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优秀文化 振奋民族精神 介绍民族瑰宝 宣传中华精英
突出海西特色 报道台港澳侨 坚持古为今用 力求雅俗共赏
投稿邮箱 收藏本站
您所在的位置: 炎黄纵横> 资料库 > 正文
崇武诗人布衣名士——黄吾野
www.fjsen.com 2015-02-12 15:05  黄益群 来源:炎黄纵横    我来说两句

黄克晦(吾野)

明洪武十二年(1379)四月,朱元璋命江夏侯周德兴经略海上,建崇武城,设千户所。漳州龙溪县人黄四于二十七年(1394)从诏安玄钟千户所移戍惠安县崇武镇,分配居住麦埕东端军房,是崇武黄氏第一代,后称祥井黄氏。崇武《黄氏家谱》记载:崇武黄氏第二代即黄文爵,是个读书人;第三代黄汉渊,以经商为业,从京师发财回到崇武,把麦埕西端的军房加以拓建,人称埕尾黄氏。黄氏第四代黄元曦,号兰轩,“好观诸子百家,广读方技稗谐之书,善鼓琴,通医学”,是个胸怀大志而又不拘小节的人。嘉靖三年(1524),黄克晦(字孔昭,号吾野)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中,从小受到父亲黄元羲的熏陶,“天生笃挚,资识沉慧,少小读书即出语惊人”。

大自然赋予崇武半岛奇幻瑰丽的风景。黄克晦生于此,长于此,从小“性喜佳山水”,对美好的事物有一种特殊的感悟,他酷爱绘画,师事自然,常于“沙岸上画沙作山水景物”,自然的洗礼,为日后黄克晦形成胸襟旷达和豪放的个性产生很大影响。

十多岁时,黄克晦跟随父亲客居永春,当地一位姓李的藏书家非常赏识少年黄克晦,让他到自己家中尽览藏书。黄克晦在李家书斋“昆仑圃”中读书十载:“昼闭户,夜焚膏,若诸生置举子业”,黄克晦整天沉浸在书海之中,揣摩古今,废寝忘食,“故于子史百家, 多所淹贯”。十年潜心读书,少年黄克晦获得丰赡的学识,造诣日深。

黄克晦学成后回到故乡,从此,崇武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成了他吟咏的主题:“叶舟随意观沧海,门外春潮日一回”,“别有楼台除蜃气,邻居恍惚隔晴川”,黄克晦的诗姿韵横出,有评价曰:“古风天籁自鸣,近体森然纪律”,竟能“一语动人,千古流韵”。黄克晦天性热爱自然,性情高古不为俗世所拘,尝曰:“林泉野趣,第吾钦略”,因自号“吾野山人”,遂以“吾野”名噪当时。他有一首《新辟观鱼亭》诗写道:“绕槛观鱼自往还,幽亭新筑绿池间。移花却带巢中鸟,驱石因成海上山。市隐共知深更好,日长暂借醉为闲。水风澹澹荷初长,只为诗人一启关”。反映他在崇武生活时,辟地筑亭,驱石造山,移花种树,引鸟养鱼的情景。观鱼亭故址在崇武城内文庙后,现已经荡然无存。

《崇武所城志·克复崇武城记》载:“庚申夏四月,贼结巨艘从海道乘夜袭崇武,庶人不戒,贼入其蹂躏焉”,城陷40天,倭寇烧杀抢掠,人民流离失所,田园荒芜殆尽。吾野的兄长被倭寇杀害,家被侵占,只得徙居泉州。

泉州人文荟萃,著述之风日盛,诗坛也不寂寞,儒雅的郡守,闲退的官宦,求进的学子,结社吟诗,题壁唱和,蔚为风气,设在泉州紫云寺中的“清溪诗社”是当时著名的文学社团。吾野避乱泉州,当地的官员和学士名流歆羡他的才华,争相结识,与词章唱酬。吾野的诗歌以山水、题画、唱酬居多,格律严谨,内容丰富,故诗名很高。明王世贞曾称:“山有武夷,人有孔昭”;韩道尊称:“山不识清源,人不识吾野,其人可知也”。

著名的民族英雄俞大猷和吾野有着深厚的情谊,他们时有诗书往来,且品茶煮酒,畅谈时局,是为忘年之交,俞大猷欣赏吾野的才华,吾野敬重大猷一代名将,两人惺惺相惜,俞大猷诗赠吾野:“精思若得鬼神力,无敌应登李杜坛”。

盛名之下,黄克晦原本可以为自己求得个出身,但他无心仕途,不愿追逐功名利禄,决心效仿司马迁遍访名山大川,以丰富生活,扩展视野。隆庆间,黄吾野离家出游,由两粤入楚、吴、抵金陵;又历齐、鲁、燕、赵,登泰、恒、嵩、衡诸岳,甚至数登庐山、武夷,足迹几遍全国,见识和诗画因之大进。吾野所到之处,咏景抒情,多和名士唱酬。

从嘉靖庚申年(1560)到隆庆己巳年(1669)恰好十年,倭寇横行,给国家带来了创伤,给社会带来了动乱,给人民带来了苦难,也给诗人带来了祸害。当倭寇被明朝大军荡平,吾野回到崇武故乡,看到重建家园的崇武人民过着和平生活的情景,他吟咏:“渔艇已鸣烟外橹,农人又住水边洲”,他希望升平时自己能在家乡过着垂钓矶头、与白鸥为侣的悠闲生活:“有时独持一竿竹,龙喉晦岩石结屋”。

万历三年(1575)四月,吾野第一次进北京,曾在佛寺壁上题诗,尚书黄克缵见其诗就说“此名士也”,遂与订交。从此,吾野客居于黄克缵官邸。黄克缵对吾野推崇备至,说:“予于孔昭为桑梓后辈”,两人经常唱和,黄克缵说吾野:“遇景必咏,咏必示予,予亦勉强和焉”。经黄克缵引荐,吾野与詹仰庇、黄凤翔、苏紫溪等人交往深厚,见重于名流。吾野经常写诗呈送黄克缵,表达他们诚挚的友情:“中夜念将别,揽衣不及晨。与子新知乐,何殊骨肉亲”,深情厚谊溢于言表。在京师,黄吾野声名大震,据说有一年元宵节,京都大放花灯,他作了一幅《雪裹梅花雾裹山》的画,轰动都下,受到神宗皇帝的召见,要他留在京城做官,但吾野无意仕途,当得知母亲在家生病时,便离京返乡。

回乡之后,吾野尽心侍奉母亲之余,寻访诗社旧侣,自得其乐,现在,泉州清源山、南安的九日山、惠安的大岞山都留下他的石刻诗作。在今日惠安大岞山龙喉石壁上,发现黄吾野的两首七律石勒,其一曰:“十年避乱别江湾,不道清游更此山。野寺长风吹古瓦,海门惊浪破长关。石间龙气过腥雨,天外禽言绝岛蛮。乡国升平归思切,钓矶应伴白鸥间。”吾野还善采民风,从中汲取养分丰富自己的创作:“樵歌非无辞,辞古不可读”;“乐府至今无此曲,可怜古调在空山”;吾野经常参加民俗活动,欣赏那“歌边百[益鸟]浮空转,镜里双龙夹浪飞”的动人画面,他收集民间俚辞歌曲:“乱后何缘逢此夕,来往此地采民讴”,因为采集众家之长,黄吾野的诗清新活泼,浓淡得宜,纯朴雅洁,明白如话,形象鲜明又富有风情,不愧为大家手笔。

明万历八年(1580),一代名将俞大猷病逝,吾野闻此噩耗,哭断肝肠,他追忆多年的情谊,挥毫写下五律三首,此录其一:“大星落东海,涕泣满城哀。百战功徒在,千秋梦不回。云销天地气,世绝古今才。寂寞廉颇馆,空馀吊客来”,抗倭英雄浴血疆场,为国家民族建立了不朽的功勋,诗人给予热情颂赞,寄托了无限的哀思。

万历十三年(1885),吾野母亲王氏病故,当时,叶春任县令,他对吾野相当敬重,特择地于洛阳苏山下为他父母合葬并撰墓志铭,改苏山为高风山。此后,凡到福建、泉州的官员,上至御史大夫、巡抚、行部使者皆来登门拜访,与吾野“促膝问奇,泛舟唱和,忘其为子民也”。

这一年,黄吾野游历南京,写下一首反映明代我国与友邦往来的诗篇,这是我国古代外交史上的重要篇章《送琉球生还国》:“圣教无天外,华风自海中。三臣辞卉服,五载入槐宫。返国君恩重,谈经汉语通。片帆看渐小,万里去何穷。托宿凭鲛客,传书倚水童。重来应有日,临别此心同。”古代琉球与福建关系异常密切,早在洪武五年就被列为15个免于征税的国家和地区之一,明万历八年(1579),琉球派遣三个大臣到南京国子监学习中华先进文化,黄吾野与他们结识,诗酒往来,过从甚密,结下了一桩异邦情缘。当这些琉球学子学成即将归国,黄吾野为之饯行,酒酣耳热之际,欣然作诗以赠,为历史留下重要的实证。

万历十六年(1588),为了履行与朋友的约定,年逾花甲的黄吾野随黄克缵北上,第二次进京,半道上,九江林太守款留游庐山,后又同苏紫溪再登泰、嵩二岳。也许是年事已高,也许是舟车劳顿,万历十八年(1590),黄吾野身体染恙,只得回归泉州家中,卧床两个多月,同年八月二十八日病故,葬于泉州东门外凤凰山。

黄吾野病逝后,他的大部分诗稿或毁于火灾或散失,是黄克缵为他搜集整理,出资委托门人韦藩在山东聊城刊行,并为其诗作序云:“予序君诗,毋亦使人睹君全璧,后者诵其诗,欲论其世者,庶知君为一代高人也。”吾野有《金陵稿》10卷,《北游草》、《苏州草》各6卷,《宛城集》3卷,《匡庐集》10卷等,总共有70卷之多,黄吾野有诗句曰:“拼将险语三千首,判倒芳樽一百回”,可见其著作之丰富,由于历经变乱,散失不少,今仅存一千多首。现在福建省、厦门市、福建师大、泉州等图书馆都藏有黄吾野诗集,惠安文化馆亦编有黄吾野诗选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价吾野曰:“其诗亦出历下、太仓之门户,而渐染稍轻。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青溪社集诸人,允当推克晦为祭酒,盖以此也。”清乾隆时惠安知县黄彬对他尤为心折,吊以诗:“三绝螺阳老布衣,当年姓氏动京畿……凤山无处数累冢,独拜先生七字碑。”福州《乌石山志》载,“高贤祠在山之西。明万历二十六年,盐运同知倡建,祀闽中乡先生……八十九人。黄克晦其一也”,这是历史留给一位布衣诗人的位置,他是后人心中的神。

黄克晦故居在今天惠安县崇武城中部的莲花峰南坡,坐北朝南,屋后临明代崇武主要商贸区西门街,越街即奇石遍布的莲花峰顶端,俗称山顶头;屋西北侧有异岩称“虎石”,西南有旷地称“饲虎埔”;屋前有长列石埕,古时称“麦埕”,今人称“黄厝埕”。埕前有陡坡,坡间密布明清两朝的古民居建筑群。站在屋前大石埕上眺望,远近海光山色尽收眼底,海风习习,耳边似有黄吾野那才调清拔的诗语喁喁唼唼。

责任编辑:炎黄纵横
相关新闻
杂志栏目
其它栏目
杂志公告 -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