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陪游名校

时值暑假,清华、北大等高校成为北京热门“旅游景点”,有不少家长选择带孩子前往高校参观。因游客众多,清华、北大两所学校也采取了相关限流措施。记者发现,有机构在淘宝店叫卖“状元陪同参观游览北大清华”,不需要排队,但要价近200元每小时。

 资  讯 

先摆正心态再来谈教育

即时 | 2017-08-18 10:13

每逢寒暑假,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总免不了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融合学与游的海外游学,动辄几万,也抵挡不住家长携孩子出游的热情,“花了钱心疼得不踏实,不花钱对不起孩子更不踏实”是一种较为普遍的心理;清华、北大等高校成了北京热门的“旅游景点”,为让孩子领略一番名校的气质,不惜花钱请所谓的“状元”带游。各类培优班、兴趣班更是火得一塌糊涂。家长一边心疼地喊着“月薪三万撑不起孩子的暑假”,一边拉着孩子奔赴于教育辅导的战场。

无论是抱着“别人去了,我们也得去”的想法,不顾自身条件盲目跟风,还是基于家长认为的客观必要,尽其所能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都可以一窥家长对孩子教育问题的焦灼心态。带着孩子去感受一下名校的风景,陪着孩子去亲近一下国外的世界,就可以提升孩子学习的能力,激发孩子学习的积极性?想必不少家长都心知肚明。带孩子参加这些教育项目时,家长有无认真地进行思量,或是当前迫切需要正视的一个问题。

这种焦虑心态的固化和不断升级,成因固然是很复杂的。每逢高考,地方和媒体对状元光环的过分推崇;每逢假期,教育机构对培训功效的大肆渲染……但凡与教育沾上边的负面或正面的新闻,总能成为舆论聚焦的话题。对于普遍接受网络熏陶的新一代父母而言,几乎无时无刻都身处于“要重视孩子教育”的氛围中,这自然就会叠加和巩固促使他们投资下一代教育的印象。诉诸于现实,就是可能顾不上考虑孩子的兴趣爱好和未来规划,也顾不上考察参加这些新奇项目的实际效果,只是拼尽所有去为孩子争抢一个“有限”或“难得”的名额。

就最近依然火热的海外游学而言,部分家长选择报名参加,居然是担心孩子享受不到国内的优质资源,而为以后出国留学提前做准备。根本不顾孩子的理解能力和独立意识能否胜任独自游学的要求,最后花重金换来的,可能只是“到国外一游”,除了走出去,啥也没有学回来。这种“提前”为孩子做打算的心理,在中国家长眼里是较为普遍的,且在许多问题上都有体现。一个关键的问题在于,在利益的驱动下,相关的市场还没有受到有力的约束和监管,更缺少配套的评价体系。如果家长一味认为,“贵的就是好的”,那么很容易被“利益产业链”的逻辑所捕获。其间损失的恐怕不仅是金钱和时间,还可能对孩子的价值观念产生误导。

如果心态无法平和,甚至出现偏离,寄望于孩子从形形色色的教育市场中汲取营养就无从谈起。家长拥有怎样的心态,往往直接决定着会带领孩子走哪条路。虽然难以评估凡此种种,会对孩子的成长造成何种有形与无形的影响,但正是这样才更需要秉持谨慎的态度。教育是一项兼容并蓄的事业,借鉴他人之长,可以补自己之短。但不能盲目或浮躁地趋之若鹜。那样既难见实效,也会逐渐丧失对国内教育的信心。

古人说,“游学博闻,盖谓其因游学所以能博闻也”。不论是游学国内名校,还是海外游学,家长的心态至关重要。当一切选择的前提都回归于教育本意,才能在增广见闻中找到教育自信,亦才能让孩子真正有所获。


 

“状元陪游名校”噱头背后藏着真问题

即时 | 2017-08-18 09:28

据报道,时值暑假,清华、北大等高校成为北京热门“旅游景点”。因游客众多,清华、北大两所学校也采取了相关限流措施。有机构在淘宝叫卖“状元陪同参观游览北大清华”,不需要排队就可以进入校园参观,每小时要价近200元。

“黄牛”驱不尽,假期来又生。就在几天前,媒体还关注了常年盘踞在高校周边的“黄牛党”。近些年,与清华、北大等名校渐成“旅游景点”一样,由名校衍生出的“参观游玩”产业也逐渐扩大了规模。然而,从性质上而言,这些附着在“参观游玩”产业链上的“黄牛带路党”,与无营业执照的“黑导游”并无二致。

事实上,眼下活跃的“状元陪游”也只是一个噱头。一者,连采访中的对象都承认,“状元陪游”并非就是某年某省的高考状元陪着参观,“状元只是我们一个说法”;二者,近200元每小时的收费行为决定了,其本身是以盈利为目的,本质上仍是一种“黄牛”,只不过“变形”了而已。

即使是变形的“黄牛”,“状元陪游”的收费正当性和安全风险也不容忽视。

不论是先前报道的“黄牛”还是这种“状元陪游”,游客与他们之间大多并不会签订某些协议,这在无形中暗藏了诸多风险。公众想知道的是,每小时近200元的定价是如何确定的、由谁监管;如果发生中途加价、“半路甩客”如何处理;这种看似你情我愿的“状元陪游”究竟是不是合法;既然标榜“状元”却又并非是状元陪同,是否涉嫌欺诈;一旦在游玩参观中产生人身意外事故,又该找谁维权索赔……一系列问题,警示着教育部门、学校单位和工商监管等方面不能对“状元陪游”坐视不理。

当然,监管治理是硬币的一面,纾解需求是更重要的另一面。不论是哪种外壳的“高校黄牛”,近几年有关方面一直在治理,奈何收效并不理想。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围绕着名校参观游玩的供需两端严重不平衡。

趁着假期带领孩子去名校参观游玩,不仅是因为很多家长对名校有情结,更折射出家长群体内心深处对优质教育的焦虑。这种需求和焦虑如果得不到正确的导引,各色“高校黄牛”就难以真正禁绝。因此,治理“高校黄牛”,一味地“堵”注定不行,还要堵疏结合,在“疏”的层面持续发力。

正如社会舆论所谈及的,国外很多高校是没有墙、不设卡、不限流的。这种完全“不设防”的做法是否正确可以暂且不论,但高校从性质上来讲,不仅是一处教育科研机构,同时也是全民享有的公共资源,理应具备开放、自由和包容的胸怀。也因此,如何打破横亘在高校和社会之间的那堵墙,让高校和社会良性互动;怎样从细节设计上保障参观游玩和教学安保不冲突,考验着教育管理者的智慧。面对巨大的参观量,清华、北大等名校采取一定限流措施可以理解,但接下来如何创造条件,在一些重点节假日和时间段,因地制宜扩大参观容量,进一步向社会打开“大门”,也值得探索。

“状元陪游名校”,噱头背后藏着真问题。某种程度上说,这些问题并不新鲜,都是老生常谈的“老大难”,但怎样去正视它、解决它,是我们始终绕不过去的话题。


“状元陪游”不过是教育安慰剂

即时 | 2017-08-18 08:27

时值暑假,清华、北大等高校成为北京热门“旅游景点”,有不少家长选择带孩子前往高校参观。因游客众多,清华、北大两所学校也采取了相关限流措施。记者发现,有机构在淘宝店叫卖“状元陪同参观游览北大清华”,不需要排队,但要价近200元每小时。(8月17日《北京青年报》)

“名校情结”挺有趣,它囊括了很多人学生时代的诗和远方,随后又承载了为人父母者对孩子的希冀和期许。在很多人眼里,清华北大的校园作为“名校情结”中最具代表的具象化符号,在教育的视角里差不多可以媲美圣地了。正因为如此,每到假期甚至是周末,带着孩子参观名校的父母或是夏令营总会络绎不绝。

领略名校风采、体味校园文化,顺便给孩子灌点“努力上名校”的鸡汤……清华北大校园变成教育旅游的“爆款”,加之校方管理方面的需求,摩肩接踵排长队也就在所难免。

同时,吸引力与“名校”旗鼓相当的“状元”也加入“团战”陪游校园,一下子便让这类产业的魅力值几何式地增长。或许不少人都知道,“状元陪游”不过是个噱头。正如“陪游”带队人所说:凡是考入北大清华的,都可以称之为状元,不是省状元,还可以是市状元甚至是县状元嘛。甚至于,所谓的“状元”是不是名校学生还两说呢。即便如此,“状元陪游”依然颇有市场。

中国青年报曾做过一个调查,55%的中国父母都有名校情结。而“状元”所塑造的应试教育范畴内的“成功者”形象,集结了大部分家长的想望,近距离的接触和交流,或许都会对孩子产生积极正面的影响,提供一条可供模仿的“成功之路”。“状元+名校”的神奇组合,天然具备了不可抵挡的吸引力。

免费开放的名校校园却催生了“高价游”产品,挂上网店叫卖,让“状元”与名校斯文扫地,背后必然有“黄牛”和“黑导游”作祟,这给名校的管理者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更需要追问的是,“状元陪游”的奇葩,究竟开在怎样的土壤里?家长孩子趋之若鹜的火热背后,是时代的加持。被名校与状元情结“挟持”的家长,被强加了父辈“光荣与梦想”的孩子,如何走出成长焦虑的漩涡,如何消解泛滥的教育功利主义,如何找寻到匮乏的教育安全感?解决了这些问题,“状元陪游”的闹剧才会真正剧终。


“状元陪同参观”给高校游提个醒

即时 | 2017-08-18 08:18

时值暑假,清华、北大等高校成为北京热门“旅游景点”。因游客众多,清华、北大两所学校采取了相关限流措施。记者发现,高校游也催生了相关产业,有机构在淘宝店叫卖“状元陪同参观游览北大清华”,不需要排队就可以进入校园参观,价位200元每小时。

经济学的基本常识告诉我们,限制必然催化供给不足,而供给不足必然导致涨价,一涨价就很容易滋生乱象。垃圾乱扔、一家四口藏身快递车入校、淘宝叫卖有偿免排队陪游……北大、清华校园参观限流引发问题可以说是这条规律的现实注解。正常途径难进,自然就会有人会想出各种“奇招”,打着“状元陪同参观游览”的广告,要价200元每小时的校园“黑导游”不乏人问津也在情理之中。

该不该放开名校游引起的争论还在继续,无论放开还是不放开,都各有各的道理。但是应该看到,从进入暑假以来,不管是噱头十足的出国游学,还是国内人满为患的名校游,都并非孤立事件,而是人们消费水平提高后,因教育焦虑诞生出来的新需求。这一需求在很长时间内都存在是大概率事件。因此,单靠堵是堵不住的,限流也只会催生出更多的“奇思妙想”来打破限制。而正视现实,合理的疏导需求,让其更加有序,才是正解。

市场往往是最敏锐的。“黑导游”虽然违规,但在某一方面却提供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思路。反对校园开放的理由集中在担心开放会扰乱校园正常的秩序,而学生导游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学校可以通过勤工俭学或是志愿者的方式,组织学生来引导游人有序参观。对学校而言,可以减少游人对正常校园教学秩序的干扰;对学生而言,既是社会实践的一种方式,也可以通过导游解说,加强对学校历史文化的认识,加深自豪感和认同感;而对于游人来说,学生导游更熟悉校园环境,可以帮助他们更高效地设计参观路线,而且在游览途中也可以跟学生更深入交流,了解除了校园景点之外的专业、课程设置、学校生活等更详细的信息,可谓一举多得。

在国外的不少名校,都设有相关的校园参观引导服务,游人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参观方式,普通参观、校园开放日参观、住宿参观,还有利用互联网多媒体技术实现的虚拟参观等等。这些参观方式分别对应不同的人群,由学生或是工作人员来组织接洽。当然,这些都需要通过提前预约安排。而对于选择自助参观的人群,学校也会提供校园地图和游览指南。

名校参观既然是长期存在的刚需,只有提供正规靠谱的官方导览服务,最大限度满足公众们的参观需求,才不会让各种各样的旁门左道层出不穷。目前购买“状元陪同参观”服务的人还不多,但却给高校游的管理提个醒。

“状元陪游”式伪文化消费是瞎胡闹

即时 | 2017-08-17 18:25

时值暑假,清华、北大等高校成为北京热门“旅游景点”,有不少家长选择带孩子前往高校参观。因游客众多,清华、北大两所学校也采取了相关限流措施。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参观火热及进学校困难也催生了相关产业,有机构在淘宝店叫卖“状元陪同参观游览北大清华”,不需要排队就可以进入校园参观,要价近200元每小时。(8月17日《北京青年报》)

“状元陪游”这个点子蛮新鲜,但有点胡闹,正如网友所言,“如果是学渣陪游是不是要倒贴100”?从本质上看,“状元陪游”利用的是消费者的精英崇拜心理,而进行的典型的投机取巧的伪文化消费。

诚然,人间处处是商机,名校参观热及进学校困难也催生了相关产业,但仔细分析就知道,这其实是一家教育公司想的一个营销点子而已,该公司可以让顾客“北大清华状元们带领进入校园,且不需要排队、不需要登记、不受参观时间和人数限制,迅速进入北大清华校园”,这种行为是彻头彻底的商业行为,是利用制度的漏洞而进行的“买卖”而已,实际和真正的文化消费八竿子打不着。我们不禁想问:这不就是投机取巧么?跟见缝插针的“黄牛”有何区别?

或许有人会说,有人愿意找状元陪游,他们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别人管的着么?这显然是谬论。因为不是所有看似合理的东西都可以恣意存在,黄牛进行买卖也是有人买,可是总是被打击,严重者法办,因为他们干扰了正常的经济秩序。“状元陪游”目前虽然还没造成严重的后果,但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已经是对正常游的一种延伸,利用了消费者的特殊心理,严重的还有不当得利的嫌疑。

“状元陪游”,卖的是“状元”的牌子,而不是给旅游增加多少文化气息。这难免让人闻出浓重的伪文化气息。这种伪文化的“毒”危害不小。比如社会上许多打着“著名古建筑”、“著名作家”、“著名画家”、“著名歌手”“著名人物”标签的人无处不在,他们通过手成本低廉的手段,让你感觉到花少钱接受了文化的洗礼,这显然太不厚道。用在“状元陪游”上就是,这样的噱头更多是利用消费者追逐“精英光环”的心理,灌点文化鸡汤,让你感觉让你感觉物有所值,最终被“引君入瓮”。最后的结果是,双方一起在意淫的洗脑下,进行了一场场虚假繁荣的经济活动,利用了高校管理制度漏洞,却对校园安全埋下了很多潜伏的风险。对消费者来说,也无法保障旅游的真正安全和质量。

其实,“状元陪游”和媒体炒作“状元笔记”一样,抛开前者的商业属性,二者背后隐藏的“精英崇拜”,才是最让人担忧的顾虑所在。“状元陪游”之类的投机取巧,不是真正的文化消费,切不可寄托更多属性的期待。对这样的“胡闹”,不妨一笑而过。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