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优秀文化 振奋民族精神 介绍民族瑰宝 宣传中华精英
突出海西特色 报道台港澳侨 坚持古为今用 力求雅俗共赏
投稿邮箱 收藏本站
您所在的位置: 炎黄纵横> 重点推荐> 走进八闽 > 正文
鼓岭,一段中美邮情的佳话
www.fjsen.com 2018-02-26 11:33  黄益群 来源:炎黄纵横    我来说两句

习近平会见加德纳夫人

晨光熹微,杂草繁茂的山间曲径隐隐约约,疏落的栋宇在林木密布的山巅影影绰绰,这是1901年夏季的鼓岭,清风吹过,泛起阵阵的凉意,穿梭在山道上的人们行色匆匆,其中坐在“篼”里前往鼓岭避暑的美国领事馆官员带着他的妻小坐着“篼”迤逦而来,刚满十个月的加德纳正安然酣睡。

密尔顿·加德纳日渐成长。幽旷的山间是他游玩的天堂,早已经混熟的小伙伴们经常带着加德纳漫山遍野地跑,他们看日出夕落,捉蜻蜓、金龟子,品尝野果,采集动植物标本;有时也会结伴到加德纳家玩耍,宽敞的石屋是捉迷藏的好地方,孩童们的笑声在山里回荡着;加德纳最流连处,是山上的邮局,那是一个神奇的地方:青石构筑的单层屋子,有厨房、天井、公众寄信处。每天都人来人往,大人们往那笨重的、缠绕着龙的邮筒里投进信件。加德纳被色彩斑斓的邮票迷住了:邮票中一条蟠龙,在云彩和水浪上盘曲着,气势威武,有1角深绿、5分玫红、1分橘黄……各种颜色缤彩纷呈。玩累了,渴了,伙伴们带着加德纳到水井边打水,井水甘甜清冽,解渴得很。

在父亲的熏陶下,加德纳钟情于集邮。他最盼望听见的是邮差投递信件的呼叫声,那时,他会跑出来代父亲收取信件,因为父亲会把邮票连同信封送给自己,他又高兴收集到一枚自己心仪的邮票。夜里,万籁俱静的山间唯有如豆的灯火与山中的萤火倏闪,虫鸣在空阔的山间此起彼伏。加德纳把信封上的邮票用清水泡开,再小心翼翼地揭下,他饶有兴趣地欣赏着自己收藏的中国邮票:三枚天坛邮票,分别是2分(绿与橘黄)、3分(蓝与橘黄)、7分(紫与橘黄)的“宣统登基”纪念邮票,有三层屋檐的祈年殿,富丽堂皇,好气派呀!父亲告诉他,那是皇帝祭天的地方,充满了中国的韵致。8岁那年,他居然将这套邮票全集齐了。

1911年6月,父亲告诉加德纳,全家将回美国。此时,加德纳的心好像一瞬间坠入谷底:难道就这样离开伙伴们,离开朝夕相伴的野花与虫草?还有那令人心醉神迷的山中邮局?鼓岭的稀饭和白萝卜再也吃不到吗?加德纳流下忧伤的、不舍的眼泪,他冲进房间,把心爱的作业本翻出,细细端详:那都是近几年收集的中国幡龙邮票,有1角、3分、4分、5分、1分……五光十色,色彩纷呈。

从中国到美国,加德纳还没一下子适应过来,他想念着中国的伙伴、青山、绿水,日日夜夜,打熬不住的时候,加德纳就把中国带回的东西一溜摆开,回忆渗透在每一件小小的器物中,掺杂着在福州、在鼓岭的每一丝喜悦与惊奇。

在美国,加德纳按照自己的人生履迹接受教育,毕业后进入美国加州大学当了物理学教授,娶了妻,生活就这样有条不紊地过着。可是,时光并没有冲淡他对鼓岭的记忆,年纪越大越发清晰,经常夜里梦回鼓岭,同伴银铃般的笑声时远时近:“嘉,刺波好甜哪,你也尝尝”、“嘉,咱们一起游泳去,看谁游得快”、“嘉,我们一起抓蝴蝶去”、“嘉,这花花绿绿的纸片,好漂亮呀,还有龙,这是什么呀?”加德纳在梦中辗转反侧着,他呓语着:“kuliang,kuliang ”。

密尔顿制作的十一张邮票贴片

“kuliang,kuliang”,惊醒过来的加德纳先生喃喃絮语着,他轻轻地退出卧房,来到工作室,他翻出那本有点微黄的作业本,那是童年的鼓岭记忆,已经雕刻进自己生命中的夏季乐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归?

忙碌的工作阻遏了加德纳先生想要重回鼓岭的愿望,68岁那年,加德纳先生退休。当时中美尚未建交,加德纳无法寻访,他带着深深的遗憾,倾注在日常的生活中:他在自家庭院里种上野草莓、他每天必以白萝卜佐稀饭,那是他熟悉的味道。

不久,加德纳先生罹患癌症,病入膏肓。加德纳夫人伺候病中的丈夫,细心、周到,她明白丈夫对远方的思念,把安置在轮椅上的丈夫推到花园,面西而坐,浑浊的老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加德纳先生久久地凝视着远方,那是穿越时光的眷盼,很久,很久,加德纳先生累了,他深深地叹息着:“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1986年2月3日,带着对鼓岭的恋念和无法重归的遗憾,加德纳先生阖上了眼睛,唯有声声呼唤“kuliang,kuliang ”的声音在人世间回旋。

对丈夫的思念促使加德纳夫人迫切想要了解丈夫口中的“kuliang”在哪里?为丈夫圆梦的心也越来越急切,那是怎样令人梦魂萦绕的地方?牵动着丈夫一生的惦挂?加德纳夫人为丈夫到中国寻访,遍寻无着,即便有留学生的帮助,“kuliang”依然神秘,遥不可及。

1990年,加德纳夫人发现了丈夫那本贴有11张大清邮票的作业本,她如获至宝,急忙召来留学生钟翰。钟翰看到了凝结加德纳先生一生的深情思念:这是编排得颇为规范的集邮贴片,最上排是宣统登基全套三枚信销票,按面值大小2分、3分、7分从左向右顺序排列着;中间摆放着一张明信片,下面备注英文“CHINESE LIFE IN THE OPEN”(中国的人户外生活) ;三面环绕的是九枚大清的蟠龙邮票,值得一提的是,其中还有一枚加盖着“中华民国” 小宋体字的3分绿色蟠龙邮票。钟翰认出一枚盖着邮戳的邮票,上钤“福州·鼓岭三年六月初一日”,辛亥起义前夕的邮戳,那是晚清邮政留下的最后身影:这里正是丈夫梦里、心里、血液里的“kuliang”啊,加德纳夫人一听“鼓岭”的地名,悲喜交集的眼泪难以自禁,刷刷地滚淌下来。

1992年4月8日,古道热肠的钟翰在《人民日报》发表一篇《啊!鼓岭》的文章,把加德纳夫妇对福州鼓岭的真挚情感尽情倾诉,感动了中外友人,更感动了时任中共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8月,在习近平书记的邀约下,为丈夫圆梦的加德纳夫人特意带上那11张邮票,踏上寻访鼓岭、重续跨海邮情的旅途。

踏着丈夫曾经的足迹,加德纳夫人登临鼓岭,依旧是青山满目,绿映芳台,丈夫的呼唤似在耳边:“kuliang, kuliang”。风闻加德纳夫人来鼓岭,加德纳先生儿时的玩伴们来了,他们已经是八九十岁的老人了,步履虽有些蹒跚,但孩童的记忆依然清晰。

握住了,就舍不得放开的手;拥抱了,彼此能感受的温暖;问候了,为什么竟无语凝噎?其中,名唤刘雪金的老太太清楚记得,这户美国人家姓“嘉”,当老太太脱口而出“嘉”时,加德纳夫人一下子记起来,丈夫藏着一枚“嘉得乐”的寿山石印章,原来正是来源于此呀!老人们絮絮而谈,那是唠家常、话故旧、想未来,没有拘泥,没有鸿沟,就好像和儿时的加德纳在一起的样子。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夕阳西下,晚风习习,加德纳夫人住进“宜夏别墅”,那是外国人在鼓岭上最早期的建筑、保存最好的一幢别墅。走进“宜夏”,加德纳夫人应该不会有陌生的感觉,那充满着异域风情的格调是丈夫童年的住所啊!

万籁俱寂的夜,加德纳夫人把丈夫那本泛黄的作业本再次翻出:11张邮票,揭开丈夫情系中国、福州、鼓岭的神秘悬念,这邮票上的戳记就来自鼓岭邮局。加德纳夫人轻抚着这泛着历史印记的邮票,放在枕边,她相信,自己今晚会有一个香甜的梦,那会是与丈夫心魂相接的默契和合一。

加德纳夫人在鼓岭

斗转星移。2012年2月15日,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的习近平访问美国,在华盛顿万豪饭店马歇尔厅会见美国友好团体的欢迎午宴上,他十分动情地再述那段“鼓岭往事”,全场宾主为之动容。习近平还说:“我相信像这样感人至深的故事,在中美两国人民的中间还有很多很多。我们应该进一步加强中美两国人民的交流,厚植中美互利合作最坚实的民意基础。”鼓岭的故事蜚声海外,全世界的目光聚焦福州鼓岭,聚焦那座山中邮局。正是百年前的这座邮局才使从这里寄往世界各国的邮件上,深深烙下了鼓岭的印记,也因此让外国友人们耳熟能详。

百年鼓岭邮局又迎来了多位外国友人,他们是加德纳先生的侄孙加里·加德纳和李·加德纳等,他们是代替前辈走进鼓岭,来续写中美邮情的。他们迫不及待地探访了鼓岭邮局:修葺一新的鼓岭邮局依然古拙、朴厚,柜台里摆放着即将发售的明信片、首日封,加德纳兄弟认真、仔细地参观邮局里的摆设,触摸着每一件物品,像是要把它们嵌入记忆的深处:100多年前,加德纳先生和他父亲的一封封家书,就是从这里传递出去的。李·加德纳说:“家族至今还保留着当年加德纳先生在鼓岭邮局寄出的家书,鼓岭邮局见证了我们家族与中国的百年邮缘。”

回国之际,加里·加德纳和李·加德纳写了几封家书,盖上“kuliang”的邮戳,寄给美国的家人和朋友,并带走了邮局发行的《鼓岭风光》明信片。他们说,这是家族与中国百年邮缘的见证,他们会继续传承下去。

加德纳先生的漆瓶

责任编辑:炎黄纵横
相关新闻
杂志栏目
其它栏目
杂志公告 -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