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  讯 

“有偿救援”重在厘清责任边界

即时 | 2018-02-07 09:26

最近几年,游客被困黄山紧急求助的事件时有发生。违规进入未开发区域、逃票造成迷路等紧急救援原因也常常引发争议。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黄山风景区管委会了解到,针对一些“任性”游客,黄山风景区将启动有偿救援。今后,违规逃票私自进入或不听劝阻擅自进入未开发开放区域,陷入困顿或危险状态等情形求救的游客或驴友,将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承担相应救援费用。(2月6日《北京青年报》)

近些年来,户外探险渐渐成为一种“时尚”,驴友遇险寻求救援的报道也时有所闻。而在接到遇险驴友的求救后,相关部门必须无条件开展救援工作,公共救援对于公共资源的消耗,也每每成为公众热议的焦点。正因此,当有驴友违规探险被救助时,舆论往往呼吁由驴友为自己的任性买单。从这个角度来看,黄山风景区启动有偿救援制度,便是对这种现实的回应。

黄山风景区实施有偿救援制度的初衷,是通过收费提高驴友的违规成本,起到震慑、警示作用,进而减少驴友的违规探险行为和景区安全事故的发生。然而,公众对有偿救援尚未形成价值认同,有偿救援一直背负着“趁火打劫”、“见死不救”的道德压力。比如,有偿救援到底是先收费再救援,还是先救援再追讨相关费用?如果是先收费,是否会让遇险者首先倾向于自救,而导致错过最佳救援时间?一旦实施有偿救援,相关部门会不会出现消极救援的情况?

其实,稍加梳理便不难发现,公众质疑和担忧的焦点,就是有偿救援制度责任边界的问题。虽然说有偿救援是大势所趋,但如果责任边界含糊不清,有偿救援势必会沦为一纸空文。这就要求景区在实施有偿救援之外,完善相关配套制度,明确有偿救援与公共救援的不同情形和收费标准,并针对不同情形做好精细化、制度化的预案。与此同时,景区还应加强驴友探险备案制度,对驴友探险活动进行指导,并对救援行为提前进行契约确认。

但必须强调的是,在公民遭遇困境且依赖个体力量难以脱困的情况下,政府部门等公共力量就有进行救援的责任。因此,不管是公共救援也好,还是有偿救援也好,都应该把“对生命负责”的救援原则挺在前面,即无论遇险者事先有没有遵守相关规定,抑或最终是否有能力承担相关费用,必须在接到求救后第一时间实施救援。唯有如此,有偿救援才会得到更多的价值认同。

总而言之,要让有偿救援真正起到震慑、警示作用,显然还有很多细化责任的工作要做。这就需要相关景区厘清各方的权利、责任和义务,在公共救援和无偿救援中寻求出的“最大公约数”,让其在未来能够得到良性、健康的发展。

景区要用好“有偿救援”这把利器

即时 | 2018-02-07 08:04

2月6日的《北京青年报》刊发评论文章,题目是《愿有偿救援制度能形成警示作用》。文章赞同黄山风景区启动有偿救援,希望有偿救援制度的实施产生倒逼作用,让这些“山寨探险家”少些无端的冒险。

笔者对文章是持赞同态度的。不过,还需要强调的是,“有偿救援”是一把利器,但这把利器也需要用好。景区不能借所谓游客违规,而推卸自己应负的管理和建设责任。第一,要继续加强景区基础设施建设,努力排除各种安全隐患;其次,要合理制定景区门票及服务价格,防止漫天要价和宰客行为;第三,要在危险路段、区域设立明显标识,给所有游客看得见的醒目提示;第四,要加强日常巡查管理,对违规者尽到劝阻、制止的责任;第五,要把因自然灾害、突发情况,以及景区管理不到位引发的险情及救援,与游客违规遇险区别开来。尽管两种情况都要及时救助,但景区也不应推卸自己应负的责任。

有偿救援机制 唤醒"驴友"的理性

即时 | 2018-02-06 15:53

据黄山新闻综合广播,黄山今年将启动有偿救援,对违规逃票私入或不听劝阻擅入未开发开放区域,陷入困顿或危险求救的游客,将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承担相应救援费用。据统计,仅2016年黄山堵截、查处“驴友”违规达24批212人次。(2月5日《人民日报》)

追求刺激冒险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兴趣,“驴友”进行各种户外探险的方式也在不断更新,但都离不开一个“险”字。因此,在“驴友”户外探险增加的同时也面临着各种搜救工作量的增加,搜救难度加大。

其实,这些户外探险的“驴友”大部分不是“专家”,用“砖家”来形容还差不多。正是这样的“山寨”外表,让他们有了户外探险的胆子,却没有户外探险的好本领,导致悲剧发生。

“驴友”探险遇到危险,国家的确有责任进行搜救。但在面对各种警告、各种禁令前依然我行我素的“驴友”,不仅让危险程度加深、救援难度增加,更耗费了大量成本,而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驴友”们的理性认知太差。

出台有偿救援机制,一方面是为了减轻救援产生的成本,减轻国家的财政压力。另一方面,通过有偿的方式向“驴友”发出警告,让他们在“探险”时多一些理性思考,少一些任性行为,强化他们自身的“成本意识”,有助于提高旅行的安全系数。

所以,有偿救援的初心是好的,但更盼望能够落实,让“驴友”们读懂其背后的安全担忧。希望“驴友”在户外探险的时候少一些冒险行为,拥有愉快的户外之旅。

期待有偿救援召唤理性回归

即时 | 2018-02-06 11:11

加大违规的成本,不仅是出于对游客人身安全考虑的善意引导,更是对效仿者的警诫。据报道,黄山风景区今年将启动有偿救援,违规逃票私自进入或不听劝阻擅自进入未开发开放区域而遇险的,将要承担相应的救援费用。(2月6日 人民日报)

对于陷于危难之中的人施以必要的救援,是人之常情。不管从道义来讲,还是从弘扬社会正能量来讲,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无论是国家还是整个民族于此都无可厚非,它体现的是社会的进步和人文关怀。

然而,危难救援后的费用分担问题,往往被人忽略了。由于任性犯错的成本过低,从不同程度助长了一些人任性的理由。黄山景区的做法,应该引起我们反思。

由于个人任性的原因,不但令自身陷于危难之中,还给社会带来了不必要的恐慌,更占用了公共救援资源,其造成的社会责任和经济责任究竟应由谁承担?任性之人获救后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吗?

所以说,面对当前屡屡发生的任性遇险,动用救援公共资源可以,但当事人绝对不能认为是应该的或理所当然的。当事人理应为自己的任性行为埋单。

同时,对于任性遇险救援之后,相关部门也应按其责任划分给予当事人一定的经济处罚,甚至是纳入黑名单,以此提高其任性犯错的成本,警示教育他人任性就必须付出代价,进而召唤理性出游的回归。

期待有偿救援倒逼“理性探险”

即时 | 2018-02-06 09:26

【“两笔账分开算”的做法,既体现了生命至上的理念,又提高了任性冒险的成本。希望能够让驴友多些对大自然、生命以及规则的敬畏,少些不负责任的随意冒险】

据黄山新闻综合广播,黄山今年将启动有偿救援,对违规逃票私入或不听劝阻擅入未开发开放区域,陷入困顿或危险求救的游客,将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承担相应救援费用。据统计,仅2016年黄山堵截、查处“驴友”违规达24批212人次(2月5日《人民日报》)。

近几年来,户外探险成了一些人的爱好,很多驴友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户外探险。其中,一些人为寻求刺激,往往在毫无准备和预案的情况下,无视警告、乱闯禁区、违规探险,由此导致遇险事故。这让政府部门和民间志愿救援团队承担巨大的救援风险和救援成本,甚至造成人员伤亡等。因而,笔者希望有偿救援制度的实施能够产生倒逼作用,让这些“山寨探险家”少些无端的冒险。

首先必须强调,公民陷入危险之中,政府有救助责任,这是世界各国公认的尊重生命的基本原则。在接到遇险驴友的求救后,相关部门必须无条件地开展救援工作。不过,无偿救援也好,收费救援也好,均需要耗费巨大成本。如据媒体报道,四川亚丁景区的救援成本是,租用老百姓的马一天最少需要300元,救援人员的补贴淡季每人每天500元左右,旺季则要1000元以上。每次搜救平均派出30人,时间基本为2至3天。即便在淡季,每次搜救成本也在3万元以上。

如此高昂的成本让很多景区难以承受。尤其是,一些驴友未经许可或备案擅自进入禁区而遇险,救援人员很难预见险情,自身也面临着巨大的人身危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让搜救人员冒着巨大风险救援犯错者,就应该让犯错者承担相应成本,这也是权责一致法治原则的要求。否则的话,就可能形成负面示范效应,公共资源被无端浪费。

有观点认为,公安消防抢险救灾均是免费的,因此不该向遇险驴友收费。该说法完全站不住脚,对于天灾人祸,国家自然负有救援和安置遇险者的义务。而对于其他如失火等险情,消防部门在救助遇险人员之后,也会开展调查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也就是说,救援并非“免费的午餐”,肇事人必须承担相应责任。

在法治社会,政府对管理范畴内的危难,虽则应当救助,但涉事者也应承担民事乃至刑事法律责任。任性驴友擅闯禁区遇险的救援费用,自然不能全部由公共财政或者景区埋单。对此,旅游法明确规定,旅游者接受相关组织或者机构的救助后,应当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

不过,推行有偿救援必须考虑另外两个问题。一是当遇险人员拒绝有偿救援时该怎么办?现实中,如果有偿救援费用过高,遇险人员可能心存顾虑,不到万不得已不寻求救助,待到迫不得已求救时,救援难度或已非常大,成功率随之降低。二是遇险人员明确拒绝景区的有偿救援,转而寻求公安机关的帮助,此时该如何在坚持生命第一的原则下协调两者关系?这些都是推行有偿救援而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救援可以有偿,生命本就无价。户外探险不是随意冒险,更不是不顾险情,无视警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推行有偿救援理当平衡好景区和遇险者的正当权益。只要有驴友遇险,无论其是否属于违规探险,是否拒绝有偿救援,景区救援人员均应先行开展救助行动,严禁先见钱后办事。应事后再综合评判驴友的过错程度,对其施加罚款或者向其追偿合理的救援费用。这种“两笔账分开算”的做法,既体现了生命至上的理念,又提高了任性冒险的成本。希望能够让驴友多些对大自然、生命以及规则的敬畏,少些不负责任的随意冒险。

有偿救援,界定不清难执行

即时 | 2018-02-06 08:40

近些年来,驴友登山涉水遭遇险情的报道时有所闻。有些驴友命大,经救援人员全力搜救后脱险,但也有驴友把生命定格在了遇险地点。舆论对搜救驴友的态度不一,许多人认为无条件搜救驴友是政府部门的应尽责任,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搜救工作浪费了大量公共资源,实在不应该。

但这些争论并没有停留在纸面,有的地方还写进了管理条例,上升为地方法规制度。如今年1月1日起施行的《黄山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启动了有偿救援制度,规定擅自进入景区未开发开放区域的旅游者,陷入困顿或危险状态后求救的,“产生的救援费用,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相应承担”。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极易引起争议的条款。

黄山这么做,确实有自己的苦衷。因为黄山风景区地势陡峭、山高谷深,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闯入未开放区域的人,都很容易遇到险情。也因如此,黄山既是驴友探险的热门地,却也让旅游部门大感头痛,左支右绌。据悉,仅2016年,该景区堵截、查处驴友违规活动24批212人次。黄山应是倍感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

没错,这也确实是一种下策。黄山施行有偿救援是有前提条件的:首先是规定管委会应当在未开发开放区域入口设置警示牌,也就是要履行提示告知义务;其次是对那些遵守景区管理、按照正常旅游秩序进行游览而遭遇险情的,不适用有偿救援制度,也就是界定了有偿救援与公共救援的不同情形;其三,不能忽略的是,黄山的有偿救援制度并非“自话自说”,而是依据《安徽省旅游条例》制定的规章。

尽管如此,黄山对有偿救援的界定仍然是含糊不清的,从而也难以有效执行。应该说,在公民遭遇困境且依赖个体力量难以脱困的情况下,政府部门等公共力量就有进行救援的责任,而不是说,按照规定旅游线路游览遇险的应当救助,而违规进入未开放区域的却不必救助。驴友违规探险固然是个人行为,但当其遇险犯难,这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有必要使用公共资源施以救援。说得更明白些,公共资源本来就是要花在这些事情上的,否则还要政府部门做什么?

哪怕我们说黄山这么做是正确的,在现实中也很难做到。比如说,有人遇险了,需要动用直升机、搜救队以及专业的救援设施,总不能先谈价格再施救吧?一旦把人救下来了,也不能说把账单一拉就要求对方付费吧?就算被救者有心承担部分费用,也不见得就有这个经济实力埋单,更何况,被救者如果双手一摊表示没钱,总不能再把人送回原地吧?或许就考虑到这种种因素,《安徽省旅游条例》刚出台时,安徽省旅游局就表示,出台相关规定的目的就是为了震慑,而且也不是要被救者支付全部救援费用。

所以,当地要想防止驴友进入未开放区域,避免动用大量人力物力于施救工作,更好的办法是对违规闯入者进行罚款,而不是针对公共救援附加收费条款。罚款名正言顺,收费既名不正言不顺,也容易挨骂。认为搜救遇险驴友是浪费公共资源的人,其实完全没搞明白何为公共资源,政府部门不能被这种歪理牵着鼻子走,以至于迷失方向,放弃了自身职责。

愿有偿救援制度能形成警示作用

即时 | 2018-02-06 08:33

据黄山新闻综合广播,黄山今年将启动有偿救援,对违规逃票私入或不听劝阻擅入未开发开放区域,陷入困顿或危险求救的游客,将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承担相应救援费用。据统计,仅2016年黄山堵截、查处“驴友”违规达24批212人次。(2月5日《人民日报》)

近几年来,户外探险成了一些人的爱好,很多驴友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户外探险。但与此同时,一些人为寻求刺激,往往在毫无准备和预案的情况下,无视警告、乱闯禁区、违规探险,由此导致遇险事故。让政府部门和民间志愿救援团队承担巨大的救援风险和救援成本,甚至带来人身伤亡等意外事件。因而,希望有偿救援制度的实施产生倒逼作用,让这些“山寨探险家”少些无端的冒险。

首先必须强调,公民陷入危险境地后,政府有救助责任,这是世界各国公认的尊重生命的基本原则。在接到遇险驴友的求救后,相关部门必须无条件开展救援工作。但无偿救援也好,收费救援也好,均需要耗费巨大成本,如据媒体报道,四川亚丁景区的救援成本是,租用老百姓的马一天最少需要300元,救援人员的补贴淡季每人每天500元左右,旺季则要1000元以上。每次搜救平均派出30人,时间基本为2至3天,即便在淡季,每次搜救成本也在3万元以上。

如此高昂的成本让很多景区难以承受。尤其是,一些驴友未经许可或备案擅自进入禁区而遇险,救援人员也很难预见险情程度,面临着相当高的人身危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让搜救人员冒着巨大风险救援犯错者,就该让犯错者承担相应成本,这也是对权责一致社会治理原则的体现,否则就可能形成负面示范,让公共资源被无端浪费。

有观点认为,公安消防抢险救灾均是免费的,因此不该向遇险驴友收费。该说法完全站不住脚,对于天灾人祸,国家自然负有救援和安置遇险者义务。对于其他如失火等险情,消防部门救助遇险人员后也要开展调查,追究相关人员责任。也就是说,这些救援并非完全“免费”,只不过让肇事人承担了罚款、拘留等其他责任。

在权利与义务对等的法治社会,政府对管理范畴内的危难,其负有绝对的免费救助义务。否则,虽然应当救助,但涉事者也应承担民事乃至刑事等法律责任。任性驴友擅闯禁区遇险导致的救援费用,自然不能全部由公共财政或者景区买单。对此,《旅游法》明确规定,旅游者接受相关组织或者机构的救助后,应当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

不过,推行有偿救援必须考虑另外两个问题,当遇险人员拒绝有偿救援时该怎么办。现实中,如果有偿救援费用过高,遇险人员可能心存顾虑,不到万不得已不寻求救助,待到迫不得已求救时,救援难度已非常大,成功率随之降低。或者遇险人员明确拒绝景区的有偿救援,转而寻求公安机关的帮助,此时该如何在坚持生命第一的原则下协调两者关系。这都是推行有偿救援时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救援可以有偿,但生命本应无价。户外探险不是随意冒险,更不是不顾险情,无视警告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推行有偿救援时,理当平衡好景区和遇险者正当权益。只要驴友遇险,无论其是否属于违规探险,是否拒绝有偿救援,均应先行采取救助行动,严禁先见钱后办事,讨价还价。事后再综合评判驴友的过错程度,对其施加罚款,或者向其追偿合理的救援费用。这种“两笔账分开算”的做法,既体现了生命至上理念,又提高了任性冒险成本。进而让驴友理智慎重,多些对大自然、生命、规则的敬畏,少些不负责任的随意冒险。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