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书记涉嫌抄袭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

 资  讯 

县委书记为何“文字不能自理”

即时 | 2017-07-06 07:41

7月3日,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该篇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李某本人并不知情。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并不知情。该事件在网上曝出引发广泛关注后,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7月4日 华商报)

我以为,县委书记“被署名”的说法纯属睁眼说瞎话,即便文章不是县委书记本人抄袭,而是县委办公室“代笔”,既然文章是在市级党报发表,署的是县委书记的大名,怎么可能投稿前无需本人审阅?怎么可能发表后也不告知本人?县委书记做了“文抄公”,却把责任推卸给下属,此种做法,对照其文章标题《欲明人者先自明,欲正人者先正己》,岂不是莫大的讽刺?

而据同日封面新闻报道,富县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确认文章非县委书记李志锋本人所写,而是县纪委工作人员撰写,县委办工作人员提交。但具体是县委办将文章提交给延安市纪委,由市纪委提交给《延安日报》,还是县委办直接提交给《延安日报》的,该工作人员表示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明明说了县委书记是“被署名”,眼看谎言被识破,便改口称是“正在调查”,无非是在“用一个谎言去圆另一个谎言”罢了。

连公开发表的文章都需要诸多部门为之“代笔”,可想而知该领导平时“不公开发表”的讲话稿等文字材料,更是“无暇审阅”,直接“拿来就读”或“拿去就交”。事实上,这种现象相当普遍,在不少地方,甚至连科局级领导,也跟这位“躺枪”的县委书记一样“文字不能自理”。

为什么有的官员“文字不能自理”?我以为,就像“生活不能自理”一样,官员“文字不能自理”不是“不能”,实为“不想”也。

现在的官员学历都比较高,能通过公务员考试就说明有基本的写作能力,能在地方当上科级以上领导职务的,更非“等闲之辈”,写个讲话稿什么的,应该不在话下。可如今,有的官员居然连“学习心得”都要靠抄袭,而且还不是“亲自抄袭”,可想而知,问题的根源在于“无心学习”。

我们党是学习型政党,可是,一些地方领导干部却“无暇学习”,实在匪夷所思。当然,他们总是有理由的,就是工作太“忙”。可是,与其说他们是由于“忙”,不如说是由于“蛮”,因为他们不是通过不断学习来提高思想和本领,而是凭着“经验”和“感觉”在蛮干,这样的人越“忙”越可能把事情搞砸。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共产党人依靠学习走到今天,也必然要依靠学习走向未来”,提出“中国要永远做一个学习大国”。官员“文字不能自理”的毛病是时候该改改了,“亲自”思考、“亲自”动笔,才是认真学习的基本态度。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 戳破多少真相

即时 | 2017-07-05 08:29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文章“被署名”领导真的无辜吗

即时 | 2017-07-05 07:28

近日,陕西省富县县委书记李志锋署名文章被指与新华社一篇时评大面积雷同,1500余字文章雷同部分为800余字。对此,富县县委宣传部回应称,此事件系“县委办公室工作方面的重大失误”,“李志锋同志‘被署名’”,目前正在查处当中。

经过对比发现,这篇署名李志锋的名为《欲明人者先自明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于2017年6月23日见报;而由新华社记者所写的《新华时评:严以律己重在自重、自省、自律》,于2015年5月14日发表。两篇文章雷同部分800余字,新华时评中除第一段中60余字的表述与前文不同外,其余部分几乎与前文全部相同。由此可以判断,这篇领导署名文章,是一篇抄袭之作。

这真是一个“整词儿”的时代,有关方面又“整”了一个新名词:被署名。现在,很多人的注意力放在这里:这篇领导署名文章,到底是“被署名”还是“真署名”?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十分重要,即便“被署名”,领导就可以免责吗?

从广泛意义上讲,现实中确实存在领导文章“被署名”现象。虽然人人都知道文风就是作风,但在事实上,现在的领导发言、领导文章,有多少是领导本人所写的?可以讲,大量的文章都是秘书提供。其实这也可以理解,领导肩负着改革发展的重任,而需要领导发言的场合很多,如果每篇文章都要领导亲自撰写,可能有点勉为其难。于是只能退而求次之,一般的文章领导应该事前给想法、事后动笔改,而一些重要文章,特别是在报刊上发表的署名文章,则由自己亲自写。

有人可能会说,从严格意义上讲,这种由秘书代笔、领导审核过的文章,并不能称为“被署名”,只有那种领导完全不知情的才可以称。这种情况也存在。过去确实有一些下级乱拍马屁,想通过私下给领导发文章的方式向领导献媚。但对于一个相对成熟的下级来说,耳闻目睹过若干“惨痛教训”,一般不会这么做。马屁拍不好拍到马蹄上,那就糟了。现在给领导发署名文章,往往都要向领导汇报,把文章给领导看一下。至于领导看不看,那是领导的事。

说句实在话,领导看一下,更多是从政治上把关,在思想上升华,至于有没有抄袭,毕竟不是自己写的,很难看得出来。领导倾向于相信下面人不敢不对自己负责,可以借鉴不能抄袭。只是,一颗谁也不能阻止的献媚的心,往往也是一颗无所畏惧的心。悲剧在于,领导可能自己都想不到,下面的人会以对领导负责的名义对领导不负责任。

从现有信息判断,这篇文章可能不是李志锋亲笔撰写的,而是由县委办公室提供的。换而言之,就是下面人代笔的。仅凭现有信息不足以判断县委办公室有没有向李志锋汇报过,李志锋到底有没有看过、改过、审过、授意过这篇文章。如果李志锋知情的话,那么出现这样的“失误”,恐怕不能原谅。如果李志锋毫不知情,那么也要反思,在领导身边有没有形成一种“马屁文化”?这种“马屁文化”的形成,与领导有没有直接或间接关系?

文章“被署名”的领导真的无辜吗?无论是不是“被署名”,恐怕都不能说领导无责。现在,当地把这一事件称之为是“重大失误”。这种领导署名文章抄袭事发,如同给领导提供的重要发言材料出现重大错误一样,都会让领导难堪。而在官场语境里,让领导难堪了,当然是“重大失误”,处理逃不了。真正值得思考的是,如果“马屁文化”不根除,如果领导还不能正文风转作风——养成亲自写文章尤其写重要文章的习惯,这种抄袭丑闻会就此决绝吗?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