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票制”能否抑制药价虚高?

来源:东南网 | 作者:武洁 | 时间:2017-01-11

为了砍掉药品流通过程中的虚高水分,国务院医改办等八部委近日下发《关于在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的实施意见》(下简称《意见》),决定在公立医院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也就是药品从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开一次发票。这一举措意味着从药品生产企业到医院,只有一家配送企业参与配送。(1月10日 人民日报)

药价虚高如何降,的确让相关部门操碎了心。现实中,从药品出厂到医院药房,常有价格翻10倍的案例。药价虚高,也往往被归咎于中间流通环节的盘剥与侵蚀。“两票制”意味着药品出厂价格与医院进价将有发票为证,这之间转了多少手,被盘剥了多少利,价格涨了多少倍,也将一目了然,这一政策的出台,毫无疑问是剑指药品流通环节。

可以设想,“两票制”必然意味着对药品流通环节将形成有效监督,两张发票价差明显,也必然会发出警示并引发监管层系统关注,想要在药品中间环节塞进10倍的利润,显然不再现实。以往通过药品流通环节加价以消化市场和营销成本的伎俩,以及藏匿其间饱受诟病的药品回扣,在“两票制”下,似乎也将无处藏身。乍一看来,“两票制”的施行,的确是切中了“七寸”,也完全有望让药价虚高的难言之隐从此了断。

不过,“两票制”固然是让药品购销的中间环节彻底透明了,但中间环节无可遮掩,药价虚高是不是就能立竿见影挤出水分,显然还不容乐观。事实上,中间流通环节的盘剥与侵蚀,仅是药价虚高的一个表象,远非根本原因。之所以药价之中被添加超额利润,除了流通环节的商业利益之外,最雷打不动的仍是“养医”成本。现实中,低廉的服务价格,根本不足以支撑医院的运行,以重症患者的一级护理费每天仅12元为例,这钱连给护士发工资都存在巨大的缺口,类似的缺口在医疗服务定价中普遍存在,对于医院而言,假如不想关门歇业,就必须从其他地方把缺口补上。药价虚高的根本症结也正在于此。

从这个角度来看,“两票制”其实仍然回避了这一症结,尽管剑指中间环节,但仍然只能算是头痛医头。“两票制”虽然对药品购销的现有体系会形成冲击,但新的应对方式其实已然在迅速拆招解招。把药价出厂发票做高,以药厂直接补贴或赞助医疗机构等模式,也在不断酝酿并发酵。“两票制”的后果,极有可能只是改变了表面上的游戏规则,而游戏的内核却仍然一成不变。可见,只要医仍然要药来养,“两票制”降药价,也就难以规避“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摁下葫芦浮起瓢”,更无法跳出“西西弗斯”的轮回宿命。

一言以蔽之,“两票制”出台固然不乏善意初衷,但唯有真正解开“谁来养医”这一症结,让医疗服务获得合理的市场定价,无需从其他环节填补缺口,才算是真正切中的药价虚高的“七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