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福建古史

  闽越国是福建境内最早由闽越族人建立的地方政权,司马迁在《史记·东越列传》中,记述闽越国从战国后期建立至汉武帝时期衰亡的历史。后来,班固在《汉书·闽粤传》也作了记述,文字基本与《史记》相同。
  闽越国开基王无诸,姓驺氏,是越王勾践的后代。自越国于公元前334年被楚国灭后,诸越王子孙辗转迁移至江南海滨一带,各据一方。至战国晚期,无诸占有福建及周边地区,自称闽越王。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废除封建制,实行郡县制。大约到了秦始皇33年(前214年),无诸的王号就被削去,降为君长,并在他统治区内设立闽中郡。根据秦代闽中郡的疆域,可推知当时无诸控制的地区包括福建全境、浙江的温、台、处三州,江西的铅山县,广东的潮、梅地区。这片土地离秦王朝统治中心遥远,且道路不便,因而秦始皇未派官吏前来,闽中郡仍由无诸统领。
  秦始皇的苛政引起广大民众的不满。秦二世元年(前209年),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揭竿起义,各地纷纷响应。无诸便率领闽越武装响应鄱阳令吴芮的号召,参与伐秦。陈胜、吴广失败后,楚将项羽和沛公刘邦所带领的队伍成为反秦主力军。无诸率闽中甲兵随刘邦入武关、战蓝田、攻析、郦,屡立战功。秦王朝灭亡后,西楚霸王项羽自恃武力,分封诸王侯。他以楚、越有旧隙,耽心闽越强大对楚不利,不封无诸为王。项羽的偏狭使无诸十分不满,在随后的楚汉战争中,无诸率部助汉击楚,为汉王朝的建立和中国的重新统一作出贡献。
  汉高祖五年(前202年),刘邦即帝位,立无诸为闽越王,派使者前来册封。当时无诸驻福州,为迎接朝廷册封使者,在南台江边的惠泽山建台,作为举行册封仪式的场所。册封后,此台就被称为越王台。后人为纪念无诸,在台旁建有闽越王庙,俗称“大庙”,故惠泽山又叫大庙山,成为闽越国的最重要遗迹之一。山上有一碑,摹刻宋代著名书法家米芾的笔迹:“全闽第一江山”,充分体现这一古迹的历史蕴含。
  无诸被正式册封为闽越王后,在福州建都城——冶城。城池的具体位置,据《三山志》记载:“在今府治北二百五十步”处,约今鼓屏路湖东路口。《福建通志·城池志》记载:“在冶山前麓”,即今屏山北面。屏山又称越王山,可作为冶城所在佐证。《榕城考古录》记道:冶城在福州城隍庙至诸古岭一带。
  无诸与汉王朝保持和睦关系,积极吸收中原先进文化技术,发展生产,其冶铁技术达到较高水平,社会生产力大大提高,人民安居乐业。当时冶城东南的于山是闽越族的聚居地,无诸每年九月初九日在此登高望海,大宴宾客,所以于山又称作九日山。据《榕城考古录》记载,无诸死后葬在福州城隍山西面的一座小山丘上,俗呼王墓山。另据民国《闽侯县志》记载,无诸墓在南台嘉崇里(即大庙山)闽越祖庙后的山丘。闽人怀念无诸,在大庙山越王台建闽越王庙,世代祭祀无诸。
  另一位闽越族首领摇的地位仅次于无诸。当无诸为闽越王时,摇称“闽君”、“闽越君”。其领地在今浙江温、台、处州一带。据《史记》记载,汉惠帝三年,汉廷举高帝时越功,曰闽君摇功多,其民便附,乃立摇为东海王,都东瓯,世俗号为东瓯王。东瓯在今浙江温州。《汉书》也说:夏五月,立闽越君为东海王。通过两次分封,闽越国的国土仅剩下福建全境和江西的铅山县了。势力受到削弱。
  据《史记·东越列传》记载:“孝惠三年……后数世至孝景三年,吴王濞反,欲从闽越,闽越未肯行,独东瓯从吴”。就是说,从无诸死后到景帝三年这几十年中,闽越国已历数世,换了几个闽越王。这几个闽越王是谁,史书未明,而福州也无这几个闽越王的遗迹。因而笔者推测,这几代闽越王活动中心不在福州,而在闽北。
  在闽北各县的县志中,我们可以看到越王台、越王山、越王城等闽越国史迹的记载。《福建通志·名胜志》记载:“越王台,在(南平)府城北百丈山,相传汉越王筑”。“汉高平苑,在(将乐)县南。乐野宫,在县西。乡校猎台,在上衢百丈山。相传皆越王校猎之所。大夫校村,寰宇记云:越王时,大夫将军校猎,谓之大夫校;兵士谓之子校。故有大夫校村,又有子校村。平庵村,寰宇记云:越王乘象辂曲盖,大夫将军执平盖,故以村名。”“越王台,在(邵武)府城东北。世传汉越王无诸驻猎之所,故址犹存。尝有牧童于其中得瓦,有罗纹雁翅之状,扣之铿然有金石声。”“越王台,在(建宁)县北蓝田保百丈岭上。相传汉闽越王无诸游畋于此,因筑台,故址犹存。”“汉无诸拜效台,在(崇安)县东水南山。”“胜果寺在(浦城县)治东隅,汉越王余善行宫故址也。”由此可以看出,闽越王以闽江下游福州为根据地,活动地区主要在闽江流域一带。闽北的闽江上游地区是闽越王经常活动的地区,北上路线大致是从福州到南平,经将乐到邵武,然后向西到建宁,向东到崇安、浦城一线。为什么闽北的闽越王遗迹均称越王而非闽越王呢?笔者认为这不能仅看成是一个简称的问题,而是当时闽越王对外统称为越王,仅在汉廷的册封地福州称闽越王、东越王,其称号载入史书。从此也可看出闽越国都城应在其作为政治、经济中心的福州。在崇安(今武夷山市)城村还挖掘出汉城遗址,出土大量西汉前期文物、因而有学者断定城村的汉城为闽越王的都城。笔者认为,根据城村汉城遗址的规模、建筑、周围地形及外郭区遗址分布、文物数量等级来考察,城村汉城可能是闽越国的行都。因此,笔者推测,无诸死后,其后继者由于某种原因,很可能是内部纷争,而在闽北另立都城。然而,在史书中仍有这一时期关于闽越国的记载。如公元前180年,吕后卒,南越王赵佗乘汉军周灶罢兵时机,扩张势力,对闽越一边炫耀武力,一边以财物结好,试图使闽越屈服在他势力之下。公元前174年,淮南王刘长欲造反,遣使北结匈奴,南联闽越。不久事情败露,刘长被废徙蜀郡,饥死道上。公元前154年,七国叛乱,吴王刘濞邀闽越和东瓯参加叛乱,东瓯参加,闽越没有参加。叛乱失败后,东瓯为免罪,杀吴王于丹徒,得汉廷宽大处理。吴太子子驹逃亡至闽越国,得到闽越国的保护。从上述事件可以看出,当时闽越国虽较弱,仍有相当实力,在朝廷与封国的矛盾中,基本站在封国一边,对抗朝廷的削藩政策。然而当时闽越国内部争权夺利,形势动荡,无暇外顾。
  汉武帝建元三年(前138年),闽越国以强盛的姿态出现在历史舞台上。这一年,闽越王郢已平定内部纷争,拥有强盛兵力,并将都城迁回福州。他受到吴太子的教唆,野心勃勃,欲图恢复无诸时代的疆域,效法越王勾践称霸一方,而举兵围东瓯。东瓯力不能敌,派使者向汉廷告急。汉武帝命中大夫严助发会稽兵从海上往援。闽越国知汉兵前来,遂撤兵。东海王担心闽越国受吴太子挑拨对东瓯进行报复,向汉廷请求内迁。汉廷应东海王之请,迁其民于江淮间。从此,闽越国占据东越国之地。
  建元六年(前135年),郢自以为得计,又发兵击南越,试图夺回广东的潮、梅地区。南越王赵胡派使者送书向汉廷求援,汉武帝对闽越国扩张十分不满,调遣两路大军讨伐闽越。一路大军由大行王恢率领,从豫章(今江西南昌)向闽越进攻,另一路由大司农韩安国率领,从会稽(今江苏苏州)出发,合击闽越。当时郢在福州指挥进攻南越,得知汉廷发兵前来讨伐,忙分兵前往闽北的仙霞岭一带驻防。
  在郢的部队驻守前方,福州城内兵力空虚的情况下,原来与郢同谋击南越的郢的弟弟余善却计划在都城发动兵变。《史记·东越列传》记载:“余善乃与相、宗族谋曰:“王以擅发兵击南越,不请,故天子兵来诛。今汉兵众强,今即幸胜之,后来益多,终灭国而止。今杀王以谢天子。天子听,罢兵,固一国完;不听,乃力战;不胜,即亡入海。”余善在得到闽越贵族支持后,即刺杀了郢,遣使节将郢首级献于大行王恢,向汉廷谢罪。汉军未逾仙霞岭,见郢已死,遂北撤。
  郢被杀后,汉武帝认为首恶已诛,而无诸孙繇君丑不曾参与叛乱,故立丑为越繇王,继承闽越王位,以奉闽越祭祀。关于丑居何处,历史未见记载,笔者认为丑可能在闽西北的将乐、建宁一带,因为这时余善在福州,二王难以共处。丑约于武帝元狩三年(前120年)去世,王位由其子居股继承。丑可能在闽西北的根据是:在将乐有许多闽越国的遗迹,汉高平苑、乐野宫、乡校猎台等据传都是越王的游猎之所。除福州以外,福建地方史籍上记载最多的闽越国遗迹当数将乐。丑很可能居将乐、建宁一带统辖闽越国的西北部地区。另外,当余善反汉后,汉武帝派四路大军入闽平叛,其第三路军由中尉王温舒率领由梅岭进入闽西北。王温舒在平闽的四路将领中职衔最高,他进攻的闽西北地区没有遇到抵抗,可能是因为丑的继承人居股没有参与余善反汉,在汉军进入闽西北后,乘机率部回到福州。
  余善杀郢后,事实上已掌握闽越国大权,便自立为王,威行国中,绝大部分民众都归附他,越繇王虽为汉廷册封,但无权干涉,只好迁就,于是形成二王并存的局面。汉廷为避免用兵,只好再封余善为东越王。
  在余善治理闽越二十余年间,同汉廷相安无事,闽越经济进一步发展,国力强盛。在这种情况下,余善的野心膨胀起来,企图扩张领土,称霸一方。在福州南台大庙山白龙江边有钓龙台、钓龙井古迹。相传余善在此钓得白龙,故名白龙江,从这传说中可看出余善想称帝的野心。
  汉元鼎五年(前112年),南越相吕嘉反汉,杀国王、太后及汉朝使节,企图独立。汉武帝命楼船将军杨仆发兵十万讨伐南越。余善见有机可乘,便自告奋勇,请以兵八千从东合击南越,但其目的是夺取广东潮、梅地区。所以,当余善兵到广东揭阳时,便以海上起“风波”为借口,不再前进,并暗中同南越相通,希望达成协议,达到夺取潮、梅地区的目的。
  元鼎六年(前111年)初,杨仆率汉军破番禺,南越降。汉廷在南越置南海等九郡,直属中央管辖。同时,杨仆上书武帝,建议率战胜南越之师再击闽越。汉武帝以军旅劳顿,未许,但命诸军移至江西豫章、梅岭(今江西宁都)待命。
  同年秋,余善获得杨仆建议引兵讨伐闽越和汉军驻扎闽越边境的消息,自知反情败露,便先发制人,在建阳、邵武等地要塞建筑六座城堡以拒汉,并派驺力等人为“吞汉将军”,率军主动出击汉军,连占白沙、武林(均在今江西境内)、梅岭三个要隘,击杀汉军三校尉。初战告捷后,余善便刻玉玺,自称“武帝”,公开反汉。
  汉武帝得知消息后,决心平定余善叛乱,他以畏懦罪杀了避闽越兵锋而撤退的大农张成和故山州侯刘齿,调遣四路大军围攻闽越国。第一路由杨仆率领,出武林,由崇安分水岭入闽;第二路由横海将军韩说率领,出句章(今浙江余姚东南),乘船由海路进攻福州;第三路由中尉王温舒率领,经梅岭,入闽西;第四路由越侯为戈船、下濑将军率领,出若邪、白沙(均在今浙江绍兴东南),进攻闽越东北。
  面对汉军进攻,余善前往汉阳(今浦城仙阳镇)督战,指挥闽越军抗击汉军。他派徇北将军守武林,败楼船军数校尉,杀长吏。但汉军马上反击,楼船将军率军斩杀徇北将军,逼得闽越军节节败退。不久,四路汉军都进入福建境内。
  在战况不利情况下,余善统兵固守天险泉山(今浦城县北八十里处),负隅顽抗。原留居汉地的越衍侯吴阳奉汉廷命回闽越劝余善放弃抵抗,但余善不听。吴阳便率领本邑兵700人攻占汉阳城,使余善腹背受敌。面对汉军的强大攻势,闽越贵族内部分化,余善势孤力单,不得不放弃泉山,逃回冶都(今福州)。这时,越建成侯敖、越繇王居股合谋,计杀余善,率部向横海将军投降。余善死后,葬于福州。《闽侯县志》载:“东越王余善冢,在宁棋里”。
  汉武帝平定余善叛乱后,乘机废除闽越国,同时也封降汉的越繇王居股为东成侯,食万户;封建成侯敖为开陵侯;封越衍侯吴阳为北石侯;封东越将多军为无锡侯。不久,汉武帝以东越狭多阻,闽越悍,数反覆为由,下令将闽越国城池尽毁,将其民迁移到江淮间。闽越族民除逃入山中者外,都在汉军的监视下,离乡背井,迁至江淮居住。至此,曾一度辉煌的闽越国从此消逝。
  从闽越国兴亡史可以看出,闽越诸王对闽越国的疆域十分重视。自无诸领有闽中郡范围疆域后,闽越国始终对故土深怀眷念,以至后来郢、余善为夺回被东瓯、南越划去的疆域发动反汉战争,遭致身败国亡的惨剧,这同当时一些藩王为反抗削藩政策反汉败亡的命运一样。闽越国的衰亡,反映出人民向往统一,反对割据战争的愿望。

稿件来源:
福建东南新闻网