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优秀文化 振奋民族精神 介绍民族瑰宝 宣传中华精英
突出海西特色 报道台港澳侨 坚持古为今用 力求雅俗共赏
投稿邮箱 收藏本站
您所在的位置: 炎黄纵横> 重点推荐> 走进八闽 > 正文
凤山相思树
www.fjsen.com 2018-02-26 10:58  张  茜 来源:炎黄纵横    我来说两句

开花的相思树

东海与南海相拥,天荒地老,沧海桑田,营造出宁静的诏安湾和守护者凤山。

4月到凤山,大自然挥毫泼彩,渲染出了满山团团的金黄,如烟,如雾,如梦,如幻。莫非是我家乡黄土塬上谷子熟了?可是定睛细看,那是成片枝干婀娜多姿的树木。趋近审视,树枝上轮生着修长的叶片,镰刀形状,密匝匝的,簇拥成为圆柔、饱满的树冠,一粒粒绒球般的花朵儿整齐有序地排列于枝条。哦,是相思树开花了。

我来福建已二十多年,相思树早是朋友了,为何如今才见到她开花?海风不语,轻轻挥动巨手,送来融化于空气里的淡淡甜香。

茂密的相思林里夹杂些许油桐树、马尾松,覆盖着山峦,随着陡峭崎岖的地势绵延起伏,消失在旷野。相思林里,仿佛只留下“琮琮琤琤”的流水声,水声把周围衬托得愈加静谧,颇有“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意境。然而,就在这一片静寂之中,却有无数流动着鲜红的热血或冷血的心脏在跳动,无数颗牙齿、无数双眼睛在闪亮!尽管这些多姿多彩的动物与我们密切相关,但我们对它们却知之甚少。我希望哪怕有一条草腹链蛇出现,用它身体擦过枯叶低沉的哗哗声,引起我的注意。是一种无毒且胆小善良的动物。有时偶然会发生一点小插曲,但它们对人真正是没有恶意的,反而有着不小的益处。林下灌木葳蕤,把地面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道路边缘是一条散发着浓郁芬芳的锦带,上面不时点缀着鲜亮的苔藓、野草莓、马鞭草花、栀子花。像天女手中的散花降临,它们轻柔而美好。眼旁掠过频频招手的雪白油桐花、青墨似的马尾松,我踏着新铺的上山道路向前。

凤山骨骼是坚硬的花岗岩,造型各异的有趣石景是远古时期地球的杰作。凶悍的台风锻造出了凤山相思树身段柔韧而健美的形体,它发达的须根网状铺开,潜入花岗岩蚀化后的沙壤土里,牢牢抓紧岩石。正如“儿不嫌母丑,子不嫌家贫”,它们像贫困山区的孩子般早熟而独立。主干粗壮低矮,五六个枝杈手指般早早分开,一边结伴成长,一边团结一致,化解海风的威力。

相思树的全称叫做台湾相思树,俗名香丝树、台湾柳,金合欢属。“桃实百日青”是台湾特有品种,分布在台湾中部的低海拔阔叶林中,北山坑、莲华池以及日月潭等地均可觅其倩影。不容乐观的是,因其生育地遭破坏及族群遭挖采,数量持续下降,生存备受威胁,已列属濒临灭绝级稀有植物。跨过一道浅浅的海峡,相思树在凤山却安营扎寨、繁衍成林,花期长达半年之久。十月里,花落结果,长扁豆般的果荚,齐刷刷悬于枝下。海风造访,枝干摇曳,豆子哗哗,欢欣鼓舞,宛如热情好客的闽南人。

相思树还有乳名相思炭,它木质坚硬,是卖炭翁的喜爱,古代车轮、桨橹,现代火车枕木、矿坑支撑柱也是它的涅槃之地。《文选·左思〈吴都赋〉》记载:“楠榴之木,相思之树。”宋徽宗的中书侍郎刘逵注解:“相思,大树也。材理坚,斜(邪)斫之则文可做器。其实如珊瑚,历年不变,东冶有之。”“香丝树”的叫法则是很亲切了,树皮里的单宁,花朵里的芳香油,都是制作香料的天然原料。

相思树易生根瘤菌,这瘤子远看能做工艺品,近看似乎是病态与丑陋,深究才知道它是树体自带的生态转化器。根瘤菌将空气中的氮囊括入怀,通过自身转化成氮元素,经由主干,输送到枝丫、叶子、花朵和果实,而相思树回报根瘤菌的是它所需要的养分。这个巧妙的生态循环器,填补了花岗岩山体土壤贫瘠缺氮的不足。丛林法则、适者生存,从来都是物种生存繁衍进化的宝典。

我驻足树下,沐浴在浓浓的馨香里,满树繁稠的头状花朵,颇似北方榆钱儿的花蕾子,只是大得多而已。低处的枝条,沉甸甸地垂下身段儿,似乎要与我友好地握手。我轻轻地摘下一小枝,捏在手里,作为观察标本,干了还可当作书签使用。脱离了母体的枝叶花朵,先是毫无觉察地向我凑近的鼻子输送着迷人的玫瑰香,半个时辰后,它似乎惊醒生命将要终结,便呼出疼痛和绝望的苦味儿,引起我的感伤和自责。我爱怜地将它插在我的上衣口袋里,想用心跳和体温安慰它,虽然明知这无济于事。

相思树的名字,带给人的似乎总是无限的惆怅与思念。但此时此刻,我的感觉却是满山尽戴黄金甲的高贵和婉约。油桐花的纯洁无瑕,在它的浩大声势之下,倒显得小家碧玉般朴素可人。

相思树,顾名思义,逃不脱爱情的缠绵悱恻。小说版《相思树》、电影戏曲版《相思树》、歌曲版《相思树》,感动着一代代的受众,也是诗人永远的寄情之物。

查阅史料,晋干宝《搜神记》卷十一记载的相思树其实是梓树。说的是战国时期,宋国的康王听说舍人韩凭的妻子何氏容貌美丽,便将何氏强抢入宫。韩凭心生怨恨,康王得知,就下令把韩凭抓起来罚作筑城的奴隶。何氏思念丈夫,知道夫妻再难团聚,决心以死殉情。她暗中托人捎信给韩凭,说明心志。不料消息走漏,信被康王劫到。康王见信中写的是三句谜语:“其雨淫淫,河大水深,日出当心。”

康王拿去问朝中的大臣。有一个叫苏贺的大臣说:“其雨淫淫,是说心中的哀愁和思念像连绵的大雨一样无尽无休;河水深深,是说夫妻被拆分两地无法相会;日出当心,是说自己死志已定。”不久,韩凭自杀而死。听到丈夫自杀的消息后,何氏强忍悲痛暗中设法腐蚀自己的衣服。一天,康王携何氏登台游览,何氏趁康王不及提防,纵身跳下高台。

服侍一旁的侍女仓促中去抓何氏的衣襟,但衣服已腐,应手碎裂。破碎的衣片随风飘起,瞬间化作一只只蝴蝶而去。何氏死后,人们在她的衣带上发现她留下的遗言:“君王希望我活着,我却愿意死去,希望把我与我的丈夫合葬在一起。”康王恼怒,命将二人分开埋葬,却故意使两坟相距不远,恨恨地道:“既然你们夫妻生前相爱,死后如果能将两坟合在一起,我不阻拦你们。”

谁想一夜之间,两个坟上便各长起一棵树,十天左右就长成一抱粗细,而且根干皆相向而生,又有一对鸳鸯栖息在两树繁茂的枝叶间,每每清晨、傍晚交颈悲鸣,声音凄切哀婉。

宋人哀怜韩凭夫妇的不幸,就称两树为“相思树”。

登临凤山之巅,一个圆帽形花岗岩风化沙丘兀自突起,周围安装了安全护栏,留有入口。厚实的植物护住了台子,还是相思树独领风骚,大小密布十来棵。高台之上的四棵古老而婆娑,我抓着结实柔韧的幼树,登上台顶。凭风临海,极目所望,海天碧蓝一色,鸥鸟鸣唱,宁静和谐。

台上当中,是原石斫出两个碗口粗、约摸50厘米高的方形石柱,600年前,它们的使命是架起薪柴?还是支撑炮筒?现如今,肃穆矗立,向游客讲述着戚继光、俞大猷抗倭守疆的豪迈事迹。

凤山4.4平方公里,距城区不远,坐落着古老的报国寺、金山寺、天地会遗址、明朝烽火台,还有新迁来的金光明寺以及水库和生态农场等。政府近年斥资修整上山道路,设置文化宗教区、生活休闲区、运动休闲区、生态景观区、水上乐园休闲区和密林探幽林木保育区,吸引着城里人。

黄昏降临了,山辉渐渐融入幽冥之中。你若留在山上,宿营于相思花下,与满天繁星共度一夜,欣赏它们在黎明到来之前的熠熠光辉,接受一次光的洗礼。然后带着洗涤一新的心境,走下山回到工作中去。将来,不管你的命运如何,不管会遇到什么,你都会记住这漫山遍野、香气馥郁的相思树。当你回忆起在这座古老而又神奇的山上所做的游历时,心中永远都会充满幸福的喜悦。

责任编辑:炎黄纵横
相关新闻
杂志栏目
其它栏目
杂志公告 -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