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优秀文化 振奋民族精神 介绍民族瑰宝 宣传中华精英
突出海西特色 报道台港澳侨 坚持古为今用 力求雅俗共赏
投稿邮箱 收藏本站
江海见证 川石受降
www.fjsen.com 2015-07-03 11:22  安 宁 来源:炎黄纵横    我来说两句

今日川石岛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当日,蒋介石以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名义提出6条受降要求。接到电令,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当即下达电令给福州警备司令部,责令其指派一名参谋担任受降任务,海军闽江江防司令部协助受降事宜。受降地点选在闽江口的连江县川石岛。福州警备司令部少校参谋傅应雄为受降官,海军闽江江防司令部少校参谋龚淇为副受降官。警备司令部调派一排宪兵、两排步兵,海军调派陆战队一连执行受降任务。

8月15日,傅应雄率约两连兵力分乘两艘汽艇,开赴川石岛日本降军驻地,川石岛民众自发前来欢迎。侵华日军在码头树立白旗,举起双手列队肃立,吹响礼号,恭迎致敬。傅应雄和龚淇围绕降军队伍巡察一圈后,在队伍前站定,降军指挥官布川大尉即双手呈上日军的名册和轻重机枪、冲锋枪、步枪、弹药及粮食被服等后勤物资数量清单。傅应雄当场宣布受降仪式于第二天上午举行,并将降军悉数关押在美国人创办的肺病疗养院里。

16日上午8时正,受降仪式在川石岛广坪操场上庄严举行。200多名日本两栖部队士兵由布川率领到场,这些往日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今天耷拉着脑袋像泄了气皮球似的在场中列队肃立。外围是我部队监控,不少岛民前来围观。受降仪式宣布开始,吹军号、唱民国国歌后,布川跑步到主席台下,摘下腰间挂刀,双手奉献给受降官傅应雄,表示无条件投降。傅应雄随即对日本降军义正词严地宣读了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的命令,代表执行受降任务。接着,龚淇对侵华日军训话,指出必须恪守降规,我方会按《国际法》保证其人身安全。话音刚落,场上的群众欢声四起,扬眉吐气地高呼:“胜利!”“我们胜利了。”“日本鬼子完蛋了。”“日本鬼子滚回去!”江海见证了这一历史性胜利时刻。

仪式后,当地居民纷纷涌向傅、龚两受降官的宿营地,向受降官兵愤怒控诉日军的暴行,强烈要求当即严加惩办。傅应雄和龚淇做了解释与说服,这才把群众劝退。

第三天,受降官仔细巡察川石全岛,发现海边有机帆船残体两艘,另一海角漂浮着中年女尸6具、童尸3具、老人尸1具,问及岛民方知皆为日军所为:船系日军强扣并毁坏,妇女则被日军奸后捅死,老人与小孩也是遭日军杀害。触目惊心的暴行,不能不引起有良知的中国军人的愤慨,受降官当场传令日本降军将尸体掩埋。

14天后,傅应雄把岛上的防务交与陆战队连长辛岳,然后率宪兵、步兵押解日本降军及战利物资返回福州。临行时,民众燃放鞭炮,夹道送行。返省城翌日,《中央日报》《南方日报》和沪宁多家报纸登载了关于闽江口受降情况的报道。

为什么顾祝同会将接受侵闽日军投降地点定在连江的川石岛?这是因为,位于闽江口的川石岛是受侵闽日军残害最严重的地方。早在1939年6月27日,日军就攻占了川石岛,在这里盘踞了5年多,血腥镇压,无恶不作,无辜的岛民惨遭毒手。川石岛渔民驾舟外出捕鱼,被诬为“外逃通敌”,遭逮后打断脊梁活埋于沙滩。1940年10月13日,马祖列岛山垅村4名渔民在川石海边捕鱼,被日军拦截后杀死在南澳沙滩。长乐梅花一渔船驶经川石海面,被日艇猎获,船上17个渔民(其中一女渔民已怀孕)被蒙上眼睛,绑在一起,日军用刺刀把他们捅死于南澳沙滩上。一艘从浙江舟山驶经川石岛的渔船,日军发现并强行截扣,船上5名妇女被轮奸后惨遭杀害,2名少女在战壕中被活活奸死,1名中年妇女被刺刀插进下身。船上的老人也被刺死,3名小孩被刺穿臀部挑起作乐,直至声息气绝。据1946年《福州等五县市沦陷损失调查》记载,连江县被劫商轮、渔船达165艘。民国报刊报道被日军劫掠的葡萄牙、希腊、挪威等国商轮和香港驳船多艘。川石岛上日军驻军翻译看上岛上一个16岁的姑娘,荷枪实弹威逼其家人三天内送至军营,女孩外逃后,家人全部遭杀害。更令人发指的是,日寇把川石岛南澳沙滩当成杀戮无辜民众的屠宰场。他们发明了一种叫做“站坟”的杀人法,也就是在入海口涨潮前,将无辜岛民赶到南澳沙滩上,让涨潮海水步步迫近并漫过沙滩,把人活活淹死。在这过程中,倘若有人逃命,岸上的日寇便用机枪当活靶“点射”。解放后,岛民在南澳沙滩一处就挖出颅骨190多具,并在此建墓立碑,让后人世世代代记住侵华日军的暴行。

川石岛是侵华日军践踏、蹂躏、行暴连江的一个缩影。抗日战争期间,连江曾先后两次沦陷。第一次沦陷是1941年4月19日至9月3日,历时4个月又15天;第二次沦陷是1944年9月28日至翌年5月22日,日据近8个月。

1941年4月16日,日军在闽江口的川石岛海面集结了航空母舰两艘,飞机40余架,舰艇30余艘,帆船100多只,准备先进攻连江,进而攻取福州。18日,日军出动20多架飞机轮番轰炸连江、长乐、福州等地。18日午夜,日军用密集的炮火,将连江沿海防守工事摧毁。19日凌晨3时许,日军第四十八师团纵队1500多人从连江的道澳、晓澳、百胜、东岱、琯头等5个地点同时抢滩登陆。国军75师驻连江238团仓皇后撤,县政府也随着内迁到蓼沿山乡,县城及琯头重镇很快沦陷了。19日上午,日军强攻闽江口长门炮台,海军陆战队四团团长陈名扬临阵脱逃,炮台失守。20日,金牌炮台、闽安镇、马尾海军要塞相继失守。填筑在长门港等处的石垱被日军用深水炸弹炸沉,日驱逐舰沿闽江长驱直入占领了马尾港,日军师团司令部也移设马江。占领马尾同时,日军从长乐、连江分数路包围福州,驻防福州的国军第100军军长陈琪畏敌怯战,3万多部队不战而退。4月21日,福州沦陷。

1944年下半年,日军为了发动对福州的攻势,出动军舰再次控制闽江口的川石、壶江岛。9月27日,日军第六方面军第13军乙支队2000多士兵在长岭熹一少将指挥下,从连江大澳、晓澳、浦口、东岱、官岭等地同时登陆,次日占领县城和交通要道琯头岭。接着,以一部兵力夺取军事要地丹阳镇,向罗源方向推进;另一部向西经连江潘渡至汤岭,控制福州市郊大北岭。侵占琯头、长门、闽安、马尾后,侵华日军从大北岭和马尾两路进犯福州。30日拂晓,国军240团、238团、239团及海军陆战队第二独立旅,在闽江长门炮台至福州的闽江沿岸全线与日军展开激战,但接连失利,240团几乎整团被打垮。10月2日晨,日军以主力攻陷北岭后向福州突进。下午,另一部日军也向福州城北进犯。10月3日下午3时许,第70军军长陈孔达传达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命令,弃守福州。80师撤离战场,退守小北岭;海军陆战队第二独立旅撤至桐口、大目埕一带。10月4日,福州再度沦陷,榕城被日军占领。连江县政府再次内迁蓼沿溪东、浦边村。

在连江两度沦陷期间,日本侵略军用野蛮的法西斯手段,烧杀淫掠,民众痛苦不堪。第一次沦陷后,占领县城的日军将行人当作标靶射杀多人,发现玉山防空壕里有群众躲避,便用机枪狂扫,当场打死10多人。日军哨兵对不顺眼的过往行人,轻则用枪托打重则拉去活埋或是当场肢解。全县被日军残害杀死的人数达1351人。第二次入侵连江时,日军到上山村抓捕到27名青年,把其中13名用铁丝穿透掌心,成串押到县城西门外沙坂活活刺死。日军围剿长龙下洋游击队,在放火烧毁4座民房,杀死2个乡民的同时,还将游击队交通员陈高香抓到浦口剖腹挖心,其状惨不忍睹。

日军还时常出动飞机和炮舰,对连江县境内军事要地和乡镇实行狂轰滥炸。全县30个乡镇有10多个乡镇遭90多次362枚炸弹轰炸,最多一次日空军出动飞机10多架次,投弹100多枚。全县被炸死民众304人,炸伤747人,炸毁房屋900多座。

日军在虐杀无辜民众的同时,大肆掠夺。据统计,连江两次沦陷期间,被日军抢走和勒索的粮食84580担、衣物首饰96586件、布997匹,其他财物、文物和禽畜无法估算。据省政府调查团调查统计,抗战时期连江经济损失4亿多元(法币)。除此之外,日寇还丧心病狂地在连江境内投放鼠疫、霍乱等多种病菌,置民众生命于不顾,造成十分惨重的死亡。仅1944年8月间,霍乱、鼠疫在县城、浦口、东岱、晓澳、筱埕等地暴发流行,死亡200余人。日据期间,日军恬不知耻规定每逢星期三、五为“行乐日”,除光天化日之下奸淫妇女外,还掳掠了许多中青年妇女关押在所谓的“行乐所”里,供日军兽欲与蹂躏。

日军侵占连江期间,连江人民万众一心,同仇敌忾,奋起反抗。他们组织“下洋抗日游击队”“抗日突击队”和“闽海抗日游击队可门大队”,伺机伏击日军,搅得日寇不得安宁。他们曾击毙包括日军驻连最高指挥官原田在内的100多个日本鬼子。1945年5月,中国军队开始了对日军发动大规模的攻势。5月17日,福州守军全线发动攻击,日军仓皇退集连江,企图向浙江永嘉逃窜。5月19日,国军80师238团、239团和240团官兵分路向连江县城挺进,并进行包抄,日军弃城逃窜。5月24日下午,中国军队共毙敌180多人,伤250多人,缴获军马7匹及步枪等一批军用品。日军第62独立混成旅残部经闽东逃往浙江。与此同时,中国海军陆战队第四团收复了连江琯头、长门、马尾等地。至此,横行霸道恶贯满盈的日本侵连军队基本被驱出了连江。

1945年8月15日,侵闽日军在川石岛宣布投降,标志着日军发动的侵连战争的结束,也宣告了日军侵闽罪恶史之终结。

川石岛

 

责任编辑:炎黄纵横
相关新闻
杂志栏目
其它栏目
杂志公告 -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