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品牌部 > 全福游 > 茶香八闽 > 正文
福建武夷山招了100多个“卖货女婿”撑起茶叶电商半壁
2021-05-02 09:55:00  陈楠  来源:东南网   责任编辑:陈楠

 黄平炜在向岳父周荣财讲解如何利用自己在钉钉上开发的系统卖茶叶。受访者供图

福建武夷山星村镇吴墩村,黄平炜路过茶园,岳父周荣财远远迎了上去。自从去年“招”了这个女婿,老周的茶叶就再也不愁卖了。

黄平炜原本在北京互联网“大厂”工作,5年前辞职回山里创业,利用短视频直播带货、钉钉低代码开发运营等技术,帮茶农、茶厂卖茶,年营收1300多万元。

在武夷山,像他这样的大学生“带货女婿”至少有100多个,当地茶叶电商一半的货品出自他们之手。

      大学生女婿卖茶“秒光”,帮岳父回血10多万

周荣财家有23亩茶园,亩产约800斤,今年他把茶青收购价谈到了8/斤,较去年上涨三成,预计可收入15万元。茶叶是武夷山最重要的民生支柱产业,茶产业相关人员12万,占人口的一半。

女婿黄平炜来自福建莆田,2008年到武夷山念大学,毕业后曾到北京某互联网“大厂”工作。2016年,他看准短视频风口,回武夷山创办“大茗茶仓”,成为最早一批茶叶短视频电商创业者,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但最近两年,流量红利逐渐退散,短视频电商的产出/投入比下滑了一半,武夷山茶叶电商行业感受到了危机,大家开始想应对办法。黄平炜自学低代码,开发出一套数字化系统,专门运营回头客,目前已覆盖17万客户。

岳父周荣财成为这套系统最早的受益者之一。去年疫情发生后,线下销售渠道失效,周荣财请人代加工的水仙茶全部“砸”在了手里。黄平炜从容接手,利用系统精准推送给回头客,1000多斤茶叶“秒光”,帮岳父回笼资金10多万元。

      自创“卖货神器”,年产值突破1300

黄平炜打开钉钉工作台,向记者展示了这套系统。其关键部分是订单与客户管理应用,由他业余时间自学,在钉钉上用低代码开发工具“氚云”创建而成。“茶叶是非标品,品种繁多,复购率高,市场上的系统不仅贵,还不适用,我干脆就自己动手。”黄平炜解释,“我不懂代码,而低代码开发不需要懂代码,懂业务就行了。”

这套系统打通了电商平台,消费者在平台上下单后,订单信息与客户信息自动进入系统,分配给指定客服人员,由他跟进服务。每个客户在店里买过什么、是否喜欢、有无投诉、有何意见,都清晰记录,并做数据分析,挖掘每个客户的偏好和需求。

与传统短视频直播带货的“一回生”不同,黄平炜团队用这套系统做“二回熟”的运营。他们给客户寄送样品,做个性化推荐,不少人都被发展成了回头客,复购率显著提升,品种越买越丰富,档次越买越高。客服人员日处理单数从50~60单增至80~90单,多卖了将近一倍的货,团队年产值突破1300万元。上个月,黄平炜又对系统作了升级,并推荐给了同行。

黄平炜直播卖茶叶 受访者供图

      100多个“卖货女婿”让茶农不再漂泊

在武夷山,像黄平炜这样的“卖货女婿”至少还有100多个,他们学习新技术、掌握新思维,扎根武夷山定居、创业,给茶产业带来了巨大变化。

武夷山电商协会会长胡永海告诉记者:“协会有300多家茶叶电商企业,超过半数由当地武夷学院学生创办,以外地籍学生毕业后留下创业为主,本地人也被他们带动了起来。目前,电商销售已占大盘的四成以上。”

电商的发展改变了茶农们的生活方式。周荣财2013年曾远赴郑州开店卖茶叶,但仅仅一年后,难耐漂泊生活的他就回了老家。周荣财回忆说:“去那里人生地不熟,找不到客户。气候水土饮食也不习惯,干脆就回来专心种茶了。”

徐道权是另一名资深茶农,他曾经的工作方式是走商:“我以前开着小货车,载着一车货到福州、厦门卖,甚至开去山东,一去就是十几天。一家一家上茶叶店推销,经常吃闭门羹,要跑二三十家店才能卖掉一车货,一年只能卖一两万斤,还经常拿不齐货款,甚至遇到跑路的情况。”

徐道权现在不再奔波:“最近几年大学生把电商做起来了,我不用跑得那么辛苦了。我重点跟小黄他们合作,电商销售已经占到七八成,一年能卖十来万斤。他们卖得快、卖得多,拿货价格就便宜,消费者也能得到实惠。”据胡永海估算,武夷山岩茶红茶在电商渠道的降价幅度达到了两三成。据介绍,在《2020阿里农产品电商报告》中,武夷山市凭借茶叶销售,高居     “全国农产品电商销售50强县”的第7位。武夷山市为茶叶产业制定了“11363”发展目标:到2022年,实现规模以上茶企100家、规模以上茶企产值100亿元、产值亿元以上茶企30家以上、产值5亿元以上茶企6家、茶产业税收3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