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 体
您所在的位置: >> 国际>>今日国际热词>>缅甸大选

【环球时报赴缅甸特派特约记者 张逸倩 傅一凡 任重】虽然全部席位统计结果的公布尚需时日,但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成为新一届缅甸议会执政党已无悬念。截至11月12日,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已公布联邦议会359个议席的竞选结果中,民盟已赢得了291个席位。连日来,国内外不少政治势力已对本次缅甸大选表示祝贺。而缅甸国内一些少数族群开始思考自己的命运,在欢庆时不免“仍有担心”。

周四,美国总统奥巴马致电吴登盛,为缅甸能够举行一个自由、公正的历史性大选,向其及整个政府表示祝贺。奥巴马还称美国将继续同缅甸政府开展合作。据缅甸杂志《声音》报道,有消息称,奥巴马将在缅甸大选后两周访问缅甸,届时还将与昂山素季见面。对此,美国驻缅甸使馆发言人吴廷昂觉表示,目前为止,使馆还未接到奥巴马总统将访问缅甸的消息。

缅甸总统吴登盛、国防军司令敏昂莱等纷纷对民盟表达祝贺,重申对选举结果予以尊重,并对昂山素季提出的以稳定过渡为主题的对话做出积极回应,称正在协调时间予以安排。吴登盛在其脸谱上表示:“政府尊重人民的决定及选择,会如期移交权力。”敏昂莱也在其脸谱发布的声明中表示,“军方将继续加强多党民主体系建设。”不过,路透社12日的一篇报道认为,虽然敏昂莱的口气与昂山素季要求(与军方)和解的声明一致,但据说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比较紧张的。紧张的最大原因在于由军方制定的宪法为昂山素季“量身定制”了禁止其担任总统的条款。

大选结果逐步明朗后,缅甸政局该如何转型、民盟未来将如何执政等问题,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缅甸的未来民主是什么样子?印度“ABP”新闻网给出的答案是“巴基斯坦模式”。文章说,这种模式下,虽然政府的正常运作交给民选领导人,但军队有能力影响关键决定。在缅甸,没有政治人物比昂山更理解这种模式的弊端,这也是她致信军方和总统,寻求全国和解对话的原因。

缅甸国内少数人群也开始关注自身的权利。该国的少数人群主要分为两类,一类为从民族角度来说的各个少数民族,另一类为宗教方面的非佛教徒——主要为穆斯林,特别是聚居在若开邦的罗兴亚人。缅甸媒体《密祖玛》周刊12日称,昂山素季的父亲当年希望建立一个所有人——不论信仰哪个宗教或者身着何种民族服装,都能彼此平等相待的包容性社会。但今天,因为宗教以及民族的原因而被剥夺选举权的人群还在“瑟瑟发抖”。他们担心,即使民盟赢得选举,他们命运仍然不会有根本的改变。文章称,昂山素季作为一个政治家,不得不在现有规则体系内引入改变,这意味着短期内可能会牺牲少数人群的利益。

《环球时报》记者12日也在仰光一个社区医院拜访了民盟选举委员会委员吴内温山。这个社区医院平时给政治犯提供免费医疗服务。吴内温山告诉记者,军政府时期很多人受到了关押,其中不少人来自民盟。目前,缅甸大概有两万政治犯,这些人曾经被关押几个月到几十年不等。很多人即便出狱,也没有工作,没有社会保障和福利,他们期待着昂山素季上台后,情况会有所改变。吴内温山说,现在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选举委员会公布最终的结果。

而缅甸的内部宗教冲突并没有因为大选而减少,据缅甸《伊洛瓦底》12日报道,在缅甸拥有巨大影响的佛教团体玛巴塔(保卫民族和宗教联合会)的领导人吴维拉督,对民盟的执政能力表示质疑,并警告称,他将维护最近通过的4部有关民族和宗教的法律,以防止任何试图废止它们的举动。吴维拉督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可以观察民盟是否知道如何聪明玩转政治,“如果他们以现有的风格行事,政治形势必将失去稳定。我们热爱民主政府,但是他们的确没有很好的经验。”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就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早期结果,民盟将在未来的议会中占据多数。我代表总统吴登盛,祝贺昂山素季和民盟在选举中取得成功,希望他们能够实现缅甸人民对未来重大变革的期望。”11日,缅甸总统发言人耶图通过社交媒体发表这番讲话。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随着计票工作的进展,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获得议席越来越多,截至11日,该党已经赢得目前已公布的182个议会席位中的163席。官方表示,至少需要两周才能公布全部结果。不过,受军方支持的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承认,他们失去的议席要比赢得的多。

缅甸选举委员会当天宣布,昂山素季本人在仰光的选区中赢得一个议会席位。相比这一意料之中的消息,舆论更在意的是昂山素季要求举行“国家和解”会谈的呼吁。她在给总统吴登盛和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以及议长吴瑞曼的信中说:“民众在选举中表达了他们的意志,我愿邀请你们下周在方便的时候讨论国家和解”。法新社称,民盟拿下目前已公布议席的近90%,权力正在向其招手。虽然选举委员会尚未宣布民盟获胜,但半个世纪来被军方及其盟友控制的缅甸权力平衡似乎正在重构。执政的巩发党在选举中大败,目前仅赢得屈指可数的议席,多名重量级人物在各自的选区落马。昂山素季接触军方及其政治盟友的举动显示,她愿意与曾将其软禁15年的人合作,以穿过缅甸的政治乱局。  

11日晚,缅甸总统办公室发表声明,对昂山素季的“和解对话”做出回应。声明说,愿意等选举结果彻底统计结束后协调合适对话时间,“在后选举时代,我们将在和平与稳定问题上予以合作”。

中国(昆明)东南亚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朱振明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法律的角度来讲,昂山素季的表态“不合适”。民盟党内的问题不能上升到国家层面,无论昂山素季与未来总统在民盟内的地位谁高谁低,但根据缅甸现行宪法规定,总统才是国家的元首,没有任何人能够凌驾于总统之上。缅甸未来的局势走向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倘若未来总统真的从民盟内部产生,则其施政方针将有可能由民盟党内共同决定,而昂山素季将以此方式来施加自己的影响。

【环球时报赴缅甸特约记者 傅一凡 环球时报驻外特约记者 李勇 辛斌 魏辉 白云怡】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在分析人士看来,即便顺利取得权力,昂山素季及民盟能否在错综复杂的局面下治理好国家,是他们需要面对的又一大挑战。在大选的激情过后,这才是能否获得民众长期支持的关键。在这方面,昂山素季和民盟并无经验。

《金融时报》称,平衡错综复杂的宪法架构和军方利益是新政府出炉后面临的艰难任务。除此之外,它还需要开启与近20个民族武装组织的和平进程。在缅甸靠近中国的边境地区,散布着数百支武装以及与采矿、伐木、毒品等有关的犯罪网络。然后还有经济问题,千千万万的选民投票给民盟不仅是拒绝专制,而且是为了让他们至今没有电、没有自来水和医疗保健的生活变得更好。这个长期遭受孤立和贫穷的东南亚腹地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成为地区增长引擎之一。

美国彭博社刊发社论说,缅甸选民表明了一件事情,他们希望昂山素季成为他们未来的领袖。此次选举也赋予她这样的责任,最终挑选一名强大的代理人和有能力的技术领导集体。缅甸艰苦的经济改革摆在面前,关键的投资法等待通过,贸易成本必须降低,银行体系有待完善,教育和基础设施需要大规模投资。昂山素季已经赢得领导缅甸的权力,但她不能独自这样做。香港《南华早报》11日称,民主的形式有了,要尝到民主带来的福祉,还有坎坷路途要走。缅甸选举是不完全的民主,也是不完美的民主。对昂山素季和她的民盟来说,挑战才刚刚开始。

刘务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次缅甸大选是“偶像派的胜利”,昂山素季本人的悲情经历、父亲威望的影响以及强大的个人魅力,是民盟能够获胜的重要因素。然而,军政府数十年的统治已使缅甸在多方面落后于时代和世界,鉴于这样的现状,任何政党上台都将面临巨大的压力。尽管民心思变是缅甸目前的大趋势,但新的领导人上台后也不可能立即解决所有的历史问题,这也是缅甸需要接受的现实。

【环球时报赴缅甸特约记者 傅一凡 环球时报驻外特约记者 李勇 辛斌 魏辉 白云怡】

  

缅甸总统发言人吴耶突11日在其“脸书”账号上重申,总统吴登盛6日讲话中已经表明“政府和军队将尊重大选结果”。

民盟当天也发布新闻公报称,总统吴登盛通过发言人对民盟取得议会议席领先表示祝贺,并表示尊重选民决定,实现平稳过渡。

公报还说,昂山素季10日提出希望会见总统、议长和国防军总司令的要求。缅甸联邦议会议长兼人民院议长吴瑞曼11日已通过其“脸书”账号表示同意会晤。

截至11日下午3时,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已公布506名当选议员名单,民盟获得其中445个议席,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仅获38席,其他党派及独立候选人获得23席。其余500多个联邦议会和省邦议会议席的归属也将陆续公布。(记者张云飞 庄北宁)

【环球时报赴缅甸特约记者 傅一凡 任重】缅甸周日举行的历史性的大选,仍在计票阶段。10日,反对派全国民主联盟(民盟)领导人昂山素季表示该党已赢得大选多数选票。在一些成熟的民主政体,投票结果的公布,意味着尘埃落定。可是在缅甸,政局转变的复杂历程才刚刚开始。

10日,昂山素季在大选投票后首次接受采访,她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说,她的政党已赢得约75%的选票和2/3公开席位,“时代变了,人民也变了”。“我们巩发党完败,民盟胜利了。”一名巩发党资深党员告诉法新社记者,“这是我们国家的命运。”官方计票结果还需要等选举委员会公布。截至当地时间10日下午15时,根据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发布的计票结果,民盟在已经公布的88个席位中赢得78个。

作为多年来缅甸人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选”,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不少感性因素影响着他们的投票。据《环球时报》记者现场观察及了解,这次大选中,大多数普通选民只是选党派——而不是选某个具体候选人——该候选人是否具备足够的执政能力并不是选民首要关注。在一所设在学校的投票站,选民孟香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她本人及家人和朋友对本次大选的热情都很高,将这视为改变国家和个人前途的一个重要机会。很多人对于现任总统吴登盛的印象不错,觉得他和蔼可亲又清正廉洁,但难以接受他所代表的巩发党继续掌权。所以,这次投票会选择民盟。《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多位选民也大都持类似观点。

多国政府对缅甸大选民主化进程表示关注。据BBC报道,白宫发言人厄内斯特称,此次选举是和平及历史性的,但现在谈及美国对缅甸的政策变化,还为时过早。白宫会关注缅甸的民主化进程,再决定是否调整对当地的制裁。日本共同社10日报道说,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和外相岸田文雄出面表明日本支持缅甸民主化的立场。韩联社10日报道,韩国外交部发言人评价称,此次大选将成为缅甸民主进程中的历史性里程碑。韩国政府将同缅甸政府密切合作,促进两国友好合作关系发展。

本次大选结果很可能是民盟获压倒性胜利,但这一结果能否顺利落实、新旧政府能否平稳过渡和谁将成为总统以及昂山素季在新政府中的角色等问题,都还是悬念。依据安排,本次大选后,新一届各级议会将于2016年1月举行首次会议,联邦议会于明年2月选举新一届总统,其后由新总统组建政府;现政府任期于2016年3月29日结束,届时将举行交接仪式;新总统任期为5年。

总统候选人产生方面,在新一届联邦议会组建后,将分别由三个部分,即民族院经选举产生的新议员、人民院新议员以及两院中不经选举而由军方委任的议员,各提名一位总统候选人,然后联邦议会全体议员进行投票,从3名候选人中产生新总统,另两位候选人则为副总统。

议长吴瑞曼和现总统吴登盛仍然是总统的热门人选。吴瑞曼虽然竞选议员失败,但并不意味着其不能成为总统候选人,因为宪法并未规定总统候选人必须从新当选议员中产生。由于吴瑞曼在价值观方面与民盟有着一定的契合,在联邦议会期间也一直同昂山保持着较好的工作关系,所以,在昂山素季不能成为总统候选人的情况下,其被民盟推举成为候选人的可能性仍存在。吴登盛出身军方,形象一贯清廉,几年执政下来成绩可圈可点,个人与昂山素季据说也关系良好,其参与总统竞选的获胜率因此较高,成为军方提名的候选人可能性较大。

“她以前被视作异见人士,现在她必须成为政治家。” 美国《纪事》杂志网站称。昂山素季的强硬让不少西方媒体担心。“新总统将依照宪法产生,服从全国民主联盟的决定,接受我的指导”。昂山素季10日在接受新加坡亚洲新闻台采访时表示。昂山在选前多次表达了一旦胜利将由自己领导国家的坚定意愿,但这种领导结构如何实现、民盟如何与各方势力进行合作并顺利组建政府等,无疑将会给民盟带来巨大的挑战。《洛杉矶时报》说,考虑到昂山不妥协的性格,她必须在处理军方的问题上十分小心。

目前为止,昂山素季还没有公布相关政策。《纽约客》分析说,如果民选政府要修改宪法,必须给军方利益交换。比如,承诺不对军方进行报复。此外,新政府必须说服军方,在公民政府的领导下现代化进程将加快。新加坡《商业标准报》称,新政府需要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团结处于冲突的各种族,制定一个可以游走于实用主义和理想主义之间的外交政策。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几年前,停在民盟大楼前片刻都会遭到盘问,如今庆祝的人群不再担忧。”美国《时代》网站9日如此感叹缅甸的政治变化。缅甸大选初步结果显示,在仰光等“中心地带”,昂山素季领导的反对派全国民主联盟(民盟)获得压倒性胜利。法新社称,民盟上次在1990年大选中曾大获全胜,但军事统治者拒不接受,把持政权不放,将国家陷入孤立之中。2011年半文人政府取代军事统治后,缅甸发生巨变。缅甸政府发起改革,结束了大多数国际制裁,并向国际投资开放。缅甸总统吴登盛和大权在握的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均表示将尊重选举结果,即使军方支持的巩发党失去政权。

“民盟获胜将是重大的政治和情感时刻,但这仅仅是任命总统以及昂山素季的反对党与依然大权在握的军方实现和解的漫长过程中的一步。”英国《金融时报》9日道出了激情背后的现实困难。报道称,除保留1/4议席外,军方还享有诸如任命部分高级部长等其他宪法保障的权力。此外,民盟还面临一些潜在的障碍,尤其是在少数民族区域。数千万人参加了8日的选举,大选没有出现严重舞弊和暴力事件,但问题早已显现,包括数十万穆斯林选民被排除在外。

美国国务卿克里8日发表声明,对缅甸大选表示欢迎,称赞缅甸朝着民主转型迈进了一步。声明同时表示,此次大选远说不上完美,“依然存在实现完全民主和文人政府的结构性和系统性障碍”。

英国广播公司9日称,尽管民盟可能赢得大选,但是昂山素季并不能出任总统职务,因为她的儿子拥有英国国籍,根据缅甸宪法她无法担任总统。民盟赢得大选后可能推举另外人选担任总统,昂山素季在此前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地位“将在总统之上”。昂山素季的这一声明受到了批评,因为缅甸宪法规定总统拥有国家最高权力。《纽约时报》称,在缅甸精英阶层中,对昂山素季一人独断的管理风格和行政管理经验的缺乏也质疑不断。

《华尔街日报》称,另一个复杂性在于,昂山素季面临许多源自少数民族的90多个小党竞争,其中有的政党是反对派,有的与军方为伍,有的主张农民和少数民族的特殊利益。选举结果公布后,可能需要经过漫长、紧张的谈判。大选后,新一届各级议会将于2016年1月举行首次会议,联邦议会2月将正式选举新总统。“比选举更为重要的是,赢家与输家在未来几个月内选择做什么,”缅甸历史学者吴丹敏说:“有很多时间可以用于建立信任,达成妥协,也有很多时间可以焚毁桥梁,令政府变得更加分裂。”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缅甸问题专家杜继峰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民盟上台执政还面临两大挑战。一是大选结果是否能够被执政党和军方承认,尽管这两方力量都有过承认大选结果的表态,但军方表态相对更暧昧一些。倘若民盟最终真能获得胜利,军方是否能痛快承认,依旧具有不确定性。其次,倘若民盟上台执政,缅甸的政局是否能保持稳定?这是一个疑问。倘若缅甸部分国内势力因此采取过激行动,将会为军方干政提供借口。

【环球时报赴缅甸特派记者 张逸倩 环球时报驻泰国、新加坡特约记者 傅一凡 辛斌 魏辉白云怡】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9日下午,缅甸选举委员会公布首批计票结果。《环球时报》记者赶到民盟总部看到,该总部已被民众和媒体记者围得水泄不通,许多民盟支持者身着红色T恤,头上绑着红色头饰带。门口有一个很大的电子屏幕,正在直播选举委员会的新闻发布会。随着选委会宣布民盟候选人在仰光省一个个选区获胜,现场人群鼓掌欢呼,挥舞旗帜。首批公布的17个议会席位中,民盟获得16个议席。仰光省省邦议会10个选区,民盟全部胜出。

“我们正在赢得全国超过70%议席的道路上,但选委会尚未正式确认。”民盟发言人温田的表态被许多媒体当做民盟获胜的“非正式宣言”。美联社报道称,民盟表示目前已经赢得大约70%的选票。温田表示,民盟已在全国14个省邦赢得50%至80%的席位,该党在仰光等“国家腹地”表现最为强劲,得到大约80%的选票。在少数民族地区支持率略降,约在70%至50%之间。温田说:“这一切尚待联邦选举委员会的确认,但我们对这些数字有把握。”报道称,一旦该说法得到官方证实,表明昂山素季领导的政党正走向压倒性胜利。

相比发言人,民盟领导人昂山素季9日的表态比较谨慎,但同样暗示胜利在手。她在民盟总部阳台上对支持者和记者说,现在庆祝胜利为时尚早,“但即使我不说,我想你们对结果也都心中有数”。昂山素季还表示:“我想提醒所有人,即使候选人没有胜利,他(她)也得接受大选结果。但是,有一点比较重要,不要去刺激失败的候选人,这样将会使他们感觉很糟糕。”

根据缅甸独特的议会制度,联邦议会人民院和联邦议会民族院共有664席位,其中25%即166席由军方任命,公众选举产生其余的75%,即498席。这意味着民盟最少要赢下67%的选举议席,方能在议会中拿下过半的333席或以上的多数。《华尔街日报》称,多名执政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重量级人物向民盟候选人承认失败,增加了该反对党赢得议会多数议席的机会。议会议长吴瑞曼9日在社交网站上承认败选,吴瑞曼曾担任巩发党主席,今年8月被党内强硬派免去主席职务。近年来,吴瑞曼与昂山素季建立起关系,被视为可与对立两党合作的人物,遭罢免前他被视为总统热门人选。

路透社报道称,巩发党主席吴泰乌9日承认在选举中输给了昂山素季领导的反对党,表示将接受25年来首次自由选举的结果。这位缅甸总统吴登盛的亲密盟友对路透社说:“我们输了,我们必须找出失败原因。但是,我们会毫无保留地接受这个结果。我们仍不知道最终的确定结果。”

“我们今晚胜利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坚守到胜利。”法新社援引一名民盟支持者的话说。报道称,随着初步结果显示昂山素季领导的政党有望赢得压倒性胜利,让民盟在数十年的军人控制之后执掌权力,支持者兴奋欢呼。在仰光街头,许多选民相信民盟将大获全胜。仰光市中心一名投票给民盟的香料小贩说:“我对结果毫无疑问,我想一切即将改变。”即便政府支持的《全球缅甸新光报》也表示国家进入“新时代的黎明”。

【环球时报赴缅甸特派记者 张逸倩 环球时报驻泰国、新加坡特约记者 傅一凡 辛斌 魏辉白云怡】

 

中新网11月9日电 据美联社报道,缅甸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发言人9日称,在8日举行的大选中,该党赢得了全国70%左右的选票,获得了选举的胜利。

该发言人称,在缅甸的14个州,该党赢得了50%到80%的选票。他表示,这些数字还有待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确认,但该党“相信这些数字”。

当地时间8日清晨6时(北京时间7时30分),缅甸全国投票站同时开放,迎来大选。这次选举,因为最大在野党全国民主联盟(民盟)的参与而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数字说】

缅甸本次大选共有包括91个政党候选人以及独立候选人在内共6038人竞选各级议会的1100多个议席。执政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和最大在野党全国民主联盟(民盟)都推举了1000多名候选人参加竞选。

投票8日上午6时开始,下午4时结束,全国开放投票站大约4万个。总计1.1万名本地和外国观察员将观摩选举各环节。

缅甸拥有5200万人口,这次选举的合法选民大约3350万人。各级选举结果可能于9日上午陆续揭晓。

按计划,依据这次选举结果,缅甸将于明年初组成新联邦议会,由之选举总统和副总统并组成新政府。总统选举不会早于明年2月。

为确保这次大选的顺利进行,缅甸提前训练了5万名警察,分布于全国各投票站。同时,选举当天全国部分餐厅、市场关闭,以保障投票秩序和选民积极性。

【现场说】

当地时间9时30分,民盟主席昂山素季前往其位于仰光湖畔寓所附近的一处投票站投票。她投票后离去,没有接受任何记者的提问。

新华社驻仰光分社记者庄北宁说,昂山素季抵达投票站后,由于现场选民和记者过多,安全维护人员一度临时关闭投票站。

昂山素季在这次选举中竞选联邦议会人民院议员。依据现行宪法,昂山素季可参选议员,也可竞选议长职位,但没有资格竞选总统,因为她的儿子和已故的丈夫都是英国国籍。

庄北宁描述,自当天凌晨起,一些选民就开始在投票站外排队等候。

另外,为了避免重复投票,所有已投票选民的小拇指被涂抹上紫色染料,需几天后才能褪去。

【格局说】

这次大选,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既会有高手对决的场面,也可能出现三足鼎立的态势。

新华社驻仰光分社首席记者张云飞介绍,巩发党的党徽主要标志是缅甸狮子,而民盟的党旗党徽主要标志是孔雀。因此,缅甸一些评论员把这次大选比喻为“狮子与孔雀之间的对决”。在过去一个多月的竞选拉票中,人们未见巩发党有太大的造势活动,算是“狮子仍未吼”。相反,民盟凭借昂山素季在多地聚集人气,竞选活动声势浩大,可谓“孔雀已开屏”。

不过,张云飞认为,将本次大选称为两党对决并不完全准确。民族政党在本民族地区具有一定的优势,因此也有人把选情描述为“三足鼎立”。有观察家判断,未来缅甸的政治版图大致可划分为四大版块:巩发党、民盟、军队(现行宪法赋予在各级议会中拥有25%非选举议席)和民族政党(地方政治势力)。对巩发党和民盟来说,要赢得胜利,不仅要力拼争取获得更多选举席位,而且也必须争取军队和民族政党的支持。

【党派说】

对于大选公正性,主要对手巩发党和民盟都有期待。

总统吴登盛说:“我听说,有些人在担心这次选举的结果是否会获得尊重。我想说的是,我们的政府和军队会(像上次选举一样)再一次尊重公正和自由的选举结果。”

吴登盛此前在接见伊洛瓦底省民众时含蓄表达了希望选民再次支持巩发党的愿望。他说,政府为缅甸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希望民众合作保持现在的发展势头。这次大选是缅甸转型时期的重要选举。只有选举成功举行,缅甸方能继续政治进程,实现平稳过渡。他承诺将接受通过这次大选依据宪法组成的政府。为保持大选之后国家和社会的稳定,他将与政治领袖对话,应对有关问题。

民盟主席昂山素季则信心满满:“我保证,我们会赢得11月8日的大选。所以,我们不会再用‘我们会赢’这样的说法,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我们已经赢了。”

昂山素季在此前的宣传活动中呼吁民众全力支持民盟。她保证民盟获胜后将与各种政治力量合作,奉行民族和解政策。


【百姓说】

38岁的翁玛温8日在投票站外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说:“昨晚一宿我激动得没睡,我们全家都很激动。这是我第一次投票,我做了最好的打算。”她说,她8日晚间就会到她支持的党部门口,等待结果。

64岁的昂温在仰光一处投票站投票后说:“我一生中参加过几次投票,不过这是唯一一次可能带来改变的投票。”

“总体而言,这次大选很重要,因为这次大选具有指针意义:缅甸的过渡进程将向前迈一大步,还是继续维持准文职政府一些年,”缅甸历史学者、政府顾问谭敏乌说。

第一次参加投票的苗素韦说:“如果我们选择的党派和我们选择的领导人真的成为这个国家的领导人,那么这个国家就会变得更美好。”

【专家说】

就这次大选,缅甸问题专家王晓峰认为,最大的看点在于巩发党和民盟之间的角逐。相较于民盟轰轰烈烈的前期竞选造势,巩发党相对比较平静,但最终的结果,还需看选民意见。“虽然目前不好判断谁是最后赢家,但肯定的是,双方无论谁当选,首先需要了解民众诉求,实现民族和解、国家和平、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

王晓峰判断,如果民盟在这次大选中获胜,现政府在过去几年的一些政策、特别是民主化进程,也会得到延续。

谈及缅甸未来的外交政策,王晓峰说,如果民盟在选举中获胜,可能会在外交政策上有所调整,特别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会得到进一步的改善。但无论哪个党上台,缅中关系都会继续往前发展。今年6月,昂山素季率领民盟代表团访问中国,受到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接见。昂山素季当时就表示,缅中两国是邻居,而邻居是不可选择的,致力于两国友好关系发展至关重要。民盟重视缅中友好,钦佩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希望深化两党关系,推动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向前发展。

在1990年5月举行的全国大选中,昂山素季领导民盟获胜,但军政府随后以必须先制宪为由,拒绝向民盟交权。针对一些西方媒体对这次大选是否会“重蹈覆辙”的一些质疑,王晓峰认为:“就我个人来看,缅甸这些年的民主化进程比较快,民众的意识也在提高,不太可能出现1990年的情形。”

至于缅甸新政府与军方的关系,缅甸问题独立分析师理查德·霍西认为,这次选举后,不管谁上台,军方都不会感到不安。在他看来,不管谁执政,都会与军方搞好关系,这种关系并非一定要很“铁”,但至少不会搞“僵”,因为“在缅甸很难想象缺少了军方的支持该如何执政”。(凌朔 杨舟)(特稿·新华国际客户端)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缅甸昨天举行了25年以来首次“公开竞争的大选”。当天投票率达到80%,“我来投票是因为想改变我的国家”,有选民这样说。

但媒体预言,鉴于有军方背景的缅甸领导人与颇具影响力的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之间长达数十年的对立,“选举很可能是一场僵局”。

8日的选举在平和的气氛中结束,今天开始陆续公布官方结果。

昂山领导的民盟能否胜出?如果胜出能否组成新政府?新政府能否改变军方在该国的主导权?这些都还是悬念。

《环球时报》记者8日早上9时多抵达仰光南部一个选区的投票点,看见当地居民手持证件、身着隆基(缅甸传统的筒裙)来投票。不少人是全家一起上阵,带着老人和孩子。全缅的投票站统一于当地时间周日早6时开门,下午4时关闭。听投票站的工作人员说,早上5时多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有人在门口排队了。

这个投票点是当地一所小学临时改造的。附近还有两个投票点,一个在教堂,一个在未完工的楼房。据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数据,缅甸全国近5100多万人口中有投票资格的选民约3300万,全国有46400多个临时设立的投票站。

《环球时报》记者随机采访了十几名选民,他们都表示票投给了民盟。一位出租车司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是坚定的民盟支持者,认为昂山会给人民带来福利,稳定缅甸和其他国家的关系,“因为她在世界上知名度很高”。

美联社引用38岁缅甸妇女翁玛的话说:“我很高兴能来投票,我整个晚上都无法入睡。我来投票是因为我想改变我的国家,如果这是一场真正自由和公平的选举,昂山素季就能获胜。”

而据《洛杉矶时报》8日报道,在西部若开邦的实兑市,一名学校女校长带着上了年纪的母亲参加投票,她说:“无论哪个政党获胜,我希望他们能带给所有人食物、衣服和住所,我们不希望任何不稳定。” 实兑市一名监狱长说:“执政党(指巩发党)用很好的方式领导着向民主过渡,他们应该继续掌权。”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全缅甸90多个党派的6000多名候选人将在此次大选中角逐缅甸全国各级议会共1171个议席,分别为联邦议会人民院330个,联邦议会民族院168个,省邦议会644个,省邦少数民族地区29个。据美联社报道,选战主要在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和执政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之间展开,后者主要由前军政权成员组成。

但按目前法律规定,这些议席中25%保留给不通过选举产生的军方代表。BBC说,预计军方都会站在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一边,因此民盟需要赢得67%的选票才能获得议会多数。

路透社形容8日的投票气氛“非常平和”,没有任何选举暴力事件发生。当天中国互联网上流传所谓“缅甸大选,民众担心局势动荡开始囤粮”的消息,一名在仰光生活多年的华人提出质疑,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缅甸地处热带,很少见到有人囤粮。如果真的担心乱,应该逃跑才对,而不是囤粮,“如果说真的有人最近多买点吃的,那是因为卖货的都回老家投票去了”。

【环球时报赴缅甸特派记者 张逸倩 环球时报记者 倪浩 候涛 季谐】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缅甸大选受到国际高度关注。11月7日,美国驻缅甸使馆在“脸谱”网上表示,美国将持续密切关注缅甸大选直至新政府上任。美国已派多个观察团到各个镇区观察选举。美国官员称,美国同缅甸的进一步交往将取决于“这场大选是否可信”。

据亚洲新闻网8日报道,赴缅甸观察大选的日本特使笹川称,希望看到一场公正自由的选举。他表示,二战后缅甸曾经向日本提供大米援助,那时“缅甸是亚洲最富的国家之一”,因此他相信缅甸仍有潜力成为亚洲富国。

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7日接受缅甸《今日民主》记者采访时说,2015年大选对于缅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他到了曼德勒和掸邦进行观察。孙国祥称,中缅友好关系有不断加强的趋势,相信不管缅甸政局如何变化,都不会影响两国关系。

与此同时,也有媒体质疑“昂山素季是否有能力领导缅甸?”《华尔街日报》7日以此为题称,数名外国外交官抱怨,昂山素季导致他们难以和现总统吴登盛建立联系,而他们认为吴登盛已经采取重要举措进行对外开放。他们说,在外国和缅甸政府展开合作时,昂山会非常不高兴。一些企业高管称,昂山尚未表现出对经济学的理解,“很多外国公司并不相信昂山可以管好缅甸经济,这一点已不是什么秘密”。

云南省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朱振明8日对《环球时报》说,不可否认,在吴登盛执政这几年,缅甸发生了很多变化,许多民主形式开始出现,比如释放政治犯、放开言论、实现选举等,比以前的政府要开放。但他表示,即便昂山在大选中胜出,也不能指望缅甸民主进程一步到位,因为整个国家长期处于贫穷落后的状态,推动民主的阶层仍属于少数群体,“会搞民主不意味着就能让国家发展得更快更稳定,昂山缺少农村工作经验,也缺少实际执政经验。”

【环球时报赴缅甸特派记者 张逸倩 环球时报记者 倪浩 候涛 季谐】

中新社北京11月8日电内比都消息:当地时间8日,缅甸进行五年一次的全国大选。此次大选从当地时间6时开始,16时结束,将选举产生联邦议会和省邦议会共1100多名议员。

据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数据,缅甸有投票资格的选民约3300万人,全国各地设有4万多个投票站。法新社数据称当天大选的投票率达80%。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和最大在野党全国民主联盟(民盟)都推举1100多名候选人展开全面竞争。

《华尔街日报》消息说,来自欧盟等地共1000多名国际观察员和近万名国内观察员在全国范围监督本次大选。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率领中国观察团应邀观察大选。欧盟观察员8日曾对媒体表示缅甸此次大选结果“相当可信”。

据英国《卫报》报道,为了避免重复投票,投过票的选民要在小手指上涂上紫色墨汁,显示已经投票。从媒体播发的现场画面可以看到,很多民众投完票,举着紫色的小指在投票门口合影。据美联社8日报道,民盟领导人昂山素季当天也现身投票。

按照大选规定,当地时间16时投票结束后,在候选人代表和其他人员的现场监督下开始计票。新加坡《联合早报》消息称,联邦选举委员会9日起将陆续公布投票结果,但官方称最终结果需要一周时间才能公布。主要政党及有关民调机构有望于当地时间8日深夜(北京时间9日凌晨)宣布非官方投票结果。

依据选举安排,本次大选后,新一届各级议会将于2016年1月举行首次会议,联邦议会明年2月将正式选举新一届总统,并由新总统组成新一届政府。

2010年11月,缅甸依据现行宪法举行了首次全国大选,实现从军政府向民选政府的政治转型。吴登盛领导的现政府任期将于明年3月底届满。吴登盛上月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 NEWS)采访时说,他坚信缅甸能够实现自由公正的大选,并承诺无论最终是哪个政党获胜,届时他都愿意移交政权。(完)

当地时间8日下午4时,缅甸各地投票站关闭,五年一次的缅甸全国大选在平稳的氛围中结束。

投票结束后,在候选人代表、国内和国际观察员及选民代表的见证下,现场开始计票。

缅甸总统发言人吴耶突在选举投票结束后接受新华社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很高兴看到选民踊跃投票,各方应该接受人民的选择。

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此前宣布,将于9日开始陆续公布官方计票结果。

本次缅甸大选将选举产生联邦议会和省邦议会共1100多名议员。共有91个政党推举的5728名候选人和310名独立候选人参加本次角逐。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和最大在野党全国民主联盟均推举了1100多名候选人展开全面竞争。

新一届联邦议会将于明年1月举行首次会议,并于2月选举总统,其后由新总统组建政府。现任总统吴登盛领导的本届政府的任期将于明年3月底结束。(记者张云飞 庄北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