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 体

新华网莫斯科8月17日电(记者张继业)正在俄罗斯访问的伊朗外长扎里夫17日在莫斯科表示,伊核问题解决以及对伊制裁取消将为伊俄全面发展政治、经济、文化各领域合作创造条件。

扎里夫当日在莫斯科同俄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会谈后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伊朗同俄罗斯的经贸交往历史悠久,随着伊核问题解决,国际社会将取消对伊制裁,这为伊俄双方履行此前达成的合作协议铺平道路,将在最大程度上促进两国经贸合作及双边关系深入发展。

扎里夫说,俄罗斯是伊朗在核领域合作的主要国家。依照伊核问题全面协议,伊朗将同俄罗斯在生产稳定性同位素领域展开合作。伊方希望伊俄两国和平利用核能的合作能取得实质进展,相信俄罗斯在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的实施过程中会扮演重要角色。

此外,扎里夫说,两国在国防领域及地区问题上的合作也将得到加强,伊俄两国在地区问题上有着共同的利益,伊朗十分重视同俄罗斯的关系,将继续同俄扩大各领域合作。

拉夫罗夫表示,俄伊双方各层次合作紧密,伊核问题的解决对两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起到关键的促进作用。拉夫罗夫说,俄方愿同伊朗在解决中东及北非地区各类危机方面开展协作,相信两国共同参与地区事务,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

经过马拉松式的艰难谈判,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上月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伊朗核问题达成历史性的核协议之后,朝鲜核问题能否得到解决?7月28日,朝鲜驻华大使馆罕见地举行了一场记者会。由于事先预告是朝鲜驻华大使池在龙对外阐述朝鲜核政策,因此这场记者会吸引了大批国内外驻京记者。28日一大早,《环球时报》记者就来到朝鲜驻华使馆,见到已有不少外国记者,其中以美国、日本、韩国记者居多。当记者们走进会场后,无论是在大厅内挂着的中朝领导人会见的照片前,还是宣传栏前,闪光灯一阵狂闪,咔嚓声响成一片。

池在龙表示,伊核协议的达成是伊朗为得到国际社会承认该国自主的核活动权利及解除对伊朗制裁的长期努力结果,这与朝鲜的国情截然不同,朝鲜对于伊朗式核谈判没有兴趣。他称,“朝鲜是名副其实的拥核国。我们已经把拥核明文规定在宪法里面,而且我们的核打击手段很早以前就进入了小型化、多样化阶段。”池在龙在发布会上反复强调,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是由美国对朝鲜的敌视政策所造成的,“朝鲜的核遏制力是针对持续半个多世纪以来的美国核威胁和敌视政策,捍卫国家主权和生存权不可或缺的手段,而非在谈判桌上讨价还价的筹码”。

朝鲜驻华大使的表态,迅速通过在场众多国内外媒体记者传到国际社会。“美国之音”称,伊核协议达成后国际社会对朝核问题走向高度关注。28日,美国特使塞勒抵达北京,试图推动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此前一天,塞勒在韩国首尔访问时表示,“美国准备用与伊朗达成核协议的同样方式与平壤进行对话”。

韩联社当天则引述六方会谈韩方团长、韩国外交部韩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部长黄浚局的话称,在伊核问题达成协议、朝中关系出现缓和迹象之际,当前是对朝核问题有重大影响的时期。也就是说,朝鲜处在要么坚持发展核武器,要么放弃核武器、重启对话的关键时刻。他称,“朝鲜越是做错误的选择,在外交和经济方面需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环球时报驻外记者 周之然 张涛 孙微 青木 陶短房 环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

朝鲜外交部21日通过官方喉舌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一份声明称,美国近来频频把伊朗核问题谈判同朝鲜“扯到一起”,这种比较“毫无逻辑”,朝鲜方面也“完全没有兴趣”进行类似的核谈判。

朝中社称,朝鲜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朝中社提问时作出上述表态。

这名发言人列举了美国近来“故意”把伊核协议和朝鲜联系起来的事例,详细阐述了伊朗核问题和朝鲜核问题的不同之处,称核问题关乎朝鲜国家主权和关键利益,不是可以随便摆上谈判桌的“玩具”。

声明说,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和副国务卿分别于本月14日和16日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伊朗核谈全面协议的达成帮助朝鲜“重新考虑”其核计划。

声明指出伊朗和朝鲜各自核计划的区别。伊核协议是伊朗让外界认可其有权独立发展核能力、经过长期不懈努力达成的结果。而朝鲜“在名义和实际上”均拥有核武器。作为一个核武国家,朝鲜有自己的利益。因此,“朝鲜与伊朗的情况非常不同”。

声明说,如果要朝鲜“单方面率先冻结或废除其核设施”,朝鲜“毫无兴趣”。

声明说:“朝鲜的核威慑不是一个可以随便摆上谈判桌的玩具,因为这是保护我国主权和关键利益不受美国核威胁和敌对政策损害的必要手段。将伊朗核协议与朝鲜的情况作比较毫无逻辑。”

伊朗核问题在历经12年僵局后,终于在本月14日达成全面协议。一些专家认为,伊核问题通过外交途径、以和平的方式得到解决,可能为解决世界上其他与核不扩散相关的问题、尤其是朝鲜半岛核问题提供借鉴。不过,也有专家认为,伊核协议对朝核问题不可能产生大的影响,理由是朝鲜没有意愿重新回到谈判桌前,而美国方面既无兴趣也无精力。(王宏彬)(新华社特稿)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20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支持有关伊朗核问题的协议,为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铺平了道路。这意味着长达10年的伊朗制裁将被取消。若伊朗在未来十年内违反协议,联合国将重新对其进行制裁。但一些美国共和党议员对联合国安理会先行表决解除对伊制裁表示不满,认为“国际社会释放的信号将影响国会的审议”。

伊朗核协议上周日由奥巴马政府递交国会,国会从7月20日开始对协议进行全方位的审议,包括协议执行年限,核查力度、伊朗违反协议如何重启制裁等,将有60天时间进行审议辩论。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国务卿克里解释称,因美国的坚持,之前达成的协议规定,联合国解除对伊朗制裁的决议通过90天后,才开始逐步实施取消制裁的措施,这给美国国会辩论和表决留出了足够时间。

但一些共和党议员坚持认为,“联合国早于美国国会对伊朗核协议进行投票表决”,是对美国这个在伊核问题上有“最后发言权”国家的羞辱;还有一些共和党议员认为,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制裁后,伊朗会利用这个契机在国际上进行反美活动;部分民主党议员也担心,白宫和国务院寻求将伊朗核协议一揽子方案进行表决,会削弱美国对伊朗的威慑力。

而克里讽刺一些议员“以我为中心”的思维作怪。他称,“一些议员自以为是,好像认为法国、俄罗斯、中国、英国等应该遵守美国国会的指引。”克里称,“世界各大国有权在联合国先行表决。我们说服了他们从尊重国会的角度出发,推迟决议的实施,不影响国会议员的判断”。克里说,如果国会否决决议,对伊朗的制裁将继续,但这样一来,美国将遭到伙伴的孤立。

一些共和党人仍誓言否决伊核协议。总统奥巴马回击称,他将动用总统的否决权“否决国会任何扼杀这项协议的企图”。

据法新社20日报道,安理会投票表决,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因为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英国、中国、法国、俄罗斯和美国以及德国上周在维也纳同伊朗签署了核协议。【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记者张朋辉 候涛】

中新网7月21日电 据外媒21日报道,伊核问题伊朗方面谈判代表、伊朗外长扎里夫已将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文本递交该国国会审议。

尽管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系由伊朗外交部谈判后达成,但根据伊朗宪法,该国国会议员有权拒绝接受协议。不过媒体指出,不清楚伊朗国会议员此次会不会就伊核协议进行投票。

在历经多年谈判后,伊朗和伊核问题六国(美、英、法、俄、中、德)在本月14日达成伊核全面协议,伊朗将以收缩核活动换解除制裁。

当地时间20日,联合国安理会以一致通过决议,核准了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

根据决议,一旦伊朗切实执行协议相关内容且国际原子能机构确认伊朗所有核材料仍用于和平活动,联合国将终止此前通过的7个对伊朗的制裁决议,但对常规武器和弹道导弹的禁运仍将分别持续最多五年和八年。而如果伊朗违反协议内容,联合国制裁决议将重新生效。

据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朝鲜外交部21日通过官方喉舌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一份声明称,美国近来频频把伊朗核问题谈判同朝鲜“扯到一起”,这种比较“毫无逻辑”,朝鲜方面也“完全没有兴趣”进行类似的核谈判。

朝中社称,朝鲜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朝中社提问时作出上述表态。

这名发言人列举了美国近来“故意”把伊核协议和朝鲜联系起来的事例,详细阐述了伊朗核问题和朝鲜核问题的不同之处,称核问题关乎朝鲜国家主权和关键利益,不是可以随便摆上谈判桌的“玩具”。

声明说,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和副国务卿分别于本月14日和16日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伊朗核谈全面协议的达成帮助朝鲜“重新考虑”其核计划。

声明指出伊朗和朝鲜各自核计划的区别。伊核协议是伊朗让外界认可其有权独立发展核能力、经过长期不懈努力达成的结果。而朝鲜“在名义和实际上”均拥有核武器。作为一个核武国家,朝鲜有自己的利益。因此,“朝鲜与伊朗的情况非常不同”。

声明说,如果要朝鲜“单方面率先冻结或废除其核设施”,朝鲜“毫无兴趣”。

声明说:“朝鲜的核威慑不是一个可以随便摆上谈判桌的玩具,因为这是保护我国主权和关键利益不受美国核威胁和敌对政策损害的必要手段。将伊朗核协议与朝鲜的情况作比较毫无逻辑。”

伊朗核问题在历经12年僵局后,终于在本月14日达成全面协议。一些专家认为,伊核问题通过外交途径、以和平的方式得到解决,可能为解决世界上其他与核不扩散相关的问题、尤其是朝鲜半岛核问题提供借鉴。不过,也有专家认为,伊核协议对朝核问题不可能产生大的影响,理由是朝鲜没有意愿重新回到谈判桌前,而美国方面既无兴趣也无精力。(记者王宏彬,编辑王晶,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环球时报驻朝鲜特派记者周之然 王晓雄】朝鲜外务省发言人21日谴责美国将达成伊朗核协议与朝鲜相关联。此前,不少西方媒体认为,伊核协议可能成为未来与朝鲜开展核谈判的蓝图。

据朝中社21日报道,该发言人称,最近,有关国家和伊朗就伊核问题达成全面协议,美国以此为契机,对朝鲜核问题说三道四。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和副国务卿近期就伊核问题达成协议发表言论与朝鲜核问题相挂钩。该发言人说,伊核协议达成是伊朗为得到国际社会承认该国自主的核活动权利及解除对伊朗制裁的长期努力结果,这和朝鲜的情况完全不同。朝鲜是名副其实的核拥有国,朝鲜对于首先讨论冻结和放弃朝鲜核活动的对话毫不关心。

该发言人称,朝鲜的核遏制力是为了对抗美国半个世纪以来的核威胁及敌对政策、守护国家自主权和生存权的必要手段,不是放在谈判桌上用来讨价还价的筹码。美国举行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对朝鲜进行挑衅性军事对抗,并对朝鲜持续进行核威胁,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却将朝鲜的实际情况和伊核问题协议作比较,这十分可笑。只要美国的对朝敌对政策不改变,朝鲜核武力的使命就绝对不会改变。

法新社称,自朝鲜2009年退出六方会谈后,会谈一直陷入僵局。国际社会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采用新的途径应对朝鲜。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谢尔曼此前表示,希望伊核协议“能让平壤重新思考其核道路”。美国研究人员最近在一份报告中警告,朝鲜将在未来5年内不断扩大核项目规模,到2020年朝鲜至多可能将拥有100枚核武器。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杨文清】首先,奥巴马14日在副总统拜登陪同下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协议达成,并告诉美国公民,伊朗通往核武器的所有道路已被切断,协议将确保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不会拥有核武器。

美国CBS NBC CNN PBS等电视网都在滚动播放伊朗核协议达成的消息以及奥巴马的讲话画面,德黑兰民众手持国旗上街清楚制裁撤销的画面也传回美国国内。PBS说,协议达成立刻在国会山引起争议,共和党议员卡特接受采访时一脸阴沉,他说,这协议有可能是美国历史上达成的最糟糕的协议,他会尽全力在国会杀死该协议。卡特的言论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十分接近,PBS说,内塔尼亚胡没有浪费一分钟时间去表达不满,美伊协议刚宣布,他就发表电视讲话,称协议是多么令人震惊的历史错误。

CNN说,协议达成后,美国国会有60天时间商讨是否批准该协议,不止共和党,一些民主党议员也对协议有所担忧。CNN14日对总统安全事务副助理RHODES进行了连线访问,质问其解除对伊朗的制裁,是否相当于让伊朗拥有更多钱去资助恐怖主义。RHODES则强调了协议确保国际社会拥有24小时随时核查伊朗核设施的权利,对于伊朗资助恐怖主义则没有正面回答。

对于协议达成在国会山引发的争议,奥巴马或许早有准备。他14日在发表电视讲话时说,伊朗核协议是一个真正可以确保美国以及盟友安全的协议,因此一旦国会不予批准,他将行使总统否决权否决一切来自国会的阻力。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 “所有辛劳都获得了回报,我们签署了一项协议,真主保佑伊朗人民,”一名伊朗外交官的说法代表了当天这个国家的心情。

伊朗国家电视台从14日早上就开始直播伊核谈判过程,滚动播出前方最新进展。协议最终达成后,该电视台更是对协议签署过程和奥巴马的讲话完全同步转播,一字没落,并用平行视窗播放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讲话,创造伊朗电视直播的历史。伊朗总统鲁哈尼在电视上发表讲话,赞扬伊核协议,并称伊朗与世界的关系揭开了新的篇章。

截至《环球时报》记者发稿时,由于斋月期间,穆斯林从日初到日落都不能吃喝,伊朗民众的自发游行庆祝活动仍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之中。不过,在伊朗社交网络上,“和平取得了胜利”等象征伊核谈判成功的口号成为热门标签和搜索引擎的高频词。伊朗民众纷纷通过短信跟家人朋友分享谈判取得成功的喜悦。同日,伊朗股市也延续3日来的上升势头,高开后大涨6%。

伊朗平面媒体在核谈判问题上明显分成两大阵营。以《东方报》为代表的改革派媒体多日连发社论,力挺政府就核问题与西方达成协议,报道洋溢着积极乐观情绪。尽管昨日伊核谈判仍未有结果,但《东方报》邀请多名专家,用一个整版探讨伊核协议达成后,西方解除制裁对该国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和社会改革的推动。协议达成后,多家改革派报纸以“新的一天”为主题,发表社论,给伊核协议点赞。

对伊核谈判持保留态度、以《宇宙报》为代表的伊朗保守派媒体刊发多篇有警告意味的社论和专家评论,呼吁民众警惕西方以核协议为诱饵,换取伊朗社会的进一步开放,方便其对伊朗进行全面渗透。《宇宙报》今日的标题是“伊朗与霸权间的斗争结束了吗”。

美国也没掩饰其兴奋之情。奥巴马在莫盖里尼和扎里夫宣布达成协议后立即发表讲话。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奥巴马在讲话中说,“这个协议显示美国外交能够带来真正和有意义的变化。”他呼吁美国国会通过有关协议,否则中东爆发战事的机会将大增。他还说,他将否决美国国会通过的任何阻止伊核协议的立法。

《华尔街日报》说,奥巴马力图通过外交来避免新一场成本高昂且风险巨大的中东战争。他最近表示,即使美国对伊朗核设施采取军事行动,结果只会在一定程度上推迟伊朗核计划,而做不到完全扼杀。

《纽约时报》称,对于奥巴马而言,与伊朗的协议化解了该国的核威胁,即便只是十年左右的时间,他和他的继任者们有足够时间和空间来重组美国的这个“最深切敌对关系”。

美国国内的议论是复杂的。因为周二宣布的协议没有完全消除伊朗成为核大国的可能,只是推迟了时间而已。很多批评者,其中包括亨利·基辛格都表示,这是一个致命的缺陷,而且这并没有改变伊朗三十几年以来对西方的敌对态度。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的开端。过去这两国官员从不对话,此次在长达20个月的时间里,双方不得不面对面地谈判,他们也了解到对方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谈判机制从2006年确立,至今已经过10年的时间,一直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2011年,由于国际原子能机构披露了一份关于伊朗可能秘密发展核武器的报告,使得西方国家对伊朗进行了空前严厉的制裁,导致伊朗的经济面临空前的困难。伊朗与西方的关系在2012年进入最紧张时期,一度剑拔弩张,伊朗甚至威胁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并大幅推进其核计划。当时曾有报道称,伊朗最快能在2到3个月内造出核弹,美国或以色列可能轰炸伊朗核设施。

俄罗斯《观点报》14日发表题为“世界深深地松了口气”的文章称,这一协议签署意味着世界大国成功避免了一场大型战争的发生。普京认为,在经过多年的谈判之后,国际社会终于可以“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不过,也有国家感到紧张。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中东大部分国家都把更强大的伊朗视作令人恐惧的事。以色列、沙特阿拉伯以及那些认为新协议威胁到自己的国家,都对美国领导的这一举动并不感兴趣。视伊朗为死敌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已表示该协议是“对全世界的历史性错误”。海湾国家觉得美国本可以达成一个更加强硬的协议。一名以色列部长甚至表示,“这项协议对整个自由世界都很危险。给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支持者发送发展核武器的通行证,犹如给纵火犯火柴。”

【环球时报驻奥地利、伊朗、英国、德国特约记者 冯云 晋燕 孙微 青木 柳直 候涛 曲翔宇】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经过长达18天夜以继日的艰难谈判,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14日达成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

协议比较复杂,根据路透社的总结,该协议主要内容是,美国、欧盟和联合国将逐步解除多年来对伊朗实施的制裁,换取该国同意对其核项目的长期监控。

早在协议正式签署前,伊朗国内有大批民众筹备庆祝这一“历史性时刻”,负责谈判的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称,该协议将“开启伊朗与西方关系的新篇章”。

美国国内虽然有一些嘈杂声音,但奥巴马的态度很坚决——他将否决国会阻止伊核协议的任何立法。

俄罗斯《观点报》14日评论说,这一协议的签署终于让世界松了口气,海湾地区引发战争的一个隐患被排除了。

【环球时报驻奥地利、伊朗、英国、德国特约记者 冯云 晋燕 孙微 青木 柳直 候涛 曲翔宇】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欧盟“外长”莫盖里尼与伊朗外长扎里夫14日在维也纳向世界宣布,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就全面共同行动计划的最终文本达成一致。莫盖里尼表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协议文本,将保证伊朗核计划的和平性质,该协议文本将在接下来的几天内被送往联合国安理会审议,审议通过后将正式授权生效。

“协议是复杂、详细和技术性的”,莫盖里尼如此评价该协议。美国《华尔街日报》说,协议共100页左右,包含一个主文本和5个详细附件。它涵盖了关系到伊朗核问题的全部相关问题,包括核领域、制裁、民用核技术合作、共同委员会以及协议的实施。

由于协议内容复杂,各媒体总结出来的重点不尽相同。英国广播公司称,伊朗同意向国际核查人员开放包括军事设施在内的所有场所,换取国际社会解除对其实施多年的制裁。伊朗还承诺移除2/3的离心机和大约98%库存的浓缩铀,如果落实协议,伊朗将获分阶段解除制裁。

路透社说,美国、欧盟和联合国将解除对伊朗实施的制裁,换取该国同意对其核项目的长期监控。西方外交人士还称,根据最终协议,伊朗接受了一项“快速恢复”制裁的安排,即如果该国违反与六大国达成的核协议,那么制裁将在65天内恢复。联合国的武器限制将保留5年,对该国的弹道导弹制裁将保留8年。

伊朗媒体的报道重点是,按照协议,西方对伊朗的所有经济、金融制裁将在协议正式实施之后全部取消。国际原子能机构14日则发布声明,向外公布伊朗与其已经签订澄清伊核计划过去存在的历史问题的路线图,按此计划,伊朗将在未来半年内与机构合作,澄清对其可能秘密研发核武器的指控。国际原子能机构认为,国际核查人员应将获准进入伊朗帕尔钦军事基地进行核查,该基地是国际原子能机构最关切的问题,外界认为伊朗可能在这里进行过开发核武器有关的爆炸性试验,但伊朗始终否认,并拒绝国际核查人员进入。

该协议是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谈判设定的又一个“最后期限”的第二天达成的,由此可见谈判的艰难。《华盛顿邮报》称,最近几天的谈判犹如坐过山车。外交官们周一上午都认为最终协议将于周一午夜前达成。但就在天黑前,伊朗外长扎里夫的露面使得这一希望破灭。周一中午,白宫发言人称如果谈判者们希望更多一点时间,那么会谈会再次推迟。

为了谈判,克里作为国务卿创纪录地在一个国家滞留超过两周时间,而此间克里还拖着伤腿、拄着双拐。“没有哪位美国国务卿像克里那样,在某一外交目标上投入这么多时间”,英国《金融时报》评论说,这场谈判开始后,伊美两国之间的外交互动级别之高是1979年伊朗国王被推翻以来从未有过的。最重要的或许是,如果上述协议成立的话,将是首次有一个受联合国安理会制裁的国家通过外交而非战争摆脱了制裁。

【环球时报驻奥地利、伊朗、英国、德国特约记者 冯云 晋燕 孙微 青木 柳直 候涛 曲翔宇】

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重磅!从维也纳传来消息:伊朗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欧盟和伊朗14日达成最终全面协议,伊朗核问题终于尘埃落定。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协议。伊核谈判从维也纳起,如今又自维也纳落,持续12年,历史老人的大手笔让人感慨万千。人常说,曾经沧海难为水。这一协议的达成却证明,曾经沧海可为水。

回顾其历程,伊核谈判是一场超级马拉松。从2003年2月伊朗核问题浮出水面以来,围绕这一问题的外交角力成为国际舞台上的一大主题,各种形式、各种级别的谈判次第登场,次数多得恐怕连当事方都无法精确统计,但持续达12年之长恐怕还是超出各方当初预计。

12年有多长?当年的牙牙学语的小孩已经上中学,伊朗换了两个总统,当年美国正气势汹汹攻打伊拉克,如今不仅已偃旗撤兵而且在反思中东政策。

伊核谈判12年,一直“高烧不退”的潜台词是,如果伊朗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坐不到一条凳子上,双方剑拔弩张,就算美国人不军事打击伊朗,按捺不住的以色列也可能“手痒”。而这,必然引发地区乃至世界性的危机,是绝大多数人不愿意看到的灾难。于是,通过对话谈判方式妥善解决,一直成为各方认同的主流。就算前小布什政府一直扮演“鹰派”,就算前伊朗总统内贾德强硬话语不断,但一直没有不管不顾绝然关上谈判的大门。

伊核谈判12年,尽管扑朔迷离,但先易后难、慢慢摸索合适路径是主线。从2003年伊朗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附加议定书,到2006年由于伊朗恢复浓缩铀研究工作,联合国安理会开始介入并通过制裁协议。紧接着,关于伊核问题的6+1磋商机制开始形成,事实说明,这是一条合适的对话机制,一直持续到眼下,且缔结硕果。

顺便插一句,新华国际记者当年曾多次赴维也纳报道伊核谈判,虽不见刀光剑影,但谈判桌、发布会上的箭拨弩张、火花四溅至今依然令人难忘。

十年磨剑,一朝见效。2013年伊朗新总统鲁哈尼上台后展示了务实和开放态度,同年10月六国与伊朗在日内瓦首次达成共同声明,曙光出现在天际。紧接着,从2013年11月达成阶段性协议。此后,但为了达成全面协议,谈判一轮接一轮,延期再延期,今日终于达成,真是可喜可贺。

伊核谈判12年,其核心分歧是什么?那就是如何理解和保障伊朗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对此,伊朗与西方分歧巨大。一直以来,欧洲与美国在唱“红白脸”,各有分工,逼伊朗就范。伊朗方面,从内贾德时代的一味强硬到眼下讲求技巧。俗话说,退一步海空天空,达成妥协是正道。

全面解决伊核问题,有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有助于促进中东地区的和平安宁。

必须指出的是,中方是伊核谈判的重要一方,在伊核马拉松谈判中一致发挥着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为谈判一步步取得进展和最终达成作出了积极贡献。

从更高层面上看,伊核谈判产生的影响远远超出谈判本身,其达成也为国际其他热点问题的妥善解决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所以,当隧道尽头的亮光扑面而来,让我们一起鼓掌。(记者吴黎明 编辑吕迎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