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屏山|福建|时评|大学城|台海|娱乐|体育|国内|国际|专题|网事|福州|厦门|莆田|泉州|漳州|龙岩|宁德|南平|三明
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西岸时评> 时政观察 > 正文

“红顶中介”摘帽释放改革利好

2015-07-10 07:58:40 西北望 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孙劲贞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中办、国办印发的《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近日对外发布。作为指导行业协会商会改革的纲领性文件,《方案》按照厘清职能边界、充分发挥协会商会应有作用等原则,提出了脱钩改革清晰的路线图、明确的时间表和具体的任务书。有关专家认为,《方案》的发布意味着,屡受诟病的“红顶中介”摘帽子的时候到了。

“二政府”蚕食改革红利

长期存在于我国社会经济领域的“红顶中介”,主要包括一些由政府部门转型而来的社会中介组织,以及一些捆绑在政府主管部门名下的行业协会商会,政府部门的部分行政职能被直接或间接转移到这类协会商会。“红顶中介”又被称为“二政府”,与其他社会组织相比,其最大的特点和“优势”就是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能够调动、利用相应的权力资源,谋取其他社会组织无法企及的利益。社会上对“红顶中介”啧有烦言,称之为“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坐行业的轿子,收企业的票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十分形象而又准确。

过去较长一段时间,很多公权机关、政府部门下面都挂靠着一些行业协会商会等中介组织,他们在为政府提供决策、服务企业发展、促进行业自律、创新社会治理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如果说有的政府部门对行业协会商会怀有“私心”,主要在于后者不但做了政府想做却难以做好的事情,而且还为一些政府官员兼职或退休后任职提供了“自留地”,而随着市场经济发展和政府加快转变职能,政府与一些行业协会商会的关系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如李克强总理所言,加快转变职能、简政放权,是本届政府开门第一大事。去年国务院共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300多项,截至去年底,国务院累计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700多项,各级政府也取消和下放了一批行政审批事项。然而,一些以简政放权名义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却被神不知鬼不觉转移到行业协会商会等中介机构手中,这些“红顶中介”横在政府部门前面,做起了“前置审批”的生意,企业要想在政府部门办理事项,得先过中介机构这一关,不交上一笔咨询费、评估费、检测费或“加班费”、“好处费”,企业根本就进不了政府的门。海南省一名企业家举例说,一个建设项目从拿地到拿证,要经过24个中介机构的关卡、送审48个评估报告,要想加快审批就得塞“加班费”,原本还有章可循的政府审批,竟变成无章可循的中介寻租。

加快转变职能、简政放权向市场和社会释放的改革红利,就这样被某些“红顶中介”大肆截留、恶意蚕食了。这样的局面若不及时改变,将严重损伤简政放权改革的公信力和实际成效,给社会经济发展带来巨大伤害。

“中介腐败”根在权力变异

同样值得警惕的是,近年来,一些行业协会商会等中介组织,还利用与政府部门及官员的特殊关系,政府部门及官员与其他组织及相关人员之间,充当“权力掮客”的角色,撮合促成一笔笔不正当交易。这些由“红顶中介”参与勾兑的不正当交易,大部分已经沦为典型的腐败行为,“红顶中介”涉及腐败性质之严重,影响之恶劣,较截留简政放权成果、蚕食改革红利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现代社会,中介组织在政府与企业、企业与市场、私权与公权之间提供沟通、调节、监督、仲裁等中间服务,是其正常的职能本分。随着我国反腐力度不断加大,为增强隐蔽性,降低腐败的风险和成本,一些“红顶中介”把提供中间服务的职能,与其掌握权力资源的“优势”充分结合起来,以项目策划、法律咨询、工程代理等业务名目,为行贿受贿提供一条公司化、“专业化”的渠道。

检察机关近几年查办的案件显示,在一些巨额政府采购项目中,有的大型公司通过“红顶中介”运作,支付给他们巨额咨询费、业务费、服务费,再由中介组织按约定的比例送给客户(官员)。另有一些中介组织,为实现其客户委托的事项,直接或间接介绍利害关系人向官员提供金钱、有价证券等财物或其他获利机会,比如送官员金钱、房子、汽车、替官员升迁买官、给其孩子出国留学提供费用,等等。“红顶中介”参与运作的“中介腐败”,实际上是政府部门及人员的公权腐败和公民、企业的私权腐败“中间联系”起来,是多方面、多层次社会主体腐败的集中体现。

“中介腐败”在一些领域大行其道,缘于中介组织具有“红顶”背景,缘于“红顶”背后公权力的滥用变异。对症下药,治理“中介腐败”的关键,就是要摘掉“红顶中介”的帽子,打破中介机构对公权机关的身份依附,切断两者的利益链条,令中介机构再也无法获得来自公权力的庇护,再也无法利用特殊权力关系撮合腐败交易。中办、国办的《方案》要求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彻底脱钩,正是摘掉行业协会商会“红顶”的有力举措。

回归社会组织的本位

按照中办、国办印发的《方案》,行业协会商会必须与行政机关实现机构分离、职能分离、资产财务分离、人员管理分离、党建外事等事项分离的“五个分离”,包括2018年起取消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的财政直接拨款,行业协会商会全面实行劳动合同制度,使用的事业编制相应核销。从中可知,一些行业协会商会不但拥有事业单位编制,而且还享有来自财政的直接拨款,这几乎就是事业单位乃至行政机关的地位和待遇了,哪里还有社会组织的样子?

一些行业协会商会头戴“红顶”,获得行政机关的权力保障和庇护,由此开辟了某些以权谋利甚至参与腐败的渠道,获取了一些不正当利益和非法的利益。但与此同时,行政机关的权力保障和庇护,也对行业协会商会的自主发展构成了不小的限制,如果离开权力保障和庇护,一些协会商会几乎就无法生存。因此,行业协会商会摘掉“红顶”,既可以脱离“二政府”身份,走出以往依托权力谋取不当利益的路径依赖,也有利于他们培养和提高自身的生存能力、竞争能力,通过为社会提供良好的专业服务和公益服务,以及争取“政府购买服务”等公共项目,为自己谋求积极健康、可持续的发展空间。

目前,我国行业协会商会、公益慈善、科技和城乡社区服务四类社会组织,正逐步实现在民政部门直接登记,不再需要业务主管单位审查同意。登记管理体制改革,为所有戴“红顶”的社会组织与行政机关彻底脱钩创造了条件。此次中办、国办《方案》规定了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事宜,接下来,公益慈善、科技等类别社会组织与行政机关脱钩改革也应及时推进,最终使所有“红顶中介”都摘掉帽子,真正回归社会组织和公益服务的本位。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相关评论
今日热词
更多>>福建今日重点
更多>>国际国内热点
  • 新闻图片
更多>>娱 乐
  • 点击排行
  • 三天
  • 一周
  • 一月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 法律顾问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2019〕3630-21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闽)字第01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