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8日
分享
第69期 泉州百变“妆糕人”:老行当的新传承
  • 泉州妆糕人制作技艺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张明铁在制作中。东南网记者 潘贤利 摄
  • 张明铁经常在妆糕人传习所内为孩子们授课。洛江区文体旅游局供图
  • 张明铁“妆糕人”作品。东南网记者 陈培源 摄
  • 制作“妆糕人”所需的工具和配件。东南网记者 陈培源 摄

各种色彩的面团材料,在他手上经过一番揉、捏、搓,几分钟后就幻化出栩栩如生的孙悟空、猪八戒、姜太公等“妆糕人”形象。他就是泉州妆糕人制作技艺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张明铁,他凭着“妆糕人”手艺,走出国门,向全世界展示泉州的特色文化。

泉州“妆糕人”源于古代中原地区的“捏面人”,是以粮食为主要创作原料的民间传统艺术。“捏面人”始出古代礼俗,是增添节庆欢乐气氛的一种传统手工艺制品。“‘捏面人 ’在中国流传很广,因各地制作原料(麦、米)不同,泉州、台湾等地又叫‘妆糕人’‘米稞雕’‘糯米尬仔’。 展厅里的这些‘妆糕人’作品包含了古装人物、卡通人物等,其中制作难度最大的是惠安女……”5月8日,在泉州市洛江区文化馆非遗展厅里,63岁的张明铁边聊着妆糕人制作技艺,边憧憬着能快点回到校园为孩子们授课。

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张明铁在制作“妆糕人”。东南网记者 潘贤利 摄

“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很多民俗节日活动取消了,也影响了妆糕人的售卖。但在这期间,我也没闲着,不断琢磨着孩子们的喜好,制作了不少新作品。复工复产后,我每周都有几天在泉州各地售卖。现在,学校已经陆续复学,相信不久后,我也可以再次回到校园,为孩子们传授妆糕人制作技艺了。”张明铁说。

承父亲衣钵 坚守老行当近50年

泉州洛江区双阳镇前洋社区张厝村,原全村131户人家,人口457人,家家户户都做“妆糕人”,是名副其实的“糕人村”。 由于双阳镇距离泉州中心城区很近,来往行走方便,故每逢传统的节庆日或农历7-8月的普渡,张氏后裔便奔走于泉州的城镇乡村,经营“妆糕人”小买卖,形成了“妆糕人”民俗民间文化生长和传承的特殊地理环境。

张明铁祖辈代代也以“妆糕人”为生计,他的父亲张丽水是“泉州妆糕人制作技艺”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张明铁从16岁左右开始跟着父亲挑担走街串巷。

“传统妆糕人”是泉州百姓传统节庆期间祭祀神明的一种祭品,同时又是增添节庆欢乐气氛的一种传统手工艺制品,是泉州老百姓节庆期间不可或缺的物品。

制作“妆糕人”所用的面粉团。东南网记者 陈培源 摄

那时,无论刮风下雨,每逢哪个村子有“佛生日”等民俗节日,张明铁和父亲都会前往摆摊。每次,他们都是在凌晨挑着装有制作“妆糕人”所需的材料和工具的大木箱,带上椅子、水和干粮等出发了。

摆摊的过程,就是张明铁学习妆糕人手艺的时候。“基本上靠自学,父亲没有跟我讲解过理论知识,只做了个成品让我参照,每次做完后,都要跟父亲的作品比较下,如果觉得不像,就揉捏成团,重新做一次,如此反复不断练习,直至熟能生巧。”张明铁说。

“因为全靠步行,因此凌晨三四点就要起床赶路,直到天黑了才能收摊回家,当时一尊妆糕人才卖几分钱到几毛钱。”张明铁说,那时的摆摊谋生确实很辛苦,但因为当时玩具少,“妆糕人”备受小孩子喜爱。现场制作时,简单的造型只需要几分钟就做好了,但比较复杂的造型,比如“三国”人物等,因为很多细节要做得更为精细,耗费的时间很长,有时候做一尊要二十几分钟,但小孩子会聚精会神地看他制作,有些人因此成了他多年的“忠实粉丝”。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妆糕人”曾经是最受孩童追捧的玩具,但随着玩具市场的日渐繁荣,“妆糕人”对孩童的吸引力已经大不如前,因为微薄的收入无法维持家庭生活,很多艺人只能放弃祖传手工艺,另谋出路。虽然时代在变化,但张明铁却始终坚守这个老行当,并身体力行将其传承下去。

新材料新形象 妆糕人转型为艺术品

“妆糕人”在孩童玩具市场的失宠,反而让其回归到它最初的功能,成为民间吉庆活动不可或缺的装饰品。有一些“妆糕人”则专用于特定的喜庆场合,如“骑龙凤”的组合就专用于装饰婚礼“担盘”中的“花包”。 “除了摆摊外,我还承包了插花包等订单,有人家里有喜事,会整批订购,最多的一次订了四五千尊妆糕人。 ” 张明铁笑着说。

“捏面人”制作原料是麦面,泉州地区早时麦面稀缺珍贵,“妆糕人”改用大米粉和糯米粉混搭,从而让这一民间艺术在闽南得到了进一步的传承。“和以前的妆糕人相比,泉州的妆糕人在制作原料上进行了改进。”张明铁说,对于原料米团的制作,现在是将米和糯米以一定比例拌在一起,磨成粉状,加入防腐、防霉、防裂的材料以及各种颜料和水做成米团,然后要把米团揉到不粘手时才放入锅中蒸煮,蒸上一段时间后取出。

现场制作完成的“关公”。东南网记者 陈培源 摄

为了迎合孩子们的喜好,张明铁也不断学习制作新的“妆糕人”形象。“虽然我擅长做关公、孙悟空、荷仙姑、姜太公等古装人物,我也研究制作了惠安女、南音、拍胸舞等泉州本土传统文化形象的作品以及各种卡通人物形象。”张明铁说,现在只要看一下图片就能做出对应的“妆糕人”形象。

在泉州市洛江区文化馆非遗展厅里,收藏了很多张明铁的作品  东南网记者 潘贤利 摄 

对于“妆糕人”这一传统技艺,除了张明铁等老艺人的坚守外,当地政府部门也非常重视这项制作技艺的传承发展。2004年以来,泉州市政府实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妆糕人民间艺术得到各级政府的重视,进入复苏期。

据了解,为保护和传承妆糕人手工艺,泉州市洛江区文化体育和旅游局经常组织“妆糕人”手艺人积极参加政府举办的各种文化活动、旅游推介活动,逐步增加了社会影响力和社会价值,为妆糕人制作技艺的进一步传承注入新动力。近年来,妆糕人制作技艺先后被列入区级、市级和省级非遗保护名录。

泉州市洛江区文化体育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如今,虽然同样采用糯米、大米、色素等基本原材料,但经过科学的研制和配方,新妆糕人在质感、外观、造型、保存期上已明显区别于传统的妆糕人,保存期已从原来的最多一个月变为可以保存多年,其外观造型已从传统、粗犷形的手工制品转型为精致、细腻、惟妙惟肖的手工艺术品,“妆糕人”已成为闽南地区所特有的艺术精品。

手艺进校园 为传承埋下希望种子

近年来,张明铁先后被评为泉州妆糕人制作技艺区级和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他还多次代表省、市、区非遗传承人,赴澳大利亚、菲律宾、印尼等地进行文化交流。“前年我与相关部门去了保加利亚、黑山等国家,去年则去了澳大利亚,在国外现场制作‘妆糕人’时,常应外国小朋友的要求,制作一些KITTY猫等卡通形象的作品,还制作了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十二生肖的作品,引起了外国小朋友的极大兴趣,这让我很自豪。我做到父亲口中所说的‘走出国门’,让泉州妆糕人艺术传播更远。”张明铁说。

张明铁在传习所内为孩子们授课。  洛江区文体旅游局供图

除了“走出国门”对外交流外,“妆糕人”也走进了校园。此外,位于洛江区的“妆糕人”传习所也成为泉州市首批非遗传习所,不断有爱好者到这里接受培训。

“我怎么也想不到,这门手艺竟然让我获得了很多荣誉。”张明铁说,因为有了非遗传承人的身份,他觉得自己也肩负了一份责任。除了把手艺教给儿子与儿媳妇,他还办了妆糕人兴趣培训班。“目前我的学生已经遍布全市各地。有学生在我的教学下,还获得过‘妆糕人’比赛一等奖。”

泉州市洛江区文化体育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说,自2015年起,张明铁每年都会被邀请到泉州市洛江区中心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给孩子们上“妆糕人”制作课,让孩子们在课堂上认识“妆糕人”,学习制作技艺,为妆糕人制作技艺传承种下“希望的种子”。 

为了进一步扩大“妆糕人制作技艺”在青少年群体里的影响力,让更多的青少年认识并喜爱“妆糕人”。近两年,妆糕人制作技艺的发源地——双阳中心幼儿园、双阳第二中心小学两个学校也分别开设了相关课程,并邀请张明铁到校给孩子们授课。

“到学校授课,我和孩子们讲讲‘妆糕人’的历史由来,大家听得津津有味,学习积极性也很高。而孩子们所捏制的‘妆糕人’也夹带了很多流行元素,孩子们往往会根据自己的想象力,塑造出小猪佩奇、海绵宝宝、皮卡丘等各种各样造型的妆糕人,孩子们的创新能力为这一传统手艺增添了活力和希望。”张明铁说,手艺传承需要时间,更需要靠年轻一代。他将继续长期与泉州市几十所中小学、幼儿园等教育单位合作,开展“非遗进校园”活动,定期给小学生们上课,让更多的孩子爱上“妆糕人”,让这一民间工艺传承下去。(东南网记者 潘贤利 陈培源)

经过科学的研制和配方,虽然同样采用糯米、大米、色素等原材料,但新妆糕人在质感、外观、造型、保存期上已明显地区别于传统的妆糕人,保存期已从原来的最多一个月变为可以保存多年,其外观造型已从传统的、粗犷形的手工制品转型为精致的、细腻的、惟妙惟肖的手工艺术品。

同时,为了迎合孩子们的喜好,张明铁不断学习制作了南音、拍胸舞、惠安女等泉州本土传统文化形象的作品以及各种卡通人物形象。

“孩子们的创新能力为这一传统手艺增添了活力和希望。手艺传承需要时间,更需要靠年轻一代。”——张明铁

记者 潘贤利
记者 陈培源
编辑 林雯晶
昵 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