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 体

涉案金额达百亿菲律宾比索的“猪肉桶”政府诈骗案,以及阿基诺政府涉嫌贿赂国会议员的“支付加速方案”连月来引起菲律宾媒体和民众高度关注。以清廉形象自居并高调反腐的阿基诺政府正在面临一场酝酿中的“政坛风暴”。最新民调显示,民众对阿基诺施政的满意度已跌至新低。

14日,面对媒体和民众的重重质疑,阿基诺发表电视讲话,为被最高法院宣布为违宪的“支付加速方案”(DAP)辩护,坚称DAP并未违法,政府将提出上诉。阿基诺称,政府批准该方案仅是寻求加速发放资金,提供民众所需。

“猪肉桶”的官方名称为“优先发展援助经费”(简称PDAF),是菲律宾拨给国会议员、具有一定自主性的基金,最早设立于1990年,旨在允许议员资助不在全国基建项目范围内的小规模基建设施或社区项目。从2008年开始,每位众议员每年可获得7000万比索(1元人民币约合7比索)的“优先发展援助基金”拨款,每位参议员可获2亿比索拨款。这项原本为小型项目开通“绿色通道”的经费近年来成了孕育贪腐的最大来源,腐败政客利用这笔拨款大收回扣的现象层出不穷,甚至形成由政府机构、项目承包商、虚假非营利机构和审计部门组成的利益链条。

去年3月,菲律宾女商人纳波利斯利用PDAF帮政府官员吸金的内幕浮出水面。纳波利斯名下“JLN公司”的员工证实,纳波利斯设立多个“幽灵项目”和20多个“皮包机构”,帮涉案官员获取政府资金。根据证词,经费注入虚假项目后,纳波利斯和政府议员按比例分账。据称,“装有现金的包裹在纳波利斯家中堆积如山。”

菲律宾“Rappler”新闻网站称,今年5月26日,纳波利斯向该国司法部递交了一张详细的涉案人员名单,名单中涉及20名前任或现任参议员及100名众议员,其中牵涉到阿基诺政府的“亲密伙伴”。

随着“猪肉桶”诈骗案被揭开,阿基诺本人有了一个新绰号——“猪肉桶之王”。与此同时,“猪肉桶”还牵出阿基诺政府推出的政府项目“支出加速方案”(DAP)涉嫌贿赂政府官员。被控滥用“优先发展援助基金”拨款的参议员埃斯特拉达,揭露政府使用DAP拨款,行贿国会议员,以弹劾阿罗约时期就任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科罗纳。DAP是阿基诺政府设计出来的一个新方案,把各个政府部门每年节省下来的资金汇集起来,并拨放用于政府认为急需资金的项目上。

菲律宾最高法院本月1日裁决DAP违宪。两名律师已经就DAP,对阿基诺提出弹劾控告,由于阿基诺的盟友控制参众两院,要成功把他弹劾下台的几率几乎是零,但这次丑闻令阿基诺一直高企的声望暴跌。最新民调显示,菲律宾民众对阿基诺施政满意度评分(满意率减去不满意率所得数字)在第二季度为+25分,较上季度满意度评分大跌20分,创下他上台4年多最低。

中新网7月15日电 综合报道,菲律宾两大独立民意调查机构的最新调查结果都显示,该国总统阿基诺的支持率急降至2010年上任以来的最低点。分析认为,菲律宾民众认为阿基诺打击贪污不力,是导致他的支持率大降的主要原因。

“亚洲脉搏”(Pulse Asia)民调公司日前公布上个月展开的一项调查结果,调查显示阿基诺的支持率从3月的70%骤降至56%。民众对他的信任度也从同一时期的69%降至53%。

另一由“社会气象站”(Social Weather Stations)民调公司上个月展开的调查也显示,民众对阿基诺的净满意度从3月的45%降至25%,是4年来的最低水平。2012年8月,菲律宾民众对阿基诺的净满意度达到67%,是他上任以来的最高水平。

根据菲律宾宪法,阿基诺可寻求连任,但如果他在2016年总统选举之前的支持率下降,他所属的自由党可能不会推举他参选。

“亚洲脉搏”研究主管塔本达接受电视访问时表示:“这是阿基诺的支持率和信任度所出现的最大幅度下降,也是至今为止他最差的表现。”

塔本达说,菲律宾政府贪污问题严重,令民众对阿基诺感到失望。她也指出,“亚洲脉搏”的民意调查是在政府逮捕3名涉贪的参议员的同时所展开的。当菲律宾最高法院裁决阿基诺政府的“加速支出方案”违宪时,该民调已几乎完成。

菲律宾总统发言人拉谢尔达受访时承认民众对总统的“热情有所下降”,但他表示不会感到惊慌。“这些数据可被视为预料之中或本时期的平均值。大多数人还是对总统表达了信任与信心。”

自2010年上台以来,阿基诺的支持率和信任度一直维持在70%以上的高水平,并曾在2012年初攀升到80%,那是他上台以来的最高水平。不过,加速支出方案丑闻的持续延烧,可能导致他的支持率进一步受创。

报道称,加速支出方案已导致阿基诺政府陷入上台以来最严重的危机。该方案于2011年10月推出,目的是要快速批准公共开支,以推动经济发展。据报道,菲预算和管理部递交给最高法院的文件称,阿基诺在过去3年中根据“加速支出方案”,在政府预算外批准高达1770亿比索的资金为国会议员开展各种名目的工程项目提供资金。

被认为是加速支出方案“设计师”的菲律宾预算部长阿瓦德上周辞职以表对贪污丑闻负责,但阿基诺拒绝接受他辞职。

阿基诺于当地时间14日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时,为加速支出方案辩护,称最高法院的违宪裁决是不正确的,政府将提出上诉。“加速支出方案是好的。我们的目标、整个过程,以及结果都是正确的。”他指责最高法院的裁决是为了阻挠他展开改革。

【环球时报记者李晨】菲律宾“五一劳工运动”等多个民间团体8日在首都大马尼拉地区发动集会抗议,呼吁菲反贪法院逮捕“贪腐总统阿基诺”及其涉案盟友。

同日,在去年超强台风“海燕”袭击中受灾的民众亲属组成的团体“Tindog人民网络”在菲预算部前焚烧阿基诺与预算部长阿巴德画像,抗议阿基诺政府把1370亿比索(1元人民币约合7比索)巨额资金投入被最高法院裁定违宪的“支付加速方案”,投入灾后援助的资金却只有320亿比索。

 

中新社马尼拉7月7日电 (记者张明)菲律宾一名前议员7日在菲众议院针对总统阿基诺提起弹劾控告,这也是阿基诺总统上台4年来首度面临弹劾官司。

阿基诺政府此前曾实施所谓“支出加速方案”(DAP),在政府预算外动用数千亿比索资金为国会议员开展各种名目的工程项目提供资金,引发舆论质疑。菲最高法院日前正式裁定所谓“支出加速方案”违宪。菲国前众议员西胡戈7日向众议院文件管理局送交针对总统阿基诺的弹劾控告状。

西胡戈指控阿基诺涉嫌“贿赂”、“违反宪法”及“背叛公众信任”等罪名。他透露,这项弹劾控告已获得25位公民签名支持,目前仍在征集更多签名。据称,7月28日菲律宾国会重新开幕之时,会有一名现任国会众议员对这桩弹劾案表态支持。

根据菲国宪法规定,弹劾总统至少需290名众议员中96人投票支持,并需24名参议员中至少三分之二人投票赞成。而多项民调结果显示,阿基诺上台4年来民意支持度一直保持在较高水平。有分析指出,由于支持阿基诺的议员目前掌控国会参众两院,有关弹劾案“不大可能成功”。

不过,菲律宾东方大学法律学院前院长阿曼多·巴尔德兹认为,阿基诺总统和预算部长阿巴德同样应对违宪的“支出加速方案”(DAP)承担责任。他呼吁阿基诺允许这项针对自己的弹劾案件进行下去,“到参议院为自己辩护”。

菲律宾副总统比奈领导的UNA联盟(团结民族主义联盟)7日声称,由于阿基诺一旦遭到弹劾,副总统比奈将是最大受益者,出于“利益冲突回避”考虑,该党不会支持针对阿基诺的弹劾控告。

菲律宾总统府发言人陈显达7日则强调,“支出加速方案”拨付资金所支持的诸多项目已让菲律宾从中受益,菲当局与最高法院只是在对“支出加速方案”问题的看法上存在分歧。(完)

5月26日,菲律宾“政治分肥”丑闻案嫌犯、女商人纳波利斯向菲司法部提交书面证词,指证12名现任参议员、8名前参议员以及100名现任及卸任众议员参与骗领国家巨额财政拨款,使这起去年7月曝光的丑闻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这起丑闻涉及金额达数百亿比索(1美元约合43比索)。其中,前议长恩里莱、晶贵·埃斯特拉达、里维拉等3名现任参议员已被告上法庭,丑闻还涉及阿基诺政府的预算部长及农业部长。

阿基诺的亲信被指控涉案

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去年7月12日率先披露了“政治分肥”丑闻的惊天内幕。报道称,众多菲律宾国会议员与不法商人纳波利斯联手,巧立名目向由纳波利斯和她的同党伪造的非政府组织、基金会等“拨款”,并从中收取高达40%—60%的回扣。“政治分肥”丑闻的爆料人是纳波利斯的堂弟宾虚,他原本是纳波利斯的助手,但由于“生意上的纷争”,纳波利斯将宾虚非法拘禁达4个月之久,后来警方介入才将宾虚解救,这一事件也让从2003年至2013年长达10年之久的“政治分肥”丑闻公之于世。

菲律宾国家调查局随后首批检控38人涉嫌侵吞和贪污公款,涉案者包括恩里莱、晶贵·埃斯特拉达(前总统埃斯特拉达之子)、雷蒙·里维拉等重量级政客。而这一政治丑闻的关键人物、女商人纳波利斯在逃亡一段时间后向菲律宾当局自首。

菲律宾总统阿基诺的亲信、预算部长阿巴德也被指控涉案。纳波利斯特别提及,她自己也是通过时任众议员阿巴德才知道可以虚构一个非政府组织与参众议员的代理人进行交易。对于这些指控,阿基诺27日辩护说:“我们必须承认有这种可能性,即她(纳波利斯)想要浑水摸鱼。”阿基诺还称赞阿巴德是领导政府透明改革的“先锋”,同时他还肯定了农业部长阿卡拉,阿卡拉也出现在了纳波利斯公布的“政治分肥”丑闻名单中。

纳波利斯的律师里维拉透露,除书面证词外,纳波利斯26日还向司法部提交了一份要求被列入“政府证人保护计划”的申请文件。纳波利斯在书面证词中否认自己是“政治分肥”丑闻的“设计师”,强调这种腐败模式“早有先例”。

根据菲律宾法律,每一名参议员和众议员都会获得一笔“优先发展援助资金”,他们有将这些资金用于一些基层发展计划的自主裁量权。这一计划最早在科拉松·阿基诺夫人执政时的1990年推出,到2008年时,每名国会众议员可以获得7000万比索(约合162.8万美元)的基金,而参议员则可以获得两亿比索(约合465万美元)。


国会腐败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优先发展援助资金”推出后弊端屡现,多次爆出舞弊丑闻,因此被菲律宾民众戏称为“猪肉桶”。菲律宾一些分析人士也认为,该计划推出后,逐渐沦为总统收买议员、寻求政治支持的工具。

菲律宾“政治分肥”丑闻自从去年7月被曝光以来,几乎每天都占据菲律宾众多报纸的头版。去年8月26日,数十万菲律宾民众走上街头,抗议阿基诺政府的大规模腐败。阿基诺自2010年上台以来,高调进行反腐,而“政治分肥”丑闻的爆发严重打击了阿基诺政府的政治声誉。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菲律宾政治学者对本报记者表示,菲律宾国会的腐败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此次被曝光的“政治分肥”丑闻更是揭露了菲律宾议会政治腐败的链条。纳波利斯以成立众多非政府组织为名,作为政治掮客,与菲律宾议员和行政部门官员相互勾结,通过“幽灵法案”,从菲律宾国会中骗取国家拨款,然后将部分钱款以“政治分肥”的方式回报给议员。阿基诺政府原本希望将该案作为打击政治对手的工具,但是始料未及的是,这一案件让阿基诺政府引火烧身。

“政治分肥”丑闻曝光后,阿基诺推出的“拨款加速计划”也成为各方攻击的目标。阿基诺当政后,为了推动国家财政预算执行力度,通过了“拨款加速计划”,即将政府各个部门预算剩余部分集中于总统府统一管理。然而据当地媒体披露,该计划曾被用于收买部分议员以弹劾阿基诺的政治强敌——大法官科罗那。目前,菲律宾最高法院正在审理“拨款加速计划”是否违宪,如果最高法院判决“拨款加速计划”违宪,即使阿基诺在任期间不会受牵连,但当他于2016年卸任后很难确保不会有针对他的诉讼。

有分析认为,菲律宾虽然名义上是“民主制”,但家族政治在菲律宾政治中扮演着核心角色。阿基诺自己就出身于声名显赫的阿基诺家族,他的父亲贝尼格诺·阿基诺是反对马科斯(菲第六任总统)的亲美派议员,他的母亲科拉松·阿基诺夫人曾担任菲律宾总统。据美联社统计,菲律宾有九成以上地方政府被政治家族把持,不同政治家族之间相互恶性竞争,贿选和家族暴力仇杀事件屡见不鲜。政治家族内部以利益和“赞助制”来维持运作,而民主政治中以政党为核心的政治体系在菲律宾则完全失效。家族政治的盛行让菲律宾的“民主政治”流于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