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鲸死亡游戏

近日,死亡游戏“蓝鲸”(Blue Whale)悄然进入国内网络。不少人建立同名QQ群,吸引玩家开展游戏。据俄罗斯媒体报道,“蓝鲸”玩家参与游戏后,需要服从管理员分配的一系列“任务”,最终以自杀赢得胜利。报道称,多起青少年自杀案疑与此游戏有关。

 资  讯 

“蓝鲸”游戏背后是青春期认同危机

即时 | 2017-05-22 08:08

近期,全球媒体不断曝光一个名叫“蓝鲸”的游戏,这是由俄罗斯一位心理学系大学生发明的死亡游戏。游戏的参与者被鼓励在50天内完成各种任务,包括每天清晨4时20分起床、割伤自己等,最后更会命令参与者结束自己的生命。据悉,目前这个游戏至少在十几个国家蔓延并导致青少年自残或死亡案例出现。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十多岁的青少年遵从一个看起来充满血腥和暴力的死亡游戏呢?

现有信息表明,“蓝鲸”游戏里充满心理陷阱。游戏的管理者会在新成员加入时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比如必须完成任务、提供身份证信息等。这是一种典型的通过承诺而获得依从的心理策略,其目的都是通过“登门槛效应”来构建参与者未来服从更加荒唐要求的虚拟情景。然后,再通过更多情境性因素的控制,逐步形成参与者的无意识习惯、自我知觉和自我卷入。虽然参与者可能在游戏过程中体验到一些趣味、获得成就感,但这些“爱心炸弹”最终将导致悲剧的发生。

“蓝鲸”游戏的受害者大部分是10多岁的青少年。在青春期,青少年常常会觉得自己不再被父母和家人宠爱,感到不被理解和孤独。而学业和就业上的压力,也会引发一部分人开始怀疑现实世界。种种“变故”都可能让青少年质疑父母、怀疑和抵触主流价值观,从而接受不良思想的感染。

尤其是青少年早期,往往是一个人开始寻找可融入群体、觉察自我成熟的时期,也是他们遇到的第一个“认同危机”时期。他们会有意识地对可供选择的生活方式和兴趣进行选择,不断尝试扮演新的社会角色,以此寻找能够带来社会肯定和心理满足的自我意象。最典型的是在社会情景和同伴压力下,通过模仿和服从某种特殊的行为来摆脱他们之前稚嫩的自我意象,比如,模仿成人抽烟、打架等行为。“蓝鲸”游戏正是利用了这种“认同危机”,一旦其语言和行为上的承诺与青少年个人心理形成联系,后果难以控制。

目前“蓝鲸”游戏蔓延的势头已经被我国有关部门及时控制,在处理这一虚拟世界突发事件的过程中,还应当看到“蓝鲸”游戏背后的普遍性和特殊性。其普遍性在于,青春期“认同危机”之下,青少年的行为模式选择往往会遵从抵制主流社会价值观的规则,偏信于不良文化思想。而特殊性则是在互联网时代,虚拟社会与现实社会相互融合,网络不良行为的传播速度更快、影响更为广泛,防范的难度也更大。

“蓝鲸”游戏的出现是一种特别警示,解决这一问题还是要从青少年自身发展的普遍性规律上入手,重点解决青春期的认同危机和自我迷失。包括加强社会主流价值观的构建,用多种教育方式,鼓励青少年坚持正确的信念。家长、学校和社会要相互配合,让青少年接触多样化、多种来源的信息,培养起自我识别和自我防御能力。要引导压力转向有利于青少年发展的方向,多使用青少年叙事者自己的故事来展现他们的世界,激发他们的自我说服能力。此外,还应净化互联网环境,清除不良社会思想和行为模式的传播源和传播路径,塑造有助于青少年良性发育的互联网空间,由此提升青少年对类似文化的免疫力。

打击自杀游戏要有雷霆之势

即时 | 2017-05-12 12:57

近日,一种叫蓝鲸的死亡游戏在我国多个社交平台出现。据媒体报道,蓝鲸游戏最先出现在俄罗斯,游戏内容涉嫌通过“做任务”的形式诱导参与者自杀。参与者需要做用匕首“画鲸鱼”“3天不吃不喝”这样的“每日任务”。有专家表示,这种游戏很可能就是用了一些步骤对参与者洗脑,与传销组织一样,诱使参与者一步一步走向自杀或者自残的深渊。

综合国内外已经公开的蓝鲸游戏资料,笔者认为蓝鲸游戏中的组织、管理人员已经涉嫌违法犯罪。不难发现,游戏中的许多青少年玩家因受精神控制而不能自拔,被强加的游戏项目包括“用刀割手臂、手腕、在身上割出蓝鲸图形”“睡眠剥夺”“3天不吃不喝”“自杀”等。一般意义上的对自杀自残的教唆行为难以构成犯罪,但以游戏之名、行精神控制之实的方式教唆玩家自虐自残甚至自杀,则可将其定性为具有一定程度的邪教性质或者属于新形式的迷信活动。当然这还需要权威部门对此予以确认。就此而言,可参考我国刑法第300条和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7条对蓝鲸游戏组织管理者的行为予以规制,即利用邪教、会道门、迷信活动,损害他人身体健康或致人重伤、死亡的,司法机关可根据后果来选择适用以上法律。

此外,国内的蓝鲸部分游戏群还有这样的“规矩”:女性玩家必须给管理员发送手持身份证拍摄的裸照,男性玩家管理员只向他们索要身份证照片和家庭地址。这里就有侵犯个人信息的问题需要注意:一方面,根据“两高”新出台的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蓝鲸游戏组织管理者以控制为目的搜集照片、地址、身份证等玩家个人信息,已经涉嫌触犯刑法第253条之一第三款规定的“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上述司法解释也明确“造成被害人死亡、重伤、精神失常或者被绑架等严重后果的”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另一方面,搜集女性玩家的裸照也让人不禁想起了前不久的校园贷风波。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应对搜集裸照这一非法行为本身予以打击,对于裸照可能引发的次生违法犯罪行为同样不得不防。

从媒体相关报道还可以了解到,此前一段时间“阻击”蓝鲸游戏的过程中,以腾讯QQ和百度为代表的网络平台主动作为,着力查删以蓝鲸等为关键词建立的群组和贴吧等,切实履行了网络平台的监管责任。与此同时,关注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共青团和地方网信部门等也都积极参与进来,多方合力“围剿”之势业已形成并且队伍有望进一步壮大。

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必须预见到,蓝鲸游戏的组织管理者有可能通过修改名称等手段变种或伪装,甚至可能在潜伏一段时间以后再出来兴风作浪。对此,公安机关、监管部门要及时采取行动,鼓励网民举报,争取尽快明确性质、有效固定证据,以雷霆之势坚决打击这种诱导自杀的游戏;众多网络平台也要加大监管力度,积极配合执法部门,强化创新技术手段,防止此类不良游戏信息进一步蔓延。从长远来看,要广泛开展宣传教育工作,特别是要通过家庭、学校、社会等多方努力,正确引导广大青少年不断提升网络素养,让其有意识也有能力抵制不良网络元素的侵害。

“蓝鲸死亡游戏”不是游戏而是犯罪

即时 | 2017-05-12 09:44

据报道,发源于俄罗斯并已在多个国家造成多名青少年自残乃至死亡的游戏“蓝鲸死亡游戏”已悄悄进入国内。

有记者卧底调查发现,国内存在不少蓝鲸死亡游戏组织者,这些组织者大都通过QQ群、微信群等方式吸引玩家,群的规模从50人至300人不等,尽管已遭各平台封号处理,但部分组织者依旧铤而走险,以各种名目网罗新参与者。凡加入游戏者,必须向组织者提供个人身份证号码等详细信息,女性还需提供裸照,以便中途退出时予以威胁、恐吓。按照规定,游戏玩家必须完成50个任务,从最初用硬物划刻手臂到最终“顺利”死亡,任务层层升级。这就不得不让人心生疑窦:一个注定要让人死亡的游戏,为何还有人趋之若鹜?

有媒体评论称:这是当下青少年群体普遍精神空虚、缺乏人生目标等所致。诚然,近些年来,“空心病”等描摹年轻人缺乏使命感的词汇越来越多,可即便承认绝大多数青少年精神空虚,也不能认为这就是他们参与死亡游戏的原因。更具说服力的解释应该是:游戏直接冠以“死亡”之名,极易撩拨涉世未深的青少年的好奇心。许多人一开始可能仅仅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殊不知,这些游戏组织暗藏玄机,只许进不许出。并不是由于青少年精神空虚、缺乏奋斗目标才导致悲剧发生,游戏自身的邪恶本质,才是一切悲剧的根源。

“死亡游戏”并不是一个新鲜词汇,在蓝鲸进入之前,已有相当多种类的死亡游戏由国外引入。过去的死亡游戏,尽管同样存在生命危险,但相较于蓝鲸,游戏的成分仍要浓郁许多。有一种说法是:人在濒临死亡时可体验到极独特的美妙快感。无论此说是否可信,这都是死亡游戏应运而生的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游戏者所要达到的目的之一就是体验濒死快感。如在2014年从国外传入的一种死亡游戏,几十秒后,体验者就眼前发黑,并体验到一种欣快感,逐渐失去知觉,当年,不少地方都有中学生因玩这一游戏而被送入医院。显然,游戏是利用人体的生理特点开发出来的。然而如今的蓝鲸死亡游戏则没有这些技术性操作,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的控制程序和命令。有人认为,参加蓝鲸死亡游戏的玩家是因长期受精神催眠,最终不知不觉走向死亡。其实不然,精神催眠只是其较为温和的一面,真正让玩家不堪重负的是繁密的精神和身体控制。游戏组织者会为每名玩家选配一名带领者或导师,随着游戏推进,玩家生活的每个细节都在他们掌控之中。这一游戏的恐怖之处在于,你不是一步步走向死亡,而是被他人有预谋的一步步推向死亡。若中途选择退出,导师依然有足够充分的机会让你中途死亡,因为你始终处于他们制造的死亡游戏之中。如果说过去的“死亡游戏”利用了人的生理特征等来满足特殊体验,那么现在的蓝鲸则是一场有预谋的诱杀。游戏真正满足的只是组织者和创始人变态的杀人欲望,除了恐惧和战栗,玩家压根没有任何自由和快乐可言。这已不是什么游戏,而是一场以游戏之名精心粉饰的杀戮、是赤裸裸的犯罪。

既然其本质是犯罪而非“人畜无害”的游戏,我们就不能仅仅停留在舆论层面,对其进行空洞的口诛笔伐,而必须采取果断的措施,利用每一条线索,寻根究底地找到背后的组织者,绳之以法、永绝后患。

阻击“死亡蓝鲸” 游戏群不能一散了之

即时 | 2017-05-11 18:29

近日,国内外多家媒体发出危险警告称,一款起源于俄罗斯的死亡游戏“蓝鲸”,在国内社交平台出现,引发关注。5月10日,泉州网警部门接到群众举报,发现有一个名为“死亡蓝鲸”的QQ群定位在泉州。泉州网警立即联系相关部门进行举报,目前该群已被解散。(5月11日 海峡都市报)

死亡不是游戏 保护儿童没有商量

儿童意外死亡,常常缘于生活中的危险游戏。生活中的危险游戏,除了模仿电影、电视、书籍和大人的玩笑,更多的是模仿不健康的电子游戏。好奇与模仿,是儿童的学习方式和成长本能。然而,儿童缺乏生活阅历,没有鉴别能力,直接接触死亡游戏,出于好奇并进行模仿的可能性极大,对儿童的生命安全产生极大威胁。家长、老师、社会工作者、网络管理者需保持警惕,一旦发现此类游戏,立即报警。

与性话题一样,死亡话题也是父母难以绕过的话题。做父母的应当相信,孩子参与讨论这些话题时,是有一定承受力的。孩子比我们想象得还要聪明。祖辈或邻人去世时,父母与孩子坦荡、适当地讨论死亡话题,同时进行珍惜生命的启发和引导,有利于孩子理解生死,建立珍惜自己生命、尊重他人生命的理念,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大大提高抵制死亡游戏的自觉性。[详细]

远离死亡游戏 教导青少年珍爱生命

青少年都有一种寻求刺激的好奇心,然而在成长过程中,好奇心却被家长用恐吓的方式加以限制,好奇心得不到满足,导致“越恐惧、越好奇”。青少年的这个心理特征,被“蓝鲸游戏”利用了。

由此可见,阻击“蓝鲸游戏”侵害青少年,除了监管部门加大网络清理、打击力度外,家长也需引导孩子树立正确的认知,帮助他们建立自信心、懂得生命的可贵性,彻底消除青少年对死亡的猎奇心理。

众所周知,孩子爱玩是天性使然,为何部分孩子对可能付出生命代价的“死亡游戏”情有独钟呢?这不能简单归咎于电影、电视中暴力情节的影响,或对孩子校内外的监护不力,其根子在于孩子们缺乏“死亡教育”。

中国人忌讳谈死,大人对孩子谈起死亡话题时,要么闪烁其辞、有意敷衍,要么就是构建诸如化蝶高飞、回归天堂之类的美好童话。这种教育下,孩子们对于死亡,很难有正确、科学的认识。

我们可以借鉴国外已有的经验,借助家中一只小狗、小猫或家庭成员归西时,让孩子接触“死亡”的概念,让孩子感受家人对逝者的哀思。逐步让“死亡教育”深入人心,让孩子们懂得“生命只有一次,要珍惜生命”。[详细]

封杀死亡游戏 必须疏堵结合

涉嫌教唆他人自杀自残,死亡游戏这只“过街老鼠”,人人厌恶、人人喊打。对于国内出现死亡游戏的现象,我们当然不能手软,必须严厉打击。

在社会严防死守的治理高压下,死亡游戏绝不会心甘情愿地退出或束手就擒,相关人员极有可能转移阵地、转换方式。比如将蓝鲸游戏改头换面;或转换平台,利用微信群等网络空间谋生。相关部门要担负起社会责任和管理责任,一个都不放过、除恶务尽。在严厉打击死亡游戏的同时,相关部门也要做好疏导工作,让越来越多的民众认清死亡游戏的危害性,自觉远离死亡游戏。

家长要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死亡游戏的诱惑对象绝大部分是年轻人。现在的孩子学习条件好了,知识、技能与日俱增,但他们的心理健康同样值得关注。广大家长要持续关注孩子们的动态,和孩子沟通交流,促使青少年健康成长。

信息时代,没有人活在孤岛上。发现自杀倾向和不良倾向的人或群体,我们也要发挥“朝阳群众”的精神,及时举报不法行为,让健康的思想成为社会主流,降低死亡游戏的发生概率。

封杀死亡游戏,必须疏堵结合。只有坚决铲除死亡游戏的生存土壤,同时引导青年人向上、向善,死亡游戏才会真正地走向死亡,不再危害社会。[详细]

封杀死亡游戏,必须疏堵结合

即时 | 2017-05-11 18:10

近日,国内外多家媒体发出危险警告称,一款起源于俄罗斯的死亡游戏“蓝鲸”,在国内社交平台出现,引发关注。5月10日,泉州网警部门接到群众举报,发现有一个名为“死亡蓝鲸”的QQ群定位在泉州。泉州网警立即联系相关部门进行举报,目前该群已被解散。(5月11日《海峡都市报》)

涉嫌教唆他人自杀自残,死亡游戏这只“过街老鼠”,人人厌恶、人人喊打。对于国内出现死亡游戏的现象,我们当然不能手软,必须严厉打击。

死亡游戏,露头就打。腾讯QQ安全团队表示,“蓝鲸游戏”这类行为已涉嫌组织、教唆他人自杀自残,属于违法犯罪行为,一旦发现,将向司法机关举报。他们已对涉及“蓝鲸游戏”的QQ群进行排查,对12个疑似相关的QQ群进行了处理,目前已扩大关键词的屏蔽范围,将死亡游戏扼杀在萌芽状态。

死亡游戏,穷追猛打。在社会严防死守的治理高压下,死亡游戏绝不会心甘情愿地退出或束手就擒,相关人员极有可能转移阵地、转换方式。比如将蓝鲸游戏改头换面,必须有熟人引荐才能通过申请。或者转换平台,利用微信群等网络空间谋生,相关部门要担负起社会责任和管理责任,一个都不放过、除恶务尽。在严厉打击死亡游戏的同时,相关部门也要做好疏导工作,让越来越多的民众认清死亡游戏的危害性,自觉远离死亡游戏。

家长要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死亡游戏的诱惑对象绝大部分是年轻人。现在的孩子学习条件好了,知识、技能与日俱增,但他们的心理健康同样值得关注。广大家长要持续关注孩子们的动态,和孩子沟通交流,促使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信息时代,没有人活在孤岛上。发现自杀倾向和不良倾向的人或群体,我们也要发挥“朝阳群众”的精神,及时举报不法行为,让健康的思想成为社会主流,降低死亡游戏的发生概率。

封杀死亡游戏,必须疏堵结合。只有坚决铲除死亡游戏的生存土壤,同时引导青年人向上、向善,死亡游戏才会真正地走向死亡,不再危害社会。

远离“死亡游戏” 让青少年珍爱生命

即时 | 2017-05-11 17:46

5月10日,泉州网警部门接到群众举报,发现有一个名为“死亡蓝鲸”的QQ群定位在泉州。泉州网警立即联系相关部门进行举报,目前该群已被解散。(5月11日《海峡都市报》)

国家高级心理咨询师王永梅认为,青少年都有一种寻求刺激的好奇心,然而在成长过程中,好奇心却被家长用恐吓的方式加以限制,好奇心得不到满足,导致“越恐惧、越好奇”。青少年的这个心理特征,被“蓝鲸游戏”利用了。

由此可见,阻击“蓝鲸游戏”侵害青少年,除了监管部门加大网络清理、打击力度外,家长也需引导孩子树立正确的认知,帮助他们建立自信心、懂得生命的可贵性,彻底消除青少年对死亡的猎奇心理。

众所周知,孩子爱玩是天性使然,为何部分孩子对可能付出生命代价的“死亡游戏”情有独钟呢?这不能简单归咎于电影、电视中暴力情节的影响,或对孩子校内外的监护不力,其根子在于孩子们缺乏“死亡教育”。

中国人忌讳谈死,大人对孩子谈起死亡话题时,要么闪烁其辞、有意敷衍,要么就是构建诸如化蝶高飞、回归天堂之类的美好童话。这种教育下,孩子们对于死亡,很难有正确、科学的认识。

在“死亡教育”(国外又称“生死教育”)上,不少国家已经形成了独特的教育方式,如:美国名为谈“死”,实则让孩子树立正确的生死观念;澳大利亚则强调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日本则针对青少年的脆弱心理和自杀事件,采用相应的教育方式,倡导“热爱生命、选择坚强”。

我们可以借鉴国外已有的经验,借助家中一只小狗、小猫或家庭成员归西时,让孩子接触“死亡”的概念,让孩子感受家人对逝者的哀思。逐步让“死亡教育”深入人心,让孩子们懂得“生命只有一次,要珍惜生命”。

孩子是家庭的希望,更是社会和国家的未来。家长、学校、社会要高度重视这个问题,不能只做孩子完成作业的监督者和禁止上网娱乐的看护者。用适当的“死亡教育”引导孩子们远离“死亡游戏”,迫在眉睫。

死亡不是游戏,保护儿童没有商量

即时 | 2017-05-11 17:29

近日,国内外多家媒体发出危险警告称,一款起源于俄罗斯的死亡游戏“蓝鲸”,在国内社交平台出现,引发关注。昨日,泉州网警部门接到群众举报,发现有一个名为“死亡蓝鲸”的QQ群定位在泉州。泉州网警立即联系相关部门进行举报,目前该群已被解散。(5月11日 东南网)

儿童意外死亡,常常缘于生活中的危险游戏。生活中的危险游戏,除了模仿电影、电视、书籍和大人的玩笑,更多的是模仿不健康的电子游戏。好奇与模仿,是儿童的学习方式和成长本能。然而,儿童缺乏生活阅历,没有鉴别能力,直接接触死亡游戏,出于好奇并进行模仿的可能性极大,对儿童的生命安全产生极大威胁。家长、老师、社会工作者、网络管理者需保持警惕,一旦发现此类游戏,立即报警。

传播这类游戏的人,应当受到法律惩罚。传播死亡游戏、暴力游戏造成的社会恶果,不亚于传播淫秽视频,必须受到严厉惩罚。儿童是父母的未来、国家的未来,保护儿童没有商量。死亡不是游戏,防止儿童接触死亡、暴力、淫秽等危险性游戏或视频,阻止这类有毒游戏和视频的传播,是所有人的责任。

成年人具有一定的鉴别能力和自我控制能力,需保持清醒,勿被死亡游戏、暴力游戏、淫秽视频“拖下水”。毕竟这些信息不是健康的文化元素,不是生命的正能量,不是积极向上的引导力量。沉湎于不健康的“玩物”,对精神健康、身体健康有害无益。成年人的QQ群、微信群、微信朋友圈,同样需要抵制危险的信息。

与性话题一样,死亡话题也是父母难以绕过的话题。做父母的应当相信,孩子参与讨论这些话题时,是有一定承受力的。孩子比我们想象得还要聪明。祖辈或邻人去世时,父母与孩子坦荡、适当地讨论死亡话题,同时进行珍惜生命的启发和引导,有利于孩子理解生死,建立珍惜自己生命、尊重他人生命的理念,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大大提高抵制死亡游戏的自觉性。

病态兴趣 不是“亚文化”

即时 | 2017-05-11 06:57

据报道,一款名为“蓝鲸”的死亡游戏出现在中国互联网平台,该游戏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完成各种自虐任务,并涉嫌教唆参与者自杀。

这款游戏的发源地是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站VK,俄罗斯警方在调查接二连三的青少年自杀事件中,最终将目标锁定在社交网络上。游戏发起者也有组织,但游戏扩散的过程还是得自网络的力量。回想此前的“冰桶挑战”,爱心接力变成了“病毒式扩散”,那是很好玩的事情,但见证病态心理的传播也实现同样功效时,就让人感到害怕了。

许多舆论把矛头对准青少年心理健康,这是问题的一方面,但不是关键。每个人都有成长经历,叛逆、焦虑的心理阶段都会出现,问题是许多网络社交情境促使这些心理过度放大,被刻意凸显。现在一些网站的分组模式,让很多奇怪的、甚至病态的兴趣找到了“组织”,很多听上去很诡异的网络新名词在涌现,以前在侦探小说里才看到的病态心理,在社交媒介上成为公开化的东西。

不久前,美国俄亥俄州一非裔男子斯蒂芬斯无缘无故枪杀一名老人,并将杀人视频上传至“脸谱”。这是人在现场、赤裸裸的犯罪,犯罪过程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走到公众眼皮子底下,成为公开的展示。这个世界,曾经在主流视野里出现的都是经过规范处理的信息,不管你是不是标榜个性、叛逆,社会信息的前端必定是代表主流价值的东西。今天不同了,犯罪现场不再是警察用封条保护的神秘地带,它随时进入人的视野,社会的阴暗面一点都不再神秘了。

网络让很多东西祛魅,也让许多本该神秘化的东西变成了公开展示。比如人性是不完美的,的确隐藏着许多不可告人的东西,但没必要真的说出来,还要通过彼此分享,演变成一种“亚文化”。一般人对于自己身上隐藏的病态心理,也不会真的去在意,大部分时间还是生活在主流文化里,做正常人该做的正常事。一个社会的规范,通过法律的、道德的、习俗的锤炼,确保我们都能用正常的心智展开交流。但今天的社交网络泛滥之后,虚拟与现实相互渗透,有时让人难免感觉社会规范已经出现相对主义的危机。

“蓝鲸”游戏在中国的影响到底有多大,还需要调查清楚,但不可否认病态心理的分享传播是早已存在的现象,而且都已经见怪不怪,让公众感觉不那么病态了。个性、叛逆、多元都是好东西,但现在很多人谈起“主流文化”都难以启齿的时候,是不是需要认真反思一下了?

死亡游戏“蓝鲸”来袭 我们准备好了吗

即时 | 2017-05-11 06:41

【一旦进入某个封闭的网络空间,每个人都成为“游戏”参与的一环,异化为“游戏”中的角色,便很容易丧失应有的现实认知和心理戒备。】

近日,死亡游戏“蓝鲸”(Blue Whale)悄然进入国内网络。不少人建立同名QQ群,吸引玩家开展游戏。据俄罗斯媒体报道,“蓝鲸”玩家参与游戏后,需要服从管理员分配的一系列“任务”,最终以自杀赢得胜利。报道称,多起青少年自杀案疑与此游戏有关。(《新京报》5月10日)

一款以自杀为“胜利”标准的网络游戏,早已非普通意义上的电子游戏。一方面,游戏指令所要求的进行自我伤害、看恐怖电影……以至于自杀的整个过程,都发生在现实之中,完全是真人体验,伤害也指向具体的人,而非如电子游戏的“打打杀杀”都发生在虚拟场景;另一方面,一般游戏都以自愿为基础,但“蓝鲸”的规则却具有一定强制性,比如管理员要求玩家提供真实身份信息,以此要挟玩家不能中途退出。这形成了一种现实的恐吓与精神控制。

让游戏者自杀的“蓝鲸”,多数人可能一开始以玩游戏的心态误入。不排除被管理员“洗脑”而精神控制后,部分人最终走向自我伤害甚至是自杀。此外,以游戏的概念来包装和美化本质上的自我伤害,也降低了参与者的警惕心理,构成了教唆自杀之嫌。其危害与后果,甚至比早先出现的以自愿为前提的自杀群更严重。

网络时代的信息流通,突破了物理阻隔,像“蓝鲸”这样的游戏能由一个国家迅速传入另一个国家,就是一例。“自杀游戏”展现的其实是互联网安全威胁所共有的新表现形式。对其予以有效控制,需要多方面的发力。一是现实层面,如何对之进行及时辨别,并予以有效的技术阻断?其中牵涉到的互联网的自由与秩序边界,也有必要进一步探讨;二是法律层面,对于像“蓝鲸”这样教唆自伤、自杀的“游戏”,如何对其定性并追究推广者的责任?这些都需要及早加以重视,实施有效行动。

互联网的去边界和组织化,降低了各种极端亚文化的认同和参与门槛。其中就包括放大和强化某个群体的特有行为心理,并将之引向实践。“蓝鲸”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对此的微观表达。现实中,要玩自杀游戏,迫于对法律风险和行为后果的清晰认识,绝大多数人都会有坚定的抵触心理,也不容易被教唆和洗脑,但一旦进入某个封闭的网络空间,每个人都成为“游戏”参与的一环,异化为“游戏”中的角色,便很容易丧失应有的现实认知和心理戒备。特别是随着网络原住民的增多,更要警惕种种极端亚文化,借助互联网扩散、壮大,引发现实中的法律、道德与伦理危机。

目前包括英国、阿根廷、墨西哥等在内的多国都发布警告,提醒家长对孩子在网络上的行动多加注意。但要让孩子真正远离“蓝鲸”游戏的危害,仅仅是家长层面的防范显然是不够的。从技术上予以有效的管控,更为必要。目前,腾讯公司已对相关的群进行了处理,但仍有一些匿名的群处于控制之外。这考验的是技术能力,也是责任心。鉴于“蓝鲸”的国际蔓延,打击类似危险的游戏还有必要加强国家间的合作。

自杀游戏,当务之急是叫停

即时 | 2017-05-11 06:36

一款据说来自俄罗斯的自杀游戏——蓝鲸游戏正在世界蔓延,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杭州,也有不少青少年在传播这款游戏的内容。

说是游戏,其实是现实生活中的真实行为,参与者必须完成50个非常极端的任务,比如每天凌晨4点20分起床,然后看一整天的恐怖片,在“玩”到后来,让参与者自残,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些隐晦而又厌世的内容,而这个游戏的最后,则是唆使参与者去自杀。

在很多人眼里,自杀和自残都是不能理解的行为,无法想象从自残和死亡中也可以获取乐趣,所谓的50个任务在常人看来都很匪夷所思。可是从青少年的角度看,这种游戏充满着神秘色彩,黑暗的游戏内容具有煽动性,游戏对死亡崇拜的推崇,严密的游戏规则也容易产生裹挟作用,一个冲动盲从、心智不够健全、心理还很脆弱、对生命没有清醒认识的半大孩子很容易被吸引,进而走上不归路。

切莫小看了这些游戏的危害性。虽然在中国,人们还没有发现这款自杀游戏的受害者,但从世界范围看,已经有不少国家的青少年深受其害。而杭州的一位孩子用“火”和“酷”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这款危险性极高的游戏,以及同学们谈论游戏时的热度,其实已经说明青少年对游戏产生了错误的认识,埋下了危险的种子,只不过还没有造成恶劣的后果。

有人习惯于从教育、从社会寻找青少年被这些游戏吸引的原因,将之归结为某种社会缺陷所致。这里面确实有教育的问题,有社会的问题。有所谓的对青少年温暖不够、沟通不够、理解不够的共性问题,有个人家庭的问题。这些固然都是造成青少年迷失自己的原因,需要社会着手解决,但更重要的是面对这些问题时的态度。

一个半大的孩子,心智必然是不成熟的,你再怎么开展生命教育、安全教育,也无法让孩子在很短的时间成熟理智起来。这就像测试幼儿园小朋友防骗能力,然后归结为教育不够一样,没有多大的意义。孩子是无辜的,可恶的是那些发明自杀游戏,传播自杀游戏,将自杀游戏当成卖点、当成生意、当成提高点击率、当成发泄自己对社会不满的工具的人。他们利用了孩子的弱点,也利用了这个社会的弱点,用孩子的生命来达成他们自己的目的。

所以,当务之急是禁止。自杀游戏这样的东西,原本就不该被发明出来,发明出来了,也不该让其流传到社会上去。

生命教育当然是必须的,社会也需要在应对青少年的成长问题时,有更多的灵活性和专业性,但更重要的是不能给游戏传播的机会。也不必等到法律的漏洞被弥补,我们有网警,有朝阳群众,有发达的互联网监管技术,没有理由删贴子的事争分夺秒,像这种鼓动自杀的,却相安无事。网络监管很难深入每个人的内心,但是可以将平台和组织者的责任很好地监管起来的。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