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薪资水平低迷

台湾行政机构日前宣布五大提薪政策,包括公务部门带头调高派遣及临时工月薪、薪资列入当局采购及颁发奖项加分项,并鼓励企业加薪、推动薪资透明化,同时拟将基本工资时薪从140元提高到150元(新台币)。

 资  讯 

薪资低迷、调涨乏力 台湾上班族兼职创收很劳碌

即时 | 2018-05-24 09:11

薪资低迷 调涨乏力 台湾上班族兼职创收很劳碌

俞 晓

台湾行政机构日前宣布五大提薪政策,包括公务部门带头调高派遣及临时工月薪、薪资列入当局采购及颁发奖项加分项,并鼓励企业加薪、推动薪资透明化,同时拟将基本工资时薪从140元提高到150元(新台币,下同)。

针对其中提高时薪的方案,1111人力银行调查岛内近2000名上班族发现,近63%的受访者认为无助于改善生活,其中,35.8%认为物价仍高,调涨时薪帮助不大,27%认为仅部分族群受惠,多数人无感。

约二成上班族近半年内兼职

一面是岛内薪资低迷,一面是上班族努力创收。据台湾人力资源机构最新调查,约二成受访上班族近半年内从事兼职工作。兼职者平均每周增加工时10.21小时,平均每月增收7600元。

1111人力银行近日公布“上班族兼差暨飞特族(指工时弹性且生活自由者)现况调查”显示,受访上班族兼职的主因包括:增加收入(80.95%)、正职薪水太低(61.90%)、工时弹性或自由(19.05%)、熟悉该领域(16.67%)及为转职做准备(14.29%)。其中,兼职工作以“餐饮业外场”“餐饮业内场”及“家教或补习班”居多。

据调查,兼职工作类型以“餐饮业”及“家教/补习班”居多。有兼职的上班族中,正职平均月薪38365元,平均每周兼职工时为10.21小时,每月可收入7600元外快,兼职后平均每月总收入达45965元。

近一成受访者有“非典型工作”

调查同样发现,有将近一成的受访者从事“非典型工作”,包括派遣、临时工、接案,原因包括“工作时间弹性”(63.85%)、“找不到合适正职”(58.72%)、“转换工作空档”(40.08%)、“符合个人兴趣”(27.75%)及“无一技之长”(26.36%)。

在受访的非典型工作者当中,有45%是阶段性从事,另有35%是自愿从事,还有20%则是被迫成为“飞特族”。平均每周工时20.05小时,月收入14225元,平均时薪可达177元,较目前法定基本时薪140元,高出26%。

苦闷上班族不得不另辟财源

1111人力银行副总经理何启圣认为,台湾行政当局此前公布今年第一季度实质总薪资为近6万元,不少民众认为与实际感受差异大。就业市场薪资长期低迷不振,迫使上班族不得不另辟财源。

何启圣分析称,上班族选择兼职时,通常会衡量从业门槛、排班弹性、交通距离、体力负荷等因素。快餐店、小吃摊等提供计时人力需求,成为上班族赚外快的优先选择。

本次调查时间为5月14日至21日,以网络问卷进行,有效样本1935份,信心水平95%,正负误差值为2.23个百分点。

解决低薪不能只靠蔡英文的自信

即时 | 2018-05-24 08:02

台湾《旺报》23日社评表示,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一贯重视青年低薪问题,也提出若干措施希望改善。520就职两周年在网络活动回答相关提问时,蔡英文的回答是:“网友是初入职场的新鲜人,所以薪资水平低于平均值”。这个回答流露出蔡英文的自信,但她的认知显然与民众的感受有落差。

蔡英文对“薪资水平平均值”的认知,可能来自台当局“行政院长”赖清德。赖清德月初出席劳动节活动时表示:台湾去年平均月薪已达5万元(新台币,下同),创下历史新高,立刻引起网民及主流媒体的质疑,不少网友甚至反讽,要为“自己拉低了平均”道歉。批评压力下,台湾“行政院”发言人出面补充,是加上各种奖金、红利和加班费之后的全年收入,换算成每月薪资的结果。“行政院”再接再厉,以正式记者会宣布:台湾今年第一季实质总薪资创历年新高,加上年终奖金等非经常性薪资后,高达每月5万9852元,座上官员们个个喜上眉梢、自我感觉良好。

社评指出,但这项数字显然未被社会大众及媒体认可,理由很简单:违反经验法则。请问听众周遭,有几个人月薪可以达到5万9千元?统计数字与民众认知的差距为何产生如此严重落差,就必须严肃探究。

主要原因来自薪资差距,也就是贫富差距问题的恶化。统计理论上,“平均数”与“中位数”是不同的概念,讨论薪资问题,“平均数”只具有统计的意义,并不能反映低薪实况,而应以“中位数”月薪观察,才能了解后段低薪的严重。

社评中说,依“主计总处”调查,2016年经常性月薪平均近4万元,但中位数仅3.4万元,这才是一般劳工的感受。另外,经常性月薪低于3万元的劳工比例,虽已从2011年43%逐年降到去年的34%,但表示仍有三分之一劳工常态性月薪在3万元以下,这种收入连支持个人生活都极为艰辛,更遑论结婚、育子、买房,这其实才是台当局该重视和努力的方向。

不可讳言,台当局对低薪问题十分重视。蔡英文就曾说,“劳工本来就是民进党心中最软的一块”。去年年终茶会时,还提出要终结青年低薪的五个方法:让产业升级转型、鼓励企业帮员工加薪、基本工资持续调整、对非典型工作的年轻人提供职训和补贴、以公共住宅、托育、幼教、学贷等减轻年轻人生活负担。看起来充满爱心、途径多元;只是,方法是否真正合宜才是重点。

社评认为,近来,台当局“行政院”方案逐步推出:将调高台当局机关派遣工和工友薪资以3万元起跳、提高大学兼职教师和中小代课教师钟点费、基本工资时薪将从140元调升到150元、将公布“低薪资”(年薪不到50万元)上市柜公司名单、“内政部长”上电视大谈“社会住宅”令人振奋的进度,加上“劳动基准法”“一例一休”两度修法,整个行政团队似乎都动了起来,为劳工薪资和福利努力拚搏。

综观“行政院”施政重点,似乎认为只要充分发挥爱心,要求相关机构用法令规章积极介入,就可以协助低薪者摆脱困境。然而,任何稍有经济逻辑的人都知道,薪资是使用劳动生产要素的价格,而价格是劳动市场的供给和需求共同决定的。唯有让劳动者质量提高、配合良好投资环境,让厂商启动或增加投资、增加对劳动者的需求,薪资自然水涨船高。刻意或以“法规”提高薪资,必然带来各种负面效果,包括关厂歇业、减少福利、增加失业。南韩近来失业严重,被认为是去年剧烈提高最低薪资的苦果。曾为陈水扁顾问的企业领袖施振荣先生,去年8月曾剀切提出警告:“没有创造价值,就无法解决年轻人的低薪问题”。

社评强调,依照施振荣的说法,解决低薪问题之道,在于提高低薪者的生产力或价值。在产业大业别中,薪资中位数低于台湾中位数者包括营造、教育服务、批发零售、艺术娱乐休闲、支持服务、农林渔牧、住宿餐饮和其他服务等产业,特别是人数众多的批发零售(170万人)、营造(46万人)、住宿及餐饮(43万人)、支持服务(35万人),必须让这些产业员工的价值提升,才可能根本解决低薪问题。而这些都属于服务业,长期被台当局忽视。蔡英文切莫自我感觉良好,把更多资源和政策辅导投入低薪产业,低薪问题才能解决。

薪水不够用?调查:台湾逾8成上班族想当“斜杠族”

即时 | 2018-05-24 08:00

  中国台湾网5月23日讯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报道,台湾社会新鲜人失业率超过10%,不少上班族兴起一股“多职”、“复业”风潮,因此产生“斜杠族”一词(同时有两种以上职务、职称)。据人力银行调查,有高达82%的上班族有意愿成为斜杠族,而上班族心中最梦幻的“斜杠族”工作则是部落客。

  yes123求职网最新公布“斜杠族VS达人与AI职场调查”,发现有65%的上班族表示,在从事正职工作时,曾经身兼其他部门工作或职务,另外也有43.2%的人透露曾经同时在外兼差过;在没有从事正职时,有32.2%指出曾经同时从事2份以上的兼职工作。

  调查显示,有高达82.4%的人表示,有意愿成为“斜杠族”。至于心中梦幻的“斜杠族”工作,在可复选情况下,前5名依序分别为“部落客”(32.1%)、“Youtuber”(29.9%)、“网拍业者”(27.9% ),以及“作家”(26.3%)、“才艺老师”(24.5%)。

  至于成为“斜杠族”的原因,主要是为了增加收入(70.4%)、工作时间自由(39.8%)、希望工作兴趣结合(38%),以及有不断学习新技能、才艺的机会(36.1%)、怕单一职务被取代,甚至失业(35.2%)。

  对此,yes123求职网发言人杨宗斌表示,想要成为“斜杠族”,除了兼顾收入、兴趣、工作自由外,也要留心工时过长的问题,以免在没当上高薪族前就先变成爆肝族。(中国台湾网伊静)

台当局提振低薪问题政策扭曲 走入歧途

即时 | 2018-05-21 10:25

台当局“行政院”日前召开“提高低薪族薪资”会议,决定祭出提振薪资5大措施。台湾《中国时报》20日发表社论说,蔡当局半年前主打“提升青年薪资”,如今又祭出“提高低薪族薪资”,不能说不认真了。但观诸蔡当局近两年各种提振薪资的作法,却流于治标、片面、形式主义及政令宣传性质,错误政策导引下,薪资水平未见明显提升,夸张的政绩宣传与民众认知产生差距,反而让人怀疑台当局误导或伪造数据,增添社会对立情绪。

社论指出,就提升低薪族薪资五大措施而言,台当局“行政院”决提高当局派遣、临时工每月起薪至3万元(新台币,下同),估计受惠人数1.6万人,需9.6亿经费;并考虑将时薪制基本工资由140元上调至150元。台当局愿意从自身做起,善意虽可感却无效,毕竟当局派遣工只有1.6万人,相对百万派遣工,甚至300万名月薪不到3万元劳工,试问能有效解决低薪问题吗?

至于提高时薪制基本工资,依官方数据,有34万人的时薪低于150元,提高时薪基本工资受惠者人数较多,月薪与时薪的基本工资脱钩,可以让外劳薪资不因而连动,算是对企业界的“妥协”。不过,仅仅调高时新制基本工资,对企业用人会造成什么影响?会不会产生蝴蝶效应?应先做政策分析,避免重蹈“一例一休”仓卒“立法”,随后不得不“发夹弯”的失败经验。

社论又指出,民进党当局偏爱用政策手段达成政治目标,往往造成市场扭曲。真正解决低薪困境问题的方法无他,只有提振经济、增加投资,才是治本又全面拉抬的不二法门;以政治力调高基本工资,或用取巧方式拉高局部薪资,不但难见其效,扭曲市场机制将付出更大代价。

由历史数据可知,台湾低薪困境是在公元2000年之后出现,在此之前的1991年到2000年,平均每年经济成长率接近7%、民间投资成长率达11%、台当局投资成长率6%,这段时间平均实质经常性薪资与总薪资也有近3%的成长。2000年后至今,民间投资成长率掉到2%,台当局投资负成长,结果就是实质薪资在零成长与衰退之间徘徊。

社论表示,但这段时间基本工资却一路拉高,从2007年的1.5万元拉到2.2万,增加近39%,却丝毫未能舒缓低薪困境问题。冷冰冰的现实数据完全不支持“调高基本工资救低薪”的想法。

更矛盾的是,蔡当局一方面拚命说要提振薪资、祭出政策救低薪,另一方面却在政策上打击、摧残投资与就业机会。“行政院”在“提高低薪族薪资”会后记者会中承认,月薪低于3万元劳工比率较高的“低薪产业”,集中在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与支持服务业,其中最触目惊心的是住宿餐饮业,高达69.2%受雇员工经常性薪资低于3万元。

社论又表示,蔡当局忘了吗?是谁的政策导致陆客呈雪崩式下降,许多旅馆、饭店生意直直落,倒闭求售家数暴增?根据业者统计,去年9月时,全台共有88间旅馆、饭店、商旅上网求售。今年经济好转,按理应是看好前景、投资增加,但4月底待售旅馆、饭店量增为104间。这波旅馆抛售潮还不知何时止血。

试问:一个产业的企业纷纷倒闭、求售、减少雇佣,从业人员不失业、不减薪就该高兴了,薪资还会增加吗?其他产业虽然未惨到如此地步,不过全球经济上扬复苏,岛内民间投资却仍然低迷,连续几季衰退;投资积弊问题未能解决,反而新增蔡当局“创造”出的缺电问题,民间投资意愿当然更衰退。

社论说,台湾超过300万劳工的月薪在3万元以下,所谓打破低薪困境,应优先解决相关产业的困境,产业发展热络,资金涌入,劳工薪资自然提升;蔡当局力推5加2产业政策与奖励新创,却对传统制造业弃如敝屣,更别提被政策打击的观光等服务业。

解决低薪只有回到拼经济成长、活络民间投资,才是正途,零碎片面的小措施难有成效。至于巧立名目、误读数据,如赖清德拿名目总薪资充数、施俊吉谈“排除外劳后的本劳薪资”,把劳工薪资说成接近5万甚至6万,则等而下之。

台湾陷入“低薪”泥沼 台当局解决乏力

即时 | 2018-05-21 10:22

台当局“行政院长”赖清德日前召开记者会,说明薪资现况,以及台当局因应低薪对策。民众看到的是,台湾《经济日报》20日发表社论说,台当局用失真的平均数来夸张薪资现况以宣扬政绩;把低薪的责任推给经贸密切的中国大陆、太多的外劳和大学生,以及劳工对老板加薪无感。最后提出来的政策解方,根本没有对症下药。

社论指出,首先,官员用平均数呈现薪资现况,显有误导民众之嫌,因为平均数易受极端数值影响,例如把吴音宁的月薪(至少21万元,注:新台币,下同),和五位月薪2.2万元的年轻人合计,月薪平均数为5.3万元,平均数即完全扭曲普遍低薪的事实。因此,赖清德说去年劳工平均月薪达4万9,989元历史新高,只让低薪族更为反感。

社论又指出,而即使用平均数比较,2016年的月均实质总薪资为4万6422元,比2000年的4万6605元还低,2017年虽然微增至4万7271元,也只比17年前增加了600元而已;今年首季实质总薪资(含年终绩效奖金)就算高达5万9852元,但2015年第1季也有5万9018元,代表这三年来实质总薪资只增加了774元,又有何值得炫耀之处?再对照蔡英文说过基本工资3万元是她的梦想,赖清德说过照服员薪资低于3万是做功德,上述数字显得刺眼夸张,也让台当局和人民的距离愈来愈远。

其次,台当局“行政院”好像在举办“低薪研究”的学术研讨会,指出低薪的五大因素,除了全球化、过度教育让学历贬值、外劳增加拉低平均薪资,雇主有加薪但劳工无感之外,竟然“2017年薪资已经显著成长”,也是“薪资停滞不成长”的原因。高层官员如此的逻辑能力,如何让民众寄予突破低薪的厚望?

社论表示,民众不免要问,全球化如果是台湾低薪的原因,为什么高度国际化的新加坡、韩国却把台湾的薪资甩得远远的?是两岸投资和贸易密切的“中国大陆因素”在危害薪资吗?回归中国的香港,为何薪资能不断成长?难道台湾要切断两岸经贸投资,继续边缘化,才能提高薪资吗?

至于“过度教育让学历贬值”,似乎在责怪当初主张“广设大学”的教改专家,台当局“教育部”管制专业,抑制人才,甚至介入大学自主,大开产学合作的倒车,让学用落差不断扩大,是否应负最大责任?蔡英文主张年轻人高中毕业不妨进入职场,甚至建议先去当兵,又难道就是低薪的解方?

“外劳人数增加,拉低平均薪资”的说法,更凸显台当局有失厚道。因为外劳人数仅占整体受雇劳工8%,影响均数不大,反而抒解产业缺工和撑起社福(尤其长照)的破网,功不可没。

社论表示,台当局并没有针对五个原因“对症下药”,提出的五大短期措施都是细微末节,难以见效。例如针对占公部门雇员3%的派遣劳工提高工资至3万元,只能做做样版,哪来效果?提高时薪不是本来就要定期检讨的例行措施?“一例一休”变来变去,强迫加薪若导致企业反弹,谁敢相信台当局能够把持得住?

社论又表示,而五大中长期措施则像是远在天边的政策口号,两年过去了,蔡英文承诺的中高龄就业专法、最低工资、派遣保护呢?能源、教育、劳动、两岸政策失灵,投资不振的五缺都还没有解决,又如何增加投资、加速产业升级、提升人力素质、缩小学用落差?如果政策无法提升劳动生产力,又造成人才流失,突破低薪都是说说而已。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