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 体

近年来的郑州街头,“老外”越来越多。我们常常认为,老外应该是那种住着豪宅开着豪车的有钱人。然而,没有拿到中国“绿卡”的大多数老外,和那些没有郑州户口的“郑漂”一样,为了理想,选择在郑州打拼。近日,东方今报记者采访四位在郑州的外国人,听他们讲述自己的“郑漂”故事。□东方今报记者刘羽/文首席记者刘栋杰/图

【人物名片】

姓名:Max

性别:男

年龄:36岁

国籍:加拿大

职业:

夜场歌手

用我的歌声

去感染周围的人

初见Max,一身运动装,头戴棒球帽,黝黑的皮肤,爽朗的笑,有着标准的“嘻哈”范儿。“你好!呃……”刚用中文打了个招呼,Max就两手一摊,表示“不能再说中文”了。

Max是郑州某俱乐部的夜场歌手。对于Max来说,新的一天通常是从晚上开始的。作为一个“异乡歌手”,他说自己很享受歌唱的过程。在Max眼里,在夜场唱歌不是“工作”,而是乐趣。他说:“我的工作能给别人带来快乐,也能给自己带来快乐”。最近,Max在学习两首中文歌曲,一首是《月亮代表我的心》,另一首是《小薇》。虽然不懂歌词的意思,但Max觉得这两首歌曲的旋律都很美。

Max觉得自己在郑州生活得很舒适。不过,语言不通确实令他头疼。Max只会七句中文——“你好,你好吗,谢谢,不客气,左拐,右拐,一直走”。后面三句,是Max为了坐车出行,专门学的。

谈及在郑州的梦想,他耸了一下肩:“我没有要赚很多钱的欲望,我只是希望用我的歌声和我友善的心,去感染周围的人。”

【人物名片】

姓名:NataliaGalko(娜塔莎)

性别:女

年龄:23岁

国籍:俄罗斯

职业:

某外国语学校老师

郑州很酷

周边美景很多

“你好,我是娜塔莎!”在郑州某外国语学校,金发碧眼、身穿花裙的娜塔莎,用标准的普通话向我们问好。

90后的娜塔莎会砍价,也喜欢淘宝,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学霸”。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考上研究生,她希望自己研究生毕业之后,不仅可以在中国教俄语和英语,还可以教中文。

“我觉得郑州很不错哦!除了交通有点堵,其他都很好。”娜塔莎说,她和朋友们一起去过少林寺,她觉得郑州很酷,周边很多景区都很美。此外,娜塔莎还是个“吃货”,喜欢跟着同事和朋友,品尝郑州的特色美食,她最喜欢吃的是黄河鲤鱼和农家菜。

“已经在中国快六年了。休假时,回俄罗斯待了两周,我就想回来了。”娜塔莎说,她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郑州的生活,明年,她打算把妈妈也接到郑州。


【人物名片】

姓名:松本佑次

性别:男

年龄:33岁

国籍:日本

职业:

某汽车有限公司部长助理

拍组照片

记录日本人眼中的郑州

上穿蓝格子衬衫、下穿蓝绿色休闲裤、斜挎着单肩背包的松本佑次,是郑州某汽车有限公司最年轻的部长助理。

松本佑次认为自己平时在郑州的生活很简单,三点一线——公司、宿舍和餐馆。“在郑州遇到的人都很真诚,工作也都很认真。我的适应能力很强,已经完全适应了郑州。”松本佑次说,他对中国的文化和知识很感兴趣,现在正在努力学习中文,一些简单的对话,他基本能够听懂。

“如果有一天,我必须离开郑州,我会拍一组关于我生活在郑州的照片,告诉朋友们,这是日本人眼中的郑州。”松本佑次说。

根据就职公司的规定,松本佑次至少还要在郑州待一年。他打趣儿说:“如果能够申请到一张中国‘绿卡’,就可以想在这里待多久就待多久。”

【人物名片】

姓名:申耕旻

性别:男

年龄:40岁左右

国籍:韩国

职业:

韩国料理店老板

把“正宗的韩国味道”

带到郑州

2007年9月,申耕旻第一次来到郑州,当时他对郑州的唯一印象就是吃不到最正宗的韩国料理。2011年初,在郑州工作了3年半的申耕旻回到韩国,辞去工作,他准备把“正宗的韩国味道”带到郑州。

2012年12月,申耕旻又一次来到郑州。从店铺选址,到去工商局、外汇局办手续、注册资金,再到申请营业执照,大概花了半年的时间。2013年9月,申耕旻的韩国料理店开始试营业。申耕旻说,他一定要让大家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韩国料理。

目前,申耕旻已经在郑州注册了一家餐饮公司,希望能做成连锁,同时也想再引进一些韩国其他的餐饮品牌,比如“炸鸡”。

申耕旻现在开的餐厅,是以外资企业的名义入驻郑州的,他自己还无法成为“个体户”。如果能够申领到中国“绿卡”,或许申耕旻的“事业”会发展得更顺利。

数读中国“绿卡”

美国籍申请人最多

目前已有91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成功获得中国“绿卡”,其中申请人数较为集中的前5个国家依次为美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媒体梳理近年拿到中国“绿卡”者的简历,归国创业者渐多,投靠亲友者居次,投资者最少。

作者:肖擎

据新华社报道,有关部门正积极研究修改“绿卡”审批管理办法,降低“绿卡”门槛,设置更加灵活务实的申请条件,加大吸引海外人才的力度。

“绿卡”是一项人才政策。开门接纳外籍人士,吸引海外人才永久定居,是观察一国经济社会发展程度的窗口,衡量一个国家开放度与吸引力的重要指标。中国“绿卡”制度的调整,体现时代的变化、国家的变化。

联合国《国际移徙与发展》报告显示,人才国际迁徙“不再是南北特有的现象”,而是一个全球现象。一些发展中国家,近年对国际移民也在展现吸引力。这是中国“绿卡”面对的时代变化。

而正在人们眼皮底下发生的事实是,中国快速发展,到中国创业发展的外国人以及外籍高层次人才在迅速增长。近些年,海内外不乏吁请我国调整移民政策,吸引人才流入的呼声。联合国早就指出,中国已经成为新兴的国际移徙目的国之一。国际移民组织发布的报告也显示,由于经济的快速增长和人口结构的变化,中国正在成为越来越有吸引力的移民目的国。这是中国已在展现的国家现实。

降低“绿卡”门槛,代表我国的态度和行动,但选择权在“人才”手里。中国“绿卡”的吸引力几何?梧桐树栽得怎样,能引来多少凤凰?最终是看中国提供给人才的机会有多少,神州大地是不是各类人才的理想栖息地,外籍人才来到这里能不能实现梦想,获得个人的发展,建立美好的生活。也就是说,我们要以国家进步不断为人才政策增加含金量。

中国绿卡制度的正式实施,始于十年前,不少跟现实不太适应的地方开始显现。发放范围过窄,门坎过高,条件繁多,不少规定语焉不详,各项待遇享受起来不方便。从国情现实出发,转变观念,调整策略,做出利人利己的应对,这是为人才政策增加含金量。“绿卡”政策的调整,会在短期内产生效果,但人才发展所指向的“强国”目标,可能需要一代乃至几代人的努力才能达成。人才是整体概念,海外人才要吸引,本土人才也要培育,开放要对外,也要对内。海外高端人才受青睐,本土人才成长常受阻,非正常。尊重人才、尊重知识、尊重创造,在思想观念、体制机制等方面加以改进,为人才的涌现提供好的环境,这也是为人才政策增加含金量。

经济基础薄弱,发展后劲不足,国家吸引力会打折扣;国家政治在廉正、透明、高效等方面表现不佳,外界的印象不会好。一个国家在法治、开放、包容、平等等方面的水平怎样,一个社会在食品安全、环境质量、医疗养老、教育水平等方面的品质如何,对延揽人才更有基础性影响。

中国历经百余年现代化征程,正处于全面实现现代化的战略机遇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两个百年目标,各项改革进程的推进、发展目标的落实,对应于人才建设,这是更为基础、更加长远的考量。

中国人才流失,曾引发忧虑,一度被指为“人才净流出国”,里面的问题需要重视。但人才进出,还需要被纳入国家进步发展的视野来看,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