道题目,让人啼笑皆非。一所学校搬过几次校址,以往的校区叫什么,这算哪门子知识?出这道题目,难道就能够体现学生对该校的“理念认同”?我看那些百年名校,都未必会问出这样的题目。

同样是这所学校,有一个面谈环节是对家长进行问卷调查,考察的是学生的家庭教育情况、父母的教育理念等。这其实就是在考家长了。这一现象,近年来在杭州不少民办学校都有发生。学校这么做,或许是为了考察家长的教育理念是否与学校合拍,又是否能够与学校一起协作进行教育。即便如此,这么做也已离题万里,偏离了办学与教育的初衷。

学校培养的是学生,因材施教是教师的职责。从教育公平的角度,无论学生的家庭情况如何,都有权利得到学校公平的对待,以及没有差别的教育。民办学校固然在选择生源上,享有比公办学校更多的自选动作。但是,这种选择上的不同,不能延续到家长身上,形成一种固化模式。否则的话,这种模式固化的结果,很可能会变成阶层固化。

近日在上海,同样有民办学校在面谈过程中,让家长做问卷调查。昨日(5月7日),上海市教委核查后认为,两所学校对家长进行问卷调查的行为,有违义务教育法和上海市招生政策中强调的促进教育公平和维护中小学生教育权益的基本原则,决定对这两所学校进行全市通报批评和追责,要求两校公开致歉并核减其明年的招生计划。

上海教育主管部门的鲜明立场与处理方式,值得赞赏和借鉴。搞好民办教育,是为了满足社会多元化办学的需求,但其宗旨仍然是为了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民办学校就算要择良才而教之,也不能择家长而录取学生。这应当成为民办教育的一个底线原则,否则民办教育机构就可能彻底沦为贵族教育的乐园。对杭州个别民办学校变相“考家长”的做法,教育主管部门应加以禁止和遏制。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