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屏山|福建|时评|大学城|台海|娱乐|体育|国内|国际|专题|网事|福州|厦门|莆田|泉州|漳州|龙岩|宁德|南平|三明
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专题> 我们的价值观知识竞答> 新闻 > 正文

造船业的“夜间美容师”

2014-07-01 09:13:47  来源:福州日报  责任编辑:陈晓青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福州日报讯(记者李白蕾/文俞松/摄)

开栏的话:

新一轮“来自劳动一线的报道”专栏又与读者见面了。“五一”国际劳动节即将到来之际,记者与市总工会干部深入劳动一线,开展“我们的职工·最美的劳动”体验式采风,走访被称为造船行业“夜间美容师”的涂装工人、深山58米高平台上作业的高速公路路桥工人、在500摄氏度“火焰山”前和焊花共舞的钢铁厂炉前工、常年伴随噪声枯燥作业的内河引水泵站工人、挑战钢结构难度施工的海峡奥体中心焊接工人,体验劳动者的坚守与不易,记录用汗水成就的最美劳动。

昨日下午5:00,一艘艘轮船静静地停靠在青洲大桥附近的码头;东南造船厂的厂区里,下班的人群正往外涌。这时,有一群人正匆匆奔往码头,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他们,就是被称作造船业“夜间美容师”的涂装课工人。

除锈、打磨、刷漆都是涂装作业的内容,这些工作贯穿造船生产的全过程。“涂装会产生粉尘和有毒气体,只能选择在下班后这种人最少的时间里作业。涂装课工人干的活儿是造船行业里最脏、最累的。”东南造船厂工会干部说。

来自重庆的彭公成是一名打磨工,干这个行当已有18个年头。记者昨日看到,老彭的装束有点像航天员的太空服,他的大头帽几乎是全封闭的,由头灯、棉质布料和数层纱网构成,仅留下眼部的透明塑料隔片可以看东西,大头帽的后面还连着一根氧气管。“这身特别的装束就是打磨工的标志,这帽子就是我们的生命防护网,否则打磨中飞出来的有毒粉尘很伤人。”老彭说。

老彭这天的作业区在船台外侧,就着船体周围的框架,他系着安全带,站在离地7米高的船台边,手持电磨开始作业。摩擦产生的刺耳轰鸣和火花组成的光弧让他在夜里格外引人注目。

“打磨得好不好,直接关系到油漆的附着牢固度,这种基础工作很重要。”老彭说,这次的作业比较轻松,要是轮到在船舱内操作,“黑暗、空气不流通不说,在狭小的空间内蹲都没法蹲,头也没法抬,得趴着握机器”。

跟随涂装课调度员,记者走上马上就要试航的65米3号海洋工程船的甲板,体验老彭所说的舱内作业的艰难。走进船体,越往下走越黑,在甲板以下六七米处,只能靠头灯照明,有的舱室小到只够一个人蜷缩,有的舱室正好是船头等船体弧线部分,作业难度更大。“好难受,呼吸不过来。”听到记者这么说,一位正在作业的打磨工笑着说,现在条件好多了,船体外都加配了鼓风机,能不间断地向舱内送空气。

走出舱室,旁边一艘2万吨海洋工程船正在穿“新衣”,十多名涂装工人手持喷枪、板刷,头戴防毒面罩正在刷漆。四川大竹人肖强均说:“我们这工作得‘看天吃饭’,最怕下雨天,有时船体刚除锈,一被雨淋就又生锈了。刚上的油漆,一下雨也等于白刷了。”记者了解到,刷漆是一个巨大的工程,船体的水下部分既要防锈,还要防海生物附着,得刷五道漆,就连水上部分也要刷四道漆。

东南造船厂工会干部告诉记者:“涂装不仅是为了船体的美观,更关系到船只的寿命。涂装工人不仅是轮船的‘美容师’,更是轮船的‘保健医生’,他们的工作很平凡,也很伟大。”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相关评论
今日热词
更多>>福建今日重点
更多>>国际国内热点
  • 新闻图片
更多>>娱 乐
  • 点击排行
  • 三天
  • 一周
  • 一月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 法律顾问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2019〕3630-21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