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网 > 福建频道首页> 福州> 社会 > 正文
拆迁赔偿款没给债主 68岁依姆继续亡夫讨债路
www.fjsen.com 2009-04-22 07:52  涂明 来源:本网    我来说两句

中国福建网4月22日讯(本网记者 涂明 实习生 潘晓丽)一桩20万元的借贷官司,至今已9年,连江县法院仍没有执行出结果。如今,最初的债权人已去世,他的妻子继续为这笔债务奔波。

其实,去年本有个机会结束这场“马拉松式”的债务执行。欠债人的养鳗场被法院查封,去年被拆迁,赔偿款有六十多万元。可是,这笔款没有用来偿还欠债,却被第三方全部领走。该院执行局负责人表示,对此他也没办法。

是什么导致这个案子执行9年却执行不下去呢?近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68岁依姆 继续亡夫讨债路

福州的陈淑庄女士今年68岁,她每天最主要的事情是整理各种材料,请教法律界人士。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亡夫未完成的事———追回一笔二十万多万元的债。

陈淑庄说,1998年10月,连江县潘渡乡贵榕养鳗场法定代表人张某进向她的丈夫刘钟官借款20万元。借条上写明月息为2.5%,借款期限为14个月,到期偿还借款本息。可是,这笔借款到期后,张某进没还钱。2000年3月,刘钟官到连江县法院告张某进。同年9月,连江县法院做出判决,要求张某进立即还钱。张某进还了1.5万元,之后就没再还,称养鳗场经营亏损,暂无能力偿还债务,还欠刘钟官19.2万余元及利息。

同年11月,刘钟官向连江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01年8月,连江县法院查封了贵榕养鳗场,并张贴公告,贴上封条。2005年,连江县法院做出民事裁定,将贵榕养鳗场所建的综合楼、车间、宿舍、仓库、杂物间等共594平方米使用权归刘钟官,直至张某进还清本金和利息。另外,如政府政策性需要对该建筑物进行拆迁时,刘钟官对养鳗场的使用权自然终止。陈淑庄的上述说法,在连江县法院的裁定书中得到证实。

2008年2月,福州至连江隧道工程开工,贵榕养鳗场整体拆迁。由于张某进已不知所终,这笔拆迁款成了刘钟官讨回债务的希望。可是,一个名叫陈某涛的人,在重点建设项目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上签了字,并领走了六十多万元的补偿款。去年2月底,刘钟官因病去世,临终前叮嘱妻子继续追这笔款。

被查封的养鳗场 又转租了出去

连江县法院执行局有关负责人称,法院执行不下去,问题就在于陈某涛领走了全部拆迁赔偿款,造成债权人拿不到钱。

记者了解到,贵榕养鳗场被法院查封后,潘渡乡仁山村村委会将该场租给了陈某涛。

此案引起了福州法律界人士的关注。就此,记者采访了福州一些法律界人士。他们提出,拿到全部拆迁赔偿款的人,代表他对贵榕养鳗场拥有所有权。陈某涛只是租用养鳗场的地面建筑(暂不论在法院查封后他是否有权租用),怎么会拥有该场的产权呢?为什么债权人陈淑庄(她继承了丈夫的债权)却一分未得呢?

连江县法院执行局局长林国好说,贵榕养鳗场是张某进承包潘渡乡仁山村村委会15亩土地盖的,承包合同2002年4月1日到期。张某进欠下刘钟官二十多万元后不知所终。2003年6月,仁山村村委会将养鳗场所在地块和被法院查封的养鳗场的地上建筑另行租给陈某涛使用,理由是不让土地闲置,这一做法并未告知法院,更未征得法院同意,属于无权处分行为。而陈某涛却与相关拆迁部门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合同》,领走了六十多万元的拆迁款,则属于无权占有或者不当得利。

林国好说,其实法院已通知了拆迁部门,留下二十多万元的赔偿款,用于清偿张某进所欠的债务。连江县法院于今年3月13日出具的书面回复中写明,2007年10月11日作出民事裁定,扣留被执行人张某进的养鳗场财产的拆迁赔偿款25.3万元,并向福州市重点建设项目征地拆迁指挥部门送达了该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

林国好说,拆迁部门还是把六十多万元的补偿款全部划到仁山村村委会的账户上,再交给陈某涛,对此他也没办法。


相关新闻
视频现场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