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 体
您所在的位置: >> 国际>>今日国际热词>>反安保法案

日本《日刊现代》杂志9月27日报道称,外国投资者已经完全放弃了日本市场,已经让东京证券交易所陷入了一定恐慌。据东京证券交易所在日本“白银周”前公开发布的按投资部门分类的买卖动向显示,外国投资者在9月的第二周(7日-11日),出售与购买的股票差额高达1.14万亿日元。这是继1987年股价大跌的黑色星期一(出售与购买的股票差额为1.12万亿日元)之后,史上第二次的“世界纪录”了。

“九月过后,据传外国投资家大量抛售日本股票。但是,如此巨额尚是闻所未闻。”(相关市场人士)

“中国经济发展减速、美国推延提高利率的决定等,股票多少有被出售的理由。另外,也有欧美即将面临对冲基金决算期、出售日本股票来确保己方利益的因素。虽说如此,可也不至于差额会达到1兆日元。外国投资者逃离日本市场应该是有其他原因的。”(证券分析家)

实际上,外国投资者已经连续五周(8月10日-9月11日)出售日股多于购买日股,合计差额已快达3万亿日元。这已经达到日本银行为维持股价而所能购入的股票的上限3亿日元的规模了。

“海外势力,已经预感到了日本股市的崩坏。对于日本投资者来说,也许难以理解,但是这与安保法案的成立其实是息息相关的。反对安保法案的游行队伍连日在国会前十位,学生、家庭主妇也表达了自己的声音。外国投资者见到了以往未曾见到的日本游行示威的热烈气氛,大为震惊。很有可能已经从海外媒体所传达的诸多媒体资料中,预感到了政权即将崩坏。而安倍一下台,其奉行的安倍经济法将会终结,股价上涨也终将成为泡影。”(股市分析师黑岩泰)

安保法案通过后,安倍首相扬言“接下来就是经济了”。然而外国投资者交易额占了东京证券交易所交易额的六成以上,在他们出逃日本股市的现在,在东京证券交易所,“日本经济平均股价已跌落至年初以来最低价1万6592日元”。

日本《日刊现代》杂志表示,只能依仗股价上涨的“安倍经济学”并没有未来可言。(实习编译:熊梨丽 审稿:王欢)

【环球网综合报道】日本《日刊现代》9月27日报道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虽无视民意强行通过安保法案,但反对安保法案的呼声并未因进入休假而平息下来。不仅如此,反安保法案和“反核电”以及“反美军基地”等运动相联合,使得反对呼声更为高涨。从9月19日至23日五天内至少在全日本33个会场举行了“反对安倍政府”的集会,而且从9月24日18时30分开始,在国会前也举行了“安倍下台”的抗议活动。可以说现在的倒阁运动是以不亚于中东“阿拉伯之春”的气势在不断发展着。

9月23日,在东京代代木公园举行的“再见核电 再见战争全国集会”大约召集了2.5万人。

作为日本福岛核电站控诉团代表的律师河合弘之、致力于冲绳美军基地问题的木材辰彦、还有反对安保法案的社会学者上野千鹤子等人纷纷上台,共同聚在一起强硬地向安倍政府说“不”。

参加集会的学生团体“SEALDs”的主要成员奥田爱基对《日刊现代》这样说道:“不管是在安保法案问题上,还是在反原子能发电、美军基地问题上,都应该跨越各自立足点采取共同合作。在明年的参议院选举上,一定要将我们的意志表现出来。”

自安倍担任日本首相之后将拥有选举权年龄下调到18岁以上。那么在2016年的参院上新增约240万选民会将选票投予自公两党,如果这样预测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日本神户女子学院大学名誉教授内田树在接受《每日新闻》的采访时表示:“对这240万人影响力最大的就是‘SEALDs’这个团体。”也就是说,新增的年轻选民将会把选票投给“反自公两党执政”的可能性很高。

而且,近来也有人指出9月17日的参院特别委员会通过安保法案的表决无效。日本在野党议员称:“委员长席周围都很吵闹,再次召开委员会的呼声也不绝于耳。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行表决的。”就连当场速记员也只记录了“议事混乱,无法听取”,连委员长的发言和中止质疑的临时提议也未曾记录。

据悉,针对这个问题,东京大学名誉教授醍醐聪断言,表决不存在,并在25日将一份2万人以上的署名书提交委员长鸿池祥肇。

据醍醐聪称:“在17日的委员会上,并未满足参议院所定下的‘表决’条件。首先根据第136条规定:是否有听懂委员长宣言的委员。其次,委员长必须组织‘同意问题者起立,并确定其人数多少’(第137条)但被执政党所包围的委员长想必也是做不到确认人数这件事的吧。以如此混乱的方式通过表决是绝不可能让国民信服的。表决应是无效的。”

《日刊现代》杂志指出,在违宪的基础上,日本国会审议所颁布“不存在”的法律并试图使其正面化也是不可能的。安倍佯装不知国民的严肃指摘反倒在别墅兴致盎然地打着高尔夫,也真是疯狂。只能说无视国民意志的安倍政府离认识到舆论痛击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实习编译:袁航 审稿:王欢)

据日本《朝日新闻》9月22日报道,安倍政府强行推动的新安保法案在日本国内引发巨大争议。日本自卫队官兵普遍表示对新安保法案可能将日本卷入美国发动的战争中感到担忧。

报道称,由于新安保法案允许日本自卫队可以部署海外各地,并为盟军(美国)提供后方支援行动,这必然增加日本自卫队的危险。

长崎县佐世保已退休海上自卫队军官西川末则(63岁)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决不允许把自卫队队员送往战场,为什么要牺牲日本人的性命去参加美国发动的战争”,对此,有现役自卫队军官留言,西川说出了自卫队队员们想说却又不能说的心声。

西川担心,因为新安保法案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未来愿意参加自卫队的年轻人会越来越少,参与救灾是自卫队的使命,但是因为新安保法案所导致的战死风险大幅增加,愿意加入自卫队的意愿只减不增。

曾参加伊拉克战后重建被送往科威特的前航空自卫队军官池田赖将(43岁)讲述在科威特执行任务时,尽管处在非交战区,但仍然感受到战争的可怕,“不能打开窗户、随时遭遇自杀式恐怖袭击、到处是雷区”等等。

池田表示,新安保法案扩大了自卫队的海外活动范围,今后只能祈求在海外执行任务时运气好些。(余鹏飞)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李珍 杜海川】日本《产经新闻》21日称,为废除安保法,日共委员长志位和夫提出“国民联合政府”的构想,以期明年夏天参议院选举中和民主党等在野党铺开统一战线,迫使安倍晋三政权结束。

报道称,民主党党首冈田克也称这一构想是“非常果断的提案,正在关注”。预计近期民主党和日共党首将举行会谈。此外,日本社民党政审会长吉川元也表示,正和其他的在野党一起提出安保法的废除案,并推进选举合作。

日本共同社21日称,包括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京都大学名誉教授益川敏英在内的170名学者前一日在东京召开记者会,发表抗议安保法的声明,要求废除安保法,日本高等院校和相关领域超过1.4万人对这一声明表示支持。

已通过的安保法能否被废除?《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蒋丰认为,经过日本参议院和众议院通过的法律,废除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日本内阁在制定法律实施细则的过程中,可对法律进行修改。日本道纪忠华智库首席研究员庚欣表示,安保法一旦通过,涉及其内容的变更只能通过议会修改。安保法刚刚通过,对其修改仅存在理论上的可能。

21日,多家日本主流媒体公布安保法通过后的安倍内阁支持率。《朝日新闻》的调查显示,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下跌至35%,为该社自安倍2012年年底执政以来所做调查的最低。51%的受访者对安保法表示反对。以保守立场著称的《读卖新闻》的调查也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较上次大幅下滑4%至41%。

庚欣认为,日本民众是真心反对安保法。但在日本的政治体制之下,民众对政治的参与与干预能力有限。民调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下跌,明年的参议院选举,自民党的议席有可能会减少,但未必会从根本上动摇其执政地位。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新安保法案通过后日本会走向何方?日本参院19日凌晨不顾广大民众和在野党的强烈反对通过了被称为“战争法”的安保相关法案,这部法律使日本成为“能发动战争”的“正常国家”,也引起了日本民众、亚洲邻国以及国际社会的极大担忧。

安倍内阁在安保法通过后迫不及待地放宽了自卫队武器使用标准,并开始研究扩大自卫队在海外派兵的方案。日本共同社则模拟三种日本“卷入战争”的情况,其目标直指潜艇出现在日本海的A国、在南海填海建人工岛的B国以及朝鲜。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20日对《环球时报》表示,日本媒体设想的这三种战争介入状况实际上针对的就是俄罗斯、中国和朝鲜等周边邻国,说明日本新安保法是极其危险的,暴露出安倍政府修改安保法背后真实的企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9日表示,日方加紧强化军事力量,大幅调整军事安全政策,与和平、发展、合作的时代潮流格格不入,已经引发国际社会对日本是否要放弃专守防卫政策和战后所走和平发展道路的质疑。

【环球时报驻日本、韩国、英国、德国、加拿大记者李珍 王伟 孙微 青木 陶短房环球时报记者郭媛丹高颖陈一】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北京严斥东京改变军事安全路线”。“德国之声”20日称,按日本新安保法,未来在发生冲突时,即使日本自身未遭攻击,日本仍可支持盟友,参与战事。这实际上意味着二战结束以来日本首次修改和平宪法。因此引起中国的强烈反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9日表示,日本国会表决通过新安保法案,是战后日本在军事安全领域采取的前所未有的举动。

韩国、朝鲜等东亚国家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也纷纷出面谴责日本通过新安保法。韩国《每日经济》20日称,日本强行通过新安保法案后立即推动向海外派兵,这不能不引起亚洲邻国的高度警惕。安倍将在联合国大会上直接就新安保法作出说明,日本向海外派兵问题上的世界舆论战可能刚开始。

韩国SBS电视台称,随着日本安倍政权强行通过允许自卫队海外参战的新安保法案,韩国各界对日本借此武力介入朝鲜半岛的忧虑也越来越大。日本政府此前为了消除韩国的疑虑,曾表示自卫队如果进入朝鲜半岛会首先征得韩国同意。但实际上新安保法通过后,如果日本自卫队以美日同盟军的名义登陆朝鲜半岛,届时韩国政府很难应对。

朝中社19日援引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当天发表的谈话表示,“日本新安保法是地地道道的为侵略他国铺平道路的反动法律。该法案的通过,将使日本以维护安全、为美军提供支援为借口,在世界任何地方进行军事行动,随时向海外派遣自卫队。日本军国主义活动对亚洲和世界和平稳定构成严重威胁”。

印度尼西亚东盟南洋基金会主席苏尔约诺称,安保法案将引发东北亚和东亚地区紧张局势和不稳定性,威胁本地区和平,东盟和印尼人民坚决反对。

美国《星条旗报》称,对于新安保法,奥巴马和美国政府称支持日本在地区安全发挥更大作用。该法案可能鼓励日本和美国、甚至澳大利亚一起在南海执行联合巡逻。然而在日本国内,新安保法激起了强烈反对。反对派认为日本抛弃了和平宪法,走向了“战争法”。一名持反对立场的日本议员称:“法案毫无疑问意味着日本能够参加战争了。政府称这是和平和安全法案,这是在欺骗公众。公众意识到了这种欺骗。”

《日本时报》20日称,新安保法带来最大的变化将是日本自卫队,最具体的成果是“提高了日本自卫队潜在执行致命的海外行动的可能性”。报道引述日本中国问题专家的话称,虽然美国和澳大利亚都欢迎日本的新安保法,但是日本自卫队扩大活动范围可能会制造同中国的紧张局势,尤其是围绕着钓鱼岛。“如果东京通过派遣自卫队加强对钓鱼岛的保护,那么中国就会觉得要被迫做出军事回应”。由于双方军事上互不信任,这增加了国际上对可能出现的冒险性行动的担忧,在东亚出现安全困境。

【环球时报驻日本、韩国、英国、德国、加拿大记者李珍王伟孙微青木陶短房环球时报记者郭媛丹高颖陈一】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日本参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9月17日强行表决通过了安保相关法案,国会附近及日本全国各地的民众纷纷发出了抗议之声。据日本共同社报道,17日当天一早就有许多民众聚集到国会周围,呼吁“不要破坏(规定放弃战争的)宪法第9条”。日本民众对强行表决表示愤慨,但同时坚信“关键时刻才刚开始”,抗议行动丝毫没有停止。

日本国会参院特别委员会强行表决的消息下午4点40分传出后,抗议民众一时陷入了沉寂,但随即又喊出了“坚决反对强行表决”、“安倍政府马上下台”的口号。入夜后,日本国会正门前的道路上挤满了抗议人群。组织者称参加抗议的约有3万人。警方称集会人数约1.1万。

家住日本千叶县市川市的立教大学一年级男生表示:“从审议过程也能看出不存在需要相关法律的前提。强力推行法案,令人感到愤怒。”

另一方面,支持安保法案的保守派政治团体“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当天则在首相官邸前举行了集会。参加者们在大雨中呼吁“倾听我们赞成派的意见”、“这是避免战争所需的法案”。

来自东京都练马区的墨晃雄说道:“电视上播出的全是反对派的声音。希望大家也听听我们的意见。”东京都国分寺市的公司职员中山瑞穗就法案表示:“无论如何强调不要战争,遭到对方攻击时该怎么办?我觉得法案对提高国家的威慑力是必要的。”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母校成蹊大学师生强烈反对新安保法案,呼吁安倍不要违宪。一名教过宪法课的教授苦笑称,“首相在学生时代应该听过我的课”。

【恩师:记得“必修课”?】

日本共同社16日报道,位于东京都武藏野市的成蹊大学多名教师举办学习会,对新安保法案表示反对。该活动发起人代表、成蹊大学政治哲学名誉教授加藤节讲解了立宪主义,以及通过宪法阻止政府权力失控的历史。

加藤教授在学习会后苦笑着表示,“我的课在当年是必修课,首相应该修过这门课”。

多名教师在学习会上批评说,“被修改的宪法解释具有很强违宪性的话,是对立宪主义的否定,将破坏法律的稳定性”。

成蹊大学和成蹊中小学的部分教师曾于8月下旬发表声明说:“首相毕业的成蹊学园有着一段将不少同学送上战场的历史。(希望安倍)学习这段令人痛心的历史,谦虚地倾听众人呼声,恳切希望法案作废。”

【师弟妹:学长停手吧!】

成蹊大学的不少学生表示,“对愚弄学问、否定民主主义的态度感到愤怒”,强烈要求身为学长的安倍首相废除新安保法案。

本月13日,成蹊大学法学部政治学科24岁的大四学生秋山直斗起草了一份倡议书,收件人为“政治学科毕业生安倍晋三”,呼吁废除新安保法案,

秋山在倡议书里写道,“我们都学习过,宪法中不存在作为行使集体自卫权根基的条文”,并强调“成蹊大学的学生从不轻视学者的意见,很重视由学问积累下来的知识”。

秋山在倡议书里批评了安倍的态度,表示“作为后辈感到很羞耻”。这份倡议书正在互联网上募集赞成者,短短两天内已获得大约60人赞同。(杨舒怡·新华社特稿)

在日本国会参议院对安保相关法案审议接近尾声的背景下,日本一些女性时尚杂志及周刊纷纷开设专栏,讨伐首相安倍晋三一意孤行强推“战争法案”。

共同社15日评述,政治色彩淡薄的女性杂志出现这一变化,反映出日本女性对安保法案的担忧,传递出她们想给孩子一个和平未来的诉求。

【社会反响强烈】

日本《周刊女性》以30岁以上女性为主要读者群,发行量达22万册。这本杂志在8日发售的9月22日号刊上登出题为《安倍首相 知道我们为何发怒吗?》的文章,对8月30日在国会前参加反安保法案示威的女性进行了专题报道。文章说,不少20多岁的年轻女孩宁可放弃观看人气歌手演唱会,也要前往国会参加示威活动、表达反安保法案的坚定立场。

文章最后写道:“(日本)不需要不懂女人心的首相。”

此外,这本杂志在7月14日号刊上还推出以《“战争法案”和日本的走向》为题的10页大型专栏,刊出对反安保法案人士、自民党众议员村上诚一郎的专访。

“这一专栏在‘推特’上引起的剧烈反响堪比艺人坠入爱河的新闻,令人震惊,”杂志主编寺田文一说,“从20多岁的年轻人到上岁数的老年人,许多年龄段的人群都对现状感到不安。我们今后还将推出女性谈论政治的文章。”

【渐成政治声势】

与《周刊女性》相比,一些主要面向职场妈妈的女性杂志更是纷纷刊文,从母亲的角度表达对安保法案可能为日本开启通向战争之路的担忧。

时尚杂志《VERY》以30多岁的育儿女性为主要读者群,发行量达33万册。这本杂志先前登出以《母亲更应在修宪前知宪》为题的专栏并开门见山地提出:“如果我们的孩子在不经意间不得不走向战场怎么办?”这一专栏推出后引起巨大反响,唤醒了不少人的政治感知力。有读者表示“这成为其思考相关问题的契机”,也有人说“此前(对修宪)毫不关心,自己真是过意不去”。

杂志副主编米山淳说,《VERY》的一半读者是职场妈妈,她们是想“兼顾工作、育儿及时尚”的人群,“她们对政党的分裂动向等完全不感兴趣,但一旦涉及到育儿休假等跟自己和孩子有关的问题就不一样了”。

律师太田启子一直在做带领普通民众学习宪法的工作。太田认为,大部分日本女性具有健全的政治感知力,正在逐渐形成一种政治声势。

“她们不仅对艺人的花边新闻和子女教育问题感兴趣,同样也关心宪法和安保问题,”太田说,“以日本东部大地震与核事故为契机,她们开始意识到‘自己过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问题’。我想,她们将形成着眼下一代发出声音的‘强大抵抗力量’。”(闫洁·新华社特稿)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什么是安保法案,它为何能引起日本朝野的激烈对抗?共同社解释说,安保相关法案反映了安倍政府在2014年7月内阁会议上通过的修改宪法解释以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决议,以及扩大对他国军队的后方支援等新安保政策。该法案共由两个部分组成,一是《自卫队法》《武力攻击事态法》《周边事态法》等10部法律的修正案综合构成的“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案”,二是随时允许为应对国际争端的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援的永久法“国际和平支援法案”。虽然政府将这套法案称为“和平安全法制”,但也有人批评其为“战争法案”。

在外界,包括支持日本通过该法案的美国看来,这就是一部架空和平宪法的法案。“自信的日本抛弃坚持了70年的和平主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分析称,日本参院的一个委员会17日通过自战后以来对和平宪法的重大修改。这次投票标志着日本军事政策在70年后发生了最为根本的变化,也引发数十年来在东京所没有见过的大规模抗议。修改后的宪法允许日本自卫队到海外作战和协防盟军。包括美国高官在内的支持者说,日本需要扩大自卫队的作用以抗衡一些潜在威胁,比如中国和朝鲜。

“东京拿起武器”,德国《南德意志报》报道说,日本新的安保法允许帮助盟友,进行海外军事干预。尽管新法在所谓的“安全与和平”的框架下,不过,观察家认为,日本告别了二战结束后严格的防御安全政策。日本的邻居认为,安保法是“不负责任的”,目的是加强军事存在。

“德国之声”17日报道说,专家认为,此次通过安保法案是日本在军事战略方面的重大调整。在和平宪法尚未修改的情况下,日本国内许多法学界人士认为此举是违宪的。在立法过程中,日本在野党和公众表达强烈反对意见。因此从这部法的内容、性质和制定过程来看,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

在日本国内,多数学者反对该法案。据共同社报道,早稻田大学教授长谷部恭男称,“创下可根据执政者的判断来改变宪法解释这一先例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他还警告称:“日本现在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和平又安全的国家。如果自卫队成为美国战争的帮手在海外杀人的话,后果有可能殃及国内。”庆应大学名誉教授小林节愤怒地称,执政党此举“等同于掌权者的政变,简直不可想象”。但日本大学教授百地章则坚称:“将来历史会证明该法案是保卫国家安全和国民生命所不可或缺的。”

对于反对法案的市民运动声势浩大。长谷部认为:“这是宪法精神已扎根于社会的证明。为废除该法案需要政权更迭。”小林也预测称:“反对运动将持续下去直到使法案废除。”

日本NHK电视台报道称,该台为期三天的民意调查显示,赞成在本届国会通过安保法案的仅为19%。反对通过的高达45%。反对者大大超过赞成者。

【环球时报驻日本、英国、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文玉 蓝雅歌 孙微 青木 陈一 环球时报记者王海峰】

中新网9月17日电 据日媒报道,当地时间本月17日下午,在日本参议院安保法特别委员会上,该国执政联盟凭借人数优势通过了安保相关法案。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新安保法不仅在日本国会遭遇激烈抵抗,也引起日本民众越来越强烈的反弹。“日本今日”新闻网16日发表了一篇长文为新安保法辩护,标题是“日本国防政策开始历史性的转变”,然而文章后面被网友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是“日本开始历史性地违反宪法”。文章写道,日本海上自卫队一名军官在接受采访时称:“随着新安保法实施,我们将能完成美国所要求的几乎每件事,比如提供弹药和后勤支援。实际上美国最想让日本参加的是打击恐怖主义的战争,如果美国发现日本民意不支持这种协助,这将成为一个问题。”——有日本网友立即表示反感:“所以,更重要的是美国对日本的需求,而不是日本老百姓希望他们国家是什么样的!可笑的是还有人认为当美国的盟友是‘自由’的。”这篇文章后留言极多,其中也有“反对新安保法的人,是不是没看见朝鲜的导弹正对着日本”的意见,但大多数留言都表达了对政府制定新安保法的愤慨,比如“祝贺安倍成功破坏日本的和平形象”“等到自卫队队员在战场上阵亡或恐怖分子袭击日本国土,民众会闯入政府办公室,把安倍及其同党踢出办公室”,等等。

数万日本民众在国会前举行集会已持续数日,他们反对强行表决新安保法案,并要求安倍内阁下台。15日、16日晚,均有数名抗议者因与警察发生严重肢体冲突,遭到东京警视厅逮捕。日本《朝日新闻》公布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68%的日本民众反对本届国会通过新安保法案,支持者比例仅为20%。民调结果还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跌至36%,半月之内下降了两个百分点。

日本九州大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称,反对新安保法案是绝对的主流民意,但是只要不出现重大意外,执政党凭借多数席位,还是能够让新安保法案在国会通过。日本政治体制所暴露的这一重大缺陷,为日本埋下了危险的种子,有可能再次将日本推上独裁专制的老路。

另据日本经济新闻网16日报道,此次反安保法案运动中,很多日本无党派人士及年轻人是通过网络社交媒体自发组织起来的,社交媒体使抗议者人数呈现几何级的爆炸式增长,开始呈现出“阿拉伯之春”的模样。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蒋丰 文玉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 候涛】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日本新闻网16日报道,日本自民党干事长谷垣祯一当天在与安倍举行会谈确认本周将“强行通过安保法案”后,谷垣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首相没有明确使用“要抓紧通过”的话语,“但是他的这种心情是有的”。

16日,在横滨市新横滨王子饭店举行了新安保法案表决前的最后一次公听会,有数千名抗议者包围饭店,一度欲突破警察的警戒线,并与警察部队发生冲突,场面混乱。

“朝野围绕安保法案开展大对决”,日本NHK电视台16日下午预报称,当天夜里参院特别委员会将进行最后的总结质询。执政党将克服一切阻力推动法案在特别委员会表决通过,而民主党等在野党也将想尽一切办法阻止表决。国会将成为双方誓死一搏的“修罗场”。

实际上,16日参院特别委员会原定从下午6时开始审议新安保法,由于在野党激烈反对,会议时间一推再推,直到16日深夜,当包围国会的示威人群陆续散去之时,才宣布将于17日0时5分开始,但半小时后审议仍未开始。

面对安倍内阁强推安保法案,民主党干事长枝野幸男愤怒地表示:“运用强权野蛮推动破坏立宪主义的法案,不久的将来会被推上历史审判台,我们将战斗到最后的最后。”每日新闻网此前报道称,执政党如果在参院特别委员会强行表决通过新安保法案,在野党马上将在参院提起对安倍的问责决议案,在众院提起对安倍内阁的不信任决议案。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蒋丰 文玉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 候涛】

《朝日新闻》15日公布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跌至36%,较半月前进行的民调下降两个百分点,创下自2012年12月再次出任首相以来的最低纪录。

该民调结果显示,反对在本月27日本届国会闭幕前通过安保相关法案的受访者比例高达68%,支持者比例为20%;75%的受访者认为国会对安保法案的讨论不够充分,仅有11%的受访者认为讨论充分。

上述民调结果为《朝日新闻》本月12日—13日在日本全国实施电话舆论调查得出。本月14日,日本自民党召开干部会议,确认将在本周推动系列安保法案成立。安倍内阁欲强行在国会表决通过系列安保相关法案,引起日本民众的强烈反对。连日来,数万民众在国会前举行集会,坚决反对强行表决违宪的安保相关法案,要求安倍内阁立即下台。(记者刘军国)

当地时间2015年9月14日,日本东京,成千上万民众聚集议会大楼外示威,抗议安倍政府和安全法案。

中新网9月15日电 据日媒报道,日本朝野各党的国会对策委员长本月15日在国会内围绕安保法案进行了磋商。在野的民主党国对委员长高木义明等在野党方面认为“审议尚不充分,不应强行表决”,要求彻底开展审议。

对此,执政的日本自民党国对委员长佐藤勉仅表示“因为主战场是参院,只能看着办”,没有排除强行表决的可能性。在此之前,自民、公明两党同维新党干部就法案修正事宜进行了磋商,维新党干部其后对媒体透露未能谈拢。

日媒称,日本执政党计划于16日或17日在参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上表决安保法案,到18日让法案获得通过。特别委员会15日下午举行了作为表决必经程序的中央听证会。民主党、共产党等在野党不打算接受表决。

对此,日本自民党干事长谷垣祯一、公明党干事长井上义久和官房长官菅义伟等人15日中午在政府执政党协商会上就本周内使安保法案获得通过达成了一致。谷垣强调“安保法案的表决和通过一事本周将进入尾声,希望政府和执政党保持团结不要放松”。

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也在记者会上称:“当断则断才是国会应有的方向。执政党将力争本周内让法案获得通过。”

目前,以民主、共产两党为首、力争全力阻止法案通过的日本在野党将正式开始讨论提交内阁不信任决议案和首相问责决议案等。为商讨抵抗到底的对策,在野党准备于近期举行党首会谈。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