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 体
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网 >> 体育>>今日体育热词>>高峰吸毒

  高峰

北京球迷喜欢称呼高峰为“浪子”,虽然今年将满44岁,但他似乎永远扔不掉叛逆与桀骜不驯。随着在上海酒后伤人、尿检呈阳性的丑闻曝光,高峰又一次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高峰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中国足坛,喝酒最爽,最有胆的,那肯定是高峰。也许是为了喝酒的自由,高峰选择加盟当时管理不算严格的重庆队,当时的主教练李章洙曾透露:“一天半夜,我去高峰房间突击查房,他一直在喝,已经喝醉,我一数地上开过的啤酒罐,一共是68个。”

“他的身体素质异于常人。”一位熟悉高峰的朋友说,“不管怎么喝,他不长小肚子。第二天只要跑步发发汗,照样打比赛。”高峰对此也满不在乎:“我喝点儿怎么了,不影响比赛训练就行。在足球场上,我不输给任何人。”高峰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不是为别人活的,喝酒就要喝透了。”高峰朋友特多,圈内的说法就是为人“特仗义”。与那英婚变多年,他对外始终三缄其口,每逢遇到媒体提问,他的回答都很相似,“大老爷们儿,对曾经爱过的人说三道四,那是老娘们儿嚼舌根的事儿。”对于自己的能力,高峰从来不想谦虚。“我不觉得我的足球生涯有什么可惜的,我已经取得了很高的成就。现在一些孩子,连基本的带球动作都不行,还不如我呢。”据悉,涉嫌吸毒的高峰可能将面临最高15天强制戒毒处理。

退役后的高峰,是老甲A比赛中的活跃分子,是梦舟明星足球队的一员。他演电视,在《小爸爸》等影视剧里出镜;他演话剧,《帽子戏法》从2月初开始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他跳舞,是《与星共舞》的嘉宾。看似一切美满的退役生活因为一则打人新闻戛然而止,尤其是最后还跟上了两个字:“涉毒”。是谁毁了高峰的退役生活?

退役球员的选择和生活各不相同,有做公益的高雷雷,有仍活跃在足球圈的李铁,有做生意的李彦。运动员退役后会有什么样的生活,对于职业化已经20多年的中国足球来说,最赖不到体制,个性则是最逃不开的因素。“我不是为别人活的”是高峰的信条,还是职业球员的时候,酗酒的新闻就层出不穷,一夜68罐啤酒的传闻尽管未被证实但十分流行。施拉普纳回忆高峰只有两个单词:drinking(喝酒),girl(姑娘)。

作为职业球员坚持喝酒,也不难理解高峰的任性。为朋友出头而打人,这事很符合高峰的性格。回想高峰的退役决定,仅仅是因为当年31岁的他体测中对裁判认定踩线犯规的结果不满。如果仅仅只是一桩打人的民事纠纷,或许对于高峰来说还比较容易收场,而被牵扯出的涉毒,则完全能毁了高峰目前为止的退役生活。甲基苯丙胺阳性,意味着涉嫌吸食冰毒。

退役前,高峰是球员,是歌坛大姐大那英的前任。高峰在退役之后的身份,是活跃在老甲A和梦舟明星队的球员,也是艺人。他有自己的经纪人,他参演话剧,他参加综艺节目,他已经是娱乐圈中人。此次上海之行就是拍摄《与星共舞》。

2014年娱乐圈被戏称可以拍一部涉毒的《监狱风云》,张元、宁财神、李代沫、张耀扬、张默、柯震东、尹相杰纷纷涉案,也有人透露娱乐圈的涉毒情况远比查出的情况更严重,但要把高峰涉毒仅仅归为转型艺人后受环境影响太片面。所有事情,最终应该负责的还是自己。

北京演出行业协会和各大演出公司签订的一份《禁毒承诺书》。根据这份承诺,双方“将不录用、不组织涉毒艺人参加演艺活动”。尽管这份承诺书和禁毒法中的相关条款有冲突引发争议,但这代表了娱乐界的一种态度。一旦高峰被证实吸毒,《与星共舞》会删减掉高峰参与的节目,而以后的高峰,恐怕也很难如之前一般轻松在业余足球圈和演艺圈跨界了。

回忆球员生涯,高峰说“这一生毁在天津队身上了”,因为那次受伤;而也许若干年后再回忆人生,高峰会说,这一生毁在个性上了。球员时代控制不了酒杯,艺人时代控制不了毒。疑似邱启明的男子打电话叫来了高峰等人出头,如果高峰当时没有喝醉+涉毒,又或者他不是冲动起来不顾一切的性格,不会一下楼就着急为朋友两肋插刀。而如果没有打人事件,就不会牵涉出后来的尿检涉毒。毁了高峰退役生活的,正是他的个性。

“浪子”,这个词,很多时候都是与“酒”有关的。中国足球数十年来,风流人物层出不穷,但是一说“浪子”,大家马上就会想到高峰,足坛的“快马浪子”,高峰是唯一,而从来不是“之一”。

高峰是辽宁沈阳人,出生于1971年。大约是1988年的时候,当时人才济济的辽宁省重组青年队,速度奇快、身材单薄的高峰未能入选,这让时任北京青年队教练的洪元硕看到了机会——没错,就是2009赛季中途接替李章洙,率领国安历史性夺得中超冠军的那位洪元硕——经过数次登门拜访,洪元硕取得了高峰父母的信任,将高峰带到了北京,因此高峰职业生涯的真正起点是在北京,而不是沈阳。高峰轻灵飘逸的球风、风驰电掣的速度、一击致命的淡然,至今仍在江湖中回响。

有个性、讲义气、容易冲动、不服软,所有的这些就像一把双刃剑一样左右着高峰的足球生涯。高峰只喝啤酒,对他来说,一箱啤酒是一个“标准量”。年轻时,高峰与朋友相聚在酒桌前,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喝酒就要喝透了。”

与高峰共事过的球队教练、俱乐部管理人员,对他都是爱恨交加。金志扬曾说,“高峰有天赋是毋庸置疑的,但如果他在年轻的时候注意保护自己的身体,他完全可以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韩国教练李章洙在重庆时执教过高峰,他一直在与高峰就“喝酒”的问题斗智斗勇,多年后,李章洙还清楚地记得,“一天半夜,我去高峰房间突击查房,他已经喝醉了,但还一直在喝。我一数地上开过的啤酒罐,一共是68个!”曾任北京国安俱乐部总经理的杨祖武,在谈到高峰时一方面说“高峰的性格就是这样,如果他老实、听话,他踢的球也就不会有那么精彩”,另一方面又表示“高峰后来的放纵与他在来北京之前受教育不够也有关系。虽然在来北京之后得到了不错的教育和管理,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但高峰对于职业生涯、对于性格、对于酒,都有着自己的认识,他说过自己不觉得足球生涯有什么可惜的,“我已经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他还说,自己这个人很直率,“朋友间就应该直接一点,我不是为别人活着”;他特别提到自己“喝酒从不会影响训练和比赛”,“在足球场上,我不输给任何人。”

上海警方证实高峰涉嫌吸食冰毒 或被强制戒毒

  高峰涉毒被证实

【新民网讯】3月9日,“前国脚”高峰因在酒店与出租司机发生冲突,被警方带走,同行的还有演员聂远。高峰尿检呈阳性。

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今天从警方获悉,高峰已确认涉嫌吸食冰毒,可能将面临强制戒毒的处理。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二条规定:吸食、注射毒品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二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对于屡教不改的,可以按照国家规定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

高峰,1971年04月22日出生于辽宁沈阳,原中国足球队运动员。

1984年进入辽宁少年足球队,1988年进入北京青年足球队,1990年进入北京国安足球队,1997年转会前卫寰岛足球队,1999年转会沈阳海狮足球队,2000年又转会天津泰达足球队,2003年退役。(新民网综合)

  高峰此前参加节目

据新民网报道,3月9日5时许,此前参加了东方卫视《与星共舞》的前国足球员高峰在酒店与出租车司机发生口角,后打伤出租车司机。目前高峰在派出所,仍酒醉未醒。有消息称,与高峰同行的,还有知名演员聂远。另据澎湃新闻消息称,有消息人士透露,高峰尿检呈阳性,或涉嫌吸毒。

据悉,事发地点位于长乐路瑞金一路口的新锦江大酒店停车场。据目击者介绍,事发时,高峰等人与出租车司机发生纠纷,进而发生肢体冲突,后出租车驾驶员被高峰等人打伤。伤人后,高峰等人走入酒店,并砸坏部分物品。

事发后,民警到达现场将高峰等人带至派出所调查,被打伤的出租车司机则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据悉,目前高峰仍酒醉未醒,目前正在派出所“醒酒”。另据澎湃新闻消息称,有消息人士透露,高峰尿检呈阳性,或涉嫌吸毒。

近日,东方卫视《与星共舞》总决赛落幕。四强明星舞者何洁、聂远、姜潮、敖犬展开激烈角逐。此前暂别舞台的高峰、邱启明、邹市明、温岚、温升豪等明星舞者也再度回归,为好友加油助阵。











 

3月9日5时许,此前参加了东方卫视《与星共舞》的前国足球员高峰在酒店与出租车司机发生口角,后打伤出租车司机。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从多方渠道获悉,目前高峰在派出所,仍酒醉未醒。有消息称,与高峰同行的,还有知名演员聂远。据悉,事发地点位于长乐路瑞金一路口的新锦江大酒店停车场。图片来源:网易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