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 体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刘皓然】世界最大毒枭古兹曼于上月从墨西哥一所戒备最森严的监狱成功脱逃,轰动全球。如今,对他的搜捕已经持续将近一个月,墨西哥当局所得线索却寥寥无几。同样将古兹曼视为“最大威胁”的美国政府5日正式介入,宣布为线索提供者设立500万美元的巨额奖励。美国毒品管理局、法警局和联邦调查局等多个联邦执法部门均已介入调查。

路透社6日报道称,为将古兹曼捉拿归案,美国国务院方面于本周三开出500万美元的悬赏金额。美国毒品管理局方面向公众开通了免费专线和官方邮箱,专门用于接收相关举报线索。毒品管理局代理局长查克·罗森伯格在一份声明中称,古兹曼入狱前曾在美国、墨西哥两国境内兴风作浪,如今他的越狱再次对两国社会与民众的安全构成威胁,将其捉拿归案应是毒品管理局方面优先解决的要务之一。美国司法部方面也表示,希纳罗亚贩毒集团的运毒手段极其高明,该集团甚至能动用私人飞机和潜水艇运毒,其毒品远销世界各地。美国《芝加哥论坛报》称,古兹曼和美国结下的“梁子”真的很深,美国多地法院均曾对这名大毒枭提出过指控。此前,墨西哥当局也开出380万美元的悬赏。

对于古兹曼目前的下落,罗森伯格认为他可能仍在墨西哥境内:“对他来说,最安全的地方在哪?大概是希纳罗亚。”墨西哥希纳罗亚州是古兹曼的老家,他旗下的“毒品帝国”也是起源于此地。但罗森伯格也承认,这种推测缺乏确凿的依据,以古兹曼那种“神出鬼没”的行踪,理论上“他有可能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目前,美国毒品管理局特工正在致力于同墨西哥方面的调查人员进行配合,并共享相关情报。然而,受“制度问题”所限,一些方面的情报目前收集起来十分困难。

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大毒枭古兹曼已经两次入狱,又两次越狱。在今年7月11日的越狱事件中,古兹曼几乎是从所在监房“凭空消失”。之后的调查令人大跌眼镜:一条精心打造的“超级地道”直通古兹曼所在监房,地道内照明、通风设备一应俱全。接应者还为他留下一辆改装过的摩托车。地道的另一端通向一处仓库库房。与其说是“越狱”,不如说他是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了”。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5日称,如此大规模的越狱行动不可能不露任何端倪。最新调查表明,越狱事件在策划期间早已对外暴露出很多的疑点,狱方政府难辞其咎。为CNN提供线索的墨西哥媒体记者赫尔南德斯认为,相比这起胆大妄为的越狱事件本身,更应该引起关注的是:该事件背后究竟有多少人不作为、多少人和毒品团伙串通一气。

CNN称,早在今年3月份,古兹曼的手下就已经开始四处寻觅其所在监狱的设计图。对此,墨西哥政府是知情的。此外,不少在押犯人对调查人员透露,在古兹曼越狱前两周,他们时常能听到“高分贝的噪音”,听上去就像是在“施工”。对此,他们还曾向狱方多次抱怨。古兹曼越狱后,墨西哥当局放出的一段监控视频显示,古兹曼进入监房的淋浴区后就此“消失”。赫尔南德斯称,这段视频所披露的信息并不完整,它省略了原视频的音频信息:根据原视频,当事人使用金属敲击混凝土的声音清晰可辨。她认为,墨西哥政府故意省略音频信息无异于是在销毁证据:如此巨大的动静不可能不引起狱警的注意,该视频能充分证明狱方有足够的时间制止这起越狱的发生。正如赫尔南德斯所说,“他们就让他从眼皮底下溜走了,什么也没有做”。

对此,墨西哥官方向CNN证实,媒体所获信息与该国检方所获取的调查文件内容符合。

【环球时报驻墨西哥特派记者 王骁波 王晓雄】墨西哥13日展开对“头号毒枭”古兹曼的全面搜捕。当天一早,墨西哥安全部队投入搜捕行动。此外,墨西哥联邦警察和海军陆战队加入行动,危地马拉也在与墨西哥南部接壤的边界地区展开配合,截至记者发稿时还未发现古兹曼的踪迹。美国《时代》周刊称,如果说当初逮捕古兹曼是墨西哥总统涅托的最大胜利,现在这一大毒枭的出逃是涅托的最大失败。

墨西哥国家安全委员会当地时间12日证实,全球头号毒枭古兹曼于11日晚间从戒备森严的墨西哥州“高原”联邦监狱逃脱。据墨西哥通讯社报道,墨西哥安全部门称,古兹曼是通过一条与监狱淋浴区连通的地道越狱的。调查发现,淋浴区内藏有一个长宽各50厘米的洞口,洞深1.5米左右,连接一条10米深且带有楼梯的垂直通道,这条通道又与一条高1.7米、宽80厘米的水平地道相连,通往监狱附近的一座建筑,地道长约1.6公里。分析认为,挖通一条如此之长的地道,足见这一越狱行动蓄谋已久且有巨大资金支持。而且,要从安全级别如此之高的监狱逃脱,若没有监狱内部人员的协助成功率几乎为零。目前多名与此次越狱事件有关的监狱工作人员已被控制,并将一一接受讯问。

美联社称,古兹曼的逃脱让墨西哥总统涅托陷入难堪。自从2012年涅托政府上台以来,墨西哥抓捕或杀死了6名大毒枭,其中便包括古兹曼。涅托打击毒品犯罪的力度得到赞誉。美国缉毒局负责国际行动的前主管维吉尔认为,如果不能立即抓住古兹曼,他将在48小时内重新控制希纳罗亚贩毒集团,或许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希纳罗亚贩毒集团被认为控制墨西哥和美国边境的主要毒品交易,其触角甚至延伸至欧洲和澳大利亚。

美国《时代》周刊网站称,12日,古兹曼出逃的消息成为“世界性新闻”,让涅托出访法国的消息失去关注度。涅托12日在巴黎表示,“越狱事件是对墨西哥政府的羞辱”,他已下令随同他访法的墨西哥内政部长奥萨里奥立刻回国,指导逮捕行动。墨西哥反对派借此事对涅托发起攻击,批评他让墨西哥沦为世界的笑柄,要求其立刻回国。报道还认为,美国2014年曾向墨西哥提供情报,帮助该国抓住古兹曼,且古兹曼是美国悬赏500万美元抓捕的头号毒贩,墨西哥必将承受来自美国方面的巨大压力。

英国《卫报》援引有组织犯罪研究专业网站“洞见犯罪”的分析称,“短期来看,古兹曼的逃脱更大程度上是政治问题,而非安全问题……这个令人难堪的事件有可能会破坏涅托总统余下的任期,并给美国与墨西哥关系带来损害。”美国司法部长林奇12日发表声明说,对于古兹曼的逃脱,美国政府与墨西哥同样担忧。美国随时准备与墨西哥合作,提供任何有助迅速抓捕古兹曼的协助。但美国《华盛顿邮报》称,美国缉毒局前官员本辛格认为,他猜测美国官员已就古兹曼出逃一事对墨西哥表示愤怒,“他应被关押在美国监狱中”。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安全专家贝尼特斯认为,“在毒品战争中,这是涅托的最大失败”,与其让古兹曼成功越狱,还不如当初根本没有抓住他。

墨西哥政府官员13日认定,头号大毒枭华金·古斯曼越狱事件中,司法部门有内鬼。事发监狱的典狱长已经被解职。

美国毒品管制局内部文件显示,“锡那罗亚”贩毒集团头目古斯曼去年被捕后,他的家族和手下就策划多套营救方案。

事发第三天,古斯曼仍然在逃,因指责墨西哥裔移民而陷入争议的美国总统竞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已经收到疑似来自这名大毒枭的威胁。

【“肯定有内鬼”】

墨西哥内政部长米格尔·安赫尔·奥索里奥·钟在记者会上说,古斯曼越狱“肯定依赖狱方人员的合谋”。如果确有狱方人员帮助他越狱,将构成“叛国行为”。

“他怎么能逃脱?原因就是一个词:腐败,”墨西哥情报部门原官员亚历杭德罗·奥佩在个人博客中写道,“他通过一条一英里长的地道,宽度足够容纳一辆摩托车,地道口正好在墨西哥看守最严密监狱的视频监控盲区。如果不是因为一些高官腐败,怎么能做到这些?”

古斯曼11日晚上从墨西哥戒备最严密的“高原”联邦监狱成功越狱,逃脱途径是一条秘密地道,入口在他监室的淋浴区,正好处于监控摄像头的死角,出口在监狱外一座房屋内。

地道长达1.5公里,高1.7米,宽0.8米,配有通风管道、照明系统,甚至有一辆安放在轨道上的摩托车。

一些美国司法部门前官员认为,挖掘这种规模的地道耗时长,工程大,需要精心策划和监狱的详细布局资料,因而必须获得内应协助。另外,在监狱地下挖一条10米深的垂直通道直通古斯曼的牢房,难以做到不被发现。

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国土安全调查部门前主管吉姆·丁金斯说,如此复杂的地道通常需要18个月至两年才能完工,“如果为了救大老板,可能需要加快速度”。

“这不是几个人用几把铲子、镐或其他工具就能搞定的。这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程,”入境和海关执法局前高官阿隆索·佩纳说,“他们(狱方人员)怎么可能听不见地下的挖掘动静?这简直不可能。”

奥索里奥·钟也表示,“高原”监狱看守严密程度堪比美国同等监狱,地道挖掘人员需要依靠监狱设计蓝图才能抵达古斯曼的监室。另外,古斯曼处于24小时视频监控之下,但是摄像头有两个监控死角。他在逃跑过程中还设法除去了佩戴的定位追踪环。

事发后,调查人员讯问17名犯人和34名狱方人员,包括典狱长。尽管现阶段没有人因涉嫌协助古斯曼越狱受到指控,奥索里奥·钟宣布,典狱长和国家监狱管理系统两名高官已经被停职。“两天前发生的是一起可怕事件,让整个墨西哥社会愤怒。”

【设法“捞人”】

墨西哥政府已经悬赏6000万比索(约合380万美元)捉拿古斯曼。奥索里奥·钟表示,将毫不懈怠地搜捕,直到抓获古斯曼。

这是2001年以来古斯曼第二次从戒备森严的墨西哥监狱成功逃脱。美国毒品管制局内部文件显示,古斯曼去年2月在墨西哥再次被抓获后不久,美方就得知,他的家人和墨方黑帮策划营救。

美联社13日援引上述文件报道,古斯曼落网次月,毒品管制局特工就报告,一名墨西哥贩毒集团头目出资,企图以威胁或收买监狱官员的方式救出古斯曼。4个月后,另一份报告说,古斯曼的儿子组织一些律师和墨军方情报人员,策划越狱。同年12月,毒品管制局特工报告,一名墨西哥将军称,已经达成一笔“交易”,释放古斯曼和墨西哥塞塔贩毒集团头目。

一名美方官员表示,美方获得上述信息后通知了墨方。不过,奥索里奥·钟否认这种说法。

毒品管制局特工还报告,尽管身陷“天牢”,通过前来探视的律师甚至可能由“腐败狱警”提供的一部手机,古斯曼仍然能对儿子和手下发号施令。

报告说,古斯曼入狱后,他的儿子伊万·古斯曼—萨拉萨尔成为锡那罗亚贩毒集团中古斯曼直系人马的实际头目,他的副手达马索·洛佩斯—努涅斯则接掌这一集团4大帮派中的其中一支。

【威胁美大亨?】

尽管古斯曼下落不明,美国共和党总统竞选人、亿万富翁特朗普已经因自己的言论受到疑似来自古斯曼的威胁。

特朗普上月宣布角逐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共和党候选人提名。这名素以口无遮拦出名的商界大亨试图以反移民话题为自己拉票,把矛头对准墨西哥移民,称他们为“毒贩”“强奸犯”“犯罪分子”。古斯曼越狱后,特朗普借机“炮轰”墨西哥政府。特朗普12日称“腐败的墨西哥官员显然第二次放跑了他”。

特朗普的言论不仅在美国受到强烈批评和抵制,而且可能惹怒了古斯曼。12日,微博客网站“推特”上以古斯曼姓名注册的账户中,出现一条微博,对特朗普发出威胁。这条微博以西班牙语写成,充斥脏话和咒骂,警告特朗普不许乱说话,否则“我就会让你把你的话吃下去”。

墨西哥政府官员无法证实这个账户的主人是否为古斯曼。不过,特朗普已经要求美国联邦调查局就这份威胁性微博展开调查。特朗普的助手13日说,联邦调查局正“积极”调查。

另一方面,特朗普则试图表现得“不惧”,称:“犯罪分子在我们的国家越来越猖獗,我在为国家而战。人不可以被吓倒。这很重要。”(惠晓霜)(新华社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