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法24条

最高人民法院28日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针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新问题和新情况,强调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

 资  讯 

24条“婚规”补丁仍有升级空间

即时 | 2017-03-01 10:16

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针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新问题和新情况,强调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2月28日新华网)

两会之前,良法先动。根据这份补充规定,备受热议的第24条“婚规”新增两款,分别规定: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简言之,虚假债务和非法债务不再成为渣男渣女们卸责给前任的“合法责任”。

这几日,婚姻法第24条司法解释成了爆款议题。有媒体报道称,前妻豪赌欠债800万元,男子月薪5000元仍被判还债。如此拍案惊奇事,似乎却进入层出不穷时间:“反24条联盟:近百妻子因前夫欠款被负债结盟维权”(2016年10月)、 “海归女结婚二月被负债500万”(2016年11月)、“女子离婚六年突然被负债340万”(2017年1月)……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婚姻不是保险柜,有比翼鸟,亦有各东西。按理说,“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的说法,是债权人权益优先的意思,担心夫妻双方合谋骗财,最后再假离婚侵权。但问题是,谁说夫妻就一定是合穿一条裤子的呢?情比金坚的有,貌合神离的也不稀奇。如果不能对共同债务有个公平而明朗的表达,那么,这24条“婚规”无异于天赐神坑,简直是婚姻关系里恶意报复或肆意侵权的利器。就像受害者说的,在一方不愿偿还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又不承担相应举证责任的情况下,这就导致“婚姻关系是个筐,任何债务往里装。”

汗牛充栋的案例,此起彼伏的呼声——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关键词,出现的判决书多达81288份。仅2016年一年就新增了30484份。去年5月,受害者王锦兰在自己的微博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婚姻有风险,离婚需谨慎》,文章的点击量达到了650万次。在民间,“反24条联盟”等组织更是得到法学专家等声援,乃至有法官称其为“国家一级法律错误”。

眼下,最高法因应民意、力促司法解释及时转身,这是全面法治语境下立法节奏的可喜进步。不过,这样的补丁虽解得了近渴,却仍有升级的空间。一方面,既然是婚姻期间内的债务,借钱出去的就该让夫妻双方共同知晓——不能借钱的时候偷偷摸摸,出事儿了却要不知情的当事人承担债务责任。只要限制夫妻单方借钱的自由,漏洞就不会出现,也真正体现了婚姻生活的坦诚、休戚与共的利益关系。另一方面,强调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这固然大快人心,但对于私自挥霍或并非用于共同生活的“暗债”,仍缺乏明晰的法条利器。如何在“共同债务”上细化概念与逻辑,司法解释仍大有可为。

良法,才是善治之前提。从“委婉说不”到“大声喊废”,这疏漏的24条解释已经开始悄然转身。不堪也好,误读也罢,保障公民合法权益,这才是法律“一直在路上”之真意。


 

“补充规定”让“24条”不再伤及无辜

即时 | 2017-03-01 10:14

最高人民法院28日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针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新问题和新情况,强调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2月28日新华网)

婚都离了,前夫欠下的债务还需偿还吗?非你所愿,答案是肯定的。婚姻中一方举债,即便是离了婚,另一方亦有共同承担债务的责任,这就是传说中的“婚姻法24条”。在自己浑然不知的情况下,竟莫名背负上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巨额债务,这听起来荒谬至极。但从现实来看,深陷这般困境的不乏少数,受害群体更是渗透到教授、医生、公务员、法官等各个阶层。

从近几年频现报端媒体的消息来看,不少人都饱受着沉重债务的压迫。而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有些法院往往以“24条”作为裁决依据,致使一些人需要为他们的前夫(前妻)的债务“买单”。最让公众无法接受的是,夫妻一方因从事赌博、吸毒、虚构债务、非法集资、包养情人等违法犯罪活动或违背公序良俗的行为而无法清偿的债务,在有些判决中也被界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不知情或未参与债务活动的一方也要承担债务。显然,这种现象是极其不正常的,“24条”衍生出的“连带责任”已经伤及了无辜。

随着此类案件的不断曝光,“24条”持续受到媒体和公众的关注,于是有观点主张修订甚至废止。近日,还有专家学者出场,批评这个不近人情的法律,直言“婚姻法24条”是“国家一级的法律错误”。虽然“24条”引发的舆论风波不止,但婚姻法司法解释二中的这条规定,秉持了权利、义务、责任相统一的原则,有其出台背景和现实意义,“一废了之”必然会出现弊大于利的局面。

缘于市场经济的逐步发展,举债人与债权人之间的关系的确变得复杂起来,现实家事纠纷中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鉴于此,最高法对“婚姻法司法解释”第24条作出了补充规定并发布有关通知。增加的规定包括,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等虚假债务,举债方从事赌博、吸毒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这一条款可谓众望所归,更让那些饱受连带之苦的人迎来了新的转机。

虽然,补充规定和有关通知让公众为之振奋,可平息“24条”风波,法律的跟进显然只是一个良性的开端。因为婚姻法司法解释二中本来就有除外情形,只是具体案件审理中有些法院简单化处理,没有对相关细节和债权债务关系性质进行深入研判,以致于酿出举债配偶另一方深受其害的悲剧。

亦即是说,法律的完善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法院要积极作为,对债务的真实性,合法性从严审查,对非法债务坚决不予保护,对未举债配偶一方给予最大限度的保护。同时,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最高法须发布指导性案例,就家事审判领域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统一裁判尺度。

婚姻法解释第“24条”,关键在准确适用

即时 | 2017-03-01 09:05

【既要防止夫妻合谋以离婚为手段逃避债务、损害债权人利益情形的出现,又要防止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举债给其配偶造成损害的情况出现。】

最高人民法院28日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以下简称《规定》),针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新问题和新情况,强调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2月28日新华社)。

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理解争议由来已久,最高人民法院曾通过“院长信箱”公开答复过,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也曾针对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请示作出过函复,此次又公布了《规定》并同时下发了通知,为正确理解、适用第24条提供了依据。这是最高人民法院及时打上的一个法律补丁,划出了正确适用第24条认定“夫妻一方所负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一条分界线。即适用第24条的前提是真实债务、合法债务,虚假债务、非法债务则不能适用第24条的规定。

有人认为第24条不符合婚姻法的精神和基本原则,过于强调保护债权人的利益,进而损害了未举债配偶一方的利益。之所以会如此理解,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未具名举债配偶一方难以举证或者不配合法院调查甚至不出庭、消极应诉,给法院查明案件事实带来难度,最终可能因此而败诉;另一方面,个别法官仅凭借条、借据等债权凭证就认定存在债务等简单机械处理夫妻共同债务的情形,进一步加剧了社会对第24条的质疑。

此次公布的《规定》和通知,就是针对这些问题对症下药,可操作性强。《规定》明确,未经审判程序不得要求未举债的夫妻一方承担民事责任,这意味着不得通过执行程序认定夫妻共同债务,而要通过审判程序查明“夫妻一方所负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首先要求当事人、证人到庭接受调查,这一点应该成为法官今后审理此类案件需要把握的重点。慎用缺席判决,尤其要严格控制公告送达,充分发挥庭审在查明案件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等方面的功能。其次,要合理分配举证责任,更不能完全依赖于当事人举证来查明事实,未具名举债一方不能提供证据但能够提供证据线索的,法官应当依申请调查取证;在举债一方的自认出现前后矛盾或无法提供其他证据加以印证时,应主动依职权对自认的真实性作进一步审查,以此缓解未具名举债一方的举证困难。再次,要将债务是否真实合法以及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作为查明的重点。

如果查明债务属于虚假债务或非法债务,则人民法院在不予支持的同时,要加大惩处力度,绝不能姑息迁就,彻底打消当事人的侥幸心理。如果属于真实债务,就要严格审查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这是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基本原则。如果夫妻一方举债是用于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则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如果债权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仍出借的,法律对此债权不予保护,让其自身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如何更好地执行此次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规定》和下发的通知,给广大法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但要有努力认定法律事实的态度,还要有准确认定法律事实的能力。毕竟,个案情况千差万别,既要防止夫妻合谋以离婚为手段逃避债务、损害债权人利益情形的出现,又要防止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举债给其配偶造成损害的情况出现。总之,法官必须依法准确适用第24条。

给“第24条”打补丁不是终点

即时 | 2017-03-01 08:35

最高人民法院2月28日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针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新问题和新情况,强调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相关报道见A3版)

“婚姻法第24条”近年来争议很大,众多人士呼吁进行完善。这次,最高法不仅对“24条”新增了两款规定,而且下发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债务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显然很及时很必要,在规范法院审理夫妻债务案件的同时,可有效保障“被负债”一方的财产权益。

这次打的两个“补丁”很有现实针对性。例如,现实中有不少夫妻一方与第三人恶意串通,伪造债务,损害另一方财产权益的现象。对此,此次新增规定: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这样一来,就能打消部分人的念头,即企图通过虚构债务占便宜没门。

另外,现实中有一种案例也很多,即夫妻一方因赌博负债,对另一方隐瞒,离婚后,债权人以共同债务为由向“被负债”一方讨债。对此,此次新增规定: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这不仅能维护“被负债”一方的权益,还有利于遏制违法犯罪。

再加上上述通知明确提出很多要求,例如,“未具名举债一方不能提供证据,但能够提供证据线索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当事人的申请进行调查取证”,强调法院主动作为,实际上也是对夫妻一方权利的救济。另外,最高法就“婚姻法司法解释”有关问题答记者问,也有利于基层法院正确运用两个“补丁”。

不过,现实中个体婚姻家庭情况千差万别,意味着夫妻一方“被负债”的情况也千差万别。而新增的两款规定,只能解决现实中所对应的问题,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之外的争执性问题如何解决还需要深思,无疑不能指望新增“补丁”规定来解决现实中所有问题,这既需要基层法院多些探索,还需完善法律。

譬如,长沙天心区法院放弃“24条”中对夫妻共同债务的推定,而是从《婚姻法》41条出发,坚持合同相对性原则,以“谁立据谁偿还”的个人债务认定为基本规则,辅之以小额日常家事代理的“共同债务推定”,该制度被称之为正向追偿机制。这种探索有利于维护“被负债”一方的权益。

更重要的是,要完善《婚姻法》41条。《婚姻法》在2001年进行过修订,十几年来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新问题和新情况不断出现,主要是通过司法解释进行完善,这显然是不够的。有必要早日完善该法律41条,让夫妻双方了解法律原则,打消一方侵害另一方财产权益的念头,减少夫妻债务纠纷发生。

笔者认为,《婚姻法》41条有必要明确三个原则:一是知情原则,即夫妻双方必须对共同债务完全知情。二是共用原则,即共同债务必须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三是惩罚原则,对夫妻债务纠纷中的恶意行为(如恶意串通、恶意造假)要有一定惩罚措施。一些专家提出的“共债共签”就包含知情与共用的意思。

有专家认为,“24条”和《婚姻法》41条是存在冲突的,标准是不一致的。还有不少人建议废除“24条”。其实,核心问题在于《婚姻法》41条过于模糊和滞后,只要完善法律规定,明确主要原则,那么,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司法解释自然要废除或修改。所以,是时候对《婚姻法》进行一次大修了。

“王宝强推动婚姻法进步”的调侃背后

即时 | 2017-02-28 15:39

最高人民法院28日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针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新问题和新情况,强调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这个让多少人陷入离婚困境,甚至“因婚致债”、“因婚致贫”的婚姻法司法解释24条,终于迎来了补充规定。虽然有点姗姗来迟,但实在太需要了。

婚姻关系是个筐,债务一律往里装。只要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单独举债就必然是夫妻共同债务,哪怕这个债务根本不存在。之前的24条会造成三种结果,一是婚内合法抢夺对方财产,找个“白富美”后不妨疯狂举债,反正都是夫妻共同债务;二是串通外人合法婚内诈骗,“债权人”与“债务人”联手把虚假债务弄成夫妻债务,实现诈骗夫妻另一方财产;三是可以用作威胁离婚或者不离婚的武器:不听话,就等着巨额债务吧。

结婚有风险,领证需谨慎。这么说来,结婚还真不是闹着玩的,遇人不淑的风险巨大。碰到对方不负责任地举债,无论你知不知道,你都得跟着还,甚至哪怕这笔巨债是莫须有的。那种天下无端砸下一笔巨债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你的命运和整个人生都会随之改变。

法律需要保护的是善意债权人,而非恶意债权人(比如赌债高利贷),更非莫须有的债权人(比如虚假债务)。所以,补充规定24条新增了两款规定: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回头再去看那些“结婚两个月,背债500万”的新闻,不禁感叹,24条中的法律漏洞解决起来,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但是,真正解决起来,时间却是如此漫长。很多人说,24条补充规定的推出,应该感谢王宝强,是宝宝推动了婚姻法的进步。这种说法虽然只是调侃,但是,公众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联想,恰因为普罗大众的悲剧已经发生太多,却未能得到及时的回应。

只要法律漏洞存在,必然就会有人钻空子。基于保护债权人利益的良善初衷,极度扩大家庭代理权,加大婚姻中非举债方的责任,既不需要知情,也不管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就得承担连带偿还责任,这显然是既不公平也不合理的,早该补充完善,堵住漏洞。

24条司法解释补充规定的出台,当然不会是王宝强推动的;只不过,这样的法律漏洞,在产生不良社会后果之后,最高法的补充规定应该出来的快些更快些,以免更多无辜者受其影响,因为一次错误的婚姻,背负一辈子也还不起的债务。


 

“二十四条”漏洞补上其实不难

即时 | 2017-02-24 07:16

2月23日北京青年报刊发题为《婚姻法“二十四条”漏洞应尽快补上》的评论。文章针对婚姻法有关规定指出,离婚后双方对婚姻续存期间债务均有偿还义务的规定,是为了防止有人通过假离婚转移债务,但同时也为通过恶意负债、让无过错者“被负债”洞开了方便之门。

确如作者所分析的那样,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并非罕见。如该文所提到的福建泉州人王锦兰,就是对前夫借债既不知情,也没有花其一分钱,离婚后却被判要替前夫还债。甚至有些名人也曾如法炮制,钻法律的漏洞,恶意借债,坑害他人。法律在保护债权人利益的同时,也保护了某些人渣,坑害了一些无辜者。

而堵上这个漏洞并非很困难。如同企业间谁举债谁还钱一样,作为独立的个人,也应使借钱和还债的责任、义务对等。谁借钱,谁还债。一个人借,一个人还;两个人借,两个人还。一个人签字,一个人负债;两个人签字,共同负债。如果债权人觉得是借钱给两个人且面对两个人才放心,那就要求两个人共同签字,缺一不可。当然,这或许涉及所获赠予如何签字且是否为共同财产的问题,那这个问题也可以拿出来研究讨论,提出更加合理可行的办法。

婚姻法“二十四条”亟待完善

即时 | 2017-02-23 09:17

王锦兰离婚后不久,法院送传票的人登门造访了。她忽然成了欠人钱财的被告。接到传票的王锦兰气愤地打电话质问前夫。前夫也不隐瞒,承认曾帮父亲向人借过300多万元。29岁的王锦兰并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判决书下来,她输了,需要共同负担债务。判决书上的一行字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2月22日《中国青年报》)。

近年来,夫妻一方尤其是离婚后的一方莫名其妙地“被负债”,需要为另一方在婚姻存续期间所负债务承担偿还责任的事件不断出现。这种夫妻一方未必知情或受益,却需要承担债务的规定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债权人利益,但却为夫妻一方恶意负债、侵占另一方财产埋下隐患。解决夫妻一方“被负债”的尴尬,有必要在充分调研论证的基础上重新审视婚姻法“二十四条”,科学阐释夫妻共同债务,平衡债权人与夫妻另一方利益。

正如报道所指出的那样,此类现象的出现主要源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此即民间所指的婚姻法“二十四条”。

这一条文的主要意思是,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一般视为夫妻共同债务,未在借据上签字一方也应偿还。除非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夫妻财产约定为AA制且债权人知情;或者能够证明所借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之所以这样规定,主要是为保护债权人权益,避免夫妻为恶意逃债,合谋“假离婚”,将财产转移给一方,将债务归于另一方。如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举债后即离婚,约定财产归未举债方,债务归另一方,这样的话,债权人利益将受到严重损害。

但该规定可能导致夫妻一方“被负债”的现象。比如,夫妻一方离婚时恶意借债或伪造债务,转嫁责任,侵犯另一方利益。现实中,即将离婚者为多侵占财产,与亲友串通,向其出具借条,虚构债务,甚至利用字迹的书写时间难以鉴定的问题,在离婚后出具借条,将借款日期落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让另一方负债,甚至陷入难以偿还的无底洞。

应该说,婚姻法“二十四条”让人防不胜防。一般来说,多数夫妻非常亲密并彼此信任,很少有人想到另一方会背着自己借债。加之现代社会人们独立性更强,社会交往更多,人际交往更复杂,很难有效防范“被借债”。一些渣男渣女随意借债或者虚构债务是分分钟的事,但另一方正因为不知情,才不知道如何维护正当利益,也很难证明“借债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因此,有必要完善婚姻法“二十四条”,避免让不知情且未受益者“因婚负债”,甚至坠入巨额债务的深渊。不妨设立夫妻大额债务共同签字制度:金融机构均应要求借款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民间借贷中,也可要求5万元以上债务由夫妻双方签字确认,否则,债权人应证明该借贷用于夫妻共同开支或另一方知情,方可要求未签字方共同偿还。如此,既可避免以“假离婚”来损害债权人利益,又可减少“因婚负债”这一不正常现象。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