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举报被劝退

自今年3月7日开始,江西赣州于都实验中学学生刘文展接连给多部门写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校方多次“谈话”。本学期开学前,班主任以学校名义给其母亲发来一条微信:请刘文展换一个学校。校方随后回应,此举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并称已多次上门劝其返校,但刘文展拒绝返回学校继续上课。

 资  讯 

教育问题 岂能“劝退”了之

即时 | 2017-09-21 16:03

近日,一名自称是江西某中学高二学生的网友称,他曾多次向于都县教育局举报自己所就读的中学违规补课并乱收费的事情,但被教育局泄露了个人信息。学校对他屡次进行“教育”,但他仍然坚持举报。今年秋季开学前,班主任给这位同学的妈妈发来一条微信:请刘同学换一个学校。校方随后回应,此举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并称已多次上门劝其返校。据悉,涉事班主任已被学校解聘。(9月21日 《北京青年报》)

因学生“就事论事”的举报信,引发了两轮“劝退”,老师为免责而“惩处”学生、学校因“舆论压力”而开除老师,面对如此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问题处理方式,人们不禁感叹:“明明是教育问题,怎能一‘劝’了之!”

近年来,教育部及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年年发文“禁补”,但屡禁不绝。“辅导班、提高班、强化班、特长班”层出不穷,“群补”“一对一”“小班补”使得家长增添经济负担,学生休息时间不足经常处于疲劳状态,慢慢对学习失去了兴趣,产生厌学心理。不仅如此,补课还易滋生教育不公平现象,个别教师“课堂不教课下教”,将课堂上应讲的精髓内容保留到给学生补课时“传授”,实属不该。

补课,且不论违规与否,看似帮助学习成绩较差学生补习功课,实则折射出课堂教学质量不佳的问题。在笔者看来,与其给学生补课,不如给老师们补补课。古人常言:“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而今,莫言也对关于中小学学制改革发表提案,建议按照人才成长规律整体设计和规划学制改革。这也印证了“因材施教”的教育方法和规律。

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同为鬼谷子门徒,正因为遵循了“因材施教”的规律,才使得庞涓、孙膑发展成为兵家,张仪、苏秦发展成为纵横家。同样对于当下的教育而言,照本宣科式的灌输显然有些“拔苗助长”之感,唯有在传授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的基础上,引导学生学会主动学习、提出疑惑、科学分析、探寻答案,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教育问题。

举报补课 不能让学生单独战斗

即时 | 2017-09-21 11:00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一名自称是江西某中学高二学生的网友,在“知乎”上发帖称,他曾多次向于都县教育局举报自己所就读的中学违规补课并乱收费的事情,但被教育局泄露了个人信息。学校对他屡次进行“教育”,但他仍然坚持举报。今年秋季开学前,班主任给这位同学的妈妈发来一条微信:请刘同学换一个学校。(9月20日 央广网)

因举报学校有偿补课而被学校劝退,刘同学的遭遇,显然超越了有偿补课治理这个领域。一个重大的现实问题,由一名高二学生来举报,又给他带来被退学的后果,着实令人感到沉重。举报补课岂能由学生一个人单独战斗?

补课,被不少学校奉为提高学生成绩的圭臬。这种车轮战术、题海战术,在新的教学方法彻底取代传统教学方法前,恐怕还要持续下去。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于都刘同学的举报,像异类一样。

双方发生关于补课的矛盾后,刘同学被要求退学。老师发的一条微信可以“劝退”学生?这是老师的个人行为,还是学校通过老师传递出的声音?另外,学生是否因举报信息泄露而被劝退,需要给出明确答案。这些答案,既包括对学生举报权利的保障,也包括该中学依靠什么样的理念开展教学活动等问题。

在这起矛盾中,刘同学是无力的。该同学“除非全国补课行为停下来”的设想,短期内难以实现。

笔者认为,教育不能走“大水漫灌”的旧路,相关部门需解决乱收费、违规补课的问题。只有教育改革真正动刀子,才能使学生公平地接受教育。

谁泄露了“因举报被劝退”学生的信息?

即时 | 2017-09-22 08:43

自今年3月7日开始,江西赣州于都实验中学学生刘文展接连给多部门写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校方多次“谈话”。本学期开学前,班主任以学校名义给其母亲发来一条微信:请刘文展换一个学校。校方随后回应,此举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并称已多次上门劝其返校,但刘文展拒绝返回学校继续上课。据悉,目前,涉事班主任已被学校解聘。(9月21日北京青年报)

多次实名举报,多次“被谈话”,最终遭到班主任“劝退提醒”——与其说这是一则校园版堂吉诃德大战“有偿补课”的寓言,不如说是地方行政举报之生态诡谲的演绎版。尽管劝退学生的班主任自己被学校劝退了,尽管于都县教育局及实验中学都表态支持孩子重返校园,但,这几个月的刀来剑往,明眼人都能窥见其间的敷衍与不堪。

有几个问题,还是值得好好追问一番:第一,在校生实名举报,且反映的是母校的问题,作为举报信息接收方,自然心里清楚信息泄露的打击报复概率。遗憾的是,刘文展屡次举报,还是屡次被泄密。那么,这个监督举报机制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谁在通风报信、谁在拖延不决?第二,据当事人称,自从举报之后,“我的班主任、年级组长以及校长不断通过面谈和打电话的方式骚扰、威胁我和我妈。”要举证这些内容的真实性,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那么,班主任代表校方“劝退”刘文展,究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还是扮演了回勇猛的背锅侠呢?

最令人费解的,是地方教育主管部门的暧昧姿态。比如媒体问及为何学校和当地教育部门一直没有回应刘文展的举报,当地教育局综治办肖主任表示是“为了避免让孩子陷入舆论漩涡”。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者对监督举报尚且这个姿态,上级权力主管部门对孩子的正义感尚且如此含混,校方拎出花式“小鞋”给孩子穿,又有什么稀奇的呢?说句题外话,这些年,中小学补课禁令的“补丁”越来越厚、“药效”却越来越弱,刘文展事件怕早就说穿了路人皆知的真相吧。

有偿补课是个什么问题、违规收费是个什么性质,这些司空见惯的问题,都抵不过对孩子实名举报的打击报复来得愤懑而恶劣。尤为难得的是,刘文展是在2016年9月以580分的中考成绩(满分780)考进于都实验中学的。又因成绩排名年级第20位,成为学校“免费生”,换句话说,被刘文展举报的“补课费”,其实他都不需要交的。这种“多管闲事”的勇气和胆识,恐怕比掏钱后的举报更难能可贵。

“如果所有人都选择将就,那这个世界就永远只能是凑合。”这话不是名人名言,是这个名叫刘文展的少年对举报事件的总结。拯救这个暂时不想上学的少年,是地方教育部门的责任和义务;而严查实名举报背后的苟且与疏漏,则是权力者因应舆论与民意最好的危机公关态度。一句话,哪怕是罚酒三杯,也请揪出泄露“因举报被劝退”学生信息者的真实姓名。

如何让“出头鸟”不受伤害?

即时 | 2017-09-22 07:59

自今年3月7日开始,江西赣州于都实验中学学生刘文展接连给多部门写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校方多次“谈话”。本学期开学前,班主任以学校名义给其母亲发来一条微信:请刘文展换一个学校。校方随后回应,此举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并称已多次上门劝其返校,但刘文展拒绝返回学校继续上课。据悉,目前,涉事班主任已被学校解聘。(9月21日《北京青年报》)

当事不关己时,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毫无压力地为“出头鸟”鼓与呼,鼓励“出头鸟”们更勇敢,呼吁更多人做“出头鸟”。但是,扪心自问,如果置身其间的是我们自己,如果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都投射到自己身上,你会做那个“出头鸟”吗?你敢毫无顾忌地做一个勇敢的人吗?

在这起“因举报被劝退”事件中,我们没有看到对勇敢者的保护,相反的,却是对勇敢者的伤害。这伤害不仅来自被举报者,更来自原本应该对举报人信息进行严格保密的职能部门。

在保护举报人、对举报人的信息进行严格保密方面,并不缺少相应的法律法规,现实操作中也不缺少相应的部门规章和操作规范,但在实践中,举报人信息被泄露的现象并不罕见,接受举报的部门与被举报者沆瀣一气的事情也屡屡发生。实际上,这种有法不依、违法不究的现状才是对举报人造成伤害的根源,是勇敢和正义得不到鼓励的根源,是很多违法、违规和不合理现象长期存在的根源。

劝退刘文展的是他的班主任,但背后真正发力的却不是班主任。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班主任也是受害者,或者至少是个“替罪羊”。是谁制造了这起事件,是谁让班主任当了“替罪羊”,很值得认真查一查。

我们的社会需要刘文展这样敢于做“出头鸟”的人,也需要勇于与不合理现象作斗争的精神,因为这是我们的社会继续向好必不可少的。但是,我们更需要建立起对“出头鸟”的严格保护机制,建立起对泄密者严厉追责的机制,让保护举报人信息的法律法规得到严格执行,让泄露举报人信息者付出应有的代价,否则,“出头鸟”早晚也会成为“缩头鸟”,在现实的磨砺中失去应有的棱角。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