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  讯 

莎普爱思行贿背后,药品安全更牵动人心

即时 | 2017-12-08 14:48

昨天,舆论漩涡中的莎普爱思又被曝出行贿丑闻。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多起官员贪腐案件中都能发现莎普爱思身影。该公司工作人员多次向所在地科技局官员行贿,这些官员多涉及技术领域,收受赃款。(12月8日 人民网)

“莎普爱思,专治白内障”一度能被人们脱口而出的广告语,其宣称的“神奇”治疗效果使其成为大众青睐与首选的滴眼液。然而最近药品疗效不仅受到质疑,而且又被曝涉嫌行贿。短短几天,莎普爱思就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在感叹广告宣传不能尽信的同时,也让大众不禁对莎普爱思企业产生信赖危机。

作为医药公司,想要在汇集众多品牌的医药行业立足并成为佼佼者,其药品口碑必定要好。莎普爱思能有今天的行业地位,药品能被大众口口相传,广告宣传贡献了很大力量,广告费用几乎是药品研发费用的9倍,不得不说莎普爱思企业很懂得营销战略,具有很强的品牌意识。可品牌不止是一个产品名称,它更关乎产品质量、信誉。品牌是企业的无形资产,是企业的竞争力。医药企业行贿,在治病上耍猫腻,无疑是品牌“自杀”。

从行贿金额上看,相比“大老虎”,每次金额不是很多。莎普爱思为何要行贿?是行业潜规则作祟还是个别负责人为了拉拢人脉而所作的一点“牺牲”?想必这些定会水落石出。可骇人听闻的不止一次,也不止一家企业,科技局官员多次收受贿赂,行贿公司不止一家,而且官员多涉及技术领域,在莎普爱思行贿的背后,医药企业是否还有类似不为人知的“勾当”?还需相关部门逐步揭开事情真相。

作为医药企业行贿,不免有因贿赂而通过技术检验之嫌,通过行贿才能过技术关,其药效能好到哪里?作为技术部门,随便收受贿赂,技术检验是否真的合格?药品是否质量合格才是公众最大的安全隐患和担心所在。在相关部门尽快彻查的同时,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加大抽检力度是大众所期待的。另外,希望相关部门尽快纠正、下架不符合规定的广告,相关医药企业能够以儆效尤,严格执行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及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确保药品生命周期的质量和安全。

莫让“神药”打法律擦边球

即时 | 2017-12-06 07:53

【老年群体本来就对新事物认知较少,对外部世界的变化相对不敏感,对一些产品、宣传的真伪和有多少水分难以判定。这就决定了其容易掉入虚假宣传的陷阱,被电视购物、养生节目、理财推销所欺骗】

近日,在电视广告中耳熟能详的莎普爱思滴眼液,在网上被一篇标题为《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质疑。该文称莎普爱思所属公司2016年共花费2.6亿元投入广告,占总营业收入20%以上,并在高频次播放的电视广告中作疑似虚假宣传。记者查询发现,浙江莎普爱思药业产品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上的备案广告多达352条(12月5日澎湃新闻)。

从报道可知,该款眼药水之所以被称为洗脑“神药”,主要在于其高频次、轰炸式播放的广告疑似夸大适应症范围,有欺骗、误导消费者的嫌疑。对此,相关部门不该视而不见,理当及时展开调查,别让那些判断能力相对较差的老年群体既花费冤枉钱,又可能加重病情。

根据我国广告法,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更是明确要求,药品广告中有关药品功能疗效的宣传应当科学准确,不得违反科学规律,明示或者暗示包治百病、适应所有症状;不得含有明示或者暗示该药品为正常生活和治疗病症所必需等内容。按照相关法规,应当宣传和引导合理用药,不得直接或者间接怂恿任意、过量地购买和使用药品;不得含有不科学的表述或者使用不恰当的表现形式,引起公众对所处健康状况和所患疾病产生不必要的担忧和恐惧,或者使公众误解不使用该药品会患某种疾病或加重病情。

那么,纵观洗脑“神药”的各种广告,可以说大部分都游离在法律边缘。如“治白内障,要选对药、选好药,选莎普爱思”“药物直达病灶会有点痛”“每天三次,坚持滴哦”“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这样的用语,虽然没有断言或保证的成分,但对普通人而言,就可能让其产生该药物对于治疗白内障具有很大疗效,甚至属于好药、“神药”的认识。实际上,据眼科专业人士介绍,现在医学对于白内障研究得已经比较透彻,目前治疗白内障的普遍方法是手术,用药物逆转“几乎不可能”。药物对于延缓恶化可能有一定作用,但也需要拿出临床试验数据。

也就是说,在缺乏临床试验数据的前提下,洗脑“神药”的大部分广告可谓缺乏科学依据,有虚假宣传的成分以及不恰当的表述。要知道,老年群体本来就对新事物认知较少,对外部世界的变化相对不敏感,对一些产品、宣传的真伪和有多少水分难以判定。这就决定了其容易掉入虚假宣传的陷阱,被电视购物、养生节目、理财推销所欺骗。加之目前部分老年群体经济较为宽裕且对身体健康的重视程度较高,在高频次、轰炸式、“洗脑式”的广告宣传下,更容易对相关不具备应有疗效的“神药”产生信赖,进而白白损失金钱,甚至耽搁正规治疗,加剧病情恶化。

据报道,早在2011年,该洗脑“神药”就因违法发布广告被曝光,此后曾多次被多地监管部门通报。因而,涉事企业应多承担些社会责任,不要再打法律的擦边球,最终落下欺骗老年消费者的坏名声。监管部门更要积极作为,严格审查医疗、药品类广告,让药品类广告更加规范,让消费者尤其是老年群体不再成为被忽悠的对象。

洗脑神药不妨出来走两步

即时 | 2017-12-07 14:59

12月2日,一篇名为《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经“丁香医生”发布后,引发全国热议。文章列举国内多位眼科医生说法和权威文献资料,质疑莎普爱思滴眼液通过广告营销,误导患者,延误治疗。

一个宣称“对每一个字负法律责任”的眼科医生,从2013年始便多次在公开渠道死磕一种神药——说实话,若非利益纠葛作祟,大概就剩下道义良心作证了。

我们不妨梳理下双方的争议点:一是不少眼科专家实名佐证,神药不仅无助于白内障,且让很多老人延误治疗。专家们援引《眼科学》第8版上的介绍:目前临床上有包括中药在内的十余种抗白内障药物在使用,但其疗效均不十分确切。二是莎普爱思公告则辩称,视频广告内容符合《广告法》相关规定,且1998年17家医院进行了Ⅲ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其对延缓老年性白内障的发展及改善或维持视力有一定的作用,疗效确切。

面对这种真伪科学之争,吃瓜群众大概比较蒙圈。但有两个僭越常情常理的疑问,还是挺耐人寻味的:第一,崔红平等眼科专家认为,囿于当年的技术限制,IV期临床(试验)我国做得不好,而“这个药是在国家严格的药品临床试验管理规范之前上市的”。这就简单了,既然企业对自家产品笃信有加,那就拿出来做试验好了,药在、病人在、医疗机构在,何苦死守20年前的数据而“闹误会”?

第二,莎普爱思公告数据显示,莎普爱思2014年至2017年1-9月对应的广告费用分别为2.1亿元、2.4亿元、2.6亿元、2.2亿元,分别占公司营业收入比重的27%、26%、26.84%、31.87%。而同行业江中药业和葵花药业历年来广告费用占比均未超过20%。这说明什么?起码说明莎普爱思是很重视自己的“羽毛”的。那么,何以常年放任崔红平等眼科专家“诋毁”自己产品而只是“一纸公告”了事?要提醒相关企业的是,这已经是涉及真假是非的大问题,对市场营销必然产生巨大影响,为何不是第一时间拿起法律武器或者起码是“保留追究起诉的权利”?

至于广告上的问题,也许不是什么大问题吧——莎普爱思滴眼液的说明书显示:莎普爱思滴眼液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在卡通版广告中,“早期老年性”五个字采用的是竖排、比“白内障”三个字更小的字体,出现时长仅1秒左右,而且没有同时出现在广告音频里。只能说,这样的药品广告,不仅仅考验老年人的眼力吧。看来,以后的视频广告,是要一帧帧截图下来、带着放大镜阅读理解的。

有个数据不能不提:据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统计,我国60-89岁人群白内障发病率是80%,而90岁以上人群白内障发病率达到90%以上。按照此发病率估算,中国白内障患者人数可能高达 1.4亿。要命的是,中国眼病致盲的原因中,白内障高居首位,高达 47%。随着老龄化加剧,如果我们不能在这个病症的用药上科学规范,其社会危害不难想见。

莎普爱思的回应出乎意料的歉抑,又似乎是情理之中的犹疑。眼科医生倒是经常开玩笑,说如果能研发出治疗白内障的药,没准儿拿个诺贝尔奖也没问题。眼下而言,我们的食药监和市场监管部门,是该对崔红平等的实名举报给出权威说法了:既不能玷污了企业的清白,也别辱没了患者的权益。


 

“最严监管” 不容药企胡吹神侃

即时 | 2017-12-07 09:08

【“知名”眼药莎普爱思因受到部分眼科医生的质疑而被推上舆论风口。昨晚,“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发布了一则通知,要求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应督促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

近日,丁香医生在网上发布《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一文,公开质疑宣传“白内障不开刀”的药物莎普爱思,指这种滴眼液在高频次播放的电视广告中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国家食药监总局通知称,要求规范莎普爱思的广告内容,“不得有超出说明书适应症的文字内容”。广告即便没有虚假,但不排除夸大其词的成分,这同样也构成误导。

莎普爱思瞄准白内障这种老年常见病,长期使用“治白内障,要选对药,选好药,选莎普爱思”“莎普爱思预防治疗白内障”等广告语。这些说法,已经偏离官方审批的适应症。一种单一的滴眼液年销售额高达7.5亿元,撑起一家药企,并使之在上交所上市,要说没有营销策略的作用,叫人难以相信。事实上,营销策略,是很多药企的“成功之道”。

在没有拿出专业依据的情况下,广告进行这样的描述,已经是在自说自话。药品是特殊商品,容不得这样的商业修辞。2009年,莎普爱思就被厦门、广州两地食药监局在2008年抽检中判定为不合格。此后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浙江、广东、湖南等地通报广告违法或产品不合格。莎普爱思有违法的前科,企业信誉也要大打折扣。

切实加强食品药品安全监管,要用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加快建立科学完善的食品药品安全治理体系。有关部门公开承诺,要落实“四个最严”要求,坚持问题导向、底线思维,深化改革创新,完善制度机制,强化监管举措,打一场自上而下的食品药品安全“保卫战”。

既然是落实“四个最严”的要求,自然包括“最严谨的标准”,也离不开“最严格的监管”。所谓“最严监管”,在普通老百姓看来,应当是有法必依、违法必究。如果制药企业以身试法,法律制裁要使之产生痛感。

(作者为本报评论员)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