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优秀文化 振奋民族精神 介绍民族瑰宝 宣传中华精英
突出海西特色 报道台港澳侨 坚持古为今用 力求雅俗共赏
投稿邮箱 收藏本站
您所在的位置: 炎黄纵横> 资料库 > 正文
宫巷沈家大院的后人们
——访沈葆桢六代嫡孙沈丹昆
www.fjsen.com 2012-05-09 15:38  黄益群 来源:炎黄纵横    我来说两句

沈祖牟和张瑞美夫妇

宫巷的沈家大院,是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它承载了沈葆桢的辉煌与荣耀。

趁沈葆桢的第六代嫡孙沈丹昆先生从上海来福建参加船政文化纪念大会的机会,我数次应约到宫巷26号沈家大院旧屋,听他介绍这座大院的历史和在这里住过的他的父母的故事。

父亲沈祖牟是个大藏书家和诗人

沈丹昆的父亲沈祖牟是船政大臣沈葆桢第五代嫡系孙子,祖牟的父亲沈觐平,曾任马尾船政局秘书,母亲陈璱如是陈宝琛的侄女。在这样一个充满书香的官宦世家里,祖牟在家延师课读,深得师友赞许。少年时代的祖牟便自编自印《四声月刊》,搜集家乡文献、古代掌故、风味食谱等,不仅自己撰稿,还向堂、表兄弟们征稿,做得有模有样,备受亲友瞩目。

在福州英华书院就读的祖牟受到“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影响,思想进步,有强烈的爱国之心,16岁便考进上海著名的教会大学圣约翰大学。“五卅惨案”时,义愤填膺的圣约翰大学学子们抗议帝国主义屠杀无辜的中国人民,悬半旗追悼,而美籍校长卜舫济却卸下中国国旗,令师生们愤而离校,另办光华大学,祖牟就在这转校的500多个师生中,也进入光华经济系学习。虽然学的是经济系,但酷爱诗文的祖牟依然是学校文学会的骨干,他的许多文章、诗话和译话都在当时名噪一时的《诗刊》上发表,上世纪30年代正是祖牟创作的兴盛时期,受到徐志摩和闻一多的赏识,他在诗作《刀红的赞———纪念喜峰口奇迹》写道:

那红,/不似天际的明霞,/或女人嘴上一抹胭脂/输它温柔/但得有人相信,/那喷血的,/曾立过樱花的艳。/那红,/一万个容忍中,/一次火山的裂,/健儿身手的凭据,/另一个孤孀的,/眼中的泪,/一片片闪着银光,/雪的白,/大刀的风,/我思量,/异国的红,/永远在大刀的锋。

当年抗战部队在喜峰口歼灭日寇,打了一次胜仗,消息传来,祖牟壮怀激烈,喷涌着诗人对祖国的炽热之爱和对侵略者的愤慨之情,写下此诗。

责任编辑:李艳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杂志栏目
其它栏目
杂志公告 -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