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杀熟”

最近,有网友自述了被大数据“杀熟”的经历。据了解,他经常通过某旅行服务网站订某个特定酒店的房间,长年价格在380元到400元。偶然一次,他通过前台了解到,淡季的价格在300元上下。他用朋友的账号查询后发现,果然是300元,但用自己的账号去查,还是380元。

 资  讯 

对大数据“杀熟”不妨建立新秩序

即时 | 2018-03-29 09:01

习惯了用APP预订酒店、演出票的你,有没有想过会被某些“比你更懂你”的网络平台“杀熟”而无知无觉?近期,不少网友发现,自己经常购物的网站、APP,消费越多、?得到的优惠越少,甚至价格越贵。打车、购买电影票、视频会员等,也存在“同货不同价”现象。记者亲身试验后发现,一些APP平台确实存在“杀熟”现象。种种五花八门的“新技术套路”让人防不胜防。(3月28日 新华网)

最近,有不少网友反映自己有被大数据“杀熟”的经历。“杀熟”套路五花八门,让消费者防不胜防。其一,浏览次数与价格挂钩。一些旅游网站花式催买使得旅游类APP成为网友吐槽重灾区,表现在一些软件订房页面被浏览多了,相关酒店房价就自动上涨,营造“酒店很抢手”的错觉。一些用户清除浏览记录后,甚至能发现原本显示的价格又下调不少。其二,专属会员被“定向涨价”。原本可享受“超低专属折扣”的会员折后的价钱甚至高于非会员的普通价。其三,同款商品却“一客一价”。同样的商品,不同手机便有不同的价格。

大数据“杀熟”是一种价格歧视,同时也在挑战着商业道德和商业伦理。面对交易条件相同的消费者,企业用低价吸引使用网站频率低的消费者,而对高频消费者却收取高价,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合理的价格歧视,如果企业的市场份额超过一半,还可能涉嫌违法。然而,消费者面对大数据时代,信息被各种收集、掌握,进而被筛选和“吃干榨尽”,而这一切,消费者却毫无还手之力,甚至毫不知情。

大数据“杀熟”最终损失的是整个行业。市场经济条件下,消费者拥有选择权,当其利益受到影响时,他们便会“用脚投票”。大数据“杀熟”现象,看似挣了一点小钱,但长此以往,只会透支舆论信任,最终让整个行业的未来遭受打击。

规避大数据“杀熟”现象不妨建立新秩序。大数据是一把“双刃剑”,要想用好这把“双刃剑”离不开政府的管控。监管必不可少,且要分工明确,杜绝“九龙治水”现象。出台新的法规措施,保障每个消费者拥有相同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塑造健康的商业伦理,形成新秩序。

“大数据杀熟”带来监管挑战

即时 | 2018-03-28 09:22

【任何技术的价值观,说到底还是人的价值观。技术中立不代表对技术的使用是无害的,失去道德与法律的约束,就会有碰触底线的危险】

走同样的航线,坐同一个航班,为什么在自己APP上显示的价格比别人贵?最近,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在各类网络平台上发现了类似的“同物不同价”现象:有的人发现苹果手机上的价格比安卓手机要高,有人发现老用户的价格比新用户更贵。同样的商品、同样的服务,却被网络平台“看人下菜碟”,这很可能是遇上“大数据杀熟”了。

做生意要讲究童叟无欺,不过现实商业营销中的客户分群也颇为常见——直到大数据的出现,开始将其催化出一种令人颇感不安的趋势。一个合理市场价格的形成过程中,买方和卖方都掌握着与自己的经济决策有关的一切信息固然不现实,但总归不应相差太远。然而,“大数据杀熟”的出现,意味着商家手上海量的用户个人数据与消费者的信息占有之间已经出现了极端不对称的信息鸿沟。对于这种平衡的打破,质疑商业手段本身不过是隔靴搔痒,其背后更本质的问题是身处一切都在被数字化的时代里,个人该如何保护自己的数据权利。

站在大数据的对面,个人数据权利已经是今天绕不开的关键话题。近段时间以来,从支付领域到视频领域风波不断,最近又爆出有社交媒体巨头泄露5000万用户个人数据,导致某些国家的政治选举也出现被“精准操纵”的可能。由此可见,个人数据权利不仅仅只是关涉个体隐私或经济利益的问题,当这些信息汇聚成大数据时就已经由量变产生了质变——它既可以准确掌握个体的行为轨迹,又可以分析归纳大规模群体的活动规律,其将深刻改变的不仅限于经济领域、社会领域,甚至包括政治领域。

事实上,当网络深度嵌入现实,沉淀下的大量数据也已经让我们成了“透明人”。今天的互联网平台还只是开始,在不远的未来随着物联网与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普及,智能设备将充斥于人们生活的每个角落,被这些智能设备识别、跟踪、采集信息将成为生活常态、甚至是必需,而这就意味着更多的个人数据将会从中生产出来。

任何技术的价值观,说到底还是人的价值观。技术中立不代表对技术的使用是无害的,失去道德与法律的约束,就会有碰触底线的危险。一方面,对于商业组织来说,即使其抱有保护个人数据的使命感,然而一旦出现商业利益的冲突,仅靠自律是否足够?另一方面,政府组织也会在各类公共服务中采集大量个人数据,这部分个人数据的敏感程度往往较高,如果缺乏一套完善的制度监管体系严防其被滥用、盗用,那么也将使公民的权利被暴露在较大风险之中。

个人数据的所有权和应用范围是大数据时代里悬而未决的新难题。尽管各方对其如何进行有效管理,至今也没能找到一套公认的成熟解决方案,但毫无疑问它将伴随数字化的突飞猛进而成为整个社会长期面临的挑战。在技术进步与个人权利之间寻找平衡点的过程,必然要经历反复博弈与试验,但首先是要马上行动起来,不能让个体在数据竞争中太过落于下风,毫无招架之力。

大数据杀熟,无关技术关乎伦理

即时 | 2018-03-28 09:09

同样的商品或服务,老客户看到的价格反而比新客户要贵出许多,这在互联网行业被叫作“大数据杀熟”。调查发现,在机票、酒店、电影、电商、旅游等多个价格有波动的网络平台都存在类似情况,而在线旅游平台更为普遍。同时,还存在同一位用户在不同网站的数据被共享的问题,许多人遇到过在一个网站搜索或浏览的内容立刻被另一网站进行广告推荐的情况。

“大数据杀熟”是一个新近才热起来的词,不过这一现象或已持续多年。有数据显示,国外一些网站早就有之,而近日有媒体对2008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1.3%的受访者遇到过互联网企业利用大数据“杀熟”的情况。

和任何新事物都会存在不同看法一样。“大数据杀熟”到底该如何定性,目前也面临争议。如上述调查中,59.2%的受访者认为在大数据面前,信息严重不对称,消费者处于弱势;59.1%的受访者希望价格主管部门进一步立法规范互联网企业歧视性定价行为。另外,也有专家表示,这一价格机制较为普遍,针对大数据下价格敏感人群,系统会自动提供更加优惠的策略,可以算作接受动态定价。

倘若搁置具体应如何定性的争议,“大数据杀熟”所表现出来的现象和逻辑还是存在相当大的问题。

“大数据杀熟”虽然可以说是商家的定价策略,但最终形成了“最懂你的人伤你最深”的局面,确实与人们习以为常的生活经验和固有的商业伦理形成了明显冲突。比如,一些线上商家和网站标明新客户享有专属优惠,从吸引新客户的角度完全可以理解,但在这一优惠政策的另一端,若老客户普遍要支付高于“正常价格”的金额,甚至越是老客户价格越贵,就明显背离了朴素的诚信原则,也是对老客户信赖的一种辜负。由此还会引发商业伦理的扭曲,值得人们警惕。

有专家表示,与其称这种现象为“杀熟”,不若说是“杀对价格不敏感的人”:一罐可乐,在超市只卖2元,在五星级酒店能卖30元——这不能叫价格歧视,而是因为你能住得起五星级酒店,那么你就是要被“杀”,这样的例子在现实中比比皆是。但是,这个理论套用在“大数据杀熟”上却并不恰当。一个关键问题是,一罐可乐的正常价格是透明的,所以在五星级酒店的溢价是公开的。但“大数据杀熟”却处于隐蔽状态,多数消费者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溢价”了。此外,将老顾客等同于“对价格不敏感的人”,也有偷换概念之嫌。

还有声音将“大数据杀熟”归咎为“大数据精准靶向坑人”。本质上说,大数据技术并无原罪,由此所衍生的“杀熟”,归根结底不过是一种商业套路。这一定价“潜规则”,正是依据大数据所形成的用户画像和消费习惯进行精准溢价。但反过来说,它也可以对老顾客实行精准优惠。所以,不必将“大数据杀熟”视为大数据发展的必然现象。真正要担心的是,这一现象可能给大数据这一技术的未来发展制造“污名效应”。

“大数据杀熟”,到底是不是价格歧视、是否违背了相关法律,或者说需不需要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都是值得讨论的话题。但不管最终如何定性,技术如何进步,一个诚信、透明、公平的市场交易环境所对应的市场伦理——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都应该是一个成熟的商业社会所共同追求和呵护的。

大数据杀熟是老问题新表现

即时 | 2018-03-01 09:30

【大数据“杀熟”虽是新表现,但“杀熟”本身却是老问题。事实上,大数据“杀熟”与传统经济中的“杀熟”并无本质区别,都体现了一种滞后的商业文明】

最近,有网友自述了被大数据“杀熟”的经历。据了解,他经常通过某旅行服务网站订某个特定酒店的房间,长年价格在380元到400元。偶然一次,他通过前台了解到,淡季的价格在300元上下。他用朋友的账号查询后发现,果然是300元,但用自己的账号去查,还是380元(2月28日《科技日报》)。

对于互联网和大数据,人们普遍有着一种好感,想不到竟然还存在这样的“杀熟”现象。从网友的反馈来看,这种情况十分常见。比如,“我和同学打车,我们的路线和车型差不多,我要比他们贵五六块”“选好机票后取消,再选那个机票,价格立马上涨,甚至翻倍”。这就好比歌曲中所唱的,最懂你的人伤你最深。

刀能杀人也能救人,刀本身没有罪恶,问题在人不在刀,一切善恶都取决于人的思维和心态。同样,大数据本身也没有罪。大数据的出现与成长,一直伴随着各种怀疑和忧虑,事实也证明这些怀疑和忧虑并非空穴来风和杞人忧天。不过,不能将问题归咎于大数据本身,不能因噎废食地遏制大数据发展。当前,我们应该反思大数据发展的伦理问题。

大数据“杀熟”虽是新表现,但“杀熟”本身却是老问题。事实上,大数据“杀熟”与传统经济中的“杀熟”并无本质区别,都体现了一种滞后的商业文明,反映的都是一种落后的商业伦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对于有些人来说,在爱财取财这条路上,只怕无道,哪管什么大道小道、正道邪道,能挣到钱就是正道。

大数据“杀熟”,“杀”的是消费者,何尝又不危及整个行业。人们对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有着一种特殊的好感,就如同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哪怕其有一些问题,也瑕不掩瑜地选择性忽视了。这种好感,是新经济发展的最大助力。然而现在,大数据“杀熟”的出现,看似能够让一些人挣了一点小钱,如果长此以往,只会透支公众信任,最终丧失的是整个行业的未来。

有人可能想问,现在实体经济领域已经很少出现“杀熟”了,而大数据“杀熟”的出现是不是说明现在新经济领域的商业伦理不堪言状?问题确实需要重视,但也不能说新经济在商业伦理上就不堪言状。“杀熟”从传统经济转向新经济,更多的是因为传统经济领域,已经逐渐形成了一套相对有效的约束体系,已经越来越不具备“杀熟”的空间。而新经济则不同,由于我们对大数据的充分认识和彻底掌控还有一个过程,目前对大数据的监管也有不足,为“杀熟”提供了可能。

面对大数据“杀熟”,理性的态度决不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大数据发展是大势所趋,其有利于实现与满足美好生活需要。当下还是要针对出现的问题,拿出有效的办法,防止大数据伤人吃人。解决这个问题,很难毕其功于一役。监管部门必须高度重视,真正做好常抓细抓长抓的大文章;消费者也要擦亮眼睛,学会“有态度地消费”;新经济行业也应增强行业自律,维护行业形象。需要注意的是,不能因大数据“杀熟”而杀死大数据,舆论要有理性态度,大数据本身更要有清醒态度——行业发展离不开舆论支持,损人最后必然损己。

大数据“杀熟”不过是老问题的新表现。确实需要我们引起重视,不过也不必过分紧张,不能因此对大数据失去信心。商业伦理的塑造,商业秩序的形成,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事。可以预言的是,在新经济发展中以及在大数据应用中,还会继续出现新问题,而真正的高手从来都不惧怕问题,他们会见缝插针地点破问题,见招拆招地解决问题。

大数据“杀熟”是透支消费信任

即时 | 2018-03-02 15:16

微博网友“廖师傅廖师傅”经常通过某旅行服务网站订某个特定酒店的房间,长年价格在380元到400元左右。偶然一次,通过前台他了解到,淡季的价格在300元上下。他用朋友的账号查询后发现,果然是300元;但用自己的账号去查,还是380元。北京邮电大学网络空间安全学院教授杨义先坦言,现在部分网络公司利用大数据“杀熟”的行为很普遍,很多企业难以抗拒价格差的诱惑。(2月28日 科技日报)

按照正常的商业规律,商家为了稳固市场发展,一般都会对熟客区别对待,甚至冠以VIP客户,给予优惠价或特殊服务,以笼络住忠实客户的心。这样做的道理也很简单,从市场运营成本来讲,维护一个老客户的成本,要比开发一个新客户的成本低很多,所以商家大都对熟客小心呵护,避免失去这块利润来源。然而,部分网络公司却利用大数据“杀熟”,给熟客的定价比普通客户还高,明显违背了商业规律,乃是涸泽而渔的做法。

大数据技术通过对海量数据的深入挖掘、分析,在商业领域可以根据用户的上网轨迹数据和日常消费习惯,给用户进行消费者画像,从而实现精准营销、个性化推荐等,以提高成交率,降低营销成本,提升消费体验。可见,大数据技术是一项具有实用性的信息工具,如果善加利用的话,会给商家和消费者带来很大益处,实现双赢。

但是,大数据也是一把技术“双刃剑”,如果遭到商家滥用,随意超越边界,就会损害到消费者利益。网友和媒体曝光的商家利用大数据“杀熟”丑闻,就是滥用技术的结果,商家过于追求利润,利用消费者对商家的信赖和消费习惯,采取信息不对称报价,以获得更高的价格差收入,进而忽视了消费体验和公平原则,令老客户承担超出正常范围的价格。

可以想见,当消费者发现真相后,必然会心生愤怒,认为商家把自己当做“唐僧肉”,将信任转化为价格歧视,牟取不公平利益,进而会用脚投票,主动抛弃商家。显而易见,商家利用大数据“杀熟”亦潜藏经营风险,只能寄希望于消费者不会察觉,否则一旦价格歧视的秘密被揭开,就会引发消费者反弹情绪,并诱发舆论风波。事实上,亚马逊的差别定价就曾引发用户集体谴责,即为典型例子。

在信息化时代,各行各业均已被互联网渗透、重构,网络用户的行为轨迹均被记录下来,商家掌握越来越多的数据信息,甚至比我们更了解我们。商家可以利用信息技术给消费者提供更为便利的服务,也可藉此牟取更大的利益,真可谓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消费者则患上了网络依赖症,愈发难以摆脱网络服务,往往无法抗拒商家的侵权行为。

因此,对于商家走“技术歧路”,牟取非法利益的行为,只能寄希望于法律制裁,而不能指望商家的自觉性。毕竟追逐利润是企业的天性,依靠商业伦理道德,总是不太靠谱,唯有将法律基础打牢,令其违法成本大幅抬升,使其得不偿失。在法律完善、惩罚机制健全的市场环境下,商家才会有更高的追求,“不作恶”才能成为共识。

大数据歧视:既要懂用户更要爱用户

即时 | 2018-03-01 08:53

最近,微博网友“廖师傅廖师傅”自述了被大数据“杀熟”的经历——他经常通过某旅行服务网站订某个特定酒店的房间,长年价格在380元到400元左右。偶然一次,他用朋友的账号查询发现价格却是300元。上述微博发出后,瞬间转发破万,网友们纷纷吐槽各自“被宰”经历。谈及现在部分网络公司利用大数据“杀熟”的行为,北京邮电大学网络空间安全学院教授杨义先坦言“这种现象很普遍”。

大数据让各种电商平台从无差别的产品推送,进化到了个性化推送。根据每个人的年龄、收入、消费习惯、兴趣爱好等的不同,以及购买的历史、浏览的历史等透露出来的信息,进行差异化的产品推送,有时候,根据大数据推送的产品,连消费者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有这样的需求,但又是那么的适合自己,能够迅速激发起购买的欲望。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大数据确实是比你自己更懂你的人。

问题在于,大数据虽然懂你,却并不一定爱你。或者说,一旦牵扯上经济利益,它想尽各种办法变得更懂你的目的,不是为了爱你,而是爱你的钱,想让你从口袋里掏出更多的钱。

从理论上来说,每个人在自己的手机客户端看到的推送信息,都是不一样的。如果不去横向地比较,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看到的信息与别人看到的有什么差别。这种差别不仅体现你所见的信息上,也体现在你从自己的账户里往外划的钱上。卖给你的30多,卖给别人的可能就是20多,消费能力强的人就拼命给你推荐贵的东西,甚至直接给你搞差别定价,让你在购买同样的商品时付出比别人更多的钱。

大数据本身是没有生命的,大数据作用的发挥取决于站在它的背后对它进行控制的人。所以,大数据“杀熟”、“宰大户”只是表面现象,本质上,仍然是相应的网络公司、电商平台在“杀熟”、“宰大户”,是一些网络公司、电商平台在搞价格歧视。

只是,相对于传统的直观的价格歧视来说,网络时代借助大数据进行的价格歧视更有隐蔽性,更不易被人发觉,其危害性也就更大。这里边涉及的问题,既有商业伦理的,也有客户信息和隐私等权益保护的。很显然,价格歧视虽然能带来丰厚利润,但却是违背商业伦理,一旦暴露,名声受损,恐怕也会得不偿失。此外,用户的哪些信息能够抓取,哪些信息不能抓取,抓取的信息可以用于什么用途,都应该有一定的规范去进行约束,这些,需要在法律层面有更多的作为。

大数据“杀熟”?监管不能缺位

即时 | 2018-03-01 08:29

最近有网友披露大数据“杀熟”现象。有人经常通过旅行服务网站订某酒店的房间,常年价格在380元到400元左右。偶然了解到,该酒店淡季价格在300元上下。他用朋友的账号查询后发现,果然是300元;但用自己的账号去查,还是380元。

众所周知,“杀熟”是市场行为,指的是借助老客户对产品的信任,用已形成的购买习惯等要素“一叶障目”,悄然抬高售价或保持高价,攫取巨大利益。但不管怎么说,“杀熟”终究是经济上的短视行为。很难想象,这个词居然与人人向往、人人羡慕、人人关注的大数据联系到一起。

仔细想来似乎真是如此,大数据确实给“杀熟”提供了太多可乘之机。随着互联网应用的飞速发展,大数据应运而生,很快便成为一众网络公司的商业基础、信息支撑、利益来源。但大数据收集的却是公众个人信息、行为习惯,比如我们浏览过的网站、网购过的商品都会被“选择性记忆”,并做进一步分析、整合,而这些都是我们觉察不到的。这就形成了巨大的信息不对称,不良商家对我们的行为偏好“了若指掌”,消费我们的信任和单纯。

大数据的环境下,每个人都如“透明人”一般,从我们触碰网络的那一刻起,互联网就如同“磁铁”一样,一刻不停地“吸引”着我们的信息;只要稍加处理,对我们格外重要的生活习惯、消费习惯等,都会悄然被“外人”掌握,甚至比我们自身还要“了解”自己。这种情形,真可谓到了“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的地步,大数据用得好,自然大大提升了我们的生产、生活效率;若用的不好,甚至用到损他利、谋私益上,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我们不能因此就否认大数据、排斥大数据,甚至唱衰大数据的作用。毕竟,大数据对促进经济发展、提升社会效率等方面存在着无与伦比的积极作用。我们应当做的,是通过有效举措,加强对大数据的监管,尽早铲除“杀熟”等不良现象的滋生土壤,让大数据的使用不走弯路、不上邪路。

市场监管、网络管理相关部门应当通力合作,既要引导广大网络商家诚信经营,强化法律意识,妥善用好大数据,迸发出更多的积极效应;也要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惩罚力度,对被举报、有问题者一查到底,坚决打击藐视法律、谋取私利的行为,让网络更清朗、大数据更纯粹。同时,也要全面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变被动监管为主动识别,让任何不良行为、“特殊”算法、“有心”代码无所遁形。只有这样,大数据才能真正用到增进人民福祉、促进改革发展、提升社会效能上来,为国家的发展、经济的腾飞贡献更大力量。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