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 体

释永信致信泰国少林功夫展演:事务缠身无法亲临

  主办方正在进行开幕前的准备工作。 符永康 摄

  主办方正在进行开幕前的准备工作。 符永康 摄

中新社曼谷8月2日电 (记者 符永康)当地时间2日晚间,由中泰友好组织举办的“华夏名门少林功夫”展演活动在曼谷举行。作为中国主办方负责人,嵩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没有如约出席,但他向大会发来贺信,指“本人事务缠身,无法亲临会场”。

少林寺赴泰领队释永福法师宣读了释永信签署的贺信,中新社记者获许对信件拍照。信中写到:“值此中泰建交40周年,诗琳通公主60寿辰华诞,受切塔上将的诚挚邀请,少林寺有幸在此与大家结缘,因缘殊胜。只因本人事务缠身,无法亲临会场,在此,表示诚挚的歉意。”

释永信写到,中泰两国友好交流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两国地缘相近、文化相通、血缘相亲,是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好亲戚。少林寺与泰中商会交往密切,共同携手,为加强中泰文化交流作出努力和贡献。这份友谊将世世流传。

释永信还表示,少林文化博大精深,少林功夫享誉四海。我们为中泰两国的友谊诵经祈福,祝愿两国世代友好。我们将用精彩的少林功夫,为大家展示少林文化的独特魅力。

贺信最后预祝庆典活动圆满成功,“法喜充满,六时吉祥。”

此次活动由泰中工商业联合总会、中国嵩山少林寺、泰国华人青年商会主办,旨在庆祝泰皇后诗丽吉殿下华诞、诗琳通公主殿下六十华诞、泰中建交40周年。

释永信目前还担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近期,这位中国知名佛教人士被举报具有双重户籍、非婚生子等,他至今未有正面回应。(完)

举报人第五波爆料 释永信赴泰交流

疑似讯问笔录曝光;释永信称要“了断”,少林寺、警方均尚未作回应

新京报讯 (记者贾世煜)“释正义”对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举报仍在持续。昨日凌晨1时47分,释正义向新京报记者发来一份材料,披露了更多指称释永信与一刘姓女子多次发生不正当关系的细节。这已是释正义8日来公布的第5份举报材料。

7月30日,中国佛教协会和国家宗教局先后对释永信被举报一事作出回应,要求河南省宗教事务部门协调有关部门和地方了解核实情况。7月31日,登封市宗教局公开表示将尽早查明真相,以正视听。

新笔录真实性尚存疑问

在这批新材料中,包括一份7页的笔录和一份情况证明。该笔录显示,一刘姓女子在2004年6月接受郑州警方讯问时称,她与释永信多次发生不正当关系。

其公开的多份笔录的真伪尚难证实,目前,笔录中涉及的郑州市警方、释永信等各方均尚未回应。

连日来记者多次致电郑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笔录中提到的多名侦查员已调离本单位,对于相关采访事宜均未予答复。

记者连日多次致电释永信,对方均为关机状态。昨日,记者多次致电少林寺寺务委员会释延芷法师,也无人接听。

此前,少林寺外联办相关负责人回复媒体称,面对各种所谓的举报和质疑,要让法律说话,方丈也表示:这次一定做个了断,给社会各界人士方方面面都有个交代。

两日公布三份疑似笔录

7月31日14时,释正义曾向新京报记者发来两份笔录。

其中一份笔录显示,释永信于2004年5月29日接受郑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讯问时称,他到公安机关是为了反映刘某敲诈他的事情。

另一份笔录显示,刘某在2004年6月2日接受郑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讯问时称,她和释永信多次发生不正当关系。

加上昨日发的新举报信,所涉三份笔录均为复印件,字体为手写体,每页都有指纹痕迹。

但这三份笔录的真实性目前尚不能确认。针对笔录来源,昨日记者多次致电释正义,对方均保持关机状态。记者向释正义发邮件问询,但截稿时未获回应。

释永信昨飞泰国文化交流

据少林寺官网消息,昨日7时,少林寺在经堂举行法会,恭请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法师为法会主法。这是释永信在举报风波后第一次公开露面。

另据中新社报道,少林寺网络部负责人邹相昨日介绍,少林寺常住院法师、少林武僧团及居士共80多人于昨日下午出发,启程飞赴泰国进行文化交流。

少林寺官方称,该交流活动是很早就定下的事。


- 释疑

警方讯问笔录为何会外传?

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警方对当事人的讯问笔录在两种情况下可能外传。

第一种情况,当事人向警方的报案没有结果。这种情况下,讯问笔录外传只有可能是由公安局内部人士泄露。

第二种情况,当事人向警方的报案有了审理结果,包括律师、法官和检察官在内的诉讼参与人都能看到完整卷宗,他们中的每一方都有泄露讯问笔录的可能性。

根据2012年《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公安机关侦查犯罪,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应当保密。

至于释正义提供笔录的真实性,王永杰分析认为,笔录伪造起来并不难。但笔录中涉及的一些事件的时间地点等细节则显示,该笔录系伪造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公开笔录是否涉违法犯罪?

王永杰律师表示,不管这份笔录是真是假,释正义已经侵犯了释永信和刘某的隐私权、名誉权。如果笔录是假的,释正义则可能因侮辱他人而涉嫌寻衅滋事罪。

他还表示,如果是警方内部人士将笔录外传,则涉嫌违法犯罪。泄露笔录的公安人员轻则被警告或者调离公安队伍,重则涉嫌滥用职权罪。同时,泄露笔录的公安人员还要承担对笔录的当事人进行赔礼道歉和赔偿精神损失的民事责任。

国家宗教局回应释永信被举报风波

要求河南宗教事务部门协调有关部门了解核实情况;“释正义”再发举报材料,警方暂未立案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陷入的举报风波仍在不断发酵中。少林寺官方昨日向新京报记者确认,释永信将于近日赴泰国展演功夫。举报者“释正义”在昨晚7时最新发给新京报记者的材料中称,释永信赴泰国或有潜逃嫌疑,但少林寺表示这是很早就定下的事。

此前,“释正义”已通过网络和媒体连续三次向释永信发难。7月29日晚11时许,“释正义”向新京报记者发来材料,称释永信把少林寺相关公司产业的股份逐步转到情妇韩明君名下,并喊话释永信晒账本。

释永信将率团赴泰国展演少林功夫

7月29日,有媒体报道称,中国嵩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将率僧团赴泰国展演少林功夫,此次活动将于8月2日举行。

此前有媒体报道,为庆祝泰皇后诗丽吉殿下华诞、诗琳通公主殿下六十华诞、泰中建交40周年,“释永信方丈亲率众僧来泰展演华夏名门少林功夫”。释永信方丈将率约100人来泰,其中少林寺众僧约50人,护法团人员约50人。

昨日,少林寺寺务委员会释延芷法师向新京报记者证实,释永信将按期赶赴泰国。释延芷说,这是很早之前就定下来的事情,方丈释永信最近都在正常工作。

国家宗教局高度关注举报一事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陷入举报风波5天后,中国佛教协会和国家宗教局终于发声。

昨日,中国佛教协会官方网站挂出一则通告称,近日,网上一位自称“释正义”的人“实名”举报我会副会长、少林寺住持释永信法师,引起广泛关注。此事关乎少林寺乃至中国佛教的形象和声誉,广大佛教弟子十分关切。我会已向有关部门和地方反映,希望尽早查明真相,澄清事实,以正视听。

昨日,国家宗教局也对此事做出回应。国家宗教局新闻发言人向媒体表示,对近日网上涉及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法师的有关报道,国家宗教局高度关注,已要求河南省宗教事务部门协调有关部门和地方了解核实情况。这位发言人称,宗教事务部门将依法加强对宗教教职人员队伍的管理,同时也将依法维护宗教界的合法权益。

登封市公安局宣传科的工作人员昨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释永信被举报一事仍未立案。

“释正义”昨日再次强调称,所提供的一切证据皆真实可查,如有虚假,愿为此承担法律责任。


焦点1

释永信是否在转移财产?

“释正义”在举报材料中称,释永信将少林寺公司财产逐步转到韩明君名下,并据可靠部门查询,2013年少林欢喜地有限公司当年亏损总额高达459.43万元。

新京报记者查询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少林欢喜地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为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自然人股东有两位,分别是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大梁和韩明君。钱大梁出资5万元,韩明君出资17.5万元。

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12月20日,法定代表人是钱大梁,经营范围包括运动用品、文化用品、旅游用品、艺术品、日用品、武术用品的销售,企划咨询、文化艺术交流传播服务;现场制售饮料、餐饮服务:餐馆(主食、热菜)(餐饮服务许可证有效期至2015年07月13日);零售:预包装食品(食品流通许可证有效期至2015年09月16日)。

昨日,钱大梁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少林欢喜地有限公司的股东是由少林寺僧团指派的,公司的资产归少林寺所有,与他们无关。另外,公司的具体事务由专门的居士负责。

至于韩明君是否就是释延洁,钱大梁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焦点2

“释正义”到底是谁?

昨日,少林寺29名弟子通过网络发出声明称,现查明自称“释正义”的是释延鲁、俗名林清华。声明还称,释延鲁被迁单还俗后,对方丈处理他的事情怀恨在心,于是在网络上编造不实信息恶意诽谤方丈释永信。

前述声明还表示,释延鲁曾打着少林寺武僧团的旗号收受学生,后来少林寺发现释延鲁不但办武校而且在家已有妻儿,方丈察明后将其按寺院规矩迁单还俗。

对此,少林寺寺务委员会释延芷法师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称,这一声音不代表官方,现在还不清楚释正义是否是释延鲁。

对于为何弟子们认定释延鲁就是释正义,释延芷表示,释延鲁在此事发生初期多次转发对方丈释永信不利的言论,导致少数少林弟子不满,认为他的行为是欺师灭祖之举,遂将矛头指向释延鲁。

释延芷向新京报记者再三强调,“对此人主动转发之用心,需要大胆想象小心求证!”

不过,有媒体报道称,释延鲁称自己不是“释正义”,“不知道为什么把这个事情引到我身上”。昨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释延鲁并发去采访短信,均未获回应。

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

少林弟子“护法”国宗局高度关注

登封公安称释永信疑被诽谤事件仍在调查取证阶段

7月25日,网友“释正义”发文举报嵩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私生活混乱。针对网帖举报,7月27日,嵩山少林寺官方网站发布一份报案材料,控告释正义的行为系恶意诽谤(详见本报7月28日报道)。29日晚间,释正义再次向京华时报记者传来新证据,称释永信开“夫妻店”,坐拥多辆百万豪车。释永信家人昨日回应媒体称,释永信无妻女。目前,登封市公安局称正在调查取证。

□回应

河南佛教协会称不知韩明君何许人

29日23时许,“释正义”向京华时报记者发来“新证据”。在其提供的一份“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河南)的查询记录”截图显示,一家名为“少林欢喜地(登封)有限公司”公司自然人股东为“韩明君”。释正义在其提供的企业信息截图下指出,释永信将少林寺相关公司产业的股份逐步转到韩明君名下,还可能伪造账目。

释正义称,韩明君即河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释延洁,与释永信保持不正当关系,两人生育一女。

“释正义”还称,释永信购买多辆百万级豪车、车牌靓号。在其公布的一份“所有人(中国嵩山少林寺)的其他机动车信息”显示,中国嵩山少林寺名下有至少15辆车,其中10辆为“违法未处理”状态;4辆车为海关进口。

30日下午3时许,河南省佛教协会回应京华时报记者称,“欢喜地确实是少林寺所开,但是并不清楚公司注册法人是谁。”他还表示,“释延洁是河南省佛教协会的副会长,但是其俗名并不是韩明君。”针对释延洁与释永信的关系,河南佛协称,平时释延洁跟释永信只是工作上有过往来。

30日下午,河南省佛教协会和少林寺均回应称,并不知韩明君这人是谁。

对于释永信有多辆车的质疑,少林寺寺务处释延芷法师回应称,很多年前,登封市政府曾奖励过方丈一辆车,方丈也开了很多年。


□进展

30名少林弟子发声“释正义”身份已查明

30日上午,记者从相关知情者处获悉一份“30名少林寺弟子的声明”。声明称,本月25日有自称“释正义”的人在网上恶意诋毁、诽谤少林寺方丈。

声明表示,现查明自称“释正义”的是释延鲁、俗名林清华,祖籍山东。“1993年林清华来少林寺,方丈见他很可怜,发慈悲心将其收留取法名(延鲁)。”这份声明里讲述称,起初延鲁勤奋好学深得师父喜欢,后来发现并查明释延鲁不但办武校而且在家已有妻儿且离婚再婚,被察明后将其按寺院丛林规矩迁单还俗。

30日下午,少林寺寺务处释延芷法师回应称,“这只是他们个人行为,并不能代表我们僧团。”释延芷称,具体释正义是谁,还要等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才能确定。

□探访

释永信母亲称其无妻女

据成都商报消息,记者曾来到释永信老家,其母亲胡昌荣表示,释永信没有妻女,其中所谓释永信大女儿刘梦亚其实是老四刘应彪的女儿,也并未听说过韩明君一人。但对于小女儿韩佳恩的身份,记者找到韩佳恩当年出生的卫生院,发现其出生证上父亲一栏空白,而当年接生医生也已被带走调查。几位亲戚表示并不认识韩明君,也不知道谁家有一个叫韩佳恩的小孩。对于爆料人所称释永信有两个老婆,两个女儿,胡昌荣称,释永信是出家人,没有妻女,而且其十来岁就出家了,出家前也没有婚嫁。

□官方

国宗局要求地方了解情况

中国佛教协会官方网站30日发布消息称,中国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就网上有关永信法师的报道发表谈话,协会已向有关部门和地方反映,希望尽早查明真相,澄清事实,以正视听。

同日,国家宗教局新闻发言人表示,对近日网上涉及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法师的有关报道,国宗局高度关注,已要求河南省宗教事务部门协调有关部门和地方了解核实情况。

登封市公安局宣传处表示,事情发生后,已接到少林寺报案,目前还在调查取证阶段,尚不能立案。

京华时报记者 马金凤

国家宗教局新闻发言人昨日对记者表示,对近日网上涉及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少林寺方丈永信法师的有关报道,国家宗教局高度关注,已要求河南省宗教事务部门协调有关部门和地方了解核实情况。

这位发言人称,宗教事务部门将依法加强对宗教教职人员队伍的管理,同时也将依法维护宗教界的合法权益。

同一天,中国佛教协会官方网站也发表了题为《我会新闻发言人就网上有关永信法师的报道发表谈话》的声明称:“近日,网上一位自称‘释正义’的人‘实名’举报我会副会长、少林寺住持永信法师,引起广泛关注。此事关乎少林寺乃至中国佛教的形象和声誉,广大佛教弟子十分关切。我会已向有关部门和地方反映,希望尽早查明真相,澄清事实,以正视听。”

据新华社

记者探访

成都商报记者 蓝婧

释永信母亲: 儿子没妻女,出家前也未娶亲

记者了解到,举报所指“小女儿”的接生医生已被带走问话

举报者“释正义”在网络上公开举报少林寺住持释永信后,又陆续披露更多“证据材料”,指释永信早已因犯少林寺规,被开除僧籍;并同时公布了其掌握的有关释永信以及“与释永信保持不正当关系”的释延洁等人的户籍信息。

成都商报记者日前来到释永信老家安徽阜阳颍上县,见到了其母亲、两个兄弟及亲戚。家人均表示,释永信没有妻女,其中所谓释永信“大女儿”刘梦亚其实是老四刘应彪的女儿,但对于“小女儿”韩佳恩的身份,说法却不尽相同。成都商报找到韩佳恩当年出生的卫生院,发现其出生证父亲一栏空缺,而当年的接生医生也已被带走问话。

释永信母亲:

最小的孙子17岁

没有6岁的孙女

根据举报人“释正义”公布的信息,释永信母亲胡昌荣的户口本上有胡昌荣、刘应成(释永信)、韩明君、韩佳恩、刘梦亚五人。6岁女孩韩佳恩和24的刘梦亚被认为是释永信的两个女儿,“小女儿”韩佳恩由胡昌荣在老家照顾。而韩明君则是韩佳恩母亲,被认为是释永信的“妻子”。

成都商报记者查到,胡昌荣现在的确居住在阜阳颍上县管仲大道西段9号,是颍上县技术监督局的房子。刘梦亚的身份证上的地址也是显示在这里。

在胡昌荣家里,成都商报记者看到了胡昌荣夫妇和五个子女的照片,其中释永信一张穿着袈裟的照片尤为显眼。

胡昌荣称,自己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叫刘应保,二儿子刘应来,三儿子刘应成,四儿子刘应彪。释永信就是老三。胡昌荣称,丈夫两个月前不幸去世,自己和二儿子住在一起。

她称,除了三儿子释永信,其他子女都成家立业,自己也有了孙子孙女。最小的孙子已经17岁了,不需要她照顾,更没有6岁的孙女一说。

对于举报人所称“释永信有两个老婆两个女儿”,胡昌荣称,释永信是出家人,没有妻女,而且其十来岁就出家了,出家前也没有娶亲。

颍上县技术监督局老书记吕安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胡昌荣一家原来在颍上县的江店孜镇小店村,大概在2006、2007年间,释永信从副局长冯兆贵手中把这套房子买过来,给父母养老。

吕安阳称,这套房子现在是胡昌荣和二儿子在住,二儿子有个儿子,已经上中学了,平时没见到其他女人和小孩出入。吕安阳称,很少见到释永信回来,最近只在其父亲去世时回来过一趟。


韩明君到底是谁?

释永信亲戚说法不一

其大哥称“清者自清”

此前“释正义”在举报中称,韩明君和释延洁系同一人,并且同释永信保持不正当关系,2009年生有一女,名为韩佳恩。

韩明君到底是谁?她、韩佳恩和刘梦亚为什么会在胡昌荣的户口本上?

成都商报记者来到胡昌荣的老家江店孜镇小店村,其大儿子刘应保在这里开了一家少林武术学校,同时还有村上最大的一个百货超市以及一家宾馆。

几位亲戚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刘梦亚是四儿子刘应彪的女儿,但不认识韩明君,也不知道谁家有一个叫韩佳恩的6岁小孩。但被问到她们为何会在胡昌荣户口本上时,刘应保的舅子称,刘家人口众多,各种堂表兄弟,韩明君可能是远方亲戚。

但帮忙刘应保打理宾馆的侄儿却称,亲戚里没有姓韩的人,称不知道韩明君和韩佳恩是谁。而刘应保则拒绝回答,称清者自清。

不过,根据“释正义”提供的证据,韩佳恩的出生地点为江店孜。出生证明显示,韩佳恩于2009年4月22日出生在江店孜卫生院,母亲是韩明君,当时38岁,但父亲一栏却是空白。

成都商报记者赶到江店孜卫生院,想找到出生证上显示当时的接生人员江如兰。相关负责人表示,江如兰已经退休,刚被江店孜派出所带走问话,自己刚调来几个月,对此事不知情。

卫生院当年的院长也已经退休,他表示,具体产妇和婴儿问题,只有接生人员知道,自己管不了那么细。随后,记者多次致电江如兰,但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江店孜派出所工作人员称,所长已到颍上县派出所汇报情况。所长则以开会为由,拒绝了记者采访。

举报者是谁?

少林僧众发声明称

其是被开除的释延鲁

“释正义”公布的韩明君的户籍信息显示,韩明君为释永信母亲胡昌荣的外甥女,是山东省栖霞县人,“2009年5月18日,投靠亲属河南省登封少林寺常住院1号”。但有媒体称,只在栖霞县找到一位名为韩明君的1988年生女子。

尽管“释正义”公布的韩明君与释延洁的身份信息照片比较相似,但目前尚无法证明韩明君和释延洁确系同一人。

韩明君的身份尚不明晰,但举报者释正义的身份却疑似浮出水面。昨日上午,30名少林寺弟子通过网络发表声明。该声明称,本月25日署名“释正义”者,通过网络举报师父(少林弟子对方丈的尊称)一事“属恶意诋毁、诽谤”。

声明表示已经察明自称“释正义”者实为释延鲁,因“对当初被迁单还俗一事,怀恨在心,才引发此次利用网络恶意诋毁、诽谤方丈释永信”。

声明还说,“释延鲁1993年来少林寺、方丈见他年龄小很可怜、发慈悲心将其收留,并为其取法名(延鲁)。初发心的延鲁吃苦耐劳、勤奋好学、深得师父、师伯、师叔们的喜欢和爱戴。以至于给予他各种方便。后来延鲁道心变化,打着少林寺武僧团的旗号收受学生,开始以为他是在弘扬少林文化、没多加干预,以至于后来发现并查明释延鲁不但办武校而且……所以我们察明后将其按寺院丛林规矩迁单还俗。延鲁还俗后仍在登封打着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的名号和以少林寺武僧总教头的头衔办武校且规模较大。但对于当初被迁单还俗一事,一直怀恨在心……”

对此,昨日有媒体报道,释延鲁否认自己是举报者“释正义”。

而“释正义”昨晚向成都商报记者表示,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稍后将继续公布更多证据。(来源:成都商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

少林寺方丈被举报 追踪

有关释永信报道 国家宗教局要求核实

中国佛教协会表示,希望尽早查明真相,以正视听

国家宗教局新闻发言人昨日对记者表示,对近日网上涉及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少林寺方丈永信法师的有关报道,国家宗教局高度关注,已要求河南省宗教事务部门协调有关部门和地方了解核实情况。

这位发言人称,宗教事务部门将依法加强对宗教教职人员队伍的管理,同时也将依法维护宗教界的合法权益。

同一天,中国佛教协会官方网站也发表了题为《我会新闻发言人就网上有关永信法师的报道发表谈话》的声明称:“近日,网上一位自称‘释正义’的人‘实名’举报我会副会长、少林寺住持永信法师,引起广泛关注。此事关乎少林寺乃至中国佛教的形象和声誉,广大佛教弟子十分关切。我会已向有关部门和地方反映,希望尽早查明真相,澄清事实,以正视听。”

据新华社

记者探访

成都商报记者 蓝婧

释永信母亲: 儿子没妻女,出家前也未娶亲

记者了解到,举报所指“小女儿”的接生医生已被带走问话

举报者“释正义”在网络上公开举报少林寺住持释永信后,又陆续披露更多“证据材料”,指释永信早已因犯少林寺规,被开除僧籍;并同时公布了其掌握的有关释永信以及“与释永信保持不正当关系”的释延洁等人的户籍信息。

成都商报记者日前来到释永信老家安徽阜阳颍上县,见到了其母亲、两个兄弟及亲戚。家人均表示,释永信没有妻女,其中所谓释永信“大女儿”刘梦亚其实是老四刘应彪的女儿,但对于“小女儿”韩佳恩的身份,说法却不尽相同。成都商报找到韩佳恩当年出生的卫生院,发现其出生证父亲一栏空缺,而当年的接生医生也已被带走问话。

释永信母亲:

最小的孙子17岁

没有6岁的孙女

根据举报人“释正义”公布的信息,释永信母亲胡昌荣的户口本上有胡昌荣、刘应成(释永信)、韩明君、韩佳恩、刘梦亚五人。6岁女孩韩佳恩和24的刘梦亚被认为是释永信的两个女儿,“小女儿”韩佳恩由胡昌荣在老家照顾。而韩明君则是韩佳恩母亲,被认为是释永信的“妻子”。

成都商报记者查到,胡昌荣现在的确居住在阜阳颍上县管仲大道西段9号,是颍上县技术监督局的房子。刘梦亚的身份证上的地址也是显示在这里。

在胡昌荣家里,成都商报记者看到了胡昌荣夫妇和五个子女的照片,其中释永信一张穿着袈裟的照片尤为显眼。

胡昌荣称,自己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叫刘应保,二儿子刘应来,三儿子刘应成,四儿子刘应彪。释永信就是老三。胡昌荣称,丈夫两个月前不幸去世,自己和二儿子住在一起。

她称,除了三儿子释永信,其他子女都成家立业,自己也有了孙子孙女。最小的孙子已经17岁了,不需要她照顾,更没有6岁的孙女一说。

对于举报人所称“释永信有两个老婆两个女儿”,胡昌荣称,释永信是出家人,没有妻女,而且其十来岁就出家了,出家前也没有娶亲。

颍上县技术监督局老书记吕安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胡昌荣一家原来在颍上县的江店孜镇小店村,大概在2006、2007年间,释永信从副局长冯兆贵手中把这套房子买过来,给父母养老。

吕安阳称,这套房子现在是胡昌荣和二儿子在住,二儿子有个儿子,已经上中学了,平时没见到其他女人和小孩出入。吕安阳称,很少见到释永信回来,最近只在其父亲去世时回来过一趟。


韩明君到底是谁?

释永信亲戚说法不一

其大哥称“清者自清”

此前“释正义”在举报中称,韩明君和释延洁系同一人,并且同释永信保持不正当关系,2009年生有一女,名为韩佳恩。

韩明君到底是谁?她、韩佳恩和刘梦亚为什么会在胡昌荣的户口本上?

成都商报记者来到胡昌荣的老家江店孜镇小店村,其大儿子刘应保在这里开了一家少林武术学校,同时还有村上最大的一个百货超市以及一家宾馆。

几位亲戚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刘梦亚是四儿子刘应彪的女儿,但不认识韩明君,也不知道谁家有一个叫韩佳恩的6岁小孩。但被问到她们为何会在胡昌荣户口本上时,刘应保的舅子称,刘家人口众多,各种堂表兄弟,韩明君可能是远方亲戚。

但帮忙刘应保打理宾馆的侄儿却称,亲戚里没有姓韩的人,称不知道韩明君和韩佳恩是谁。而刘应保则拒绝回答,称清者自清。

不过,根据“释正义”提供的证据,韩佳恩的出生地点为江店孜。出生证明显示,韩佳恩于2009年4月22日出生在江店孜卫生院,母亲是韩明君,当时38岁,但父亲一栏却是空白。

成都商报记者赶到江店孜卫生院,想找到出生证上显示当时的接生人员江如兰。相关负责人表示,江如兰已经退休,刚被江店孜派出所带走问话,自己刚调来几个月,对此事不知情。

卫生院当年的院长也已经退休,他表示,具体产妇和婴儿问题,只有接生人员知道,自己管不了那么细。随后,记者多次致电江如兰,但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江店孜派出所工作人员称,所长已到颍上县派出所汇报情况。所长则以开会为由,拒绝了记者采访。

举报者是谁?

少林僧众发声明称

其是被开除的释延鲁

“释正义”公布的韩明君的户籍信息显示,韩明君为释永信母亲胡昌荣的外甥女,是山东省栖霞县人,“2009年5月18日,投靠亲属河南省登封少林寺常住院1号”。但有媒体称,只在栖霞县找到一位名为韩明君的1988年生女子。

尽管“释正义”公布的韩明君与释延洁的身份信息照片比较相似,但目前尚无法证明韩明君和释延洁确系同一人。

韩明君的身份尚不明晰,但举报者释正义的身份却疑似浮出水面。昨日上午,30名少林寺弟子通过网络发表声明。该声明称,本月25日署名“释正义”者,通过网络举报师父(少林弟子对方丈的尊称)一事“属恶意诋毁、诽谤”。

声明表示已经察明自称“释正义”者实为释延鲁,因“对当初被迁单还俗一事,怀恨在心,才引发此次利用网络恶意诋毁、诽谤方丈释永信”。

声明还说,“释延鲁1993年来少林寺、方丈见他年龄小很可怜、发慈悲心将其收留,并为其取法名(延鲁)。初发心的延鲁吃苦耐劳、勤奋好学、深得师父、师伯、师叔们的喜欢和爱戴。以至于给予他各种方便。后来延鲁道心变化,打着少林寺武僧团的旗号收受学生,开始以为他是在弘扬少林文化、没多加干预,以至于后来发现并查明释延鲁不但办武校而且……所以我们察明后将其按寺院丛林规矩迁单还俗。延鲁还俗后仍在登封打着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的名号和以少林寺武僧总教头的头衔办武校且规模较大。但对于当初被迁单还俗一事,一直怀恨在心……”

对此,昨日有媒体报道,释延鲁否认自己是举报者“释正义”。

而“释正义”昨晚向成都商报记者表示,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稍后将继续公布更多证据。

网传释永信女儿出生证明当事医院称找不到存根

  江店孜镇卫生院出具的江如兰医生笔迹

网传疑似释永信女儿出生证明 当事医院称找不到存根 当事医生说——

“释永信女儿出生证明”不是我签的

针对释正义举报释永信的相关报道,近日中国佛教协会发布声明,表示此事关乎少林寺乃至中国佛教的形象和声誉,已向有关部门和地方反映,希望尽早查明真相,澄清事实。释正义在此前的举报中称,释永信与释延洁两人生有一女,名叫韩佳恩,并公布了出生证明。昨天,该证明上的签字医生江如兰对北京青年报记者称,她从没有签署过这份出生证明。江如兰此前已被警方带走调查,目前尚无结果。

调查

江店孜镇卫生院:医生签名存疑

释正义此前举报称,释永信与释延洁两人育有一女,名叫韩佳恩,他同时公布了释延洁抱着婴儿的数张照片。释正义举报称,释延洁也拥有双重户籍,另一户籍的姓名叫韩明君,韩佳恩正是她的女儿。作为指正这点的“证据”,释正义公布了一份来自江店孜镇卫生院的出生医学证明副页。

这张出生证明上的出生地点一栏填写为“江店孜卫生院”,接生医生签字为“江如兰”。

昨天下午,北青报记者来到江店孜镇卫生院,对方告知江如兰医生没有当班。“明天后天她都不会上班,调休了。”妇产科主任陈娟回应记者,因为这张出生证明,江如兰医生7月29日已经配合警方接受了调查。

陈娟表示,释正义公布的出生证明上,签字笔迹不是江如兰的。她拿出近几日江如兰签字的笔迹,与那张出生证明进行比对,“江如兰”三字写法差异很大。陈娟说,这张出生证明现身网络后,已经弄得江店孜镇人人皆知,卫生院的工作人员都辨认过,他们认为这份出生证明上的书写,从孩子名字到大人的名字,甚至“江如兰”三个字的签名,很像同一个人写的。

记者随后见到了卫生院的带班领导,对方表示他们正在配合当地警方接受调查,“出生证编号看不清楚,当时唯一有可能的办理人也已经退休,我们也暂时联系不上,只有警方有权力询问他。”

该负责人说:“医生之间对于彼此的笔迹都很熟悉,我们都认为不是江如兰的笔迹。如果真存在这张出生证明,按照时间推算,也只可能是当年负责大公共卫生的防保科科长办的,这人早就退休了,联系不上,只能等警方调查结果了。”

按照相关规定,出生医学证明分为三联,第一联交由新生儿父母保管,第二联为副联,在上户口的时候交由属地公安机关,第三联为存根,由开具出生证明的医院保管。释正义公布的出生证明属于应由警方保管的副联,江店孜镇卫生院表示,他们没有找到这份出生证明的存根。北青报记者询问江店孜镇派出所相关调查进展,其回应一切都是县里在统一办理。

江如兰:我记得接生过的每个孩子

江如兰本人则觉得很委屈,她话音胆怯,说自己生活已经被打扰了。

“我一直都在乡镇卫生院工作,1990年代就参加工作了,也从没掺和什么是非,没想到一下子就弄得这么全国出名。”江如兰话音颤抖,“这个乡镇很小,我接生过的每个孩子都记得,但是这个孩子、这个妈妈,还有签着我名字的这个字迹,我都没见过。”

江如兰告诉北青报记者,她是第一次配合警方接受调查,一辈子在农村没碰到过这种事。


  举报人公布的疑似释永信女儿出生证明

释永信家族长孙女:没有韩佳恩

在释永信的老家颍上县的江店孜镇小店村,他的大哥刘应保开着当地最大的“永乐购物广场”,占地面积颇大,购物广场旁边,则是永乐商务会馆,也是村里颇为有名的酒店。

“只有购物广场和位于镇上的颖龙少林武校是刘应保的,酒店并不是。”酒店负责人说,自己只能算刘家人,“很大一个家族,我也很少见到释永信。”而记者进一步询问户籍上的韩佳恩以及韩明君时,对方摆摆手表示,从来没听过见过。

刘应保的女儿刘姣是释永信家的长孙女,她对北青报记者说:“释永信是我三叔,胡昌荣是我奶奶。”

刘姣说,家族里这辈人中自己最大,最小的弟弟是二叔家的,才17岁,正在上高中。

“我有三个叔叔、一个姑姑,姑姑叫刘应青,我爸叫刘应保,二叔刘应来,三叔刘应成也就是释永信,四叔刘应彪。”同时她承认,“刘应城、刘应成、释永信,这都是一个人,都是我三叔。”

刘姣说同辈人中自己最大,今年31岁,自己的女儿都已经9岁了。“我有个弟弟,我二叔家一个男孩17岁,三叔释永信是出家人,四叔有一个女儿,就是你们看到的户籍本里的刘梦亚,我姑姑刘应青也有一个女儿,20多岁。家里我这辈的孩子就这么五个。”刘姣说,她从没有听过韩明君以及韩佳恩这对母女,但对于这两人户籍为什么跟释永信的母亲在一起,她回答说:不知道。

“你问我,我就只能告诉你我见过、经历过的事。爷爷(释永信父亲)今年才去世,三叔(释永信)当天一个人赶回来,第二天就走了。”刘姣说。

说法

中国佛教协会:希望尽快查明真相

国家宗教局新闻发言人30日对新华社记者表示,对近日网上涉及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少林寺方丈永信法师的有关报道,国宗局高度关注,已要求河南省宗教事务部门协调有关部门和地方了解核实情况。

据中国佛教协会官方网站消息,中国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就网上有关永信法师的报道发表谈话表示,佛教协会已向有关部门和地方反映,希望尽早查明真相,澄清事实。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表示,近日,网上一位自称“释正义”的人“实名”举报佛教协会副会长、少林寺住持永信法师,引起广泛关注。此事关乎少林寺乃至中国佛教的形象和声誉,广大佛教弟子十分关切。协会已向有关部门和地方反映,希望尽早查明真相,澄清事实,以正视听。

河南省佛协副会长释延慈,昨日早上也通过网络对释永信被举报一事发表声明称:“希望国家各有关部门及中国佛教协会尽快出面干预此事,以正视听,还社会以和谐。”

少林寺:“30人说”不代表少林寺

昨天,有媒体报道30名少林寺弟子通过网络发表声明,声称已查明此次的举报人为早已离开少林寺的释延鲁。该声明还称,7月25日署名“释正义”者,通过网络举报师父(少林弟子对方丈的尊称)一事“属恶意诋毁、诽谤”。举报的动机为:“对于当初被迁单还俗一事,怀恨在心,才引发此次利用网络恶意诋毁、诽谤方丈释永信”。

少林寺寺务委员会的释延芷对北京青年报回应称:此30人声明不是少林寺僧团官方回应,但表示林清华(曾经法号:释延鲁)在此事发生初期多次转发对方丈不利言论。对此人主动转发“谣传”之用心需要大胆想象小心求证!这个“30人之说”属于个人行为不代表相关部门调查结果,不代表少林寺僧团!释延芷对北青报记者说,目前少林寺仍不会发表过多的看法,一切静待官方调查结果。

本版文/本报记者 王晓芳

中新网7月29日电在《少林寺传奇3》中饰演大师兄的少林寺武僧释延君今日凌晨发布微博称,对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攻击是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的活动。他还在微博中呼吁,希望中央有关部门、中国佛教协会尽快出面干预此事。

释延君在微博中称,近两天,对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攻击在网络媒体铺天盖地的展开。我以为,这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的活动。攻击释永信的目的在于诋毁我国的佛教政策,特别是要否定佛教事业的改革创新。

微博表示,释永信不是佛祖,并不完美,但现在所针对的言论绝不是他个人。因为少林寺走出国门,做大做强,树大着风,似乎侵占了他人的利益,类似在国外办孔子学院,总有人看不惯。中国的儒释道教等宗教形象是两千多年来列祖列宗高僧大德靠慈悲、智慧、风骨、操守,修为、德行、学养、襟怀、性情和著述、布施、功德等所有真实成就创造的,更是百年来志士仁人僧侣两界共同推动崛起的,这些不负责任的社会以及媒体情绪动员,追求局部利益损害全局利益的行为,如果任其发展只有破坏没有建设,最终严重损坏的是宗教文化和国家形象,更会对推动“一带一路”合作倡议产生负面影响。

微博最后称,希望中央有关部门、中国佛教协会尽快出面干预此事。

释永信和少林寺实际正面临一个机会,在举报信引爆舆论,退无可退之际,恰可直面挑战,还自身一个清白。

释永信被举报的消息终于上了媒体头条,我对此一点都不吃惊。几年前,就听到各种关于他的负面传闻,现在只是举报者将这些小范围内的谈资扩散到全社会而已,且其内容较此前更为劲爆。

释永信堪称中国最知名的大和尚,其个人毁誉与少林寺紧密捆绑在一起。近些年,少林寺一直在快速现代化与世俗化,但其倚赖的路径却一直充满争议。此番释永信桃色绯闻缠身,不可避免再度将少林寺的佛教转型成败置诸镁光灯下,接受考评。

针对释永信的举报信息,其真假仍有待核实。少林寺认为纯属污蔑,已经报案。从举报者提供的材料看,只要警方介入调查,是否属实相当容易判定。此次相关爆料引发的风波更大,希望警方和佛教团体内部都不和稀泥,如确属诽谤,应追究举报人责任;如相关信息属实,释永信则需承担由此带来的不利后果。

从少林寺的官方网站公布的报案声明看,整个少林寺都在为释永信背书。这说明虽然表面上有现代化的努力,但在更根本的问题上,少林寺仍坚持传统的精神内核。此次即便举报仅有部分属实,少林僧团也要为基于偶像崇拜原点上的背书,而承担一损俱损的代价。

围绕释永信和多年来的争议,也远不止步于其私生活,还和他所主导的整个少林寺的发展路径相关。在一般公众心目中,少林寺除了习武之外,更多将精力用于产业扩张之上。至少在外界的观感上,少林寺的人间化程度,是既往任何佛教团体所不能比拟的。

但这其实并不是问题的核心所在。佛教进入20世纪,太虚法师提倡人间佛教以来,佛教为适应近现代社会,也做出巨大改变。我们不能说,佛教团体不能有自身的商业诉求,自耕自食、依靠信众捐款和其他不违根本教义的商业变现形式,原无优劣之分,适应时代而已。

释永信和少林寺修建道场,也热衷公益慈善,但在很大程度上,宗教更像是工具、手段而非终极关怀的目的本身。如果做一个对照,在海峡对岸,证严法师的慈济功德会或星云法师的佛光山所践行的人间佛教,则满满充盈着宗教情怀。

针对释永信的各种传言,都对他和少林寺构成颠覆性毁损,加深了人们对其缺乏宗教精神的成见。

公允地说,释永信有其过人之处,但这种过人之处主要应用在世俗化的层面,还是在出世法上亦有表现,则需要更进一步的证明。如果没有后者的成就,则所有假借宗教便利而获得的名利,都不免有欺世盗名之嫌。

就此而言,释永信和少林寺实际正面临一个机会,在举报信引爆舆论,退无可退之际,恰可直面挑战,还自身一个清白。

□韩福东(专栏作家)

举报人曝释永信被开除僧籍少林寺:相信会调查清楚

  举报者提供的一份材料(其中未出现相关僧人名)。

举报人曝释永信早年被开除僧籍

少林寺寺务委员会释延芷法师回应称,已将材料递交给有关部门调查,相信党和政府会调查清楚

新京报讯 (记者贾世煜)少林寺方丈释永信陷入的举报传言仍在不断发酵。昨日凌晨,举报人“释正义”向新京报记者发来新的“证据”,称释永信早在1988年就被少林寺开除僧籍,并贴出释永信的两个身份信息证明材料,以及释延洁等网帖中涉及人士的户籍信息。

对此,少林寺寺务委员会释延芷法师昨日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称,已注意到“释正义”最新举报的材料,这些东西要让相关部门去调查。他表示,少林寺已将自己的东西递交给相关部门,他们相信党和政府会调查清楚。

“释正义”则在昨日发给新京报记者的信息称,他接到释永信安排的人员不断地要求和谈、威胁、恐吓等各类性质电话,并称自己已开通实名举报邮箱。

释永信被指早就被开除僧籍

中国佛协:除掉僧籍不可能当上副会长,如果回应会公布在官网

在7月25日所发的网帖中,“释正义”称,释永信先后于1987年5月10日和1988年4月23日被原少林方丈释行正、德禅迁单(开除僧籍),同年报请中国佛协批准,并收到中国佛协同意迁单的文件。

昨日,“释正义”提供了三份材料,其中包括一份盖有“中国河南省登封县嵩山少林寺”刻章,署名方丈行正,时间为1987年5月10日的材料。材料称,释永信曾虚报假单据,经济问题严重,但材料中并未提到要将释永信开除僧籍。

另一份盖有“嵩山少林寺佛教管理委员会”的刻章,落款时间为1988年4月23日的材料也指称,释永信曾报销假单据,并称根据行正方丈的遗嘱,和现在永信的所做所为,对永信作迁单(指僧团中犯戒被摈出门)处理。

第三份落款为中国佛教协会的材料指称,经与主要执事商议,有权迁单。

值得说明的是,在“释正义”提供的这份材料中,并未明确被迁单的人是谁,材料中的表述为“某僧人”。另外,这三份材料均为复印件,且字体为打印体,目前尚无法判别真伪。

根据1993年通过的《全国汉传佛教寺院管理办法》,对利用僧人身份招摇撞骗、为非作歹、败坏佛门、影响极坏者,经寺务会议决定,报上级佛教协会批准,开除僧籍,收缴其戒牒、度牒,并将户口转回原地。

据媒体报道,7月27日,中国佛教协会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他如果真的被除掉僧籍,是不可能当上我们(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的,如果对外回应,会公布在中国佛教协会的官方网站上。”

昨晚,新京报记者登录中国佛教协会官网,尚未见到有相关回应。


举报人晒出释永信“双身份证明”

河南佛协:释延洁是河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俗名并不是韩明君

“释正义”最新提供的材料中,还晒出了释永信的“双身份证明”,以及刘应城(释永信俗名)家的户口本信息。

材料显示,刘应城与韩明君在一个户口本上,刘应城系户主胡昌荣的长子,韩明君系户主的外甥女。“释正义”在此前的网帖中称,韩明君系释延洁的俗名,并指称释延洁同释永信保持不正当关系,且两人在2009年生有一女。

该户口信息的真伪,记者目前未能核实,也无法证实释延洁与韩明君系同一人。

昨日,释延芷法师曾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网帖中晒出的抱小孩女子的照片确为释延洁。但他表示,释延洁是少林寺下院的当家法师,抱抱小孩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释延洁与释永信的来往也仅限于工作上。

河南省佛教协会此前则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释延洁是河南省佛教协会的副会长,其俗名并不是韩明君。

材料还晒出了一份韩佳恩的出生医学证明,该证明显示韩佳恩的母亲为韩明君。目前,这份材料的真实性也未得到证实。

昨日,在提到材料中所称的韩佳恩的出生证明时,释延芷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现在很多东西都是可以伪造的,这个可以由公安机关来调查。

举报释永信者又发新证据疑似释双重户籍信息被公开

  释正义公布的疑似少林方丈释永信的两套户籍信息

举报释永信者又发新“证据”

疑似释永信双重户籍信息被公开 “曾被开除僧籍公函”现身网络

昨天下午,刚刚举报过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举报人释正义又发布了新的“物证”,公布了释永信涉嫌双重户籍的身份信息,同时被指与释永信有情人关系的释延洁的双重户籍信息也被公布。另外,释正义还公开了多份释永信1987年到1988年被开除僧籍的公函截图。关于这些举报信息,释永信的弟子释延芷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感谢关心,寺院各堂口都正常,寺院僧众生活修行一切正常。”

释永信疑似双重户籍信息被公开

昨天释正义对媒体公布了释永信和释延洁涉嫌拥有双重身份信息的资料,其中刘应城和被指与释延洁为同一人的韩明君,户籍资料均来自于阜阳市人口信息管理系统。

刘应城与释永信两份户籍信息中照片高度相似,刘应城信息中登记其曾用名为“刘应成”,少林寺对外介绍信息显示,刘应成便是释永信出家前的俗名。而韩明君与释延洁的照片五官相似,差异只在于韩明君照片为短发,释延洁无发。

释延洁公开身份是少林寺出家尼僧,河南省宗教协会副会长,户口在商丘,而韩明君的户籍和刘应城地址相同,都在安徽省颍上县,户主同样是刘应城的母亲胡昌荣。

刘应城和韩明君两份户籍信息所属地是安徽省颍上县公安局,北青报记者致电时,对方首先表示公民身份信息应该只有一个,和是否是僧侣并无关系,但随即称对于刘应城和韩明君的户籍情况不清楚。


韩明君身份信息显示为刘应城表妹

根据释正义对媒体公布的胡昌荣家户口关系显示,刘应城与胡昌荣为母子关系,韩明君为胡昌荣的外甥女。除此之外,还有刘梦亚和韩佳恩两人。其公布的户籍资料显示,韩佳恩是韩明君的女儿,释正义举报韩明君与释延洁为同一人,他还公布了数张释延洁抱着婴儿的照片。少林寺寺务委员会的释延芷对媒体承认,网帖中晒出的抱小孩女子的照片确为释延洁。但他表示,释延洁是少林寺下院的当家法师,抱抱小孩是很正常的事情。而释延洁本人则否认自己是韩明君。

释正义指释永信早被开除僧籍

昨天在释正义向媒体公布涉及释永信相关的户籍信息后,又在天涯社区发布了三份称释永信早被开除僧籍的文件。一份是释永信师傅行正方丈的信函,文件的时间为1987年5月10日;一份是名誉方丈德禅法师对释永信的迁单处理(迁单:开除僧籍)说明,时间为1988年4月23日;还有一份是中国佛教协会给德禅法师关于迁单问题的答复函,时间为1988年2月1日。但是在释正义提供的答复函中,并没有出现相关僧人名,而是用“某僧人”的称谓,并称“此乃僧团内部事务,外部无权干涉”。而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中国佛教协会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他如果真的被除掉僧籍,是不可能当上我们(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的,如果对外回应,会公布在中国佛教协会的官方网站上。”北青报记者致电河南省佛教协会,对方表示具体情况并不是完全清楚,也暂时无法回应。文/本报记者王晓芳

【释永信和少林寺实际正面临一个机会,在举报信引爆舆论,退无可退之际,恰可直面挑战,还自身一个清白。】

释永信被举报的消息终于上了媒体头条,我对此一点都不吃惊。几年前,就听到各种关于他的负面传闻,现在只是举报者将这些小范围内的谈资扩散到全社会而已,且其内容较此前更为劲爆。

释永信堪称中国最知名的大和尚,其个人毁誉与少林寺紧密捆绑在一起。近些年,少林寺一直在快速现代化与世俗化,但其倚赖的路径却一直充满争议。此番释永信桃色绯闻缠身,不可避免再度将少林寺的佛教转型成败置诸镁光灯下,接受考评。

针对释永信的举报信息,其真假仍有待核实。少林寺认为纯属污蔑,已经报案。从举报者提供的材料看,只要警方介入调查,是否属实相当容易判定。此次相关爆料引发的风波更大,希望警方和佛教团体内部都不和稀泥,如确属诽谤,应追究举报人责任;如相关信息属实,释永信则需承担由此带来的不利后果。

从少林寺的官方网站公布的报案声明看,整个少林寺都在为释永信背书。这说明虽然表面上有现代化的努力,但在更根本的问题上,少林寺仍坚持传统的精神内核。此次即便举报仅有部分属实,少林僧团也要为基于偶像崇拜原点上的背书,而承担一损俱损的代价。

围绕释永信和多年来的争议,也远不止步于其私生活,还和他所主导的整个少林寺的发展路径相关。在一般公众心目中,少林寺除了习武之外,更多将精力用于产业扩张之上。至少在外界的观感上,少林寺的人间化程度,是既往任何佛教团体所不能比拟的。

但这其实并不是问题的核心所在。佛教进入20世纪,太虚法师提倡人间佛教以来,佛教为适应近现代社会,也做出巨大改变。我们不能说,佛教团体不能有自身的商业诉求,自耕自食、依靠信众捐款和其他不违根本教义的商业变现形式,原无优劣之分,适应时代而已。

释永信和少林寺修建道场,也热衷公益慈善,但在很大程度上,宗教更像是工具、手段而非终极关怀的目的本身。如果做一个对照,在海峡对岸,证严法师的慈济功德会或星云法师的佛光山所践行的人间佛教,则满满充盈着宗教情怀。

针对释永信的各种传言,都对他和少林寺构成颠覆性毁损,加深了人们对其缺乏宗教精神的成见。

公允地说,释永信有其过人之处,但这种过人之处主要应用在世俗化的层面,还是在出世法上亦有表现,则需要更进一步的证明。如果没有后者的成就,则所有假借宗教便利而获得的名利,都不免有欺世盗名之嫌。

就此而言,释永信和少林寺实际正面临一个机会,在举报信引爆舆论,退无可退之际,恰可直面挑战,还自身一个清白。

□韩福东(专栏作家)

1987年,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师父释行正对释永信部分行为作出的书面说明。举报人释正义提供(除署名外,本文图片均由释正义提供)

  1987年,少林寺名誉方丈德禅法师对释永信的迁单(开除僧籍)处理说明。

  名誉方丈德禅说明函件的最后一页,显示对释永信“作迁单处理”。

1988年,中国佛教协会公函对少林寺相关事件作出回复(需要说明的是,公函中并没有出现相关僧人名,而是使用了“某僧人”的称谓)。

释正义共公布了三分其掌握的关于释永信早已被开除僧籍的文件。一份是释永信师傅行正方丈的信函,文件的时间为1987年5月10日;一份是名誉方丈德禅法师对释永信的迁单处理(迁单:开除僧籍)说明,时间为1988年4月23日;还有一份是中国佛教协会给德禅法师关于迁单问题的答复函,时间为1988年2月1日。

需要说明的是,中国佛教协会的答复函中,并没有出现相关僧人名,而是用“某僧人”的称谓,并称“此乃僧团内部事务,外部无权干涉”。

据1993年通过的《全国汉传佛教寺院管理办法》,对利用僧人身份招摇撞骗、为非作歹、败坏佛门、影响极坏者,经寺务会议决定,报上级佛教协会批准,开除僧籍,收缴其戒牒、度牒,并将户口转回原地。触犯刑律的,由司法机关处理。

据媒体报道,7月27日,中国佛教协会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他如果真的被除掉僧籍,是不可能当上我们(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的,如果对外回应,会公布在中国佛教协会的官方网站上。”

截至记者发稿,中国佛教协会官网未发布相关声明。

南都记者致电河南省佛教协会,一工作人员表示,此事具体情况,他们不是很清楚。另据河南省佛教协会工作人员介绍,举报材料里提到的释永海与释永信是师兄弟关系,两人关系很好。释永海现在是河南省汝州市风穴寺的住持。

这名工作人员还表示,调查是相关的司法机关和公安机关的事情,我们的工作基本上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之前网上也有这样一些炒作,我们也不会展开调查,“我们看得很淡。”


材料指释延洁和韩明君系同一人

  刘应城户口信息。

  韩明君户口信息。

  释延洁的身份证。

  韩佳恩户口信息

  刘应城、韩明君、韩佳恩三人户口信息。


  韩佳恩的出生证。

释正义还公布了多份显示为阜阳市人口信息管理系统上的获得的有关释永信和河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政协委员、少林慈幼院院长释延洁的个人身份信息。

此外,释正义还公布了名为韩明君女子的户籍信息,显示韩明君为释永信母亲胡昌荣的外甥女,山东省栖霞县人,此外还显示,韩明君“2009年5月18日,投靠亲属河南省登封县少林寺常住院1号”。

此前释正义在举报中就称,韩明君和释延洁系同一人,并且同释永信保持不正当关系,2009年生有一女,名为韩佳恩。释正义提供的户籍信息显示,韩佳恩也在该户籍上。凭目前释正义提供的材料,尚无法证明韩明君和释延洁确实系同一人。

少林寺寺务委员会的释延芷法师向新京报记者说,网帖中晒出的抱小孩女子的照片确为释延洁。但他表示,释延洁是少林寺下院的当家法师,抱抱小孩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释延洁与释永信的来往也仅限于工作上。

南都记者昨日致电释延洁手机,接电话者拒绝承认自己是释延洁,也拒绝承认自己是韩明君。晚上再次拨通后,接电话者表示自己是释延洁助手,有事可以帮忙联系。

举报者释正义:举报只针对释永信本人

同时,释正义还在邮件中发送一份申明。释正义在申明中称,在少林寺报案、政府和公安部门还未对此事介入调查期间,其接到不断的要求和谈、威胁、恐吓等各类性质电话。

不过,少林寺寺务委员会的释延芷法师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少林寺方面曾尝试联系举报人“释正义”,但没能联系上。

“镇定总结后,为保证打虎之路的成功,更为了正义之士共同的期盼,我决定为了保护自己,手机暂时不能正常接听来电”,释正义表示将通过邮件同外界联系。

释正义还在申明中强调,“网帖举报只针对释永信本人,并不涉及少林寺及无关僧众”。

少林寺:一切正在按照正常流程进行

“我们相信党和国家。”少林寺寺务处释延芷法师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强调,少林寺相信党和国家,相信自身清白。延芷法师称,并未关注到“释正义”二次发布的举报材料,对方的举报均系谣传,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和僧团已针对举报进行举证,并提交材料给宗教管理部门,同时向警方报案,一切正在按照正常流程进行。

延芷法师还向南都记者透露,释永信方丈遭举报后依然正常起居修行,并未理会太多尘世纷扰。此外少林寺僧众的日常修行都在正常进行中,并未受到举报风波的影响。

今日(28日),南都记者数次联系少林寺外联办郑主任,对方均未接听电话。

据“释正义”举报,释永信为释延洁(俗名韩某)在他老家办理了一个户口,户主是释永信的母亲。

南都记者查询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一家名为少林欢喜地(登封)有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中出现了“韩某”的名字,认缴出资额17.5万元。而另一自然人股东为钱某,认缴出资额为5万元。钱某向南都记者证实他是法人代表,而他的另一身份为少林寺无形资产管理中心负责人。

南都记者注意到,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本为50万元,经营范围为“运动用品、文化用品、旅游用品、艺术品、日用品、武术用品的销售,企划咨询、文化艺术交流传播服务;现场制售饮料、餐饮服务:餐馆(主食、热菜)(餐饮服务许可证有效期至2015年07月13日)......”

南都记者查询其2013年的年度报告显示,负债总额高达459.43万元,2014年未公布相关数字。

对此,少林寺无形资产管理中心钱姓负责人回应南都记者称,“欢喜地挂在墙上的工商登记证上,法人代表是我。但这只是其一,其二呢,我们只是少林寺僧团委派的代表,个人在其中没有一毛钱的权利,无论股权、分红权还是工资。”

释永信简历:

释永信,俗姓刘,名应成,法名永信,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人,历任第7届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第6届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第12届全国人大代表。

1965年,释永信出生。1981年,释永信父母遂其志,至嵩山少林寺方丈释行正为师,披剃出家。

1987年,释永信发起“少林寺武术队”,后发展为“少林寺武僧团”并任团长。1988年成立“少林寺红十字会”,创立“少林书画研究院”。

1993年3月,释永信当选为河南省政协委员,成立“中华禅诗研究会”。

1994年2月,释永信创立“少林寺慈善福利基金会”并任会长。

1998年3月,释永信当选为第9届全国人大代表。7月,当选为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

1999年8月,释永信升为少林寺方丈。并受英国女王接见。

2001年开始,释永信为嵩山少林寺景区申报人类文化遗产项目,积极协助地方政府对少林寺周围进行拆迁工作。

2013年4月15日,释永信任郑州大学少林文化研究院名誉院长。

“释永信玩弄女性”举报人:将有新的证据公布

  释永信。

少林寺:“释永信玩弄女性”是谣言

自称少林弟子的“释正义”发帖,举报释永信有生活作风问题;少林寺称网帖不实已报警

新京报讯 (记者贾世煜实习生刘韶馨)7月25日,一则《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这只大老虎,谁来监督?》的网帖,将释永信迅速推向舆论关注的焦点。

这名自称少林寺弟子“释正义”的人,在网上发帖称“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违反佛教戒律、玩弄女人”,释永信有两个身份证,且有情妇,并与多名女性育有儿女。

昨日,少林寺寺务委员会的释延芷法师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称,网帖内容都不属实,少林寺已报警,并向当地公安局和宗教部门都递交了材料,希望相关部门能够调查清楚。

【举报人】

将有新的证据公布

昨日,举报人“释正义”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网帖上的内容只是一小部分,接下来还会有更多证据。

至于其真实身份,“释正义”不愿透露。但他强调,“我和释永信没有个人恩怨,纯粹是因为看不惯他的所作所为。他把少林寺当做他的个人工具。”

“释正义”还称,他举报释永信是为了少林寺能够回到正轨,因为现在少林的声誉已经被严重影响。

“释正义”说,他所举报的内容都有证据,目前已经有政府相关部门跟他联系,要求提供相关材料。“调查的结果应该很快就会公布。”

昨晚将近8点,新京报记者再次联系到“释正义”,他表示自己正在整理更多的材料,将选择时机公布,而且已提交相关材料给地方公安部门。至于可能会被认为涉嫌诽谤,“释正义”表示自己并不担心,“我现在公布的任何信息都是经得起调查的。”

【少林寺】

举报内容纯属污蔑

“这是一种纯粹的污蔑,抹黑。”昨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少林寺寺务委员会的释延芷法师表示,少林寺所有的常住僧人都有备案,没有叫“释正义”的人。而且,少林寺也没有“正”字辈。“登封市大大小小的武校太多了,有很多人都会打少林寺的旗号。”

释延芷还说,方丈听说这个事情后没有说什么。这些年来类似泼脏水的事情已有过多次,对方丈本人和少林寺的声誉都造成了很大的损害。

释延芷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网帖举报的内容都不属实,其中有一些人的确存在,但他们的关系是发帖人编造的。

释延芷向新京报记者说,网帖中晒出的抱小孩女子的照片确为释延洁。但他表示,释延洁是少林寺下院的当家法师,抱抱小孩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释延洁与释永信的来往也仅限于工作上。

释延芷还表示,少林寺方面曾尝试联系举报人“释正义”,但没能联系上。

有少林寺内部人士向当地媒体透露,他们已经总结出了一个规律,少林寺但凡有重要活动之前,网上都会有些负面消息出炉。而这次,恰恰是8月1日,少林寺要在泰国启动少林“丝路行”。

“我们希望公安部门尽快查清这个事情。”释延芷说。释延芷昨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释永信在知道这个事情后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很紧张,仍在正常工作。“今天早上5点上殿时还见到他。”


【官方】

已受理少林寺报警

昨日,少林寺在官方网站上贴出一份报案材料称,网帖以实名举报为噱头,发布了诸多毫无事实依据的不实言论,对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法师进行无中生有、恶意编造的侮辱和诽谤,严重损害了释永信方丈的名誉,对少林寺及少林僧团的名誉和形象也造成了严重损毁。

报案材料还提到,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及《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之规定,举报人行为已经构成侮辱、诽谤罪,请有关部门尽快对其依法查处。

昨日,登封市公安局宣传科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针对少林寺对“释正义”发帖举报释永信报警一事,公安局已受理案件,目前正在侦查阶段,需要大量取证核查。

河南省佛教协会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佛教协会并未介入此案,只是在网上看到关于此事的报道,具体的调查要由警方进行。不过,他透露,网帖中提到的释延洁是河南省佛教协会的副会长,并不是网帖中所说的河南省宗教协会副会长。有河南省宗教局,但没有河南省宗教协会。

前述工作人员还表示,释延洁的俗名并非网帖所说的韩明君。

- 链接

释永信曾回应桃色传闻

早在2011年,释永信就曾先后被传“嫖娼被抓”、“包养北大女生”。

当年,释永信本人就这些传闻对媒体回应说:没有必要澄清,遇到这样的事,就让它过去。佛教教义中说,“是非以不辩为解脱”,我们只往前看。有些事情靠时间和空间来解决,时间和空间不够的话,你现在努力解释也是很累的。

释永信还谈到出家人的七情六欲问题,“和尚不准有婚姻恋爱关系,否则就犯根本大戒,要离开僧团,没有一点含糊,这是我们的戒律。”

【面对举报,少林寺却依然沿用以往惯用的危机管理套路应对,第一时间“义正辞严”地驳斥,向“有关部门”喊话查处发帖人,这样的举动很难迅速消弭不利于己的网络传言。】

据报道,25日一个《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这只大老虎,谁来监督》的帖子在网络热传。内容直指释永信私生活混乱,侵占少林寺财产和玷污少林寺名誉等,网帖署名“释正义”,还留有电话。26日夜,中国嵩山少林寺官方网站发布报案材料,要求“有关部门尽快对造谣者依法进行查处”。

尽管少林寺此前曾多次针对“网络谣言”、举报网帖报案或者发表严正声明,但这一回,情况似乎有点严峻。因为举报人来得咄咄逼人,不仅不再隐身,还留下电话,接受了多家媒体采访;而且公开表示将有更多后续爆料。

这显然是一副公开叫板的架势。而少林寺却依然沿用以往惯用的危机管理套路应对,第一时间“义正辞严”地驳斥,向“有关部门”喊话查处发帖人,这样的举动很难迅速消弭不利于己的网络传言。

其实,真实的少林寺、真实的释永信究竟是啥情况,调查调查不就清楚了?

一则,对于举报,只有经过像样的调查才有可能有令人信服的结论。少林寺这些年来不断有些风风雨雨飘过,不过印象中似乎并没有一次有一个权威说法。或许也正因为类似程式化的处置路径,才助长了网络传言难以停歇。若真为少林寺1500年的历史负责,不妨尝试转变一下思路,还原事实真相。而且调查也没有那么难,以网帖关于释永信有两个身份证的举报而言,并不难查。

由于僧众的道风建设问题,以及寺庙的人事问题,主要还是佛教协会负责,要调查这件事,需要河南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会行动起来。但释永信同时是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会能否不受其影响进行调查,恐怕也是舆论所关心的。这恐怕需要中国佛教协会介入调查,毕竟释永信也是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

一旦调查程序正当了,调查信息公开了,则很多猜测想象,以及少林寺所指证的恶意侮辱、诽谤,想必就会销声匿迹。相对于当下佛教界出现的一些新问题和新现象,需要佛教协会和主管部门创新管理方式,切实履行责任。

说到底,驱除阴霾的最好办法,是公正的权威调查,不是急赤白脸的辩诬,也不是喊官方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